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sfy精华都市言情 夜漠流沙 ptt-第一百章 結局-5uyy7

夜漠流沙
小說推薦夜漠流沙
沈岚惊呼:“爹!”忙上前一番细看。
孙菲还好,只是谢水横吃下这一掌,伤得不轻,气息不稳,呼吸沉重艰难。
大伙儿纷纷关心:“谢前辈!”“谢大侠!”
孙菲更是哭成泪人儿:“原石!”
谢水横强笑道:“不碍事,受了点小伤而已。”他缓了缓,看向管舵使,笑道:“我确定他是黑手鹰王,一定是!”
管舵使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冷笑一声,看了看众人,好一会儿才道:“飞鹰帮伟大的黑手鹰王谁也没有见过,你们怀疑我,是对我能力的一种肯定,但你们错了,我并不是。”他话锋一转,道:“神算使,你还等什么?”
李计稍一愣住,随即反应过来,眯眼一笑,短小的身影如疾风来到柳墨、郭振山身边,不待他们动手,便又冒到沈岚身边。
岑灏出手相阻,不料他却不反击,一个溜身,又跳上了石台。
赤练尊主一直冷眼旁观,不动声色。
管舵使得意间无意对上他的眸子,稍有一瞬,不寒而栗。
“李计,你在做什么?!”沈岚见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心中甚感不安。她又转头看向张宁,他英眉微蹙,却不言不语。
几名黑衣人突然摘下面具,其中一人道:“好戏上演了,也让我好好地透透气。”
“闷死了!”另一人道。
果然如孙菲所言,连杰英和童循都混在其中,而还有一人竟是奇焰门的方秉承。
叶文昭惊道:“怎么是你?”
方秉承神色闪躲:“我只想阻止飞鹰帮得到夜漠流沙,他这样对待门主和公子,我、我心有不甘!”
叶文昭红了眼眶,鼻子一酸,扯出笑来,轻道:“谢了。”
方秉承叹了叹气:“小公子,以前我方秉承做得对不起你的事……”
“过去了。”叶文昭不待说完,抢到:“当然,如果我们还能活着回去的话,你得请我喝上一杯,怎么说,不喝酒,我心中就不爽。”
方秉承笑道:“好!一言为定!”
叶文昭目光一转,道:“呦,我记得飞鹰帮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帮乌鸦呢,现在,怎的只剩下这三三两两的几只啦?”
戴夏怡也道:“不是还有那群很吓人的人偶吗?怎的也不拿出来使使?”
管舵使冷哼道:“还没成亲呢,这么急着给夫君说话了?姑娘家,没了爹娘就是不一样。”
戴夏怡气得跺脚:“你说话可当心!我打不过你,做鬼也不放过你!”
沈岚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讲话?”
管舵使却再不开口。
沈岚瞅着李计道:“怎么?神算使你偷了我们三方人的珠子意欲何为?”
李计沉默了半晌道:“告诉我第四句话!”
沈岚皱了皱眉,岑灏挡在她面前,不答反问:“第三句话和四方人的玉珠有关?”
李计神色凛冽,岑灏道:“而且与你所站的这个石台有关,是也不是?”
“对!我们在寻剑池秘密的时候,也是一池清泉,一方石台!这前后贯穿了夜漠流沙的秘密,前后必有关联!想来,这四个珠子与顽石点头有关。”柳墨心电急转,侃侃道来。
李计神色一变,管舵使蓦然动身,抢先一步,自李计手中夺过三珠,只听李计“啊”地一声叫唤,从台上掉下。
张宁吓懵,岑灏眼疾手快,轻身而上,拦腰救下李计。
李计一手将沾水的外衫脱去,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管舵使:“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管舵使略一滞住,淡淡道:“方才是我心急了,你莫置气!”
而石台四面各内嵌着一颗玉珠,石台盘旋,台上拳大的夜明珠抖落下来,掉进了黑水之中。乌水变清,只听顶上一声巨响,阳光迸射进来,好不炫目。
岑灏忙不迭转过头去,又听到身边有人叫道:“快看!”
他又回过头来,清水变成白烟袅袅升腾,九天玄女再次赫然出现眼前。
“不能看!”卓啸群吸取了教训,赶紧提醒众人道。
众人闻声赶忙闭上眼睛。
管舵使却仰天大笑:“蠢货!”
