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22超棒的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 ptt-第三百二十一章 書坊相伴-7iuqy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天下随着陈默的回朝,似乎又回归了平静,只是在这股平静之下,很多事情都在悄然发生。
三学纪要在经过这些年的不断调整之后,逐渐放开,陈默也接受了祢衡的建议,三学纪要选择弟子的标准,从军中有功将士子弟扩大了一些,世家豪族子弟若想出仕,也得入书院,只有得到了书院的认可,方可出仕。
这算是一部分妥协,但反对的声音依然存在,因为如今愿意入书院读书的,多是庶族寒门,真正的嫡系子弟不愿意接受这个,他们本可以很顺利的步入仕途,但如今陈默定下的标准,却是要嫡系跟庶出竞争才能入仕,而最重要的是,最终决定入仕资格的人,是陈默,他负责最终考教,因为汉授三年开始,各处书院开始通过人情关系,让自家子弟通过书院考核入仕,给陈默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经过跟祢衡等人商议之后,这最终入仕资格的考核,就由陈默亲自来为朝廷选士,同时这些通过陈默考核之后的弟子,都算是陈默门生。
这一下子,等于是陈默将入仕权握在了手中,而负责具体安排官职的尚书令是李儒,等于用人渠道完全被陈默所掌握。
这么一来,天下百官都出自大将军府门下,很难再出现袁家、杨家这种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及天下的超级豪门。
军权、用人权以及财权都掌握在陈默手中,这让大家如何能够接受,也因此,各处书院中开始出现打压寒门、庶出、军籍子弟的现象,而且书院内部也开始放任这种事态发生,而今年出现在大殿上的三百名接受最后考核的学子,几乎都出自世家。
“主公,我去砍了他们!”典韦杀气腾腾的道。
“人家没坏规矩,你凭什么砍?”陈默摇了摇头,皱眉道。
规矩是陈默定的,这一次士人们也学乖了,并没有主动去破坏规矩,如果这个时候,陈默主动去破坏规矩,那接下来理亏的就是他自己。
自己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那接下来反而会更乱。
“那现在怎么办?”典韦愕然道。
“我没说不用士人。”陈默摇了摇头,抛开身份不说,就能力而言,眼下凭借书院培养出来的弟子,在整体的成材率上来说,寒门、军籍子弟、庶族,的确比不上世家培养出来的人才,偶尔有,也是少数。
就像这次,哪怕陈默有意偏帮,挑选出来的寒门、军籍人才也不过六个,而从这三百名最后接受考核的学子中,最终筛选出来的人数,总共却是五十人。
可怕吗?
一点儿都不,放眼天下,所有诸侯手下官场上,寒门庶出子弟的比例来说,陈默这里算是最高的了。
书院,抑制了四世三公这种大家族的出现,已经是不错了。
接下来,陈默还会往下压,用各种手段来进行压制,但绝不能善用武力,权利是个好东西,但也能迷惑人心智,一旦沉湎其中,将会越陷越深,尤其是不被束缚的权利;作为一方君主,不被权利遮蔽了双眼,是很重要的修行,否则败亡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段时间,陈默的确因为这件事情很忙,但绝不是因为从书院中出来的弟子多为世家之人,反而正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接受三学纪要。
“行了,这事儿你玩儿不来,就少操心,慢慢会变好的。”陈默起身,放下手中的竹简道:“走吧,陪我出去走走。”
“喏~”典韦只能答应,起身跟随陈默离开。
其实真正让陈默烦心的,并非三学纪要,而是新的官吏法的推行,各处县吏、郡吏的提拔,给了各地吏上升通道,让治下的官位出现严重的不足。
都想往上爬,但空缺却不多,眼下还看不出什么,但陈默却已经看到许多问题,回朝的这一个月时间里,陈默这里收到来自不少地方上的弹劾、举报,官员之间相互攻歼、指责,长此以往,地方上恐怕会人人自危,若是没有外患,这倒不是什么问题,新的官吏法推行,也是陈默长远打算,官场的更新换代会很快,如果进入盛世,这对天下百姓来说,也是好事。
但现在这个情况下,若官场人人自危的话,等跟诸侯交战的时候,必然会出现问题,投降、叛变等等,绝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必须加快平定天下的脚步!
