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東市名店展示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次日上午,郭宋在丹凤门举行仪式,欢迎来自新罗的国使,丹凤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城门,它实际上也是一组独立的建筑群,有内外城门,有瓮城,瓮城内还有大量建筑。
很多官衙都有对外的功能,有的官衙在外面独立建立了一座涉外衙门,但大部分官衙都是在丹凤门瓮城内设立一个对外窗口,交接文书之类。
優秀都市小說 猛卒 txt-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東市名店看書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所以丹凤门的外宫门并不设防,普通百姓也能进入,更不会搜身检查之类,但内宫门却戒备森严,必须凭通行牌才能入内。
郭宋举行的欢迎仪式,就是内宫门处,后面是笔直的御道,两侧便是广阔的丹凤门广场。
仪式很简洁,但又不失隆重,郭宋接受了新罗摄政王金彦升的亲笔信,仪式结束后,朴恩泽被请到凤栖阁,双方举行正式会谈,由右相潘辽代表郭宋和朴恩泽进行会谈。
今天郭宋难得清闲,他坐一辆轻便马车来到了东市,他喜欢逛市场,尤其喜欢逛两市和西安门外大街,市场的喧嚣热闹让他感觉很接地气,他毕竟出身底层,时间久了,他也受不了宫廷的压抑感,就想出去走走。
但朝臣和护卫们都反对他随意出去闲逛,反对他微服私访,最后大家达成了妥协,郭宋可以出去闲逛,但不能随意抛头露面,只能坐在马车内。
就算这样,臣僚们也不放心,在潘辽的安排下,匠作监设计了一种轻便马车,上下车很方便,车身很窄,里面只能面对面各坐一人,而且不占道路,这种马车很适合女性或者老人,市场上大量推出,一时风靡长安,很快,太原、成都以及关中各县大街上也出现了这种单马拉拽的轻便马车。
这种马车尤其受大户人家女眷欢迎,她们不太方便出门,有了这种专门为逛街而设计的马车后,大户人家的女人们都可以随意出门了,再带两个骑马的随从护卫便可。
郭宋乘坐的,就是这种黑顶轻便马车,东市和西市内随处可见,没有人会关注它,这种思路就像要藏匿一颗沙子,最好的办法是把它扔到沙滩上去,郭宋乘坐这种马车,一点都不显眼了。
轻便马车驶过了布行,经过独孤家的棉布大铺,有侍卫去打听,片刻回来禀报道:“启禀殿下,独孤东主这几天都在新丰县。”
郭宋点点头,新丰县是这些年刚刚兴起的棉麻纺织中心,那边有二十余家千人以上的工场,从业人员达数万人,大部分是年轻女子,尤其安西培育出可以用来纺织的长绒棉后,利用棉花进行纺纱织布便在长安大规模兴起,独孤家在太原有一家麻纺工场,在新丰县有两家棉纺工场。
这段时间,洛阳难民大规模逃来长安,便成为各家工场招工扩厂的良机,独孤长秋呆在新丰县就能理解了。
马车没有停留,直接转头向东市中部而去,东市中部是奢侈品集中地,珠宝行就在这里。
马车在聚宝阁前缓缓停下,聚宝阁是长安三大珠宝铺之一,它最初是几个皇族投资的铺子,连代宗皇帝在里面也有很大的份子,由皇商大管事李安负责打理,后来郭宋在铲除鱼朝恩中居功至伟,代宗李豫便把这个铺子赏赐给了郭宋,由郭宋和张雷共同持有。
郭宋在河西渐渐被天子李适猜忌后,他便把长安的商铺都转给了张雷和独孤家族,聚宝阁便成了张雷和李安的产业。
目前李安已经从聚宝阁退出了,张雷因为产业太多,便放弃了珠宝行业,聚宝阁又重新回到郭宋手中,经过了两三年的沉寂,半个月前,聚宝阁又重新开张。
目前聚宝阁的东主是郭宋的妻子薛涛,她受丈夫的影响,一直比较沉迷于珠宝玉石,尤其喜欢于阗籽玉,她自己出资五万贯,郭宋又资助她五万贯钱,连同聚宝阁店铺一起送给她,独孤幽兰、张敏秋和刘采春也各投了五千贯钱,占了一点小份子。
几人筹备了近一年,半个月前,聚宝阁又重新开张了,主营玉石以及珠宝首饰。
聚宝阁占地约五亩,有一座独一无二的青石砌成的大仓库,可以给数百名客人提供珠宝保存业务,所以聚宝阁一直是长安皇族权贵们的珠宝供应店铺。
抢在泾源兵变之前,郭宋便将聚宝阁库存的所有珠宝都装箱送去张掖,郭宋夺取长安后,这些珠宝玉石又运回兴庆宫,便一直存放在兴庆宫的地下仓库内,其中有一部分陆续还给它们的原主人,但还有一大半的原主人已消失了,它们原主人基本上都是李唐王朝的皇亲国戚。
聚宝阁的掌柜伙计基本上还是原班人马,很多人已经改行,原来的刘大掌柜也在家里照看孙子,现在都被薛涛派人重新请回来,给了他们双倍的工钱,有了众人的努力,聚宝阁很快就恢复了。
郭宋下了马车,走上了聚宝阁的台阶,一名伙计连忙替他开门,“欢迎客官惠顾!”
