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 老鷹吃小雞-第957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没人想要这样的结果。
这一刻的稷天,凄厉嘶吼。
“苏宇……你就算融了我……你还是你自己吗?你也会活成我,活成下一个稷天……”
苏宇声音幽幽:“你只是情绪罢了,愤怒也好,兴奋也好,开心也好,沮丧也罢……有何关系呢?”
人门剧烈颤动!
稷天疯狂咆哮着,眼神不断变换,一会冷静,一会愤怒,一会绝望。
……
而外面。
地门也是脸色剧变,这些疯子,压根不去考虑,自己还会不会活成自己,这也是他们该考虑的,强者才会考虑在这些后果,势弱的一方,岂会在意这些?
人皇的天地大道,不断涌入天门内部,这么下去,天门一定会被影响的!
人祖周,不在意人皇大道的影响。
因为他本就是人族,至于庇护人族,其实周也无所谓,能庇护就庇护,能尽责任就尽责任,周并非完全反对人族,也不需要去反对。
他还需要人族的信仰!
可除了周,其他人,都视人皇大道如洪水猛兽,文王也还,穹也好,压根都不敢和人皇大道靠近。。
此刻,数位36道强者,不断壮大人皇的天地,壮大他的人皇大道。
天门这么下去,真的会被度化的!
再听听稷天那渗人的吼声和笑声,地门脸色变幻一阵,忍不住想骂人!
怎么办?
此刻,不好办。
他和天门都在压缩长河,死灵之主还在阻拦他们压缩,大家都融入了长河,这么下去,他也没办法动弹,起码在压缩成功之前,他除非放弃压缩长河,融合分身。
否则……他没办法阻拦!
用压缩长河,阻拦苏宇他们进攻自己,一旦进攻,就要承受长河的反噬之力,现在好了,倒是有些作茧自缚了!
地门无数念头浮现,下一些,声音震荡天地,带着一些低沉和不甘:“二位,还要坐视吗?人门,你该出现了!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人门和长河之灵!
这两位,也都在长河之中。
这一刻,天地之间,传来一声冰冷如机械的声音:“魔焰,你太废物了!”
废物?
地门冷着脸,魔焰,说的便是他。
他本体便是一头魔焰兽,混沌之中的一头超级古兽,昔年也是强大无比,当年此片混沌区域,血祖最强,他应该排名第二。
只是,时光之主的到来,血祖霸道习惯了,遭遇对方,重伤陨落,倒是让魔焰成了此地最强者。
可惜,时光之主是人族,留下的天地,也只有人族可进。
算计了这么多年,等待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削弱长河之力,到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压缩了长河,眼看着长河压缩之下,就能被吞噬了,出了这么一茬。
地门也是憋闷无比!
比实力,这几位36道,岂能比得上自己!
地门沉声道:“你再不阻拦,对我而言,其实并不损失什么,我若是真的被星宇之道影响,大不了守护人族,守护这方天地……可你,是这方天地的镇压之物,那时候,我该对付的就是你了!”
地门也豁出去了!
你不插手,那也别怪我。
虽说他其实不敢被人皇大道影响,可真到了那时候,谁还顾得上那么多?
大不了,我化为人族的守护兽。
那时候,大家的目标,都是对付你人门了!
“不好阻拦啊!”
淡淡的声音,在天地之间浮现,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很快,长河之中忽然浮现出一头巨大无比的噬蝗,其他东西无法进入长河,可这巨大无比的噬蝗,却是畅行无阻,朝天门那边飞去!
人皇脸色微变!
那头噬蝗,实力很强,在天门和地门都要压缩长河,无法反击的情况下,这头噬蝗足足有39道之力,也是强大无比!
此刻,噬蝗朝天门飞来,一旦进入天门,那会对人皇他们造成巨大无比的伤害!
看到这头巨大的噬蝗浮现,地门倒是稍微安心了一些。
苏宇口中的人门老七,还是有些忌惮的,忌惮地门真的化为了长河的守卫者,那就很麻烦了!
而就在这一刻,一声带着沧桑、古老的声音,也响彻天地:“穹,融入长河,击杀此魔!”
穹正在下方,等待着人皇所谓的机会。
此刻闻言,脸色微变,冷冷道:“你是苍?”
