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2wp火熱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第649章 毒舌的子爵小姐相伴-ng3fz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
“咳咳,索菲娅小姐,别这么生气嘛!这个啊……俗话说的好啊,人是铁,饭是钢,你看我们这一路上回来,你都没怎么吃东西,多多少少点还得吃点啊!”
“我带来了点精灵之森的特产,超美味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那啥,我就进来了哈!”
重新将笑容摆在脸上,德玛西亚略带讨好地说道。
说完,他也不等里面的人回话,就轻轻一扭,打开了房门。
端着精致的点心,德玛西亚进入了招待室里。
招待室的装修风格是赛格斯世界优雅典致的精灵风与蓝星西式古典风的混搭,精致的魔法吊灯,刻有浮雕的白色装饰柱,以及淡黄色的地穴蛛丝编织的窗帘……
家具大多数是木质的,每一件都是原木打造的艺术品,出自精灵之手,此外还有不少镂空的白玉装饰,以及一些精美绝伦的工艺品——不少都是玩家们从精灵遗迹中淘出来的文物。
而在一盏典雅精妙、雕刻着复杂的图案的秘银饰灯前,正站着一位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有着一头罕见的亚麻色头发的半精灵少女。
少女的个子并不算太高,但站的笔直,自有一种亭亭玉立的高贵感,以及颇有压迫力的气场,那是一些掌权的上位者的子女才能长期培养出来的独特气质。
她正在抚摸着眼前的秘银饰等,目光中带着一种欣赏与痴迷。
德玛西亚的推门并没有引来少女的视线。
倒是他自己的目光不自觉地就被少女吸引了。
作为精灵血脉的继承者,少女的容貌自不比多加赘述,但美貌者有之,但在美貌之余又拥有着高贵淡雅气质的人,却太少太少了。
精灵之森的传统精灵倒是气质出众,不过,他们的气质更偏向于一种出尘与优雅ꓹ 而不是少女所展现的这种高贵独特,至于玩家……那就差的更远了ꓹ 不少人就像是把高档西装穿成卖保险的似的。
而像少女这样类似的气质,德玛西亚只在大姐头身上见过。
宮闈惑:帝凰謀 花卿歌
当然……大姐头的威慑力要比眼前的少女强多了,眼前的少女虽然气质高贵ꓹ 但那高贵之中还是会隐隐流露出一丝稚嫩。
看着少女身上那件崭新的精灵族长衫,余光又瞥了一眼被挂在角落衣架上那有些破损、甚至带着一些污渍的贵族束胸长裙ꓹ 德玛西亚嘿嘿笑道:
“索菲娅小姐,别说ꓹ 您还挺适合穿精灵服装的ꓹ 这比之前那件衣服适合您多了,我早就说了,束胸的衣服,不是谁都能穿的,您的身材还是更适合精灵这种宽松的长衫。”
听到德玛西亚的话,少女抚摸饰灯的动作微微一窒。
億萬黑帝:強娶迷糊老婆 南瓜敘舊
我和鬼物同居的日子 蘇蘇素
她的视线似乎朝着自己那扁平的胸口扫了一眼,脸上的神色迅速地冷淡了下去。
只见她侧过身ꓹ 暗灰色的眸子冷冷地扫了德玛西亚一眼,脸上却忽然展现出一个优雅的笑容:
“德玛西亚先生ꓹ 我似乎并没有允许您进来ꓹ 您的脸皮真是您身上最神奇的地方ꓹ 不仅可大可小ꓹ 可薄可厚,甚至还可有可无呢!”
英雄聯盟之競技之心 雛松
德玛西亚的笑容微微一僵。
说完ꓹ 名为索菲娅的少女则继续上下打量着进入房门的某人ꓹ 视线在他那红色背头上停了停ꓹ 微微摇了摇头,轻叹道:
龍魔爭霸 青蟲子
“您终于将您之前的发型改了ꓹ 老实说,幸好您伪装得好,不然按照您之前的那个发型,我真的以为您是从魔法事故现场逃出来的哥布林呢!”
