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n7v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蕭舒-第1053章 再闖(二更)看書-562vi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你能杀了他?”莫青虹轻笑一声。
周傲霜点头:“能。”
莫青虹摇摇头:“他藏在洞仙宗内不出来,据说一直在闭关。”
周傲霜道:“这便不必师姐你操心,你跟谁联系,送给谁消息?”
“你要杀他?”
“不错。”
“……嗯,杀了也好。”莫青虹淡淡道:“洞仙宗的都该死。”
周傲霜看着她。
莫青虹说出一个名字来,轻笑道:“小心点儿这个家伙,把一块石头放到树上,把消息放到另一棵树下,他自然会来取走。”
“莫师姐,你是怎么跟他联系上的?”
“我主动找的他。”
“那他相信你?”
“我直言了我的目的。”莫青虹淡淡道:“这家伙跟那家伙也是仇人,算是合作吧。”
“……好。”周傲霜缓缓点头。
随后莫青虹说了具体怎么做,神情从容,丝毫没有一点儿被捉了的恼怒与激动。
周傲霜也没将她囚禁,转身离开。
——
一天之后,周傲霜再次找上她,让她绘出那家伙的容貌。
两天过后的清晨,周傲霜提着一个匣子找上她,便在她的小院。
匣子打开,里面是一颗首级。
莫青虹轻轻取出这颗首级,放在桌子上,细细端量,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从他的眉毛到鼻子,到嘴角的痣,还有耳朵后面的痣,看得一丝不苟。
随着她看过首级的每一个部位,她原本的平静柔和慢慢消散,双眸熠熠如星耀。
“是他……”她声音颤抖,软绵绵坐到椅子中,曼妙身子轻轻颤抖,抖得越来越厉害。
“是他!”她深吸一口气。
周傲霜道:“师姐,我难不成还找个人骗你不成?”
“你怎做到的?”莫青虹一直盯着首级。
周傲霜笑笑。
莫青虹道:“师妹你心法虽神妙,却也不可能来去自如洞仙宗,更没那么容易杀掉这家伙。”
“是有人帮忙。”
“……南王爷吧?”
“嗯。”
“我要用它祭奠。”
“师姐尽管处置便是。”
莫青虹提起首级,轻柔的装进匣子里,然后提着匣子慢慢挪出院子,脚步踉跄。
一个时辰之后,有弟子来她的院子,禀报贺玉琼,莫青虹自尽于山谷深处的一座坟前,趴在坟头,嘴角含笑而逝。
周傲霜凝立于院中,一动不动盯着天空的浮云,不让眼眶的泪水落下。
贺玉琼站在她身边,叹一口气,神色复杂。
两人的心情皆沉重。
“师父是怨我吧?”周傲霜道。
贺玉琼摇头:“她自己选的路,怪不得别人,……其实是怨我。”
如果漱玉小筑的实力足够强,如果漱玉小筑的武功心法足够强绝,也不会逼得莫青虹如此行事。
莫青虹是何等的温柔宜人,却做出如此极端之事,只能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周傲霜沉默不语。
两人心里都堵得慌。
半晌过后,周傲霜道:“师父,据老爷说,洞仙宗并没有罢休之意。”
“还要继续?”贺玉琼蹙眉。
周傲霜点点头:“他们已经集结了庞大力量,要毕其功于一役,会出动一百名大宗师。”
贺玉琼脸色微沉。
洞仙宗的大宗师与寻常大宗师又不同,一百名大宗师,可以灭掉三大宗之外的任何一宗。
这是要彻底不给漱玉小筑活路。
“……什么时候会过来?”
“两天之后就能抵达。”
“两天……”贺玉琼沉吟。
“师父准备如何应付?”
贺玉琼神情阴晴不定。
周傲霜看着她。
半晌过后,贺玉琼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叹息道:“让他们都走吧,……他们都是好孩子,不该给小筑陪葬。”
“洞仙宗未必会放过他们。”
“让他们写一封休书,从此断绝与小筑的关系。”
“杀妻之恨,谁能忘了,这都是后患,洞仙宗不会放过的。”
“唉——!”贺玉琼心中悲凉,再次体会到弱小便是原罪,是最大的悲哀。
人活于世间,如果不够强大,就注定要受苦受冤,悲惨一世。
她先前与世无争的想法是何等的可笑!
她忽然看向周傲霜。
周傲霜摸摸自己玉脸。
贺玉琼道:“南王爷还在吧,没走吧?”
“嗯,他还在观察洞仙宗。”
“南王爷他可有办法?”
“正在想办法。”
“唉——,凭南王爷的修为,虽能杀一些大宗师,可想重创……难,洞仙宗这次是杀红眼,即使受一些损失,也不会退却的。”
如果换了另外一个宗门,可能会考虑进退问题,可洞仙宗不同。
他们霸道惯了的,向来都是强势主动,李澄空绝对吓不住他们,只会让他们更疯狂。
“那就看能不能把他们打疼了。”
“难!难!”
“我相信他可以的。”周傲霜轻声说道。
她明眸投向洞仙宗所在方向。
虽然不知道李澄空在做什么,但知道李澄空一直没罢休,一直在想办法对付洞仙宗。
“……先让他们退出小筑吧,回宗躲一躲,洞仙宗再厉害也不敢同时得罪那么多宗门。”
“师父……”
“去吧。”
“……是。”
周傲霜看她神色坚定,只能遵命。
她在湖上水榭里召集众女婿,将这个决定一说,顿时激起了众怒。
“周师妹,我们既然来了,就没准备活着回去!”
“忍辱偷生,那我们何必过来!”
“这话休要再提!”
……
周傲霜看着一张张激动不已的脸,原本觉得很讨厌的脸,现在变得有几分可爱了。
“你们真不怕死?”
“不过一死,谁不死?况且跟夫人一起死,也算是桩美事儿,免受凄凉之苦。”
周傲霜抱拳深深一礼。
众人纷纷还礼。
周傲霜转身轻盈而出水榭。
众人犹自血性激荡,恨不得现在就跟洞仙宗的高手拼个你死我活。
第三天傍晚时分,贺玉琼再次仔细看一遍漱玉小筑的每一处,水榭亭台,花花草草,看一眼少一眼。
然后听到一个弟子过来禀报消息,之后来到周傲霜的小院内。
周傲霜听到声音,从入定中醒来。
“傲霜,南王爷的消息准备吗?怎一点儿没动静?”
说是两天就能到,已经是三天过去了,洞仙宗却一点儿动静没有。
没有大宗师下山,丝毫没有大规模出动之兆。
周傲霜黛眉一挑,微微出神。
片刻后,她抱拳道:“师父,我去一趟洞仙宗。”
“你去干什么?”
“他要再上洞仙宗,准备好好收拾洞仙宗,我要过去看看!”
“南王爷要再闯洞仙宗?”
“嗯,不知这一次能闯到哪里。”
周傲霜推断李澄空已经找到了应付夕阳殿的办法,但依照他的性格,说不定还会碰上忌惮的力量,仍然后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