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y8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第792章 徐家最大的祕密看書-7gtwa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小說推薦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面对徐灿的问话,王重不卑不亢道:“严格来说,我并不是徐家的人,我和徐丽颖,是朋友关系。”
“不管是什么关系,我给你一个条件,当我的狗奴才,我放过你。”徐灿看着王重微笑着,他享受以前的敌人跪在他面前,跪地求饶的样子,这让他有种非常舒服的成就感。
只可惜,他注定是失败了。
王重摇头道:“那你要失望了。”
对王重来说,死了顶多游戏重来,他才不会给他跪下当狗奴才。
让王重无语的是,旁边的徐正言竟然抱住了徐灿的大腿:“我当你狗奴才,放过我吧。”
王重闭上了眼睛,这孩子,看来是小时候被宠坏了,没有任何骨气。
“砰!”
徐灿一脚将徐正言踢开,指着王重道:“好,有种,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血性的,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快就杀了你,我会慢慢的折磨你,哈哈哈…………”
徐灿话语忽然一转,朝一群徐家弟子喊道:“接下来,我就让你们看看力宗真正绝学,大力拳最后一式,通背拳,都看着,学习这门拳法,最重要的,是熟悉人体结构,这些我徐家的家奴,就是最好的练习对象!”
此刻,王重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
让他们活着,不是徐家开恩,而是因为他们是练拳对象。
人体结构复杂,想要功法快速提升,仅仅依靠普通的学习速度很慢,但是要是拿来练拳,那提升速度就快了。
可以从练习中,学习到人体结构的脆弱点,以及经脉脉络,以后对敌之时,就能运用自如。
徐灿说完,手忽然指向徐正言,“就选你了。”
徐正言面色一变,当场就给跪了,“不要,不要啊……放过我吧。”
徐灿根本没听,众多徐家子弟推开之后,他双手握拳,摆出了大力拳的起手式,右手紧握拳头,拳头之上,一道淡淡的白芒闪过。
徐正言不停地求饶,想要徐灿开恩,甚至还说出了自己要当徐灿狗的话。
可是徐正言哪知道,徐灿这个人,你越是对他软,他越是看不起你。
反而像王重这般对他硬气,他才会重视你。
徐正言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这点,面对徐灿的拳头,他不停后退。
“大力拳!”
徐灿脚步移动,一拳砸了过去。
他和徐正言其实还相差数米,可是这一拳带起的拳风,却是直接将徐正言的胸口击穿。
“噗!”
徐正言的肚子就好像破西瓜一般,整个破损,紧接着,徐正言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拳,直接将徐正言了结了性命。
“大公子就是厉害!”
“太厉害了,这就是大力拳的威力,我要是能学会就好了。”
徐正言死了,可是对其他人来说,都没有关注,反而一个个惊叹于徐灿这一招的厉害,不少人都直接对徐灿拍起了马屁。
徐灿对自己这一拳也非常满意,他笑了笑,朝王重看去。
王重眉头一皱,这一拳要是打在他的身上,他必死无疑。
“嘿嘿,你比徐正言那小子似乎要厉害一点,我看得出,就试试你怎么样吧。”
徐灿走到王重面前,微微拍了拍王重的肩膀,随即一拳砸在王重的肚子上。
这一拳显然没有刚刚有力度,但还是将王重砸的退后数步。
蹬蹬蹬!
