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3g0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長生不老笔趣-續章103 九州風雷劍門,那飄揚的旗幟-zf9g3

我真的長生不老
小說推薦我真的長生不老
既然今天要去抓鬼,刘长安便难以避免地想起他高三下学期有事没事就翻一翻的《子不语》。“子不语”,取自“子不语怪力乱神”,而袁枚的这本《子不语》,通篇讲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鬼怪妖邪灵异故事。
刘长安看了一眼旁边的殭尸老太太,她正努力做出端正的姿态,眼睛注视着前方目不斜视,只有刘长安能够发现她幅度很小地往左偏一下头又往又偏一下头,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你看着我干什么?”感觉到刘长安的目光,上官澹澹便停止了小动作,转过头来十分威严地和刘长安对视。
“你在棺材里这么久,就没有钻出来过,吓唬吓唬没钱住店在墓地过夜的书生,或者爬出来吃点肉包包,驴肉火烧,大盘鸡什么的时候,被路过的人当成殭尸在吃人?”刘长安好奇地问道。
他一直以来就怀疑野史笔记中的殭尸故事,说不定就有和上官澹澹相关的。
会这样想和他自己也被当成过殭尸有关,装死以后被埋进棺材里,再自己爬出来的经历本就稀疏平常,人世间也常有发生。
殭尸的由来多半和假死现象有关,但是也有人认为是生物电,病毒,细菌等等。
最广为人知的殭尸生物就是铁线虫操纵的螳螂了,刘长安也见过一种殭尸螃蟹,它还能够引诱雌性交配,但是实际上它的内部已经完全被吃光了,支配它行动的是比铁生虫更机智的寄生者。
在远古时代,也有仅仅把寄生对象脑子慢慢吃掉,然后对接寄生对象的神经系统,接管躯壳甚至有一定智力表现的寄生者,它们寄生在猪身上就表现出猪一样的智力和行为模式,寄生在人身上也是如此。
这种寄生者以人类为宿主时,宿主除了初期频繁头痛以外,往往没有其他任何征兆,一直到宿主的脑子完全被取代以后,旁人都无从发觉。
“肉包包。”上官澹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言自语地怀念了一下常吃的食物。
反正一般情况刘长安问她问题,都是想陷害她,上官澹澹早已知晓这一点。
刘长安也不追问了,他可以肯定在这两千多年里,上官澹澹并非一直沉睡不醒的状态,否则也不会救了叶巳瑾,让叶巳瑾重生为秦雅南。
他对上官澹澹会在什么情况下清醒过来,又会在清醒的状态下做些什么,还是有兴趣知道的。
“刘哥,你要是对殭尸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省博物馆看看辛追老夫人。”李洪芳提议道。
“辛追也不是殭尸啊。”刘长安想起来李洪芳曾经说过辛追那个也是“活人棺”。
当时刘长安是有点相信的,也比较接受李洪芳说辛追只是开棺的时候出了问题,没有成为像上官澹澹这样的情况。
现在刘长安对李洪芳的这些信息保持怀疑态度,因为李洪芳太喜欢自己添加故事情节了,相当鬼扯。
“辛追是谁?”上官澹澹好奇地问道,尽管听李洪芳的意思可能只是殭尸,但是刘长安明显对殭尸很感兴趣,也许他并不在意对方是活人还是死人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生物。
“一个像你一样的老太太。”刘长安从头到脚打量了上官澹澹,点了点头,“确实像。”
“我不是老太太。”上官澹澹小声嘀咕,又有点不信,“你也把她强激安了吗?”
“没有!”刘长安后悔,好好的招惹她干啥。
李洪芳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刚才她好像聋了,什么都没有听到,连忙跑去衣帽间换装备。
她已经明悟一个问题了,这一段对话透露出了一个消息,当初刘长安显然是通过李洪芳才知道棺材里上官澹澹的身份,于是就想办法把上官澹澹逼了出来,然后强激安了上官澹澹。
这就是上官澹澹说“也”的原因。
由此李洪芳也明白了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当初在王莽墓里,刘长安为什么要踹她了。
刘长安也是男人,也有占有欲,他都和上官澹澹那样了,即便是他强迫的,但是他怎么会愿意听到自己讲刘贺和上官澹澹乱搞呢?
这么说来,自己美丽的屁屁被踹上一脚倒也不冤,以后自己只要大肆抨击刘贺这个忤逆伦常的昏君,不要把上官澹澹扯进去,就没有危险了。
嗯。
刘长安看着李洪芳匆忙走进衣帽间的背影,她倒是个识时务的。
“那为什么像我呢?”上官澹澹依然在关注这个问题,她更加不信了,“难道她像我一样勤劳节俭,精明能干,是个很会过日子的太后吗?”
刘长安和她对视,上官澹澹皱了皱眉,难道在她屡屡表现自己的这些特质以后,他依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否认,还有对她做出如此陈述的匪夷所思。
“你这叫自我认知障碍,你和周咚咚,周书玲,你们三个的自我认知障碍都很严重……周咚咚认为自己机智勇敢,周书玲认为她很聪明,哦,还得加上竹君棠,竹君棠认为自己是个仙女。”刘长安总结了一下,摆了摆手,“算了,当我没说。”
反正她也听不进去,现在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听进去别人的话,一般是对方一开口,发现和自己的观点不同,或者引起自己的不悦,就要开始杠。
这也是很多时候刘长安明明只是想和别人讲讲道理,最终不得不讲物理的原因,倒也不是他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面对长得不好看的杠精,就想把他揉成脆骨肉酱有错吗?