长河之灵?
他没发现这两位在哪,但是隐约有些感受,这两位都在长河中,很可能两人都在时光之书中,或者在争夺控制权,或者在彼此纠缠不休。
噬蝗,也只是人门老七凝聚的破灭之物。
长河之灵却是没有凝聚出来什么强大的存在抵挡,不知是否是消耗过大,毕竟比起人门老七,长河之灵,之前光是给苏宇制造个未来身,就消耗不小。
而长河之灵,却是想到了穹!
让穹参战!
融入长河之中!
长河之灵声音再起,依旧带着沧桑之意:“作为开天之剑,你有责任,也有义务,去消灭这些毁灭长河的噬蝗!你要知道,苍穹剑本质上,就是为了度化封印此魔!此魔有灭世之能……穹,速度融入!”
穹皱眉,冷冷道:“本座试过了,长河排斥我!”
他刚刚出手过一次,但是现在长河排斥一切非融入其中的强者,苏宇也好,人皇也好,他们都融入了自己,而穹,却是没有!
“化剑融入……此刻不会再排斥你!”
穹思考着,要不要出手?
噬蝗去对付人皇他们了,他和人皇他们一伙的,按理说要出手,可是……凭什么听这个家伙的?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第957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看書
他再次道:“你是苍?”
“是!也不是!”
长河之灵声音再起,带着一些古老韵味:“苍穹剑已经破碎,时光长河,也可以说成是苍穹之河!我已从苍穹剑中脱离……融于长河,你还是苍穹剑,而我……不再是苍穹剑了!”
穹有些郁闷,陡然喊道:“星宇,老子要不要去对付那噬蝗?”
此刻,那巨大的噬蝗已经穿梭而去,眼看着就要进入天门对付人皇他们了,他不出手的话,人皇他们要不选择对付噬蝗,要不只能被噬蝗干掉。
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次阻拦天门和地门的融合了。
这关头,出现一头39道之力的噬蝗,还是很可怕的。
而就在这时候,人门剧烈颤动,稷天疯狂咆哮起来,面孔不断变换,一会化为苏宇,一会化为稷天,显然,那边的意志之争,也到了关键时刻!
此刻,那封印之门剧烈颤动起来!
人皇脸色难看。
这时候,穹来了,那有了帮助,他们可以更好地阻拦天地二门合一,可是……苏宇那边,可能更需要帮助。
人皇一声厉喝:“去封印之门,斩断稷天和长河的联系,快!”
穹不再思考,瞬间融入长河,一剑朝封印之门杀去!
长河之灵带着一些愤怒,一些无奈:“胡闹!”
而人皇,陡然起身,喝道:“联手,干掉这头噬蝗!”
放弃继续将大道融入天门。
必须要斩杀了这头噬蝗,趁着现在大家都无力插手,否则,待会可能没机会了,那多出来一头39道之力的噬蝗,很是麻烦。
人皇起身之下,再次喝道:“死灵之主,不要再阻拦天地二门合一……杀了这头噬蝗!”
39道的噬蝗,太强了。
哪怕人皇四人都是36道,拦下对方倒是可以,斩杀对方……可能会有些难度!
而死灵之主,是选择继续阻拦天地二门合一,还是听他的,帮他们一起斩杀这头噬蝗,人皇也不知道。
精华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 愛下-第957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
死灵之主一声冷哼,死气席卷天地。
此刻,不再阻拦天地二门,忽然死气朝噬蝗席卷而去,带着一些冷漠之意:“也罢,那本座就等天地二门合一,压缩长河,三门合一之下,牵引出真正的长河之书,长河之灵,让那两个家伙,也都现身!”
这时候,长河之灵他们没出现,死灵之主也知道为什么。
那两位,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出现。
但是,三门彻底合一的那一刻,将万界压缩成了球,他们一定会出现的!
“死灵地狱!”
一声低喝,地狱浮现,噬蝗被瞬间卷入他的天地,长河之中,死灵之主脚踩一条黑暗长河,那黑暗长河之中,一头巨大无比的噬蝗,疯狂袭击黑暗长河。
而人皇几人,也不再阻拦,瞬间消失,眨眼间出现在死灵之主附近。
“联手,杀!”
