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荼鬱.QD-第八百七十七章 你不如我相伴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噗!
命运视线遇到肖沐手掌上包裹着的至高无上意念,结果被挡住了,穿不出来。
可是,命运的力量立刻出现扭曲,在丹药中制造出莫名的波动,扭曲了命运,也让肖沐发现不了。
肖沐感受到丹药中命运的力量,随手将一团至高无上意念通过手掌输入到丹药表面形成薄膜,将丹药如同蜡丸一样的包裹起来,令其中的命运之力透不出来,而后才丢给赵靖言,“这枚丹药中蕴含命运之力,借用命运的力量调整人的身体,促使实力的提升加快。按理是可以服用的,但我不建议你现在服用,无妨等到孤崖先生那边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说。”
“是,穆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多谢穆兄提点!”
赵靖言郑重道谢,接过丹药,重新放入储物盒中保管起来。
“我这边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赵兄帮忙。”肖沐再次开口。
赵靖言急忙站起,恭谨表示,“穆兄请说,穆兄对我帮助很多,不管什么事情,我一定竭尽所能。”
赵兄很忠诚啊!
肖沐对赵靖言的态度极为满意,这样的人才值得他投资和帮助。
含笑伸手示意赵靖言坐下,平静道:“我让赵兄做的这件事情有点危险,赵兄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
赵靖言立刻再次表态,冲肖沐神相拱手正色道:“穆兄对我老赵的帮助很多,不做点危险的事情不足以表达我对穆兄的感激。穆兄请说,不管是事情,我一定做到。”
“赵兄客气了。”
香火的烟雾缭绕当中,肖沐的手中多了一根头发,这头发突然从肖沐手中飘起,落在赵靖言的手里。
赵靖言下意识看向手中的头发,那头发表面有金紫色光华一闪,紧跟着就彻底收敛了,看起来只是一根最普通不过的头发。
但听得肖沐接着道:“孤崖真人下次召集赵兄聚会的时候,请赵兄在孤崖真人出现的时候将这根头发拿出来便可。”
“拿出来?”
赵靖言一呆,不解的,“不需要我做点其它的事情吗?”
“不需要,赵兄只管将头发拿出来便可,切记拿出头发的时候不要让孤崖真人发现了。”
肖沐的神相重新恢复了静止,唯有神念所化的声音在赵靖言的耳边波动。
“是,穆兄,我记住了,请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赵靖言站起来慷慨承诺。
“赵兄首先要做的最好还是确保自己安全,任务是否能够完成,其实不重要的。”
肖沐含笑叮咛。
这一次,他终于决定和孤崖真人正式接触一下。而此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主要是因为青劫雷公大敌当前,实在不宜分心。
另外,孤崖真人的聚会较为隐秘,每一次聚会都是临时通知,同时每一次聚会又都会变幻地点,即使对肖沐来说,也不易追踪。
眼下,既然决定调查孤崖真人,肖沐首先要做的毫无疑问就是锁定对方的位置。
示意赵靖言等人离开,肖沐的神念从神相上退出。
他开始谋划自身接下来的行动。
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除了调查孤崖真人之外,最主要的则是追踪太沧城隍,夺取城隍之宝,除此之外,则是继续寻找白府君的信息,寻找另外半块阎罗令的下落。
※※※
“居然让他逃了,太沧的实力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强大一些啊。”
暮林村西南方位,大林渊边缘,大唐遗址靠近三皇墓的位置,朱浮沉不自禁的发出感慨。
刚才围杀太沧城隍,尽管他和黄渊、余文恩三人联手,最终却还是让太沧城隍负伤逃亡。
太沧的的实力强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想,简直就是正神之下最强的存在之一。
“嘿嘿,不过是仗着遁术快罢了,若非他五遁合一的速度比我们三人都快,这次岂能让他逃脱?”