里面的伙计、管事、掌眼虽然都是以前的旧人,但他们只认识张雷,并不认识郭宋,这里面只有刘大掌柜认识郭宋。
聚宝阁的布局和从前不太一样了,进大门后是一个休息大堂,在这里喝茶休息等候,然后左右各有一个大厅,从右边门进去,里面是珠宝堂,左边门进去,里面是美玉堂。
一般都是男客人去美玉堂,女客人去珠宝堂,珠宝堂女客人不多,但不代表生意不好,很多高官世家都是上门去品鉴销售。
倒是美玉堂内有不少男客,足有二三十人之多,郭宋走进了美玉堂,大堂内光线很好,大片阳光从新安装的大玻璃窗照射进来,整个大堂内显得十分亮堂。
靠墙放置着一圈展示木柜,里面摆放着很多铜制托盘,托盘的波斯绒布上放着一块块美玉,很多男子都负手弯腰欣赏柜台里的美玉。
玉和剑都是从汉朝以来男子的必佩之物,所谓君子佩玉,已是数千年的传统,尤其隋唐乃至宋朝男子腰间都束革带,革带上都挂着各种装饰品,其中美玉必不可少。
唐宋两朝男子对于玉的迷恋和追求,远远超过了今天。
汉唐的玉大都来自昆仑山,所以又叫昆冈之玉,丝绸之路同时也是玉石之路,对外输出丝绸,对内输入玉石,于阗国的美玉大量进入中原,所以又叫于阗玉,一直到一百多年清朝平定南疆后,才改名为和田玉。
郭宋来聚宝阁倒不是为了买玉,而是想看一看店铺的经营情况,开业大半个月了,他还是第一次来。
一名伙计走上前行一礼,彬彬有礼问道:“客官想买什么样的玉?”
“我先看一看!”郭宋笑了笑道。
“有需要尽管吩咐我!”伙计退下去了。
“这个有红皮的玉璧要多少钱?”旁边一名老者指着柜台里一块玉璧问道。
伙计连忙上前道:“这个最低一百贯钱!”
“太贵了!”
老者连连摇头,他指着自己腰间一块白玉道:“我这个白玉碧才几贯钱,你们那个还没有我这个白,凭什么卖百贯钱,这不是在坑人吗?”
老者越说越气,挥舞着胳膊道:“你们这里就是黑店,太黑了!”
他的声音很大,引来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伙计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郭宋忍不住上前道:“老丈,能否让我说两句!”
老者瞪了郭宋一眼,“你想说什么?”
“老丈,你那个是玉髓,它又叫石英,与河滩上的砂子是一样东西,哪里都有,只不过你那个玉髓稍微大一点,而是这个玉璧是于阗籽玉,只有于阗河才有,非常名贵,上面还有红皮。
你自己掂一掂重量,两样东西大小差不多,但于阗玉就比你的玉髓重多了,再看品相,于阗玉温润细腻,宝光内敛,就像君子修德于内,你觉得和你那个白花花刺眼的玉髓是一样东西吗?”
老者脸胀得通红,恼羞成怒哼了一声,“你说服不了我,我看你和奸商就是一伙的,懒得跟你说!”
他一把推开伙计,怒气冲冲走了。
这时,刘大掌柜闻讯赶来,他一眼看见郭宋,顿时吓了一大跳,一名郭宋的随从上前给他低语两句,刘大掌柜点点头。
他对众人道:“各位,于阗玉大家都知道,只有于阗国才有,月圆之时才能下河踏玉,产量稀少,目前长安只有几家珠宝大铺才有出售,自古以来就很名贵,玉髓是低端的玉,确实很便宜,本店一向只卖高品质的玉,像玉髓是进不了本店的,本店绝不会弄虚作假,砸自己的招牌!”
这几句话其实是对郭宋说的,却赢得众人的一片鼓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