众人心下一惊,只看一袭黑衣穿过滚滚白烟跳上了顶上的洞口,顿时不见踪影。一道紫衣也紧随其后。
“尊主小心!”随着两声叫唤,岑灏、逃花、邀霞也跳上了顶端。后面之人见状,不再犹豫,纷纷赶上。
大圆窟窿即闭,但下面仍有人呼喊,怕是轻功不足,难以上来。
岑灏心下一紧,不待细想,扑身而下,一手拎起一个,再次跃上时,那大窟窿已只剩下缝隙,而缝隙已再容不下半人。
底下仍有求救之声传来,只是,当岑灏欲缩身下去尝试一番时,缝隙早紧紧合上,不留一丝痕迹了。
被救上来的两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多谢二少救命之恩!”
达克什拱手深情地道谢:“二少,你已救了我及我兄弟多次,我、我达克什不说什么感激之话,只是日后,你若有需要,我们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绝无怨言!”
岑灏见达克什双目通红,余光还瞄着地下消失的缝,不禁叹道:“可惜没能救出余下的几名兄弟……”
跪着的两人倒地哭泣,狠狠拍着地面,口中喃喃,却再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达克什带了十几人来,如今却只剩下连他五人,想到当初都是自己一意孤行,带上他们一起,更是扼腕叹息,悔之晚矣。
莲花帮更是只剩下郝端青孤身一人,她上来时回头一看,竟见不着甄书玲,一时无法接受,昏厥了过去,倒在柳墨身上。
阎南掐了她的人中,才让她缓缓醒了过来。醒时只见青天白云,瞬间失声痛哭。
阎南将身子往郭振山身上一蹭,颤抖道:“郭大哥,还好有你,否则……我、我就……”
郭振山见他吓得惨白的脸,说话也不利索了,笑道:“叫你不学武功,若我忘了你,你岂非在下面出不来了?哈哈哈!”
阎南后背一个寒蝉,打了个激灵,跌进郭振山怀中,柳墨嗔怪道:“叫你吓他!”
郭振山脸上一热,傻傻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戴夏怡躲在叶文昭身后轻声道。
官道
叶文昭摇摇头,看着岑灏。岑灏放眼望去,长空碧绿,白云悠悠,黄沙遍野,一望无际,唯有胡杨三三两两为这片荒芜添上一抹生意。
“这是……”沈岚干着唇讲不出话来。
秋翌给她递上所剩无几的水壶,道:“这是不是叫胡杨?”
达克什道:“是,它们可以生长在旱荒漠区,适应大幅度的温度变化,生命力极其强盛。”
“真有生命力如此旺盛的植物?”沈岚问道,但她的双眸发光,早已经相信了这伟大的存在,并已深深为之倾倒、震撼。
“是的。”达克什道:“她是沙漠中最顽强最美丽的东西了!”
“你们既然这么喜欢这里,那就多看两眼,因为,马上,我会送你们上西天!”管舵使独立一处,他说话之间,袖袍鼓动,气流周转,杀气腾腾。
谢水横捂着胸口道:“黑手鹰王,想过河拆桥也太快了些,夜漠流沙还未出现,你这么肯定你拿得到它?”
“不!他不是主上!”李计喊道:“管舵使!主上呢?主上呢?!”
张宁上前问道:“管舵使,主上不是隐在下属之中吗?为何……”他突地放大了瞳孔,不可置信道:“你、你!你把主上怎么了?!”
掌控 十二
管舵使舞袖狂笑,外衫瞬间随着他的笑声裂成碎片,露出绣着苍鹰的黑色锦缎,黑鹰锐利的双眸睥睨着众人,像个居高临下的王者,俯瞰着世界。他双手张开,迎着广袤的苍穹,面露喜色:“从来没有黑手鹰王,只有我。”他顿了顿,又道:“哈哈哈!所谓的‘黑手鹰王’一直都是我的挡箭牌罢了!”
李计却觉得天旋地转,张宁关切道:“舅舅!”
管舵使双眼一眯:“神算使,你做得很好!”
李计搀着张宁道:“那我们的主上在哪儿?!”
管舵使冷然道:“是我,是我一手将你和叶敬、祝信一起带大的,你们一直效忠的主上是我。”
李计红了眼,道:“主上,你、你一直都是管舵使?”
