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zp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四百五十四章 接觸(中)讀書-2u0mc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气氛有些冷,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和施瓦岑贝格都没有说话的意思,不过前者是好整以暇自持可以吃定对方所以根本不着急开口,而后者是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施瓦岑贝格觉得自己好难,手里都是烂牌,不是小三就是小四,丢出去还不够人家鄙视的。至于干脆掀桌子宣布不玩了?
对不起,他可不是温迪施格雷茨那样的炮仗,一点就炸。虽然他算不得什么正经八百的政治家,但当政客还是合格的。政客和炮仗最大的区别就是,炮仗有底线而政客是没有底线的。
虽然哪怕施瓦岑贝格一肚子不高兴,但他依然能够忍耐,半晌他才闷闷地说道:“就算在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问题上贵国自持不需要我国的谅解和宽容,但贵国就那么笃定可以在巴尔干横行吗?神圣同盟缺一不可,一旦这个同盟不复存在,贵国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吗?”
施瓦岑贝格还是决定试探一番,看看俄国人对神圣同盟究竟是个什么态度,如果对方真的牛逼,那他也只能举手投降,但如果对方没有那么足的底气呢?那自然就可以讨价还价了!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抬了一下眼皮,施瓦岑贝格想做什么他一清二楚,对这只小狐狸的机警他也是有点钦佩,因为尼古拉一世和涅谢尔罗迭的存在,他还真不能放言不需要神圣同盟了。
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也不是软脚虾,作为大使他肯定要竭力维护俄国的利益,或者说不折手段的维护俄国的利益,这就包括撒谎扯淡以及忽悠。
“亲王阁下,您的意思是告诉我奥地利准备退出神圣同盟吗?”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并没有直接回答施瓦岑贝格的问题,而是反将了一军,他很清楚施瓦岑贝格虽然现在权力不小,但还不够格当家作主,这样的大事他是没资格做代表的。
不过施瓦岑贝格显然也有两把刷子,面对反问,他是面不改色,很是淡定地回答道:“如果神圣同盟无法保障奥地利的安全和合法权益,那这个同盟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就是嘴炮和讹诈么,这一套施瓦岑贝格也是熟悉无比,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能玩他自然也不差,反正现在大家都是嘴炮而已,又没有付诸行动,说说又何妨!
施瓦岑贝格觉得他已经表现得足够强硬了,只要俄国人底气稍微差点那自然就要退让了。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比他想象中还要强硬。
公爵不紧不慢地放下了茶杯,很自然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就请贵国尽快发起动议终止《神圣同盟宣言》,我国也好提前做好相应准备!”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淡定是施瓦岑贝格想破头都想不到的,人家直接告诉他你退出好了,这让他还怎么玩?要么真的去退盟,要么老老实实接受讹诈,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施瓦岑贝格恨得牙痒痒,他知道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这就是要挟,就是看准了奥地利不敢退出神圣同盟,就是吃定了奥地利。这种无力感让他这样的政坛老油条倍感无奈,他现在能体会到梅特涅在拿破仑最辉煌时代的无奈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
施瓦岑贝格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叫住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有点丢脸,但是不挽留对方万一对方跟国内说他们奥地利准备退出神圣同盟那怎么收场。
施瓦岑贝格可是听涅谢尔罗迭说起过,他眼前这位公爵对奥地利没啥子好印象,是俄国国内主张对奥地利强硬的反奥人士,这货恐怕巴不得奥地利自己主动退圈,然后就可以鼓动尼古拉一世乘着奥地利内乱的时候胡搞瞎搞了。
这种蠢事施瓦岑贝格可不会做,很快他的职业“操守”战胜了所谓的羞耻感,他赶紧叫住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
“公爵,我所言的都是假设,目的是请你注意,因为贵国的强盗政策,导致自1815年以来的欧洲正常秩序正在崩溃……这将是一场灾难!在这场灾难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也包括贵国!”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心中哼了一声,知道施瓦岑贝格这是死鸭子嘴硬,这不过是言语上给他刚才最后的倔强找借口而已。不过他也不准备将对方逼得太狠,适可而止就好,反正想要一锤子敲死奥地利也是不可能的,他的目的不过是趁火打劫,在奥地利内乱中捞取更多政治利益罢了。
“对您和您的国家来说是灾难!但对我国来说却不是!”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先反驳了一句,“现在欧洲各国都期盼着我国的援助,都盼望着我国帮忙恢复正常秩序……而我国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奥地利不尊重也不感恩我国的援助,那么我国自然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完全可以帮助那些更懂得感恩的朋友。”
施瓦岑贝格脸色又黑了一分,这再聊下去他非得被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气死不可,所以继续嘴硬毫无意义,还是谈一些更实际的问题算了。
所以他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忽然说道:“我们两国在很多方面都拥有共同的利益,比如抵制英法的压迫,比如抵御异教徒在巴尔干的渗透……”
举了几个例子之后,施瓦岑贝格又道:“我认为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更应该求同存异,应当更多的互相谅解,而不是反其道行之!”
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微微一笑道:“我同意您所言的求同存异互相谅解!当贵国无暇关注巴尔干基督徒利益的时候,由我国代为主持正义,正应当互相谅解!只有我们互相理解互相合作,才能更好的维护基督徒在该地区的合法权益,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