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de2优美玄幻小說 木葉養貓人 ptt-第三百一十七章 正式結束熱推-24zr4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中忍考试结束。
舍人一直所等待着开大会的时刻,也终于来临。
再次聚集到木叶的会议室。
这一次,是来自于各个隐村的全部负责人共同参加。
“更客套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还是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次会议吧。
我们不多绕弯子,直蹦主题。”
舍人不愿意再和他们周旋,此时他的心态以及想法已经出现了一些改变。
而这个改变就源自于他在安装上轮回眼,开启仙人模式,拥有了六道之力,制造出五枚求道玉后。
此时,他已经真切地感觉到,别人与他的实力差距,如果这个时候,还有谁不服,那就打到他服。
他会以最快的速度将不合时宜的声音压下去,然后集结整个忍界的力量,来面对以后可能会出现的宇智波斑,甚至是大筒木辉夜。
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这两人,能对付他们的,就只有成长起来的漩涡鸣人以及宇智波佐助。
可是在这次和转生眼的战斗结束后,终于是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为什么要寄希望于别人身上?
特别是这两个此时还正在咿呀学语,还在地上爬,兜着尿布的小屁孩?
自己的实力难道就不能发挥出作用吗?
自己来到这个忍界数十年,凭借着自己先知先觉的各种优势,好不容易得到了此时这一身能傲视整个忍界的力量后,还要寄希望于两个小屁孩?
而且因为他的到来,很多东西早就发生了变化。
甚至就连原本应该是太子的鸣人,现在不仅自己成为了一个女孩子,她的老爹没能成为第四代火影,更是没有成为木叶的英雄而壮烈牺牲,她也没有成为人人厌恶、唾弃的九尾人柱力。
此时她的命运已经和原本的命运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另一个二柱子,虽然他还是男孩子,不过因为根部的团藏已死,宇智波鼬成为舍人这个第四代火影的弟子,并且宇智波一族与整个木叶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宇智波一族的悲惨命运肯定也不会发生。
宇智波鼬也不会灭族后叛逃。
所以宇智波佐助的命运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没有仇恨的宇智波佐助,顶多就是一个假装高冷的臭屁小鬼而已。
这种情况下,难道还寄希望于这两个人还能再次拯救世界?
舍人不如觉得黑绝会自然死亡可能更靠谱一点。
所以,寄希望于他们两人身上,肯定不是他现在这个实力强大的木叶第四代火影所愿意看到的。
既然自己也已经拥有了六道之力,那为什么这些事情不干脆自己做?
首先就会从此时还和木叶处于敌对状态的云隐村入手。
不过还要通过一次抛砖引玉。
舍人看向坐在一旁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
“雾隐村的第四代水影,你觉得今后我们木叶和你们雾隐村应该怎么继续下去?”
尽管枸橘矢仓就在自己的掌控中,不过这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长着娃娃脸的枸橘矢仓双手放在桌子上,支撑着脑袋,摆出沉吟状。
众人可不会因为他是娃娃脸就看不起他,就像不会因为大野木的身高而看不起他一样。
只要佩戴上了那代表着一个村子最要权力的影的斗笠,就不会有人敢小看他。
“我们雾隐村希望能和木叶和平结束这场无端的战争,并且和木叶签订攻守同盟条约!”枸橘矢仓沉声道。
闻言,会议室内的大部分人表情都是一变。
雾隐村是来求和的,这一点别人并不意外。
他们新上任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都亲自来木叶了,这雾隐村究竟是什么想法根本就不是一个秘密,几乎在座的所有人都懂。
只是他口中的这个攻守同盟条约,却是让他们表情都产生变化的主要原因。
这个同盟条约不同于木叶和岩隐村所签订的普通同盟条约,如果木叶和雾隐村签订了这个条约,那么以后整个忍界上,就真的出现了站在同一边的两波势力。
共同进攻一个地方,共同帮助防守一次进攻。
以后不管是进攻木叶还是进攻雾隐村,都要考虑好同时面对两大隐村,这可不是一般的条约。
就连此时站在枸橘矢仓身后的青以及照美冥都是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好!”
舍人也不愿意多绕弯子,直接答应。
反正以后的雾隐村和木叶都在他的掌握中,就算是没有这样的条约,木叶和雾隐村也是攻守一体。
而此时会议室内,表情最难看的,就是云隐村这次中忍考试的负责人,以及本次会议的代表着,土台。
要是现在他们继续和木叶保持战争关系,那么就要随时做好,再次被雾隐村偷袭后方的可能。
舍人的话音刚刚落下,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罗砂,也在会议室这深水区,丢入了一枚重磅炸弹。
“我们砂隐村,也希望能与木叶签订攻守同盟条约。”
轰——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震。
尽管舍人在之前就知道,罗砂有意拉近和木叶的关系,但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砂隐村也和木叶签订攻守同盟,那以后如果想要对木叶出手,是不是就代表着要同时面对整个忍界最强的五大隐村的其中之三?