黄渊大感不服气,“这次回去我要再做准备,找到限制太沧遁术的办法,看他下次还怎么逃跑。”
尽管战胜了太沧城隍,三人身上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伤势,同时展开遁术横跨大林渊往村中遁行。
余文恩突然叫道:“两位道友,前面就是遗忘谷了,谷中常年飘着一种奇特能量,管你再强的本事,哪怕是正神存在,胆敢从遗忘谷经过,都要遗忘谷中的事情,咱们绕开再说。”
说着,他当先带头绕开左前方暗绿色的葫芦状山谷,折转向东南方向遁行。
“暮林村的奇怪地形真是多,太沧逃跑的时候居然没有闯入遗忘谷,算他运气好。”
黄渊不甘的再次咒骂一声,目光从黄绿色葫芦状山谷中移开,和朱浮沉一起向余文恩的背影追去。
※※※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七十七章 你不如我相伴
“灾星的力量消除了。”
修炼中的肖沐很清晰的感应到周围灾难力量的消失,禁不住睁开双眼,他低声自言自语,“不知道黄渊他们围攻太沧的结果怎么样,有没有抓住太沧。”
“朱浮沉、黄渊、余文恩,他们三个人的实力加起来虽然比太沧强大,想要击杀太沧,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啊。”
“首先太沧是城隍位业,属于神灵中的正神,其次太沧威权完整,威权加持在遁术上面,遁速要比黄渊、余文恩、朱浮沉他们快得多,即使打不过,也可以逃啊。”
“黄渊他们围杀太沧的成功率不大,极有可能被太沧逃掉。”
想到这儿,肖沐不禁暗暗叹息。
让太沧逃跑就太遗憾了,如果当时围杀太沧的时候自己在的话,就会好很多,自己变异过的遁速可要比太沧快得多,太沧能从黄渊他们手中逃脱,却逃不过自己。
“可惜!”
想到自己猜测的情况极有可能发生,肖沐暗呼可惜。
很快,他的心思就从太沧、黄渊等人身上转移出来,继续食用能量果实进行修炼。
连续几日,肖沐都没有收到重要信息。
※※※
“赵兄,真人委托的宝物打造成功了吗?”
赵靖言家的院子里,刚刚将宝物打造完毕的赵靖言就看到崔霖出现在门口。
“幸不辱命!”
想到肖沐的委托,赵靖言略感不安,却尽量保持淡定回应。
“孤崖真人已经久等,请赵兄和我一起去见真人,赵兄请!”崔霖强势发出邀请,并伸手请赵靖言先走。
“崔兄请!”
赵靖言眼看没有做手脚的余地,便假意和崔霖客气了一声,大步走出了自家院子。
崔霖带路,两人同时展开遁术往东南方向遁行,一直遁往村子的东南角。
“果然,每一次聚会,聚会的地点都会改变,孤崖真人真是狡猾。”
赵靖言心里暗暗腹诽。
两人先后展开遁术,一直遁了一个多小时,甚至走出了暮林村,最终到达一处大阵附近。
大阵并未开启,而之所以说是大阵,乃是因为阵法将整个空间都遮掩了起来,以至于赵靖言无法看到大阵后方的情景。
大阵外面,乃是一条狭窄通道,通道入口处站着两个神灵境男子把守。
“崔霖,赵靖言,打造宝物完毕,特来参加聚会。”
崔霖带头走上前去,大声对守卫报出自己和赵靖言的身份。
“崔匠师,赵匠师,失礼了。”
把守通道的两名神灵境男子其中一名身穿盔甲男子走上前来,他的右手拿着一枚方形的赭黄色诸天镜。
镜子里透出灰白色命运的力量,直接对准赵靖言和崔霖身上扫来。
赵靖言心里一凛,暗暗担忧缠绕在自己左手尾指上面的肖沐的头发。
尽管那根头发缠在手上之后,立刻隐形,赵靖言却担心那根头发的隐形效果是否能够避开命运的诸天镜扫视。
盔甲男子诸天镜扫视的十分仔细,从两人头顶到脚趾,甚至精细到每一根头发,都经过了诸天镜的扫射。
而被扫射到的部位,立刻处在命运的力量笼罩之中,彻底的现出形体。
以至于不管是赵靖言的门神位业,还是自身携带宝物,在这镜子里,都无法隐瞒踪迹。
很快,这镜子就扫到赵靖言左手尾指,扫到肖沐的头发。
诸天境扫到肖沐的头发时,突然停顿了一下,这种突然的停顿让赵靖言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被发现了!