“嗯。”管舵使搓着双手,蓄势待发,似乎没想再回他的一句话。
李计道:“那、那我们一直认为的主上是……”
“是本尊的替身!”管舵使道。
七煞狂妃
“既然如此,我便先废了你!”赤练尊主大袖一挥,卷起四面黄沙,狂龙般袭击管舵使而上。
管舵使大口一张一合,腹部隆起,在地上一滚,竟不见了踪影。
赤练尊主目光一凛,反手一拍,气流涌动,管舵使的银色鬼脸面具炸裂开来,露出一张干皱的脸。
赤练尊主一个抬脚,管舵使蓦地一转身,躲了过去,振臂一呼,如飞鹰翱翔,叱咤九州。
赤练尊主跟上,管舵使回头,手变得如绳般,拉得一丈有余,击向赤练尊主胸口。
赤练尊主弯腰避开,一脚踢向管舵使的手,而管舵使的手竟真的被踢断了,人已又一次消失。
赤练尊主后背发凉,转身一看,一个黑爪尖刺刺地迎面而来,他狂吼一声,击起千层沙帐,两人被裹在空中,叫账外之人看不真切。
正午的太阳长空高悬,岑灏下意识地低下头去不敢看它。
忽而听到有人一声大喊:“快看!那是什么!”
只听狂沙之中,一道巨响过后,紫、黑二人也抬头看去。
天边显现一条白色长龙,长龙大嘴缓缓张开,现出一人一剑,似是招式,众人聚精会神,瞧人的动作又是一变,换了一招式。
有人惊呼:“武功秘籍!”全然忘了敌我。
岑灏眉头紧皱,张宁道:“四珠点石摄心魄,气聚长龙隐长空。”
长龙口中那人的招式愈换愈快,稍有分神便要错过。可突然听到达克什一部下捂着头叫道:“哎呀!头好疼!”
随后,便有几人同他一样,捂着头满地打滚。
卓啸群大吐鲜血:“快别看了!会走火入魔!”
郝端青闭上眼睛道:“我火候不够,真不敢乱学!”
谢水横连连摇头,喃喃道:“不对啊一一”转头看向沈岚,忙将她的眼睛蒙上:“小岚别看!”
沈岚道:“我没看,我只是担心……”她抚上谢水横的手背,担忧地看向前面的岑灏,那一袭长身白衣,随风而立,不占丝毫浑浊之物,翩然如仙。可他面容难看地很,他的眼神越坚定,沈岚便越担心……
“噗!”叶文昭往前倒去,戴夏怡惊道:“快回来,别看了!”
叶文昭终于收回目光,看向前方三人,惊道:“他们是如何能够到现在都没事的?”
秋翌也忙忙收回目光:“二少他似乎不好受。”
柳墨焦急地扯着衣袖,没说一句话。郭振山看在眼里,心中长叹,但对岑灏,更是担心地紧。
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定是有人不愿放弃的。蓦然,一人暴起,仰天怒吼,双手出拳,没看清人便打了过去。
达克什大叫:“小毅你做什么!”
小毅却发了疯似的,向他的胸口拍去,达克什侧身一躲,他却更加狂躁,抬腿便是致命的一击!
逃花抓起身边一抹黄沙,朝他一拍,随后欺身而上,挡下一招,将小毅一拍,道:“他走火入魔了!”
达克什急道:“怎么办?!”
異界變身
孙菲冷冷道:“他心智已丧,要么废了他的武功,要么杀了他!”
“不能杀!”达克什另一部下苦求道:“废了他的武功吧,废了吧!”
逃花眼睛一眯:“好!”便要出手。
“我来!”达克什却拦下他,道:“我亲自来。”说着,纵身一跃,自小毅身后扼住他的手腕,拔刀一挑,只听一阵高呼,那人晕了过去。
玉婆娑
“啊!”又听得一人高呼,竟是邀霞!
逃花大惊:“怎么了?!”
深淵主宰
邀霞捂着胸口,连连退后,差点没站住,好在秋翌扶住了人:“怎么了?”
邀霞深吐一口气,大叫道:“不对!这是错的!”他的双眼布满血丝,叫人担心。
沈岚道:“他会不会有危险啊?”