五大强者联手,瞬间爆发出强大无比的战力。
天地二门压根不去管!
他得趁着这些人无力插手的时候,迅速将天门合一,合一之后,他才不会惧这些人捣乱,那时候,他实力飙升,甚至可能会达到44道之力!
那时候,也许也就仅次于当年的血祖了!
时光之主不出,长河之灵和人门老七,也未必能匹敌他。
这两位具体什么实力,地门不是太清楚,但是隐约是知道一些的,大概也就和血祖差不多,自己合一之后,纵然不如,也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差距。
若不是有这样的自信,他也不会和这些家伙合作。
他哪管噬蝗死不死,死了,消耗的也是人门老七,反而是好事。
他们这些人合作,都是如此,该合作合作,该削弱也得削弱才行。
“聚!压!”
地门也是疯狂咆哮,他得趁着这时候,迅速压缩合一,再耽误下去,苏宇那边一旦真把稷天给干掉了……那才是大麻烦!
稷天可不弱,何况,封印之门内,本源无数,一旦干掉了稷天,再汲取这些本源,那时候的苏宇,也许也会很可怕。
至于稷天吞噬苏宇,那也是一样的结果。
反正和他都不算一伙的。
之前合作对付苏宇一方,现在,苏宇一方若是完蛋了,那就得彼此开战了。
……
轰隆隆!
封印之门中,暴动不断,大量本源之力被稷天或者苏宇汲取,稷天身上散发出各种不同的气息,有些混杂,有些混乱。
稷天如同绝望的野兽,双眼血红,凄厉咆哮!
“苏宇……你别想赢我……”
稷天声音传荡而出,此刻,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在意志之海洋中,一道道残影浮现,有苏宇的,有蓝天的,有稷天的,也有无数其他人影。
这是意志的领域!
双方并非鏖战,或者说,稷天想击杀他们,想撕碎他们,可苏宇,却是不这样,哪怕在这意志的海洋中,他也在强行和稷天融合!
稷天每一次撕裂苏宇,都是在撕裂他自己,痛苦无比!
一次次的痛苦,让稷天有些发狂。
可他眼前的苏宇,每一次被撕裂,都传出愉快的笑声。
“老同学……继续,继续撕!撕碎我,你不知道,这种感觉,其实我很享受……对于我而言,这种感觉,太舒服了,太习惯了……”
对年轻弱小时期的他,每一次撕裂,也是这种程度的痛苦。
对强大的他,现在稷天虽然也极其强大,可痛苦的程度,其实是一样的,一次次的撕裂,并未让苏宇崩溃。
是的,他的意志,一如既往的执着、坚定,并未有任何毁灭的征兆。
在这混乱的无数意志中,苏宇的意志,反而是最光明的那种!
一如既往!
未曾改变丝毫!
四周,蓝天、万天圣他们的意志,倒是有些虚弱不堪,甚至有些要覆灭的趋势,可苏宇的意志,却是如同耀阳,始终不灭!
至于稷天,他的意志也很强大,可每次撕裂,其实都是一种互相伤害的过程。
稷天的意志光辉,隐约有些暗淡起来。
带着一些绝望和不甘心,他看向苏宇,甚至带着一些祈求:“苏宇,你退出去……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我们不是敌人,我们的敌人是你口中的人门老七……”
说着,他有些抓狂道:“你口中的人门老七,才是真正的恐怖存在!他是劫难的化身,是天地的罪恶之源……你知道你所谓的人门老七,到底是什么吗?”
“不感兴趣!”
“不,不,苏宇,你会感兴趣的!”
稷天忽然惨叫一声,因为这时候苏宇见他不出手了,忽然自己把自己给撕裂了,他和稷天现在融为一体,苏宇撕裂了自己,也反伤了稷天。
稷天痛苦哀嚎一声,很快迅速道:“苏宇……你想啊,时光之主如此强大的人物,在这开天……可是,再强大,在这开天,他也付出了他的剑!你知道,对于顶级存在而言,至强神兵,并非可有可无的存在,而是至宝……这里,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时光之主为何一去不回,也许死了,也许被困住了,也许回不来了……不管如何,此地都很重要,付出一柄剑的代价,却是不杀人门老七,而是封印度化他……你还不明白人门老七的意义吗?”