长期参与聚会,经历诸天境扫视的他很清楚这枚镜子的厉害,突然的停顿必然是发现了异常。
那名身穿盔甲的男子也似乎发现了异常,眉头一紧,望向赵靖言的目光也在顷刻之间变得严厉起来。
“梅五,有什么不对?”
另一名守卫发现问题,立刻走向前来,他的右手已经在第一时间握在了腰间狭长的神兵长刀上面,气氛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奇怪!”
梅五喃喃自语,一脸迷茫的再次移动诸天镜,利用命运的镜光扫向赵靖言的左手尾指。
镜子中出现赵靖言左手尾指的影像,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没事,也许是我眼花了。”梅五回应另一名守卫,紧跟着挥手示意赵靖言入阵。
“吓我一跳,还以为有敌人混进来了,以后可不要这样。”另一名守卫心情放松下来,后退到原先站立的位置。
“一定是两位道友工作太劳累太紧张了所致。”崔霖哈哈笑着打圆场,“孤崖真人真该给两位道友放个假放松一下了,哈哈!”
“希望如此!”
梅五兴致缺缺的回了崔霖一句,便利用诸天镜对崔霖检查起来。
崔霖的检查十分顺利,不多久就顺利通过,和赵靖言一起进入大阵。
一踏入大阵,赵靖言就感到眼前场景发生变化,这是一个小场地,最终通往一间神庙。
神庙中一尊神相端坐,他和崔霖都认识神相的主人,知道是孤崖真人的神相。
神庙中,在两人之前,就已经来了数名异变者,都是附近的匠师,和两人一样从孤崖真人手中接取了任务,现在到了上交任务的时候了。
“崔兄好!赵兄好!”
“李兄好!秦兄好!陈兄好!”
和其他匠师打过招呼之后,赵靖言和崔霖便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接下来就是等待匠师聚齐,以及孤崖真人通过神相降临。
匠师们大概在十几分钟之后便已彻底聚齐,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神相上才传来神念的波动。
众人一起站起来冲着神相行礼,“真人好!”
“拜见真人!”
“恭迎真人驾临!”
孤崖真人的神相前方点着巨大的像是手臂一样粗细的黑色香烛,香烛灯影摇曳,燃烧的火焰至少有十五厘米那么高。
烛光当中,孤崖真人手一抬,“诸位匠师请坐!”
“谢真人!”
众匠师再次冲孤崖真人道谢坐下。
“上次委托诸位打造的宝物如何了,打造完毕的请将宝物拿出来,放在托盘上。”
孤崖真人神相身上冲起黑烟,随着他的话声波动。
紧跟着,就有两名阴神境男子拿着一个托盘走进了匠师的人群中,开始收集众人打造的宝物。
众匠师一个接一个的将自己打造的宝物拿出来放在托盘上,然而在阴神境男子走到其中一名匠师陈麟的身边时,那年约六十岁左右的匠师陈麟却什么也没拿出来。
察觉到这边异常,孤崖真人神相立刻转头向陈麟望来,一时之间,陈麟所在的方向上压力暴增,每个人都在瞬间开始承受由强者带来的重压。
除了陈麟之外,其余匠师急忙低头。
“陈匠师,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宝物?”
陈麟硬着头皮回答,“回禀真人,陈麟这次打造中不小心出了意外,将打造的材料用废了,以至于没有完成真人的委托,请真人责罚!”
孤崖真人神相平静的盯着陈麟,他虽未说话,陈麟却感到无比重压,冷汗不断滴下额头。
“罢了,下次小心,因失败导致的材料费用工费从你的报酬中扣除。”
过了十几秒钟之后,孤崖真人才开口。
“是,真人,多谢真人大量!”松了口气的陈麟急忙冲孤崖真人道谢,庆幸不已。
“正是现在!”
陈麟和孤崖真人的对答却让赵靖言察觉到良机,他趁机将肖沐的头发从左手尾指上摘了下来,往地上一丢。
那头发隐藏了踪迹,立刻化形,而随着孤崖真人神相旁边的空间一阵波动,那头发就贴在了孤崖真人的神相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