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fl6优美言情小說 黑叢林特遣隊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光復龍陵 (下)鑒賞-5vlkq

黑叢林特遣隊
小說推薦黑叢林特遣隊
11月2日,87师完全攻克庙房坡,龙陵东南要点基本上被远征军所控制。
战事顺利向前推进,远征军各部队逐一占领龙陵城郊重要据点,包围圈也在进一步缩小。
11月1日,龙陵反攻战的重心由两翼移到中央,第11集团军再一次突入龙陵市区。
这一轮龙陵城区争夺战打得顺利多了,黄杰以300门重炮压倒优势的轰击为地面攻击部队打开了通道,荣誉第1师第1团在程夏雷团长的指挥下首次攻入城区,拿下观音寺。第2团在周藩团长的指挥下也攻到了段家祠堂,日军凭借坚固的房屋抵抗,第2团便与日军在这里展开逐屋争夺,火焰 喷 射器用上了,烈焰把藏在深处的日军烧得鬼哭狼嚎,下午5时许,段家祠堂战斗终于结束。
这一天,龙陵城郊打得更加热闹,几十架盟军飞机七批次飞临龙陵上空,对准日军阵地一阵狂炸后扬长而去,留下滚滚浓烟罩住各大小山头,虽然庙房坡、锅底塘坡、张金山、放马桥等地仍然枪炮声不断,不过这枪声中已经充满了胜利的希望。
幻想女王
11月2日,第200师、第87师、第36师分别攻下石老虎、庙房坡、风吹坡,龙陵城内日军只剩下老粮台、大奎阁几个据点。当第76师已肃清木康后山的日军切断了龙芒公路的消息传来,城内日军等待增援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当晚 ,夜雾弥漫,在雾罩的掩护下日军分散突围,向芒市方向逃窜而去,留下了满是创伤的龙陵城。
11月3日,龙陵城区完全在远征军的控制之中。
黄杰立即命令各部跟踪追击逃窜的日军,第71军主力乘胜清剿了龙陵城区及近郊残敌,第2军也肃清了桐果园、红岩山一带的残敌。
经过数次血腥的争夺,中国远征军终于攻克了龙陵。
1944年11月3日,龙陵城里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老粮台和大奎阁还在不停地冒着黑烟,东卡广场上已经响起豪迈的远征军军歌:
向前走,别退后,战斗已到最后关头,
同胞被屠杀,土地被强占,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
中国的领土一点也不能失守。
……
拿起我们的刀枪,
举起我们的锄头,
用我们的血和肉去拼,
拼掉敌人的头。
歌声此起彼伏,久久回荡在龙陵上空。激昂的战歌使人热血沸腾。广场上带着满身硝烟的士兵、刚从前线返回的驮马队、龙陵四周的居民和那些战地记者,大家都激动得扯长了喉咙,重复着这一句歌词“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中国的领土一点也不能失守”。
会场的布置十分朴实,议程也简单,当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威武地站立会场中央时,用他那浓厚的安徽口音大声地宣布“中国远征军终于收复国土龙陵时,东卡广场上一片沸腾,欢呼声夹杂着枪声呼啸着穿过云霄。
迷航之羽
我們的河蟹婚姻
卫立煌将军当场宣读了重庆政 府发来的贺电,美军顾问司徒德上校也在会上代表美军总部向远征军前线总指挥黄杰表示了真挚的祝贺。
該死的愛情 星沫雨
第11集团代理总司令黄杰主持了升旗仪式,国歌声中,中美两国国旗冉冉升起,蓝天白云下,血染的国旗更加鲜艳夺目。
经过血的洗礼,龙陵终于光复了。
逆殺神魔 秒速九光年
从1942年5月4日龙陵失陷,至时已是两年半的时间。中国人民和中国军队的践行了他们的誓言:用我们的血和肉去拼!在苦拼中,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国土。“龙陵光复了!”这与当初重庆政 府播出攻占龙陵的消息足足相距5个月,在这漫长的5个月,经过了多少苦战、付出了多少流血牺牲!
龙陵争夺战是滇西反攻中耗时最长,战事最复杂的一仗,从1944年6月5日至11月3,打了近5个月,卫立煌不仅全部投入了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3个军7个师和1个游击纵队,以后又陆续投入第5军、第8军,前后共投入了11个师的兵力,这在滇西反攻战中,是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役。
龙陵一仗共歼灭日军10364人,俘虏266人,缴获各种口径火炮16门,轻重机枪164挺,步枪1777支,及其他战利品。这也是歼灭日军最多的一仗。
当然,这也是滇西反攻中伤亡最大的一仗。第11集团军在战斗中伤亡官兵28384人,兵力损失比例竟达1:2.74,战斗中常常是一个团上阵,战斗结束后仅余几个或十几人。荣誉第1师第2团第1营,龙陵战斗打响时有500余人,几场战斗下来,只余30多人……在南天门、张金山一战中新39师几乎全部伤亡。“战神”洪行师长也在南天门赴龙陵路上遭遇车祸,将星陨落,成为滇西反攻远征军中倒下的又一位将军。
大军的后面是人民。没有人民的支持,龙陵一战难言胜利。
龙陵山多,道路崎岖,天雨路滑,公路不通,反攻之初,一切后勤全仗人力驮马,路途艰辛更加难以言语来表达。由于公路不通,部队的给养也全靠当地人民节衣缩食,哪怕是一袋荞麦、地瓜,也是当地人民吃糠咽菜省下来的。
如果说第20集团军在北有腾冲抗日政 府的支持,那么军民合作站就是第11集团军在南的创举了。龙陵一战,军民全作站建立大功。龙陵贫困、人口稀少,只有强行按二丁抽一,三丁抽二,户户摊派,抽调民工。运弹药、送军粮、筑机场、修公路、挖工事,几乎家家出力,仅一个小小的龙陵县就派出民哨7380多人,民夫11.47万个,骡马11.67万匹次,好一个全民抗日!而民工在前线随军行动,危险随时都会发生,为了支援战争,仅龙陵一县就有近170名民工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5个月的血战,鲜血染红了怒江两岸的木棉花,炮火耕犁过的大山裸露着一片血色,山山岭岭都涂着猩红。站在龙陵的山头,目击这满目血色,李根源先生悲痛地挥毫题词:
半载苦经拉锯战,
去来冲杀几千回。
死而复活有今日,
多少国军血换来。
为了纪念龙陵一战牺牲的勇士,一个最铺张的祭奠仪式在龙陵郊外举行。
初春,龙陵的百姓在焦土战场上,高坛设祀,“追悼五族烈士 ,普度各界英雄”。水陆大会上挤满了四乡百姓,一律的素服,素束,素花,让这战火熏黑的山头披上的白纱。
钟磬在四山回荡,纸钱如雪花飞绕。悲痛的唱悼声直催泪下:“军旅、民工,五族九种,为抗击倭寇,或挥戈掷弹,或据垒守峰,或肩挑粮弹或背负伤工……各秉其诚,为国争荣。炮炸轰轰无忌避,弹雨纷飞不顾生,烽火漫漫,肉搏纷纷……血溅疆场,杀身成仁……”
跳神者满场舞动,那抖动着的双臂,就像在护送一位位魂灵去天堂:“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诸君为国家民族捐躯,义气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