苏宇淡淡道:“意义?什么意义?时光之主蕴养的神文?还是他的恶灵?还是什么?”
人门老七到底是什么,重要吗?
不重要!
苏宇从未在意过这些。
“很重要的……”
稷天知道,再不说出一些重要的东西,苏宇这疯子,可能真要撕碎了他,他急忙道:“长河和封印之门存在的意义,就是赋予人门老七一些情感!整个长河,整个天地,其实最终目的,都是要将人门老七化为一位有情之人……而非无情的存在!”
“我隐约知道一些,猜测过一些,人门老七,其实最终意义,也是化为一道灵,一道有情之灵……”
苏宇继续撕裂自己,然后呢?
都不是好东西,管他是不是灵!
都给弄死好了,弄不死,那就一起毁灭吧。
稷天急了,迅速道:“这应该是时光之主,为了锻造更强大的存在,或者说为了开辟更强大的天地……又或者关系到他未来道路的一种蕴养!本质上,人门老七,其实也是灵……但是,可能要超越一切的灵……”
“所以,必须拿下对方,否则,时间一长,万界还是会被他摧毁……不止如此,一旦拿不下他,被他蜕变成功,那万界也许也是死路一条……”
“又或者被他跑了,苏宇,一旦他跑了,也许也会引起时光之主的关注,从而降临万界,摧毁万界,因为万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苏宇笑了:“说够了?”
稷天急了:“不,还有……我……我觉得,人门老七,可能只是一件至强兵器,或者至强天地中的一份子,并非完整的存在!苏宇,若是时光之主死了,那我们拿下人门老七,就有可能超脱出去,不再局限于这片天地,这片天地再强,也只是时光之主开辟的一处天地,茫茫宇宙,肯定不止我们一处天地……苏宇,你不想见识一下更广袤的天地吗?”
“苏宇,别再出手了……这样下去,你我都会毁灭的!”
苏宇笑了:“不,毁灭的只有你,不会是我!你难道还没看透吗?”
看透?
稷天痛苦地看着苏宇,此刻的苏宇,依旧保持着光辉之态,苏宇笑了笑道:“我发现,我撕裂了无数次,我还是我……哪怕我虚弱了一些,可是,我发现,我好像更加清明,更加冷静了!”
这一刻的苏宇,忽然有些感慨,有些怀念:“稷天,你还没发现吗?我其实应该一直处于这种痛苦中,才是清醒的!失去了痛苦的我,其实才是不清醒的!”
苏宇很认真:“越是痛苦,我越是清醒,越是知道,我是苏宇!我不是任何人,我也没疯!没有任何时刻,会比此刻更真实!真实的苏宇,真实的我!平日里,没了这种痛苦,我反而有些浑浑噩噩,此时此刻,你还觉得,你能赢我?”
“对你,这是折磨,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回归!”
苏宇笑了笑:“回归正常而已!并没有超乎想象的痛苦不堪,也没有让我情绪崩溃,真的,没有任何时刻,我比现在还清醒!”
这一刻的苏宇,好像正常了!
彻底正常了!
稷天带着痛苦的绝望之色,看向苏宇,看向苏宇的眼神,那双眼,很清澈!
一点没有之前的疯狂!
他忽然有些崩溃,想哭,“原来如此……”
越是痛苦之下的苏宇,居然越清明,那清澈的眼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癫狂失态,只有冷静和平静。
甚至,连之前的一些混乱意志影响,都被他压制了下去。
大周王这些人的存在,包括蓝天、万天圣这些人的意志,之前其实是干扰苏宇的,或者说,大家处于一个平起平坐的状态,都是一份子!
然而,这一刻,却是都被苏宇压制了下去,整个意志,反而彻底以苏宇为主了!
时光师……文钰!
稷天想疯狂骂人,文钰,你的一本时光册副本,到底造就出了什么样的变态。
在这种环境下的苏宇,居然比之前要更坚强。
而苏宇,此刻也是一声叹息,带着一些无奈和颓然:“人啊,真贱!平时,我其实一直想着,毁灭吧,大家一起死吧,死了拉倒!现在……我却是不想死!我不想我父亲死,老师死,朋友死,道友死……我忽然觉得,活着多好啊,有吃有喝的,没事还能装一下读书人……太舒服了!”
