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th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唐朝小白領 ptt-第二百九十一節 吐谷渾的來回(41)鑒賞-tjvor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您带回来的那女人被三娘子打了。”
覃宇说出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尴尬,可是呢,却是事实啊。
“怎么回事?”
叶檀不是个善良的人,因为善良的人一般日子都过得不怎么滴,你说奇怪不?
“那个女子被人带去吃饭,可是呢,她没有任何的品级,所以只能和士兵一样,喝点热水加上一块干肉,可是呢,她看到三娘子吃粥和吃包子,就闹起来了,说是自己也要吃,结果被三娘子抽了几个耳光,现在正在哪里闹呢,而且嘴里有点臭。”
最后一句话说白了,就是说,对方开始骂人了。
“哦?三娘子现在呢?”
叶檀知道三娘子是个什么人,做事方面还行,但是骂人方面肯定不行,因为她根本就不需要骂人,只是需要将事情处理了就好了,或者直接就将人给杀了就好了。
“她没有乱动。”覃宇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叶檀,然后在对方眯着眼睛的时候说道,“三娘子看着人是少主带回来的,就没有动手。”
“呵呵,果然是个人精啊。”
叶檀突然笑了,这个笑容在这样的一个冰天雪地里的时候,却是真的温暖吗?
“走,去看看。”
叶檀以前在后世的时候虽然也遇到过一些所谓的这样的人,他们对于世界的看法就是,这个世界是你的,这个世界也是我的,但是归根结底,这个世界是我的,所以,这种事,经常发生呢个,而且是当作一种可能性来说的。
虽然叶檀经常根本就不理会这样的人,可是呢,你会发现世界总是如此的奇葩,总是如此的让人不能理解。
“你这个破落户……”
叶檀等人过来的时候,慕容顺等人都在那里看着,不知道是看热闹的还是看美女呢。
而此时,那个被叶檀带回来的女子正坐在一个木头做的凳子上,指着不远处脸色有点难看的三娘子,破口大骂,语言的种类只有一种,中原话,可是内容却是真的很丰富,简直就是丰富的过分,将自己知道的各种不好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而慕容顺就在不远处的马背上,看着这一切,他刚刚就认为,叶檀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
泼妇一样的女人,总是会有人喜欢的,因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无辜啊。
但是呢,还是有不少人都皱眉,对于他们来说,草原上的女人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地位,竟然敢骂人,而且骂的还是有点身份的人。
“少主。”
叶彪看到叶檀过来的时候,忽然躬身施礼,而就在这个瞬间,之前还坐在凳子上宛如神鬼难看的女人,顿时就收敛了自己的脸皮,然后带着一丝娇滴滴的声音走过来道,“少爷啊,这个女人这么对待奴家,奴家不依,你一定要为奴家做主啊。”
看着要抓住叶檀胳膊的女人,三娘子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担心和落寞,她知道,在一些地方,一个女人如果足够泼辣,但是呢,却有人帮助对方的话,那么你就没有任何的可能性赢过对方,这就是现实。
“你刚刚在干什么?”
叶檀躲过了这女人的双手,如果可能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让任何的女人靠近自己,因为他不喜欢,而且有洁癖。
“奴家刚刚就是在吃饭。”这个女人似乎是没有想到叶檀会躲开,不由得心中暗恨,不过呢,表情却是带着一丝娇弱,似乎是刚被人欺负了一样。
“那为何不吃?反而在这里聒噪?”
叶檀不管是后世还是现在,都是最讨厌有人废话的人,而且是那种说话一堆的人,他做事的习惯就是,我认为好的事情,我就做和认可,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怎么会有时间和你对话啊。
“奴家的肠胃不好,可是他们却给奴家吃发霉的肉干,而这个女人却吃着米粥,奴家想要一口,她就对奴家动手,打了奴家,奴家现在脸上还疼呢,少主,您一定给奴家做主啊。”
什么叫做颠三倒四,什么叫做不当回事,现在就是如此。
看着这个女人,在场的人当中有七八个都觉得这个人的本事真的不小啊,这样的女人如果放在后宅的话,那么,这个家里基本上也就会败了,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因为太过扯淡了。
“哦,她打人,是不对。”
叶檀的话让三娘子脸色更差了,因为自己不是叶檀的对手,而且这人非常的恐怖,可是呢,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的不是人。
“她打你什么地方了?”叶檀似乎在关心一样,不过叶彪已经感觉到叶檀身上的那股子不满了,你欺负人可以,但是呢,你欺负人之后,还隐瞒,然后将这件事扔到叶檀的头上,你觉得合适吗?
“她刚刚打了奴家一个耳光,奴家的脸现在还疼呢。不信的话,您看看。”
说着这个女人又要过来,却又被叶檀躲开了。
然后看着三娘子问道,“你刚刚给她吃的什么?”
“热水和肉干。”三娘子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了,在这样的时候,她能有什么办法呢,根本就没有办法啊。
“哦,那你吃的是什么?”叶檀接着问道。
“是米粥和那个人给我的一个包子。”之前还觉得包子很好吃,从来都没有如此好吃过,她不知道为什么肉和大饼在一起的味道不如这个包子,可是呢,之前的期望现在都办成了一种悲伤了。
“这个倒是没错。”
叶檀说着,看着这个女人问道,“她的分配没有问题,你有什么不满的?”