王重后退数步,嘴角猛地一甜,一口鲜血溢出。
这个人的实力,果然强大,随便一拳都有如此威力。
王重心中暗暗惊讶。
幸好,徐灿显然没有想就这么了结王重,他一挥手,让弟子们用这群家奴训练。
随后,场上响起了一个个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王重被一个壮汉盯上了,他摩拳擦掌,对着王重的肋骨打去。
“砰砰砰…………”
王重双手被反绑,根本无力行动,只能任人宰割。
就这样,他承受着一拳又一拳的攻击,打的他满脸血污。
终于,入夜了。
一群人带着浑身的伤痛,被扔入地牢。
“嘶嘶嘶…………”
王重摸索着身上的伤势,感觉无比疼痛。
这样的伤势,他从未体验过。
“这是给你的伤药,自己用吧。”
一个护卫扔下一个布包,扭头离开。
对徐家来说,家奴虽然比狗还不如,但做人肉沙包训练还是很有用的,自然不会让王重等人随便死了。
王重没有把伤药扔了,他打开布包,开始抹药。
这种药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只能缓解伤痛,让伤势恢复的略微快点罢了。
不过对王重这样严重的伤势,有点不够。
但,眼下没有什么好东西,只能凑合了。
“这样下去,我会被活活打死!”
王重抹着药,一边思索着。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这里如今比以前守卫更多,他怎么离开?这根本不可能!
思来想去,他将目光放在肋骨处。
可以看出,肋骨是绝对断了。
所以非常疼痛。
“现在的我,该怎么办?”
王重捏紧了拳头,皮肉伤尚可以坚持,可是骨头的话,那就麻烦了。
想了想,王重决定今晚就离开。
虽然可能死,但是没办法了,比起再呆在这里被活活打死,还不如提前离开。
打定主意,王重开始装睡。
他修炼起摧拉枯朽神功,让自己的心态放平和。
只是修炼了没一会儿,他目光一凝。
“嗯?不对劲!”
王重摸了摸自己的肋骨处,他感觉,在刚刚修炼摧拉枯朽神功的似乎,自己肋骨的断裂处,在飞速的修复着。
“这神功,似乎在修复我的伤势!”
王重都惊呆了。
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似乎寻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徐家最大的秘密,恐怕就是这摧拉枯朽神功!”
王重心头大喜!
他回忆了一下,之前徐丽颖就说过,这门摧拉枯朽神功,乃是徐家最强的功法。
这门功法,强大无比,可是怪异的是,除了徐家先祖能修炼到大武师,之后的徐家族人都没有修炼到。
这是为什么?
仔细想一想,那就简单了。
徐家先祖能修炼成功,当时的情况和他相似,两人都受伤严重。
也就是说,想要炼成摧拉枯朽神功,必须身体受损严重。
这就是所谓的,不破而不立!
“怪不得以前徐家族人都没修炼成功,他们都锦衣玉食,怎么会遭受这种苦难,我能够修成,也是大机缘所致。”
王重心头一喜,开始潜心修炼。
摧拉枯朽神功的功法开始运转,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个个小蝌蚪在流转全身,这些小蝌蚪所过之处,自己身体的伤势很快开始复原。
就是连肋骨,也在快速的愈合。
而且王重发现,愈合的地方身体强度也更强。
这个发现,让王重大喜。
“我明白了,每次愈合,我的身体强度都会得到加强!”
这个巨大发现,让王重愣住了。
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这门功法的厉害之处。
因为每次身体的破损,都是一次强化。
这时候,王重忽然不想走了。
这些人不是想把他当成人肉沙包打么,那来吧,拼命攻击我吧,每次的攻击,对我来说都是一次锤炼!
很快,身体的伤势复原的差不多了。
不过随着伤势复原,王重感觉异常饥饿,这是修炼之后的后遗症。
这时候,一只老鼠快速爬过。
这地牢之中老鼠蟑螂很多,王重眼疾手快,迅速抓住,抓起老鼠就啃了起来。
虽然脏了点,但能快速填饱肚子,现在食物对王重来说就是快速恢复的本钱。
吃了老鼠之后,王重将地上的蟑螂全部吃了,也幸好现在黑灯瞎火,边上的家奴没看到这一幕,否则肯定以为王重疯了。
…………
清晨,和昨天一样,王重等人吃了早饭之后,就被人带了出去。
徐家弟子们早已经在外面修炼,他们修炼的很是刻苦,赤裸着上身,在对着一块块巨石攻击着。
巨石质地坚硬,每次攻击在上面,巨石都会发出轰鸣声。
“喝喝喝!”