苏宇一脸惆怅:“你说,这人清醒了,其实是不是不好?稷天,我有些不想毁灭了!”
稷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下一刻,砰地一声巨响,苏宇又撕裂了自己,稷天痛苦呻吟道:“苏宇,你既然清醒了,不想死,那没必要再和我两败俱伤下去……你这样,你自己也有可能崩溃的……我退出去,此地本源全部归你,我和你合作……不,我听你的!”
清醒下来的苏宇,他觉得,也许可以谈谈了!
多讽刺啊!
之前的苏宇,一心想着灭亡,毁灭,同归于尽。
等到他受不了了,苏宇居然清醒了,他说,他不想死了,太他么讽刺了。
那剧烈的痛苦,没让苏宇崩溃,这到哪说理去?
苏宇笑了一声,这时候语气都柔和了许多,“别啊,我是怕死,又不是傻了!你这家伙,贱的很!让你出去了,你还得反水!两败俱伤?我只要不崩溃,吞了你死后留下的一切……我哪来的两败俱伤?我现在特别清醒!”
苏宇笑了:“稷天,老同学,你是自己放弃,还是逼我一次次折磨你?也许折磨到了最后,你也会和我一样,在痛苦中重生呢!当然,若是你自己放弃,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除了饶了你的命!”
稷天愤怒嘶吼:“苏宇,我若是死了,我需要你答应我什么要求吗?你别想的太简单,你想杀我……谁能坚持到最后,那都是不一定的事!”
轰!
就在这一刻,一抹剑光闪烁,这一次,居然直接轰入了封印之门中!
有了长河之灵的帮助,穹这一剑,居然直接杀进来了!
一剑将苏宇和稷天彻底粉碎!
其实,两人联手,穹压根无法匹敌,关键是,苏宇不反抗,就这么压制着稷天,那道强大的剑光,一下子将两人都给粉碎了!
下一刻,封印之门中本源波动,瞬间,苏宇和稷天再次重生。
稷天痛苦不堪,苏宇也是有些头疼,无语,喊道:“穹,你杀我干嘛?”
“……”
封印之门之外,穹一愣,谁杀你了?
他喊道:“我在切断本源和你们的联系……”
苏宇眼神一动,感应了一下,忽然笑了:“开天剑芒!锋利无边!若是靠我和稷天自己撕裂,还不知道多久才能把我俩给撕没了!穹,你继续,就用开天剑芒,来磨灭我们!”
找杀?
那我可不客气了,穹听出来了,苏宇感觉中气十足啊,好像没啥事,甚至比之前更有亲和力……什么鬼?
合着,这家伙和稷天搞到现在,没啥事?
倒是稷天,那痛苦的呻吟声都虚弱了许多。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嗡地一声巨响,一道剑芒再次杀入人门之中,轰隆一声,大量本源覆灭,苏宇一直纠缠着稷天,一下子,两人再次被剑芒磨灭!
一次次的覆灭,一次次的重生!
从本源中重生!
每一次,苏宇都愈加灿烂,好像被打磨了出来,愈加光明,甚至还庇护着其他的意志,庇护在自己心中,光明的影子中,蕴含着不少混乱的意志。
那些,都是其他人的。
苏宇不但自己抗住了,还有心思庇护其他人,更是让稷天崩溃。
再一次的覆灭重生,稷天眼神已经有些浑浊了,带着一些绝望,看向那清明无比的苏宇,喃喃道:“难道……差距如此大吗?苏宇……我想知道……当年的你……如何撑下来的?”
苏宇笑了:“我当年和你不一样,我是一天来一次,又不是连续的,有时候熬夜几天不睡,那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这叫循序渐进……你这一下子,被磨灭了几百次,每一次都是真实死亡,陷入寂灭,一次次的,你当然撑不住了,和我学学,一次次慢慢来,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不好!”
他又鼓励道:“加油!你可以的!只要撑住了,你就可以和我一样了,以后,再发生这种事,谁也奈何不得你了!老同学,你可以的!”
稷天已经要彻底崩溃了,眼神浑浊不堪。
可以的?