土台有些忍不下去了,开口问道:“砂隐村的第四代风影大人,要知道,这第三次忍界大战,可是因为你们砂隐村进攻!木叶,才真正开始的。”
罗砂面无表情,双手抱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不过那是因为我们砂隐村的S级叛忍赤砂之蝎,偷袭杀死了我们的第三代风影后,并嫁祸给木叶,所以才会导致这场战争的开始。
我会代表我们砂隐村,给木叶因为本次战争而去世的木叶忍者们,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同时,我们砂隐村也因为战争的落败,而承担了相应的责任,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就算是现如今,我们每年都还需要向木叶支付一笔高昂的战争赔款,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不会进行推脱。”
听着他的话,土台涨红了脸,想要说话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只是觉得这砂隐村居然这么果决,他非常惊讶,甚至可以说是震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罗砂已经被舍人给控制了。
不过脑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被众人摇摇脑袋给丢出去,
毕竟都是一个村子的影,就算实力不如舍人,但也应该不至于就这样….吧。
“好!”
对于罗砂的这个请求,舍人还是稍微沉吟了一顿时间,不过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再之后,他看向面色极其难看的土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土台先生,现在就只有你们云隐村还和我们木叶僵持着,要知道,因为你们的坚持,我们木叶可是有太多的忍者有家不能回。
不知道你们云隐村这一次能不能给予我们木叶一个肯定的答复?
是战!?还是和!?”
战还是和!?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他在来木叶之前,云隐村的第四代雷影艾就已经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决定。
肯定是和。
只不过,都是和,却有着不同的方式,如果可以,那最好的自然就是从木叶的手中得到一些东西,得到补偿。
甚至是将原本就属于他们的二尾带回去。
不过作为二尾人柱力的舍人要是被剥夺二尾,可是会死的,所以第四代雷影艾的意思是,换一点东西,来一点好处。
可现在这种情况下,让他怎么说得出口?
就不说今天要与木叶结成攻守同盟的雾隐村和砂隐村,就单单是旁边那体型壮硕,身材高大,同时还一脸不怀好意的黄土。
这种情况下要是还和木叶保持战斗?
那就是真的在找死。
他们云隐村可不是木叶,能同时抵挡住四大隐村的进攻。
深吸一口气,在黄土失望的眼神中,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字,“和!”
舍人脸上浮现出笑容。
面对来自四大隐村的压力,云隐村还敢战斗?
用舍人地球的老话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很好!那么这次席卷整个忍界的第四次忍界大战,就此算是正是结束了。”
此时在会议室内旁听的一些小隐村的负责人几乎都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要说发生忍界大战最害怕,最担心,同时也是损失最严重的,肯定就是他们这些小隐村。
这次第三次忍界大战在,作为战场的雨之国、泷之国、汤之国以及月之国,可以说是整体经济倒退二十年,可能还不止。
现在这第三次忍界大战终于结束,可是让他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回去终于是能睡一个好觉了。
“不过…”
舍人再次开口,这些人的心都被提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云隐村的你们和我们木叶原本也是有着同盟条约的,可是你们却不顾同盟主动撕毁条约,向我们木叶发起进攻,你们说话的可信度,让我不能完全相信啊?
要是你们云隐村的行事风格就是这样,嘴上说一套,手上做一套,那我不是很苦恼?”
土台立刻回应道:“那是因为你们木叶先抢走了我们云隐村的二尾才会变成这种状况,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云隐村也绝对不会撕毁当初那个同盟条约!”
看着土台一副据理力争的模样,舍人忍不住撇撇嘴。
也就是这个世界是这样,要是在原著世界中,云隐村可是没有这样的借口。
“第一,你们所谓的抢走二尾,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木叶主动的,而是你们上一任二尾人柱力,为了不让二尾随着他一起离开,所以将之封锁在我的体内,这才不得不将二尾带回木叶。
你们的人柱力自己做出的选择,总不能怪在我的头上吧?”