“哈哈哈……”
剧烈的练功声,吓得家奴们神色慌张。
他们都明白现在带他们出来做什么,很简单,就是把他们当成人肉沙包殴打。
“不要,不要啊,放过我……”
“我不想死,不要被打……”
“放过我吧,我愿意做任何事。”
没人理会这些声音。
或者说,一个家奴的性命,比不了一只狗。
徐家弟子们冷笑盈盈,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了一个家奴准备训练。
护卫队长徐利器背负着双手,喝道:“在对着这些奴才攻击的时候,都给我记住他们的要害,弱点,只有这样,以后对敌之时,才能有所准备,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很好,谁能第一个将家奴击杀的,赏赐大力丸一颗!”
护卫队长的话,让徐家弟子们眼睛都红了!
大力丸,这可是大公子从力宗带来的好东西啊。
吃上一颗,力量翻倍,以后绝对能在同辈之中脱颖而出。
徐家弟子们虽然兴奋,可对面的家奴们脸都绿了,一个个的哭爹喊娘,乞求放过。
这些家奴之中,恐怕也只有王重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了,反而心中隐隐有些兴奋。
让打击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让攻击来的更多一些吧。
每次的锤炼,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成长。
此刻站在王重对面的,乃是一个矮个子,不过这个矮个子却是长得异常健壮,尤其是一双拳头,通体发黑,很明显,此人精通拳法,一双拳头已经练的无比坚硬。
“嘿嘿,我要一拳了解你。”矮个子捏了捏拳头,扭动了一下脖子,很是兴奋:“大力丸,我一定要得到,对了,陈平,我知道你,以前大小姐徐丽颖和你关系挺好的,可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如今的你,居然会沦为家奴。”
王重耸耸肩道:“你废话真多,快点打吧,该不会早饭没吃饱吧?”
王重的话,让矮个子面色一变:“找死,记住,我叫徐兴,是我打死你的!”
话落,徐兴动手了。
看到徐兴生气,王重心中兴奋,对方打的越用力越好,正好检测一下自己的力量。
终于,对方动手了。
他如同一头野狼,迅速跃来,但是步法明显没有章法,只是胡乱的跑来。
“砰!”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击在王重的胸口处!
蹬蹬蹬!
王重暴退数步,肋骨一疼,他知道就刚刚这一击,自己肋骨果然断了。
果然,这个人的拳头确实很硬!
王重心头暗道,不过很快,他马上开始运转体内的摧拉枯朽功法,丝丝暖流如同小蝌蚪再次流转全身。
“这摧拉枯朽神功果然霸道,不愧是属于徐家的顶级神功!”
就这么一小会,王重体内的肋骨就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疼痛感也消失了。
现如今,肋骨的强度,比刚刚更硬,更强大!
所以很快的,王重缓缓爬了起来。
他笑了,笑的很是开心,盯着徐兴说道:“拳头太嫩了,果然没吃饭。”
徐兴面色一变,自己刚刚这一拳,可是运用了百分百的力道,毕竟有大力丸奖励诱惑,他根本没有留手。
可如此一击,这家伙居然没倒下!
特么的,他身体防御力这么强悍?
“找死!”
徐兴怒了,冲过去又是数拳,随即踢脚,又是数拳。
王重就好像人肉沙包,任凭踢打!
砰!
再一次的,王重落到地上,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非常兴奋。
因为他的伤势在迅速恢复,他可以保证三分钟内就能恢复完成。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站起来。
很简单,自己被打成这样要是还能站起来,那就太显眼了,他目前还没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地步,所以低调为主。
徐兴终于笑了:“爬起来啊,爬不起来了吧?”
王重吐着鲜血,状态看起来很不好。
但其实,就这么一小会,自己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王重被打成这样,其他家奴更不用说了,一个个被打的哭爹喊娘,更有好几个直接被打死了。
“带他们下去吧。”
徐利器摆摆手,说着,他看向王重,眉头一挑:“这个小子,居然还有气,徐兴,你功法是不是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