可以个屁!
接连不断的被磨灭,意志上的崩溃,精神上的崩溃,每一次都是折磨,你说可以就可以吗?
稷天虚弱不堪,忽然有些绝望到了极致的感觉,越是绝望,越是崩溃,虚弱无比道:“苏宇……老同学……我斗不过你……看来,这一次还是我输了!”
他输了!
他知道,自己斗不过苏宇,再来七八次,他可能就彻底崩溃了,而苏宇,反而有些打磨到了极致的感觉,意志都在熠熠生辉!
这么下去,苏宇的意志,甚至可以直接化灵了!
原来,苏宇最强的,不是肉身,不是天地,不是战法,而是他的意志。
强大的意志,坚韧不拔的精神,是不可战胜的!
苏宇,经历了太多苦难折磨,他没被击倒,其实就已经胜利了,自己选择在这和他意志碰撞,在这个场合下,在这个地方,其实才是最错误的决定!
自己若是不贪心,不进来汲取万天圣的大道之力,自己不会被苏宇这么轻易击溃的。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稷天苦涩无比,叹息一声:“我以为……我可以成为赢家……可以火中取栗,可以替代所有人,可以成为这个天地的最终胜利者!可我发现,我错了……想的太轻松了……”
“我知道你难缠,知道你很难击败,可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这么败在你手中。非是实力上的失败,而是意志,精神……”
苏宇笑道:“你比我活的久,你其实也可以很早之前试试,自我磨灭个几千次,和我一样,我肯定斗不过你的!”
稷天苦笑一声:“作为一个还算正常的本源之灵,我想……任何人都做不出这种事!闲着没事干,把自己磨灭了几千次来玩……有人会做吗?”
也是!
苏宇点头:“没错,我也不想,这不是被逼的吗?”
苏宇笑道:“若是当年不把时光册融入我体内,我才不会这么傻,天天把自己磨灭了玩!”
而今,说这些,其实都没用了。
也迟了!
剑芒再现!
砰地一声,两人再次炸裂,再次恢复,稷天已经痛苦到了麻木,到了崩溃的边缘,有些无以为继了。
他不再说那些,不再后悔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他知道,自己败了,一败涂地,他迅速道:“苏宇……你知道吗?其实,汲取万明泽那一段回忆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做人……真的很美好!”
“哪怕是虚假的人生,可是……当我汲取了万明泽的记忆,我觉得真的美妙……一位位青年俊杰,为了万明泽的梦想,不顾世俗反对,不顾派系之争,跟着他一起走南闯北,一起为了一个信念战斗……真的很美好!”
“他们很弱,万明泽也很弱……在你耀眼到如炙阳的地步,那些人,依旧追随着万明泽……大家都说,你苏宇天赋再强,实力再强,你苏宇……也只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我万明泽,才是圣人!”
稷天笑了:“那种感觉,太美妙了!那时候,心中有信念,有坚持,苏宇……万明泽是我神文所化,但是我早已放弃控制,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本心,他想当圣人……当一个守护世界和平的圣人!也许很傻,看起来很虚伪,可有人相信他,信任他,追随他,我也许理解你这一刻的心情,那种被大家信任,被大家追随,心中有信念而去战斗的感觉……不管强弱,都是值得羡慕的!”
砰地一声,他再次炸裂,这一次,迅速恢复,他眼神有些黯然,再次看向苏宇:“苏宇……你说,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的……”
苏宇此刻光明灿烂到了极致,看向他,点点头:“你说!”
“我想当个人……”
稷天笑道:“我想当个真正的人!苏宇……若是……还有机会,你……让我当个人!这个万界,这个天地,人,才是最美好的存在!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理想,有信仰,有坚持的人!”
“不是单纯只有人的躯壳,那没意义,周为我锻造的周稷肉身,已经是真正的人,完全契合我的肉身,可我的思想,我的信仰……都是空虚的!”
“为了强大而强大,强大为何……却是不知,一片茫然!”
这一刻的稷天,尽管快崩溃了,可意志上,却是闪烁着一些光辉,苏宇吸气:“老同学,你稍等啊,你这么下去,你搞不好可以起死回生……按理说,你迷途知返,我该给你机会……可是……还是算了吧!你要不要自杀,不自杀,我继续杀你了,你这是有些感悟,再这么下去,你跟我能耗到死的节奏!”
