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e3y精品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不見不散閲讀-gjmq5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你是谁?”
“谁让你乱闯的?”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还接管,当自己是天王老子啊?”
“白如歌,还不把你带来的人赶出去。”
看到叶凡这个陌生人耀武扬威走进来,一众千影高管马上站起来喝斥。
还有几个狗腿子上来阻挡:“滚出去!”
阮富城感觉叶凡名字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不过对于白如歌还活着,他却皱起了眉头,豺狼究竟搞什么,一个无根丫头都收拾不了。
叶凡无视众人的横眉冷目,径直走到阮富城的面前。
他面无表情发问:“你是阮富城?”
“哦,想起来了,叶凡,跟沈叔作对的人。”
阮富城皱眉,随后一拍脑袋,傲慢而狂妄:“没错,我就是阮富城,你想怎么样?”
毫无疑问,他也知道第一庄跟叶凡的恩怨。
“没事,只是问一声。”
叶凡淡淡出声:“免得打错了人。”
下一秒,他“啪啪”两声,直接打在阮富城的脸上。
清脆响亮。
两个耳光不仅打蒙了阮富城,也让偌大会议室一片死寂。
没有人想到,叶凡会这么猖狂,不仅擅闯几十名高管齐集的会议室,还当众给了阮富城两巴掌。
要知道,这可是千影总经理啊,也是沈半城的侄子。
这样挑衅,岂不是找死?
漂亮秘书也下意识掩住嘴巴,硬生生堵住要发出的尖叫。
阮富城捂着脸反应了过来。
他怒吼一声站起:“叶凡,你敢打我?”
“啪!”
叶凡又是一大耳光甩过去,把阮富城从座椅上打飞出去。
他饶有兴趣看着对方一笑:“这么明显打你,感觉不到?
再来一个?”
“你——”阮富城愤怒不已:“教训他,弄死了算我的!”
他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羞辱过。
六名黑装保镖冲入进来,呼啦一声靠近,一个个凶神恶煞伸手擒拿叶凡。
这家伙实在太猖狂了。
“砰砰砰!”
只是他们的手还没碰到叶凡,叶凡就抬脚把他们全部踹飞出去。
三秒不到,六人惨叫倒地,一个个断了肋骨,别说围攻,站都站不起来。
这也让群情汹涌想要表现的高管下意识停止步伐。
这小子有两下子啊,怪不得敢来这里叫嚣。
白如歌眸子微微炽热,就喜欢叶凡的飞扬跋扈。
“小子,你敢打人?
知道自己打得是谁吗?”
“这可是阮总,你伤了他,等着牢底坐穿吧。”
“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阮总也不是你能得罪的。”
“白如歌,你太不是人了,被阮总批评了,就叫社会青年来报复。”
“来人,来人,报警,把这人抓起来。”
看到阮富城吃亏,一众高管又齐齐声讨着叶凡和白如歌。
“砰砰!”
面对群情汹涌的众人,叶凡没有客气,一脚一个踹飞,随后冷笑着逼视众人:“我是千影大老板,我绝对控股千影集团以及分公司,这里我不能来?”
“这里一桌一椅,一针一线,包括你们的工资和奖金,全都是我发的。”
“我打阮富城,是因为他欺负白如歌,还让匪徒试图绑架她和夺取印章。”
“事情是怎样,相信你们心里都有数,别在我面前哔哔哔。”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收拾东西滚出去。”
“逾时不走,我就把你们从窗户丢出去。”
叶凡气场强大,逼得众人止不住后退。
他们惊慌之余,也震惊不已,大老板?
绝对控股?
有这事?
这公司还没姓沈?
只要漂亮秘书挤出一句:“开什么玩笑?”
“这是公司股份公证书,这是叶凡身份证明书,这是叶少跟公司的关联书。”
白如歌没有废话,很直接甩出几份文件:“叶少这个大老板没有半点水分。”
漂亮秘书他们眼皮直跳,不愿意相信,可是拿到手的东西,却狠狠冲击了他们。
不管阮富城怎么大权在握,千影公司怎么被清洗,此时此刻,叶凡是公司名义上的主人。
叶凡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缓缓走向阮富城:“还不滚?”
“叶凡!”
阮富城脸色连变,青一阵,白一阵,不愿众目睽睽下低下高贵头颅。
只是叶凡的强势,以及彪悍身手,又让他不得不忌惮。
他不愿正面冲突。
只是他也不愿灰溜溜滚蛋。
阮富城冷笑看着叶凡:“你胆子真大啊,你竟然敢来象国。”
“告诉你,这里不是神州,水深得很,你玩不起。”
他提醒一句!“废话就不要多说了,赶紧滚蛋!”
叶凡目光冰冷盯着对方:“另外,把转移走的资产,统统给我转移回来。”
“但凡少一个子,我要你们好看。”
接着他话锋一转,对着近百名好奇跑过来围观的千影员工开口:“还有,从现在开始,白如歌是总经理,全权处理千影一切事务。”
“没有她点头,一张厕纸都不能带出公司。”
“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不服尽管放马过来。”
对方这样对付白如歌,他自然也不手下留情。
“叶凡,谁来当总经理,不是你说了算!”
阮富城看到自己被替代,盯着叶凡怒喝一声:“这里是象国!”
“象国又怎么了?”
叶凡冷笑一声:“象国我一样横着走!”
“叶凡,我知道你能耐,也知道你是大老板,可我和沈家不是你能得罪的起。”
看到叶凡这样自大,阮富城怒极而笑:“今天可以让你威风,但我可以保证,最多一天,还是我站在这里。”
“这个位置,这间公司,始终是我的。
“二十亿人口的大国,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
阮富城牛逼哄哄藐视叶凡:“不信就走着瞧。”
他带着几十名高管就要离开。
叶凡漫不经心开口:“站住!”
阮富城愤怒回头:“你还想怎样?”
“给白如歌道歉!”
叶凡淡淡出声:“否则我就剥光你的衣服丢出去。”
他先给白如歌讨一点利息。
之所以没有大开杀戒,是不想公司沾染太多血腥的东西。
阮富城怒意暴涨,想要死磕,但最终忍耐了下来。
他先是怒视叶凡,半分钟后,他忽然诡异笑了一下,对着白如歌来了一个鞠躬,道歉:“白小姐,对不起,昨天多有得罪,多多包涵。”
说完之后,他就愤然转身离去,心里把叶凡和白如歌列入了死亡名单。
他要这两人死。
走出金象大厦,阮富城钻入原本属于戚曼影专车的劳斯莱斯。
他拿出手机打出一个号码:“黑会长,我想见你,我要你替我收拾一个人……”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去想豺狼为何失手。
电话另端传来一个憔悴却威严的声音:“好说,好说,阮老弟要收拾谁啊?”
阮富城一脸狠厉:“一个叫叶凡的人。”
“叶凡?”
黑头陀声音突然有了活力,哈哈大笑起来:“好说,好说,见面聊,我在黑象盟的乱葬岗等你。”
“记得,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