“第二,云隐村的出尔反尔也是出了名的,当初我们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大人前往你们云隐村签订同盟,结果从此一去不复返,被你们云隐村的金角银角以及臭名昭著的金角银角作战部队给留在了云隐村。”
“就这两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如果舍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云隐村还真就不能用这二尾作为借口,毕竟这是他们云隐村的上一任二尾人柱力自己做出的选择。
土台刚要开口讲话,一旁的黄土却是闷声闷气道:
“我可以作证,当初他们云隐村的第三代雷影找到我父亲一起说服他进攻木叶时,并没有说过是因为木叶抢夺了他们二尾所以才想着进攻木叶,这点我父亲曾经有跟我说过。
三代雷影就是忌惮木叶强大的实力,担心木叶发展越来越大,所以才提议要对木叶动手。”
关键时刻,大野木的儿子黄土进行补刀,落井下石。
众人看向土台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太对。
“你!你们岩隐村背信弃义,从背后偷袭我们云忍部队,还好意思在这里说我们?!”土台一拍桌子站起身。
嘭——
黄土不甘示弱,也是一掌拍在桌子上站起身。
不过相比于土台,他这一掌下去,差点将整个会议桌给拍断裂了。
“怎么?还想打一架?当初我就跟父亲说过,你们云忍不可信,这算是跟你们学的。”
土台的胸腔剧烈起伏着。
理智告诉他,现在绝对不是打架的时候,岩隐村巴不得他们和木叶继续打下,这样他们就有机会统一战线,将云隐村,将雷之国给灭了。
在座的其余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们。
过了好一会才稍微平息下来的。
“当初关于第二代火影的事情我们云忍也非常抱歉,当时的经金角银角已经不在我们云隐村的掌控下,当时离世的可不只是你们的二代火影,我们云隐村的二代雷影也同样失去了生命。”
“哦?这么说,难道金角银角不是你们云隐村培养出来的?难道他们当初不听从你们二代雷影的意思抓捕的九尾?
不过就是因为他们政见不同,所以才导致你们的二代雷影陨落。
说来也是可惜,二代雷影这么一个天才人物,却硬是被你们自己人给杀死了…”
对于土台的话,舍人当然是不认同的。
当初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满怀信心地去云隐村签订同盟,就像现在的罗砂和枸橘矢仓一样,结果却因为二代雷影和他的手下金角银角产生了政见上的分歧而遭受了无妄之灾。
要知道,当初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可是凭借一己之力,击退了四大隐村对于木叶的围攻。
也就是后来匆忙上任的猿飞日斩实力不够,否则估计当时就和云隐村打起来了。
一次次地被舍人这么反驳,土台明白了,舍人就是要仗着这次别的隐村和木叶结盟后的压力,来逼迫他们云隐村给予一定的好处。
“那第四代火影大人,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们云隐村都是好战分子,如果你真的想要提出什么真正过分的条件的话,我是没有权力决定的,并且我觉得,以我们第四代雷影的脾气,估计也不会同意。”
土台放弃了,直接让舍人提出条件,看他们云隐村能不能接受。
“我也不不再跟你绕弯子了,我就只有一个条件,也不要你们多少好处,也不要你们给出多少钱财,我只需要一个承诺。”舍人伸出一根手指,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
“什么承诺?”土台沉声道。
“我需要你们云隐村的第四代雷影答应我,将来我会让云隐村,帮助我共同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而当我提出这种条件时,他不能反对。”
听到舍人这个莫名其妙的条件,别说是土台了,这个会议室内的很多人都是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共同的敌人?”
舍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甚至他都不确定这个共同的敌人还会不会出现,不过提这个条件总归是没错的。
“没错,一个我们整个忍界共同的敌人,如果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敌人的话,到时候你们完全可以否定我提出的要求。”
土台缓缓低下头。
舍人这么说的话,其实这主动权还是在他们云隐村的的手中。
不管是什么要求,只要他们不同意,那么他们云隐村就像是没给出什么东西一样。
这也是会议室内其他人愣神的原因。
这完全就是将主动权让给了云隐村啊。
只是他们不知道,现在只要舍人愿意,灭掉云隐村都是可以,之所以不那么做,就是希望以后可能会出现的危机时,能多几个帮手。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代表我们的雷影大人答应火影你的条件。”土台直接答应,他怕过段时间,等会舍人反应过来,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只是黄土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
很快,在舍人的示意下,奈良鹿久按照舍人所以你定好的,将几份早就拟定好的合同拿了出来。
所有人在会议室内,一个个将这些同盟以及合作签订好。
离开时,都长长地吐出几口气,一副怅然若失地模样,也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庆幸。
也是在众人离开会议室的那一刻,正式宣告了这第三次忍界大战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