“那为什么像我呢?”上官澹澹继续追问。
“不像,不像,对不起,我错了。”刘长安拱了拱手,上官澹澹就是这样,如果她的问题得不到解答,她就会问个没完没了。
上官澹澹抬起手来,怜爱地摸了摸刘长安的肩膀,他既然知错就改,那就好。
刘长安想起自己上次去湘南省博物馆的经历,遇到了那个章星亮,带他去看了所谓的博物馆仓库,并且声称博物馆展览的都是复制品,正品大多数在仓库里。
刘长安当然知道博物馆展览的大多数当然是正品,复制品展览的时候都会标注是复制品,仓库里放着的都是因为各种需求制作出来的复制品。
有时候正品被研究单位拿出研究,送到兄弟博物馆交流展览,又或者是定期的保养检查等等,又不能耽误展览时,复制品就上场了。
普通观众根本无法区别复制品和正品,真正能够把复制品做到完美复刻的,当然是拥有正品的单位。
没有正品对照制作的复制品,在行家眼里都是一眼假。
刘长安还想去看看,但是这次要带上官澹澹去看看,辛追老夫人现在已经面目全非,吓唬吓唬上官澹澹完全没有问题。
这时候李洪芳换完战斗服出来了,不过下半身依然穿了条短裙,上身披了外套,腿部才展示出来了战斗服,一般人瞧着了也只会以为是什么特殊材质的裤子罢了。
引人瞩目的是,李洪芳后背插着一杆旗帜,旗帜上写着“九州风雷剑门”六个大字。
刘长安之所以能够看到这六个大字,是因为旗帜迎风飘扬,李洪芳拿着一个电吹风,吹的旗帜鼓舞飘荡,迎风招展,亮出了“九州风雷剑门”的名头。
“刘哥,你看看……如果再有像今天那样的情况,我就顶着这面旗站在你身后,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来头,你一出手,我就摇旗呐喊!”李洪芳很想为自己加分。
除了衣品要增强,李洪芳相信自己这样表露衷心的热情,也会打动刘长安,让她早日成为九州风雷剑门的正式门人。
“论捧场,你真是个天才。”刘长安满意地点了点头。
刘长安不认为这是拍马屁,这并不属于拍马屁的范畴,拍马屁一般指的是谄媚夸张其词的赞美,但是李洪芳对刘长安的许多看法,基本都属于实事求是的表述,对吧?
想想竹君棠,作为本门曾经的最下级,都不曾为刘长安摇旗呐喊过,只在管圆第一次来找事的时候,说要为刘长安摇旗呐喊……还表示只有刘长安赢了她就大喊门主天下无敌,一统江湖,要是输了她就马上投降求饶。
完全是星宿门的做派。
看到刘长安满意,李洪芳不禁露出欢喜的笑容,然后发现上官澹澹正仰着头看旗帜上的大字,便问道:“太后娘娘在本门派担任什么职务?”
“她没有加入。”刘长安曾经十分诚恳地邀请了上官澹澹,可是上官澹澹坚持要担任“教母”,还要以刘长安把电暖桌送给她作为条件才肯。
李洪芳有些意外,原来要加入“九州风雷剑门”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或者是有些什么特殊条件和要求吧。
“我渴了。”上官澹澹忘记带自己的保温壶,很久没有喝水了,自顾自地走到水吧,先拿起一瓶橙汁看了看,又放了回去,拿起瓶子最大最漂亮的一瓶香槟抱在怀里。
李洪芳帮她打开,拿了一个高脚杯过来,被上官澹澹拒绝了,抱着一瓶香槟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我以后要喝这个!”上官澹澹看着刘长安大声说道,“我要装满我的鸮卣!”
“这种750ml的香槟市场价是五百左右,你那个保温壶是五升的容量,要要将近七瓶才能装满,你每天的零花钱只有六十块。”刘长安告诉上官澹澹一个残酷的现实。
一个买辆电动车都极其费劲,靠着大额压岁钱赞助才成功的人,居然要用5L的保温壶装满价格不低的香槟来喝,真是不知所谓。
“我要喝这个!”上官澹澹皱了皱眉,根本就没有想要计算刘长安说的这些数字,她只是提出自己的要求,如果有人能够满足她就最好了,如果不愿意满足她,那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呢?
“我现在就给您下单,明天就送到府上。”尽管上官澹澹并非九州风雷剑门的实权人物,但李洪芳是个有眼力见的,并不会过于势力和现实,马上表现出了自己的热情好客。
就算是家里来了个小朋友,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做主人的也不费什么事,当然会提供的。
上官澹澹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抱着香槟瓶子坐回了刘长安了身旁,恢复了优雅端正的姿态,刚才自己大声讨要物事的样子,可能有点点幼稚,必须让别人快点忘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