“不过还好,虽然您的性格像哥布林一样糟糕,但至少您的外表比哥布林安全,像您这样独特的容貌,我想就算是夜晚走在墓地里,亡灵应该也不敢出来的吧。”
德玛西亚:……
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少女的视线继续下移,当她看到德玛西亚身上那件潇洒而又儒雅的执事装后,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只见她轻轻遮住嘴巴,优雅地笑道:
“呀,您终于将您那件发馊了的铠甲换了,现在倒是不像那些落魄的狗头人佣兵了,就是这身新服装似乎太眼熟了些,好像和红磨坊里的男宠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的宠物跑出来了呢。”
德玛西亚:……
他的脸有些发黑,视线则忍不住低头看自己的衣服,似乎忽然觉得好不容易挑出来的这件服装有点硌骨头……
然而……少女的话并没有结束:
“嗯?您似乎还喷了点香水儿?似乎挺高档的,就是喷的似乎多了一点,不过我也能理解,毕竟您还要盖一盖您身上的那股人渣味儿,唔,抱歉,或许我不该用这个词,毕竟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您那独特的品格……”
德玛西亚:……
他下意识嗅了嗅衣服,脸色似乎越来越难看了些……
“咳咳,索菲娅小姐,咱们能换个话题吗?”
德玛西亚咬了咬牙,干笑道。
听了他的话,索菲娅的脸上再次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让被拐着弯儿骂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某人微微失神:
“可以啊。”
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如同黄莺。
而后,少女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那就谈一谈吧,我已经告诉了你枫叶领发生的事,履行了我的诺言,那么为什么你们却没有按照约定将我送至安全的帝国后方,而是要把我禁锢在这个陌生的港口里?”
“这……就是精灵的待客之道?还是说你们这些家伙,真的就如同贵族们说的那样,堕落成为了残忍又狡猾的深渊爪牙?”
嗜血妖妃 迷月
“误会!这完全是误会!人类贵族的话能信吗!?那些家伙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德玛西亚一边将点心放下,一边摇头解释道。
索菲娅一声嗤笑:
“您似乎忘记了,我也是贵族。脑子是个日用品,希望您不要把它当成装饰用的工艺品,而且还是艾瑞斯王国最低等的工坊打造的劣质品,平日里没事多装点东西,别连点水都没有。”
德玛西亚:……
“那不一样……你有着精灵的血脉,你是半精灵!”
他又拧着脖子说道。
“精灵的血脉么……”
少女喃喃道,神色间浮起了一丝嘲讽:
“我宁愿没有这种懦弱而花瓶的血脉!这样的血脉,或许更适合您,毕竟像您这样的智商,也只能在红磨坊做一个易碎的花瓶了,不,您或许连花瓶都做不了,毕竟红磨坊就连花瓶也都是相当高档的,而您这样的花瓶,倒像是半兽人随便用脚就着黑泥捏的。”
德玛西亚:……
“索菲娅小姐,咱能不损我吗?”
他叹口气,说道。
索菲娅瞪大了眼睛:
“天哪,原来您一直以为我是在说您的坏话吗?我明明以为自己已经尽可能高的来评价您了,看来以您那复杂的五官,还是掩盖不了您那朴素的智商,无法真正认识到别人的评论……”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诚地建议您多用脖子上的那个部位思考一下自己的价值,不然的话……您说您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衬托世界有多么美好之外,还能干什么呢?”
德玛西亚:……
溺寵閑妻
“我特么……”
他终于忍不住想爆粗口。
只不过,当他的视线注意到少女那审视的目光,从中读出了“看,这就要暴*露本性了”的意思后,很快又忍了下来。
他深呼吸了两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索菲娅小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是我想要问的问题,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少女反问道。
“我们只不过是想要保护你,当然……也想通过你深入了解枫叶领的现状。”
德玛西亚说道。
“保护?我一位帝国的贵族,韦尔斯家族的后裔,会需要精灵的保护?”
少女嗤笑道。
“但你不是已经被逐出家族了吗?一位无依无靠的半精灵,你难道不知道流落到人类世界会是什么下场吗?而且……你的哥哥还想将你作为祭品献给边境伯,以获得更高的权力,这样的家族你还会留恋吗?这可是都是路上你告诉我们的!”