逃花抓着折扇的手紧紧握住,拇指刮着扇骨,沁出血来。
李计双拳紧紧地缩在袖中,面部阴冷,让张宁不由地十分担心。他偷偷看了眼沈岚和秋翌,呼了呼气,道:“其实那晚卦中显示的与第四句有关。”
“你说什么?”李计脸色大变,狠狠瞪着张宁,抓住他的腕子,颤抖着道:“你说什么?”
沈岚等人无不看过来,听他接下的话。
张宁对上李计的眸子,痛苦道:“舅舅,我没跟你说实话……”
李计面色惨白,唇瓣蠕动,终于压住情绪,沉声道:“那你的实话究竟是什么?”
张宁不敢看他的眼睛,沉吟半晌,看向前方三人,终于见到紫衣不禁颤抖了一下,黑服的后背也不住瑟瑟发抖。
他埋下脸道:“第四句话,我一直没告诉你。”
李计森然道:“……到底是什么?”
“星移斗转辰光变,否泰轮回始是终。”张宁低声道:“卦中显示的其实是吉凶难断,但我跟你们说的是大凶……我原本不理解,但现在知道了,否极泰来,不过是对于智慧的人来说。你看眼前的是夜漠流沙,其实,真的是夜漠流沙吗?”
李计瞬间瘫软在地,指着张宁骂道:“不孝子,不孝子!你忘了主上的恩德了?!”
张宁却声嘶力竭,叫道:“他对你来说是恩德!可对我是痛苦!是深渊!你看看叶敬和叶文暄!舅舅!他没有人性的!他只是把我们当棋子!”
“不!不是的!主上爱我如子!”
“他差点害了你!”张宁使劲地想要摇醒他:“是岑灏!是岑灏救了你!”
李计猛然撇开张宁的手,整个人抓狂地高声呼喊,竟往远处跑去。
张宁伸手抓他,却被他狠狠一掌劈来,吃痛地向后退去,沈岚和秋翌忙上前扶住:“阿宁!”
张宁只觉背后一暖,眼前越来越模糊,看着李计逃遁的身影,渐渐磕上了眼皮。
突然,狂风呼啸,沙尘漫天,遮住众人视线。
沈岚、谢水横等人抱在一团,几乎要被淹没。
岑灏却丝毫不受外界干扰,只因他的体内翻江倒海,比外界更甚!
正午的太阳被乌云挡住,长龙被风吹散,几乎快要消失,大口中的长剑没了踪迹,只有人还在不断演化。
三人长身而立,眼睛一眨不眨。
终于,狂风过后,长龙又明显起来,可它嘴巴张大,面目狰狞,一阵极光射来,将众人吓得哆嗦,忙忙闭眼。
沈岚倚靠着谢水横不住打着战栗:“这是,这是第四句话的显现吗?爹!”
谢水横紧紧搂着女儿:“别担心,别担心!”
“尊主!”只听逃花和邀霞齐齐叫道。
超級美食帝國
众人看去,只见赤练尊主、管舵使和岑灏皆大吐鲜血,不由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二少!”大家不禁叫道。
赤练尊主忽而狂笑:“哈哈哈哈!真是狗屁不通!”
管舵使阴笑道:“哼哼哼,得夜漠流沙者得天下,我乃天下第一!”他的脸变得恐怖,身形暴起,向赤练尊主袭去。
可赤练尊主完全没有抵抗之意,只顾闪躲。
众人察觉不对,谢水横不安道:“他怎么了?”
同时,见得赤练尊主被管舵使禁锢住,脸色极其难看。
管舵使将赤练尊主后背一拍,紫衣人于空中被甩出数丈之外,逃花、邀霞大骇:“尊主!”立马出手,往管舵使击去。
谢水横忙扶住赤练尊主:“你、你这是怎么了?”
赤练尊主大手一挥,喘着粗气道:“若不自废武功,岂不走火入魔?”
他看着与管舵使斗在一处的逃花和邀霞,眼中尽是担忧。
叶文昭奇道:“你?赤练尊主你……”话道一半,见赤练尊主脸色阴暗,他忙打住,不敢再往下讲。
秋翌道:“他们撑不住了,我也前去!”说着,一个飞身,加入进去。
沈岚的眼睛一刻没离开过岑灏,他安静地一人站在风中,闭着双眼,她的心沉了下去。忐忑地挪步到岑灏身边,不敢惊扰了他,只是定定站着。
岑灏的眉头皱得很深,耳朵却时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忽而,听得远处三人倒地之声,他不由紧了紧拳头,拦手将沈岚护在身后,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过。
管舵使负手长身而立,冷眼打量着岑灏,见他一袭白衣,如雕塑般站立不动,喝道:“我杀了你!”
