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ewc火熱都市言情 乘龍佳婿 起點-第八百八十章 劫後看書-iioit

乘龍佳婿
小說推薦乘龍佳婿
眼见阿六那第二箭恰是错过了楚宽那自裁的匕首,皇帝一时面色遽变,疾掠上去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他一把抓住楚宽,怒喝了一声混账。然而,哪怕他怒气勃发,那个大多数时候都会面容沉静说一些认罪之语的童年玩伴,此时却只是空留一丝莫名微笑,竟是已然气绝,
除了之前那些话,竟是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当成遗言的只言片语。
皇帝之前得到宫中钦天监观星台上的人禀报,声称张园之人莫名其妙在大白天放焰火,于是他觉得有些诡异,一时思忖无事,索性就微服匆匆出宫打算去看个究竟,谁知道在北安门遇上马车坏了,修车借车换车之后耽误许久方才得以回宫的永平公主。
听永平公主急急忙忙解释,说朱莹被清宁宫太后召见,张寿却表现异常,好似出了什么事,他干脆带上这女儿直奔张园,却发现这儿人竟是少了一大半。从一群懵懵懂懂只知道听命行事,于是大白天放焰火的小家伙那儿问明,朱泾约了张寿去白云观,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自家女婿,在哪里说事情不方便,却偏偏要去什么白云观?于是,皇帝立时派了人去,召了一队锐骑营赶来了白云观。
而刚刚进来时,虽说只来得及赶上最后这场厮杀,但他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因此皇帝甚至在心里发狠,定要严惩楚宽,以儆效尤,给朱泾和张寿翁婿一个交待……而由此想到一桩桩前事,他甚至想好,哪怕抛开旧情不顾,也要仔细对楚宽问个明白。
但此时此刻,他的脑袋却一片空白,眼前仿佛走马灯似的转过了一幕又一幕。
而下一刻,刚刚哪怕皇帝现身时却依旧没有停手的众多御前近侍,恰是齐齐束手就缚。可是,他们这停手实在是来得太快太突然,以至于对手们大多数收势不及,刀剑之下,一时间竟是有死有伤。可即便那些死伤之人,也只是发出低低的闷哼,却没有一个人求饶认罪。
足足好一会儿,皇帝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满手鲜血的他徐徐松开手,任由手中尸体滑落在地,随即抬头看向朱泾和张寿,一字一句地问道:“他到底都对你们说了些什么?”
张寿也没想到楚宽竟然如此决绝,然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阿六只拦住了那一剑,却没有挡住那一刀,因而此时他正在侧头看那面露懊丧的少年,竟没能第一时间回答皇帝的问题。然而,他会一时失神以至于忽视了天子,但赵国公朱泾却不会。
“莹莹,你把张寿带出去。”说完这话之后,朱泾也不管朱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又径直吩咐道,“其他人把楚宽带来的那些御前近侍也都带走,我有事单独禀告皇上。”
朱莹本来还想坚持,可见父亲那眼神中流露出了不容置疑的坚决,再加上看到张寿明显有些神思不属,她最终直接上前拖着张寿就往外走,可走了几步,她回过头瞧见阿六也在那发呆,当下就嗔道:“阿六,愣在这干什么,快来背着阿寿,你看他被吓得!”
阿六只微微一愣就赶忙过来,二话不说就把张寿背在了背上。可是,当他头也不回地跟着朱莹往外走时,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人狠狠揪了一下。虽说他从来都对疼痛很有抵抗力,可此时却禁不住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继而就听到身后呵呵一声冷笑。
“你也知道疼?可你也不知道怕!”
知道是张寿已经恢复了清醒,阿六见朱莹仿佛没听见似的径直走在前头,他就小声说道:“少爷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还装傻?而且还是和我装?阿六,我和你一块相处那么多年了,你这点心思瞒得过我?你要是想拦住人,哪怕那是楚宽,他哪只手自裁,哪只手就绝对会中箭,你怎么可能失手!你以为皇上是傻子吗?”
阿六小声嘟囔道:“可他身上肯定还有毒药……嘴里肯定也有!”