德玛西亚高声说道。
听了他的话,少女终于陷入了沉默,微微垂下了眼睑。
片刻后,她再次抬起头,腰杆挺直,说道:
“不,我才没有被家族驱逐,是卡尔那个卑鄙的家伙擅作主张!他根本没有继承父亲爵位的权利与能力!他……只会将家族拖入深渊!让领民遭受苦难!”
“身为韦尔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我才是家族的正统继承人,未来的韦尔斯子爵!边境伯是邪恶的,韦尔斯家族才不能与他同流,纵然他是韦尔斯家族的领主,但我们同样也是帝国的子民!我们有权利在帝国与他之间做出选择!”
“德玛西亚阁下,我再说最后一次,将我送回帝国的领地,我要去寻找罗森公爵寻求帮助!”
索菲娅坚持道。
看着神色坚定的半精灵少女,德玛西亚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无奈。
当然,无奈之外,还有些许迟疑。
因为少女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作为玩家,老实说他也不知道《精灵国度》的人类世界贵族那边又是个什么鬼设定。
或者说……少女的要求莫非也是隐藏任务的一种?
帮助她完成要求,才能继续推进任务?
只是……作为安利商会的会长,作为玩家中与人类势力交流最多的老油条,哪怕是与人类的贵族交流不多,但通过帝国的一些黑市商人,德玛西亚也多多少少算是对神圣曼尼亚帝国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穿越之神醫小可愛 小迷糊
1989紅色攻略 步槍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套了蓝星中世纪末期的西方模板的魔幻帝国……
但同时,这里却又是一个有着比起蓝星更加夸张的阶级分化与贫富差距的诡异世界。
说是诡异,因为在德玛西亚看来,这里的贫民要是放在蓝星,各种不被贵族当人对待的悲惨现状,怕是早就反了他娘的了,但赛格斯世界的平民们却都是老老实实的。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因为游戏中有超凡力量存在压制了平民那点可怜的反抗力量,或者说干脆就是游戏的设定。
但无论如果,以管窥豹,德玛西亚总觉得少女似乎过于乐观了,虽然他说不出哪里不对,但他直觉索菲娅的思路,恐怕并不能让她如愿……
再者说,将对方送往帝国?
不说别的,光是玩家们现在的活动范围都做不到。
而若是随便将少女找个城市放下……
不说别的,一位落单的贵族少女,还是精灵血统,德玛西亚想想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嘿,真以为赛格斯世界的城市治安都像蓝星天朝那样你一个妹子半夜三点都能穿着睡衣出来溜达的?
看着一脸坚持的少女,德玛西亚叹了口气。
他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忽然心中一动,看向了接待室的房门。
房门,再次被叩响了。
“谁啊?不是说暂时先别来打扰吗?”
德玛西亚有些不耐地说道。
“是我,李牧。”
门外,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牧哥?”
德玛西亚眼前一亮。
他连忙屁颠屁颠地过去,将房门打开:
“牧哥,你回来了?怎么样?爱丽丝和大姐头怎么说?”
李牧看了一眼房屋内正用着疑惑而又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半精灵少女,微微笑了笑,然后对德玛西亚说道:
“她们来了,想要见一见索菲娅。”
说完,让开了道路。
德玛西亚抬起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的眼前一亮:
“大姐……唔,零大人!爱丽丝大人!你……您们好!”
他立正行礼,态度乖巧。
也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
伊芙对他点头致意,而爱丽丝虽然皱了皱眉,但也微微颔首。
而后,德玛西亚迅速地扭过头,对着好奇地朝着门口方向张望的半精灵少女笑了笑,嘿嘿地道:
“索菲娅小姐,有两位大人想要见你。”
说完,他麻溜地让开了道路。
“大人?”
少女一声嗤笑。
她微抬起下巴,看向了房门,而紧接着,看到两位美丽得精灵进入了视线里……
迎着少女那骄傲之中带着些许审视与好奇的视线,伊芙微微一笑:
“索菲娅小姐,你好,我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