陈默一边走一边思索着眼下的局势,他的步伐必须加快,至少中原得尽快平定,以缓和吏治变化带来的压力,中原一定,剩下的江东、荆襄以及蜀中这些地方清理起来,问题应该不大。
陈默对于水战并不是太了解,但只要中原大局已定,剩下这三州之地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默默地想着这些,陈默带着典韦来到一处工坊,与别的工坊不同,这座工坊却是一座书坊。
“参见主公!”陈默到来,正在指导匠人们印刷书籍,雕刻拓板的刘毅连忙带众人上来迎接。
“嗯。”陈默点了点头,示意刘毅不必多礼,带着刘毅一边走,一边询问道:“这些就是你所说的书?”
陈默随手从一旁拿来一叠纸,翻看起来,是一部孟子。
“不错。”刘毅点了点头,微笑道:“虽然不似竹简那般易于存放,容易潮湿,但出书却快,若是只用在书院之中的话,足够各地书院学子人人有书,而不必浪费太多时间用在藤刻或是抄写之上。”
竹简自然也能抄的,不过抄写的竹简,字迹很容易就会模糊,反而不如纸上抄写存放的久。
“能存放多久?”陈默好奇道。
“主公请看。”刘毅在书院中找了片刻后,取来一本书道:“这本书,在此存放已有半年之久,但字迹几乎未有变化,只是纸张质地差了些,照着办下去,一本书若妥善存放的话,三五年应该不成问题。”
“足够了。”陈默满意的点点头道:“如今大家已经接受了用纸张来练字,今年开始,向各大书院授发书籍,愿意用竹简的弟子继续用竹简,没有的,可让他们直接用书籍来背诵,同时还可以送去纸张攻弟子们练字所用。”
寒门、将门子弟跟世家子弟差在哪?
一者从小的生长环境和见识,但这些东西后天是可以弥补的,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读书不易,世家豪族子弟,家中藏书之丰也是一个家族的底蕴所在,但对于寒门、将门弟子来说,除了少数人有家传竹简,多数人必须自己找人借来竹简藤刻,花费了太多时间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而书籍的出现,可以让这些人节省很多时间。
当然,还有良好的习惯,学习方法,这些也影响,但这些东西只能慢慢来吧,如今只能先通过这个,来把用来藤刻的时间节省下来,专心读书。
“喏!”刘毅微笑道:“主公此举大利于天下,必得天下归心。”
“另外,再在这些书籍上,写些鼓励言语。”陈默翻看着手中书籍,一边笑道:“就以我的名义,至于写何……之后我会着人送来。”
“喏!”刘毅点点头,陈默这做法无疑有些收买人心之嫌,但这一切都是因为陈默,这些书院弟子才有了自己的书读,刘毅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还有啊。”陈默扭头看向刘毅,笑道:“伯渊与温侯之女的事情,此番也跟温侯说过了,此事之后,匠作中郎将之位给你留着,等这些全面推广之日,便是你接替讲座中郎将之时,到时候我会亲自为你主婚。”
马均与刘毅是难得的匠才,刘毅更是有着匠神命格,这样一个人,陈默自然会好好拉拢,至于吕布那里,陈默已经跟吕布聊了数次,保证不会委屈了吕布的女儿便是。
“多谢主公!”刘毅闻言大喜,连忙下拜道。
“不必如此。”陈默将他扶起道:“这些也得靠你自己争气,否则,我便是愿意帮你,也无从帮起。”
“毅明白!”刘毅微笑道。
“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有任何变故,及时通知于我,此处我也会派人保护,你莫要挂心。”陈默严肃道。
接下来书籍在书院中推广,肯定会有人不满,而作为源头,书坊这次浮出水面,走到台前来,自然会有人对刘毅不利,陈默为何会一力促成刘毅跟吕玲绮的婚事?正是为刘毅找个厉害一些的靠山。
如果只是派人暗杀或是捣乱,陈默倒是不怕,真正致命的是有人用软的来,如果刘毅接受不住诱惑,倒入世家那边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眼下来看,这刘毅有自己的追求,跟陈默是一条心的,但人心会变,陈默不会过份高估所谓忠诚,所以,该给手下好处的时候,陈默从不会手软,刘毅也是如此。
“主公放心,毅知道该如何做!”刘毅肃容道。
陈默点点头,又与刘毅寒暄几句之后,带了几本书离开了,他需要跟人商议一下书的用法,最好把这种技术推广出去,这样只要适当牵动利益,自然会有人来帮陈默进行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