“那你等到他服毒不就好了,用得着装什么失手?”张寿低低喝了一声,见前头的朱莹依旧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他不禁恼火地又拍了一记少年的脑袋,待想再训时,他就听到了少年那低低的声音,“就算要给他偿命,我也要杀了他!”
“谁让他想要杀你!”
张寿顿时被噎得无语,紧跟着,他就只见前头的朱莹竟是突然回转了过来,先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就对着阿六问道:“小阿六,你老实告诉我,之前楚宽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都是些疯话。”张寿实在没兴趣再提刚刚那些对话,尤其是知道阿六能够一字不漏复述对话过程的情况下。因此,他没有给阿六说话的机会,只是言简意赅地大致提了提,把重点落在楚宽怀疑自己生而知之这一点上。结果,他就只听朱莹恨恨骂了一声。
“简直荒谬!生而知之怎么了,这世上不是常有些志怪玄奇,说是某某转世到了某某身上,于是一个小孩子老气横秋地当人家老祖宗?读书人尚且会津津乐道记录这些东西,足可见这又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楚宽他吃饱了撑着吗?居然闲着没事干纠缠这些!”
而见朱莹压根不以为然,张寿不禁苦笑了一声,继而就岔开话题问道:“永平公主之前说你是被太后宣召入宫,看你这样子,是半路上就识破了?”
“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于是祖母和娘都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小心,所以我就和玉泉姑姑事先约定了口信,宣召我入宫的时候一定要带上那几个字。那真的是清宁宫的内侍,编的理由也似模似样,可他说的宣召却没有那口信,我就动了疑心。”
“我还以为那是单纯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呢,所以悄悄让人给大哥送了口信,然后对那个家伙说,我要买东西带进宫献给太后,然后大哥守株待兔,直接设伏把人拿下了。那家伙难缠得很,一见不对就求死,真是什么将带什么兵,和楚宽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朱莹忍不住恨恨地又骂了两句,随即却又微微扬了扬眉:“不过还是大哥厉害,他动作快,把那个求死的家伙给拦下了。后来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问了话出来。”
说着她还特意瞥了一眼阿六,仿佛是安慰似的说:“不过阿六你放了楚宽自尽,这事没做错。好在你没有气急败坏一箭封喉。杀他别自己动手,否则皇上会记你一辈子……”
虽说现在也还是说不定会被记一辈子……这话朱莹也就是心里想想,却不至于拿出来说。毕竟,她非常理解阿六刚刚那放水似的举动。
“你已经算是很收敛了,要是换成我,弓箭在手,我管他呢,肯定抬手一箭把他射死算完!敢对爹和阿寿动手的人,当然必须死!”
刚刚还夸奖阿六收敛,可随之朱莹就本性毕露了。她甚至有些咬牙切齿,心里极其懊恼张园那帮人化整为零匆匆赶来的时候,竟然只带上了阿六的弓箭,没有带上自己的,以至于她刚刚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又不能随手把长剑扔出去泄愤。
而张寿则是从阿六背上再次下来,揉了揉此时微微胀痛的太阳穴,心里却在想,经过这么一次事情,皇帝的心里到底扎下了多深的一根刺,他是不是应该趁着接下来大规模船队扬帆海外的机会,干脆去海外祸害一下别人?
可是,这年头陆路有盗贼山匪,海路更是危险极大,连太祖皇帝那种气运逆天的人都挡不住,他这年纪轻轻的,还没活够呢!
他正在思量未来的路何去何从,可紧跟着就觉得一双温软的手从背后紧紧抱住了自己。感觉到那两团丰盈紧紧贴着自己的背脊,他哪里还不知道那是朱莹,当下就笑着说道:“没事,岳父之前背着我出来,那是因为丈人翁对女婿的关爱,不是因为我真的走不动路。”
“阿六背我,那也是因为你希望他避开皇上……”
他还没继续说下去,背后就传来了朱莹那轻轻的声音:“从前我就觉着阿寿你懂得很多,对人对事都和一般人不一样,就连解决事情用的法子也和一般人不一样。大概这也是陆小胖子他们服你的原因,因为你从来都没把他们当成需要畏惧的浪荡纨绔子。”
“从第一天我见你时开始,你就不像一个乡野农家子,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你说话做事,都有那么一种泰然自若,仿佛我们这些真正在京城长大的权贵子女,才是乡下人!我还记得你没事就躲我远远的,好像我是洪水猛兽似的!”
