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三章 某人回來了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这一走,就是五日。直到五日之后,他才再次出现。
而他离开的这五日,也发生了诸多事情。
比如,那群老家伙煽动百姓请命,城主府外跪着的老百姓越来越多,这对刚继位的墨君羽自然不是件好事,名声不好也就罢了,对于他以后的立威也是不利。
但奈何墨君羽又失踪,没人敢做主。于是墨林跟清风就找到了凰久儿。
这事也还只有久儿姑娘出面才行,因为只有久儿姑娘才能镇的住他们的主子。不管久儿姑娘作了什么决定,主子一定都不会怪罪。
不但不怪罪,说不定还会拍手叫好。
对上久儿姑娘,坏的也能说成好的,主子就是这么没有原则。
但凰久儿也有些为难,那个选秀大会倒是好解决,墨君羽虽说不想举行,但没说以后都不会举行。只要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就行。
难的是,罢黜那些老臣是墨君羽亲口说出来的,她若替他收回,那不是打了他的脸吗?这事绝对不能这么做。
而凰久儿考虑再三,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命墨林找到那带头的几个老家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威胁一番,许给他们承诺,只要他们劝退那些百姓不再闹事,便以他们立功为由,恢复他们的官职。
那些老臣本来也就是虚张声势,见目的达到,便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至于选秀大会,既然是因她而起,就由她来解决。
他命墨林传话下去,五日之后替墨君羽比武招亲,只要谁能打过她,就能嫁给墨君羽。
让她亲自来手撕那些觊觎墨君羽美貌的渣渣女们,这比什么都要爽。
墨林看着凰久儿笑的一脸阴沉沉,不由从脚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久儿姑娘可是神族人,谁能打的过她啊。这不是单方面虐杀么,不带这么作弊的吧。
以他之见,久儿姑娘这纯粹就是想打人,还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嗷嗷,那些姑娘们可就惨了,但是真的带劲。他早就看这些人不爽了,成天将心思粘在公子身上,没事找事的也要弄出点花样来引起公子的注意。
害的他还被公子骂了好多回,疏忽职守,让那些女人有机可乘,差点爬上了公子的床。可是苍蝇太多,他即便有三头六臂,也是拍不赢的啊。
他一定要去为久儿姑娘摇旗呐喊,想想就激动。
就这样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后,某一天,消失的墨君羽居然神奇般出现了,他是怎么出现在城主府的,是个迷。
当他出现的时候,墨林很激动,激动的想要抱着他大哭一场,但被他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制止了。
“公子,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墨林一把鼻涕一把泪。
这是公子第二次无缘无故失踪,他真的很害怕公子又是遭遇什么不测,身子被埋进黄土里了,都没有人发现。
但是幸好久儿姑娘说,公子只是有事,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过几日就会回来。
至于什么事情,久儿姑娘却是绝口不提。
“这几日我不在,可有发生什么事情?”墨君羽没有回答他,而是反过来问他这几日的情况。
想来也不会有多好,他罢黜了那么多官员,那些老家伙不可能就那么老实的呆在家中。
墨林没有犹豫,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道出,说到凰久儿要给他比武招亲的时候,脸上兴味十足,俨然没看到某公子的脸已经黑的跟抹了锅底灰似的,看不出来五官。
墨林还在兴奋的说着:“公子,你是没看到那些人听到你要比武招亲的时候,高兴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嫁给你一样,连嫁衣都开始准备了。哈哈哈,笑死了,他们还以为自己能打的过久儿姑娘……”
然而墨林还没过足嘴上的瘾,冷不防的被墨君羽打断。
“出去!”
冷,墨林的第一感觉。公子的声音很冷,周身的气场也很冷,连屋子里的空气都变冷了,凝固了。
这又是谁惹到公子了,难道是他自己?不能够吧,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不,他说了,他说久儿姑娘要给公子比武招亲,公子才生气的。
墨林恍然大悟,公子或许是吃醋了,可是这有什么好吃醋的,久儿姑娘根本就不会输好吧。
墨林搞不懂墨君羽为何生气,但他搞的懂,他再不出去,就要被公子一脚给踹出去了。
所以他急急的道了声,“公子,我走了。”就麻溜的滚出去了。
精彩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兩百一十三章 某人回來了看書
待墨林走后,墨君羽原本平静无波澜的脸上,眉宇微微皱起,脸色也猛然变得煞白,似是在努力隐忍着什么。
另一边,凰久儿得知墨君羽回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往他的龙紫殿奔去。
这个家伙终于回来了,一声不吭的就走掉,难道不知道她会担心的吗?
就算是辰叔叔要他去的,他也可以给她留个信,或者让人稍个话给她啊。
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乖巧听话,辰叔叔让她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哼哼,等下见到他,一定不能这么快就原谅他。
凰久儿一路气呼呼的来,见到紧闭的门,就更是来气,居然还不欢迎她,那就别怪她不可气。
她抬脚,毫不客气的将门一脚踹开,“墨君羽,你舍得回来……”了啊。
话没说完,当看见房中的墨君羽时,神情一愣,此时的他只着了一件雪白的里衣,旁边的屏风上搭着一件黑色的外袍,外袍下面压着的是另一件里衣,略显凌乱,应该是刚刚换下来的。
这个家伙在换衣服啊,怎么也不说一声,害她就这么跑进来了,多尴尬啊,她现在退出去,还来的及么?
墨君羽也是没想到久儿居然这么快就到了,虽然他反应够快,在门开的那一瞬,迅速的将衣服穿好,但他还是不敢保证久儿有没有看到。
他小心翼翼的觐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如常,脸上只是有些羞色,想来应该是没有看见,不免暗暗的舒了口气。
他扬起一丝笑,抬眼看着她,“久儿,你怎么来了?”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妥。
果然,凰久儿小脸一沉,“怎么我不能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