岑灏冷冷一笑:“星移斗转辰光变。”
“你说什么?!”管舵使走火入魔,脾气变得暴戾非常。
岑灏淡淡道:“‘东风拂面漫金鳞’,东风是东风,可是我们进入暗道的方向却是错了。”
众人屏住呼吸,不敢动弹一毫,努力回忆着不久前的种种。
逃花忽而大笑:“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赤练尊主皱眉:“可恶!”
岑灏面色安详,道:“你们进入大殿的方向和我是不一样的……”
“住口!”管舵使捂着脑袋,瞳孔放大,瞪地沈岚腿软。
岑灏不疾不徐:“暗道下有个极其强大的引力,我虽不知那引力是什么东西,可是,却是它将东南西北模糊了方向。”
“啊!啊一一”管舵使痛得在地上打滚。
岑灏嘴角清扬:“‘否泰轮回始是终’,其实你看到的是反的,长龙非神龙……”他顿了顿,忽而朗声道:”极恶也!”
说着,软剑抽出,寒光凛冽,一黑一白斗将起来。
恶龙转身一变,在天空化成一张大脸,双眼红泪流下,煞是可怖,但是,已经没有人留意它的变化了,大脸忽而消失,天边彩霞五彩斑斓,洒下精光,留在胡杨身上,异常美艳动人。
管舵使大手一挥,皆是方才长龙口中人的招式,他领悟地极快,不到一会儿便能融会贯通,杀伤力也极强,一招招朝岑灏招呼去。
岑灏长剑如水,九十九炼与自身合为一体,叫人根本分不清是剑还是人。
剑芒如拨云见日般,从层层叠叠的笼罩下迸射而出,合着周身气体化作长虹,长虹贯日扬起狂沙满天。
黑白二人被裹在沙墙之中,沈岚等人着急万分,却无能为力。
蓦然,天地骤变,四下黑茫茫的一片。
“快趴下!”谢水横冲到沈岚身边,将人扑倒,这边几人也忙纷纷护头倒下。
“岑灏,岑灏啊,爹一一”沈岚哭泣地想要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可是天雷滚滚,天边一道闪电,响彻大地。
极光划过之际,沈岚隐约见到两条人影,穿梭于风沙只见。
可是,光芒豁然不见,人影也随之消失。
风依旧吹,沙扬。人前进不得。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沈岚似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静,静得可怕,可怕地叫人窒息。
一黑一白倒在地上。
“灏!”
“二少!”
……
晚霞照映在沈岚的身上、脸上,洒在她的发丝间,落在她的眼中。
同样,也落在岑灏的眼中。
女子倚靠着男子的肩膀,十指相扣,久久不愿分开。
两人在船头坐了好久了,任凭小船悠悠,肆意东西。
沈岚看着平静的波光粼粼的海面,斜阳余晖,光芒万丈,温暖照人。春风拂过,扬起发梢,撩人心弦。
“白脸猫,我真幸运。”沈岚将脑袋往里蹭了蹭,咯咯咯地傻笑道。
岑灏搂着她的肩:“是我幸运。”
“白脸猫,你真的打算好了?”
“是啊,决定了……将它封锁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沉没吧……”
“白脸猫,你靠近点。”沈岚的眉眼异常温柔。
“嗯?”
“快点。”
帝業商行 壞的水
……
沈岚看着岑灏放大了的脸,注视着他清澈透亮如明镜般的眼睛,深深地吻上了他的眸。
“岚。”岑灏低声唤着她的名。
沈岚投入他的怀抱,柔声道:“灏,你知道吗,你就像这片海,包容一切,博大、深沉地令人着迷。”
岑灏眉角轻扬:“岚,你知道吗,你就像这绵延的山风,自由、洒脱,围绕在我的身边,叫人躲不开。”
“原来你想躲开啊!”沈岚往他胸口捶了一记,努嘴委屈道。
岑灏抓住她的粉拳,含笑道:“真希望一辈子都这样,多好……”
他闻到了斜阳的余温,听到了海与风的纠缠,看到了爱与希望。
因为爱与希望,一直都在岑灏心里,在沈岚心里,在所有人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