张寿没想到朱莹竟然会在这时候翻旧帐,当即咳嗽了一声:“往事不堪回首,莹莹你就别提这个了……”
“什么往事,就不到两年前的事,怎么不能提?”朱莹的个头并不比张寿矮,此时脑袋几乎能靠着他的肩膀,声音却透着掩不住的喜悦,“你知道我之前看到那偏殿着火的时候,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进去吗?你知道我看到爹把你背出来的时候,有多高兴吗!”
“所以,那时候我真的恨不得抱着爹爹,就和他小时候抱我那样打个旋儿,只可惜我抱不动他!”
这种极其孩子气的话,张寿听在耳中,却觉得有些笑不出来。
刚刚他和朱泾联手怼楚宽的时候,看似两个人都相当从容淡定,其实他自己至少是捏着一把汗的,因为他并不确定张园里的那批人一如他预料那般行动,也不确定楚宽到底会采取何等激烈举动……
因为他那时候完全是在拖延时间!庆幸的是,朱泾也在拖延时间,而且他那位平时并不喜欢多说话的岳父大人,面对楚宽那会儿竟是摆事实讲道理,话尤其多!
因此,张寿忍不住轻轻按着朱莹的手,却没有复述朱泾那些慷慨激昂的话。他不知道近处远处还有多少双眼睛和耳朵,但他其实不在乎这些,他只是本能地不想那些东西揭开妻子心目中那个美好时代的真相而已。
他不知道朱泾是从哪儿知道那些事情的,也不知道皇帝是否知道,但他很确定一点,那就是在朱莹心目中,那位和他相隔了不止一个时代的同胞,是一个大英雄。
那么,就让人继续做一个大英雄好了,因为那也确实是一位大英雄!
因此,夫妻俩谁都没有说话,自然也谁都没有注意到,阿六早已经蹑手蹑脚悄然溜了。而少年却并没有避到无人之处,而是沉默地悄然潜回了之前那座熊熊燃烧的偏殿。可除却火烧木头那听着就碜人的声音,他并没有听到别的说话声,等一探头时,他就发现压根没人。
这下子,阿六顿时懊恼了起来。正当他眉头微皱,随即打算换个地方好好找一找时,他就捕捉到衣袂飘飞的声音。这下子,人登时浑身汗毛一根根全部竖起,几乎下意识地紧贴墙根,继而猛然一窜而起,却是和围墙上那个飞掠而至的人来了个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师父见徒弟,此时满是错愕,而徒弟见师父,此时也满是嫌弃。
于是,当看到阿六二话不说回头就走的时候,花七下意识伸手一抓,结果手指才一触及对方肩膀,就只见人猛地肩膀一沉,轻轻巧巧地就要挣脱。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可他刚刚心急火燎地赶来,正想要找个知情者好好问问事情原委,哪能就让阿六这么走了。
他瞬间加快了出招的速度,而阿六哪有功夫陪着他耗,少年还想着去找不知道在哪说话的皇帝和赵国公朱泾呢!
这下子,师徒俩自然是谁都不肯让,你来我往打得热闹非凡,奈何一个经验老到,一个年少力强,到最后打得起了真火时,正要来一场真正的火拼,两人就几乎同时听到了一个声音:“花叔叔?你和阿六两个人在干什么?你们打什么打?”
阿六是看到朱莹就服服帖帖,而花七此时也连忙纵身一跃落在了朱莹跟前,正要问外头那些御前近侍是怎么回事,他就被朱莹直截了当丢过来的那个消息给砸懵了:“花叔叔,楚宽调了那些御前近侍想要杀了阿寿,连我爹都不肯放过,现在人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