这算是顿悟吗?
可怕!
英雄惜英雄……不存在的。
你他么再不死,你可能会起死回生的,这家伙这一刻居然有些感悟,甚至是浴火重生的感觉,苏宇都吓到了,别啊,你浴火重生了,那咱俩真就没完没了了!
稷天瞬间露出苦涩笑容,这……
“苏宇,你果然还是如此的……现实和贱!”
苏宇太现实了!
之前还认真听着,现在倒是急了,疯狂撕裂自己,这家伙,清醒的时候,那是真的狗!
苏宇却是急切道:“废话,你是敌人,我能给你复苏了?我好不容易把你逼到了要死的地步,给你再浴火重生了,我不是傻吗?”
稷天无奈,“别撕了……我说了,我想当个人……”
“没问题!”
苏宇迅速点头:“你要是还有一些灵存在,要是这万界真能建立起生死轮回的体系,我让你投胎成人,行了吧?老同学,别留恋了,该走就走!”
苏宇急切道:“真的,放心!我要是不死,我还赢了,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有些打算了,你知道我是第四道门户的,我发现,想要维持万界平衡下去,建立生死轮回,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我这道门……也许就是隔绝生死的门!万界的体系不完善,强者不死不灭,一个个想法太多,我全都给弄死……给新人机会……那时候,也许就是万界太平的时候!”
“隔绝生死的门……”
稷天微微一怔,建立生死轮回?
他看向苏宇,这是苏宇的打算吗?
苏宇疯狂点头:“相信我,狱说要法治,死灵之主说要建立生死两界,你说做人美好,万界需要和平……那生死轮回,也许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老同学,快上路吧,不然待会我连做人的机会都不给你了……”
苏宇疯狂撕裂稷天,撕裂自己!
别他么留恋了!
这家伙,真的有些可怕,若是继续下去,再感悟一下,搞不好和苏宇一样,能习惯这种折磨,那就难缠了。
那时候,他俩就撕吧!
撕到天荒地老,也许都没个结果。
“哼……”
一声沉闷的哼声响起,稷天被他不断撕裂,打断了思路,打断了情绪酝酿,也是无奈,苏宇这家伙,是真的一点机会不给啊!
“苏宇……你……”
稷天一声长叹,叹息一声,再次被苏宇撕裂,再次恢复,却是已经失去了很多光泽,被打断了!
他开始走向灭亡,稷天再次叹息一声,其实……还是有些遗憾的。
苏宇若是刚刚被自己撼动了一丝丝,给自己一些机会,他未必会死的。
“那希望……能有再见之日,能有成为真正的人的机会!”
带着一些苦涩,他的意志,正式走向灭亡,开始迅速崩溃!
整个封印之门中的本源之力,不断涌现,想要将他复苏,在这,本源之力存在,稷天是很难覆灭的。
可是,当他求存的意志,彻底放弃,本源也无法拯救他了。
稷天不得不如此选择!
苏宇这家伙,心太狠。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响声,响彻天地,稷天带着一些遗憾,身影彻底溃散开,意志深处,那诞生的一点点光辉,也溢散在了本源之中,随着长河之力,流淌消失。
苏宇看了一眼,没去管。
这家伙,也许真有希望存在于天地中,不被彻底磨灭。
最后一刻,借助一些万明泽的人生感悟,或者说圣道光辉,这家伙居然保持了一点点灵性存在。
苏宇来不及管了,下一刻,吼道:“穹,还打,打个屁,快点去杀噬蝗……”
还杀呢?
杀谁呢?
他迅速汲取大量本源之力,而万天圣也在疯狂汲取七情六欲之力,吸收一切,强化自己!
远处,伴随着一声巨响传来!
39道的噬蝗,在穹加入的瞬间,被死灵之主和穹,以及人皇几人彻底击溃,巨大的噬蝗,瞬间崩碎!
而这一刻,一声厉吼,响彻天地之间!
天地二门,这一刻瞬间压缩合一,整个长河,被压缩了一半,天地二门的合一,也意味着,地门要恢复到巅峰战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