“啊?”女人没有想到叶檀竟然如此的模样,不由得好奇地看着对方,然后说道,“可是奴家是公子的人,怎么能吃那些粗糙的食物呢,奴家也想要吃包子。”
作死的人,有很多种办法,但是呢,叶檀不喜欢的人当中就是有这样的人,真的是人渣啊,真的是让人生气啊。
“啪。”
突然一个耳光将这个人抽到地上,然后脸上迅速地出现了一个巴掌印,是叶檀动手的。
不只是这个女人,就连三娘子都吃惊不已,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告诉你你是我的人?我说的,还是其他的人说的?”叶檀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问道。
这个女人没有想到叶檀如此的不给面子,直接就对自己动手,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脸蛋,眼睛里都是狠毒的光芒,不过呢,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就小声地说道,“公子将奴家从二王子哪里救出来,难道奴家不是公子的人吗?”
什么叫做厚颜无耻,什么叫做不知自己是谁,现在就是了。
“救你出来,就是我的人,你的脸可真大。”
叶檀觉得这样的人就是死了也就是死了。
“你在达延芒结波那里最多啃啃骨头,怎么,到了我这里肠胃就娇柔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的人如此。”
叶檀的话倒是说了实情,对于这样的女人来说,在达延芒结波那里就算是吃草的话也不过是平常事,竟然现在还要表现的不一样,你的脸真的挺大的。
“你。”这个女人顿时就变脸了,刚要说出污言秽语,就被叶檀下一句话给打的心神剧烈了。
“将这个女人杀了,然后将身体挂在旗杆上,我虽然会救人,可是不代表我的脾气就好,以后遇到这样的人一律杀了。”
叶檀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而这个女人刚要说话,三娘子怀里的飞刀直接就出去了,刺入了对方的喉咙处之后,这个女人就躺在地上,死掉了。
然后就有人帮忙,而慕容顺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一冷,既然对方不将中原的人当回事,那么自己的命呢?能当回事吗?
而这个女人带着不甘,被挂起来了,三娘子却是一脸的高兴,之前的不高兴一下子就不见了。
一群人开始出发,迎着早上的太阳,朝清湖走去,看样子是还算是顺利,不过,大家都不说话了,看着叶檀都在躲闪。
因为这个人真的够狠,之前还以为他是个良善的人,因为他做事方面总是说要救助一些中原的人,这样的人岂不是好人吗?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叶檀需要的是这些人干活,然后在某些程度上面给这些人一点好处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就算了吧,他不是菩萨,没有那么多的好心肠,而且,说真的,对于这样的人,你如果对人家太好的话,你也是做梦,因为人家不会领情的,你以为用后世的一些人权的东西就可以让人家听你的?你是做梦。
一行人走了一天半,终于到了慕容顺平时用来采盐的地方,说真的,对于这里,他是陌生的,虽然自己平时也会吃这里的盐巴,可是呢,他却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次,再说了,也不需要他来。
不过呢,如此多的人过来,那些人都跪在地上,虽然地上很冷,可是呢,依旧跪在那里,不敢抬头。
慕容顺从马背上下来,然后带着叶檀开始参观自己之前就遇到过的一些地方。
这里的盐巴是真的非常多,虽然叶檀之前经过的时候,从这里提取了上百吨的食盐,可是呢,在这里最大的麻烦不是说盐巴没有,而是采摘不易,这个有点类似在哈密那个地方有一个山谷,叫做魔鬼摊的地方,哪里有一个巨大的玛瑙地方,哪里的玛瑙可以说是遍地都是,但是呢,因为危险,就没有办法得到很多,很多人都是冒死进去的,然后就真的死了。
而在这里,清湖,可没有后世建立的一些东西,只有一个简单的用石头堆积的类似码头一样的东西,然后人撑着小船进去,如果掉进去的话,那么就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就是如此的简单。
看着这些盐巴,慕容顺像是看到了粮食和兵器一样,指着其中的一个差不多得有上千斤的盐块道,“不知道这个公子可满意?”
这个东西和自己平时看到的基本都不一样,这一块就像是水晶一样,可是呢,却泛着青色,这个东西是最好的一种食盐,叫做青盐,而且属于天然出现的,比你人工提炼的都是不一样的,更加的纯粹,自然价格也不错。
三娘子看到这个盐块的时候,眼睛都要直了。
她生活的地方不产这些东西,所以,平时的盐巴来往都是一个要命的问题,而这么大的盐块,足够她们吃上一年的都不会少的。
而叶彪等人也是吃惊不已,他们那里平时得到的盐巴也不如这个。
叶檀是后世来的人,知道盐巴的大小,比这个大的宛如山一样的都见过,何况是这个呢
“还行,不过这么大,你们运输的话,最好不要沾染其他的东西,我不喜欢脏东西。”
叶檀不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他是真的不喜欢。
过去的人为了能够赚钱,粮食里掺杂沙子都是客气的,盐巴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是多的过分,你如果不知道的话,可能会被毒死都有可能。
“公子说笑了,既然是做生意,那么就会有好处才可以,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
慕容顺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不甘心,不过呢,还是算了吧。
这里的今日还是不错的,虽然风很大,因为风大,所以不适合过去,现在只能在这里休息一晚。
可能是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的,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如此,特别是这里的盐工,可能十多年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
所以,肉开始飘香了。
那些盐工虽然平时也可以吃肉,但是呢,几乎都是所谓的干肉,而且不知道存放了多久了,没有想到竟然可以喝到肉汤。
慕容顺等人都在喝酒,而叶檀则是坐在那里喝汤。
“什么?打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