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nji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全武林 天修極樂-第142章 看不透的圈套-kra5p

全武林
小說推薦全武林
露凝白发觉夜入机走来了身后,她赶紧擦去了脸上的泪水转过身,佯装凶巴巴的瞪着夜入机,夜入机依然畏惧的低下了头。
“师叔能否告知弟子为何师叔们反对弟子做回女子?”夜入机小声问道。
“你是个男人怎么回去女人啊!你以为你是奇才什么都可以扮演啊!瞧你把我气的,身子都抖了半边天啦!”露凝白猛猛的深吸了几口气,叫道:“你怎么不说话啦!”
“我是什么样的心就想做什么样的人。”夜入机小声说道:“师叔真要赶弟子走,弟子现在就回宁亭山。”
露凝白一瞬间吓白了脸,心里更加气恼了。她能够接受夜入机所有想法,只这个想法死都无法接受。她看着夜入机抬起头看了看她,那双眼睛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她倒好奇了起来,说道:“你扮女子能扮一生吗?”
“弟子只想留在红颜楼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露凝白看他摇了摇头,道:“以你的身份根本留不在红颜派。”
一步登官 申塵
“为何?”夜入机心急的抬起头。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真是个大笨蛋。”
“请师叔告知弟子。”
“你是丐帮中人,红颜派岂敢得罪丐帮。你是疯无常的亲徒,大师姐岂敢占你为已有。你得了疯无常的绝学,你岂敢欺师灭祖。”
“为何师父说要留我?”
壞蛋上校別亂來
純禽老公不靠譜
露凝白摇摇头:“我们猜不透大师姐的心思,不过大家都喜欢你。”
“我去问师父。”夜入机转身跑回了红颜楼,看见院里只有师父一人坐在藤椅上看书。他走向师父的时候,露凝白走了进来,他没有发现露凝白,对师父道:“师父是怕弟子伤心难过才欺骗弟子,其实弟子根本留不下。”
宴四林翻过一页,看着书说道:“留下要有留下的本领,没有本领自然留不下。”
“弟子不去参加南陀比武就是了。”
“你一定要去。”
夜入机惶恐跪下:“师父不想留下弟子么?”
宴四林看去他,笑叹:“你是金子会发光,黑夜遮不住金光。不过,你做到天下无敌就可留下。”
“无敌!”夜入机恍然发现师父在指点他什么。
無敵寶寶:踹掉壞爹地
宴四林看着他渐渐懂了的脸,笑道:“你拜南陀翁为师才可天下无敌。”
“弟子舍不得师父。”夜入机说话间流下了热泪,他认为师父对他好到无可挑剔。
“人此一生不知遇到过多少舍不得的人但都舍得了,命运有时不是人能掌控了的。我与你师徒一场,我只能教到你这里了。我若拦着你,那是我不对了。”宴四林看着夜入机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闪啊闪的,特别明亮,她笑道:“再过一月就是南陀比武,到时会来很多武林门派,你若一鸣惊人,你将前途无量。”
夜入机一头扎进师父的怀抱里大哭了起来,哭道:“为何叫我遇见了师父却又要分离。”
宴四林抚摸着夜入机的头发,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在山顶,师父在山下,我们没有分离。”她擦了擦忍不住的掉下的泪水,又道:“爹娘给你什么身份你就是什么身份,你扮女子再怎么惟妙惟肖也是假的。”
“就是啊!”露凝白委屈的说道:“世上没有你这样无知的男人。”
“倒有一种方法叫你留下。”宴四林看了一眼露凝白,对夜入机笑道。
“什么方法?”夜入机心急的抬起头看着师父。
宴四林擦着夜入机脸上的泪花,笑道:“你娶了露凝白就可留下。”
“羞死啦!”露凝白双手捂脸赶紧背过身去。
“她是弟子的师叔啊!”
“你不愿意?”
夜入机张开嘴说不出话来,露凝白紧张的不得了。
宴四林又道:“难道你不懂传下香火才能叫你的爹娘安息九泉?”
夜入机大吃一惊,只在这一眨眼,他发觉自己无法推脱这个重大的责任,嘴里缓缓的说道:“弟子……没不愿意。”
“你别忘了你依然是宁亭山弟子。”宴四林正色道:“红颜派只留一种男人,就是掌门夫君。”
“师姐。”露凝白吃惊的转过身看去宴四林,她见宴四林对她点点头。她心里感激不尽,忍不住的掉下了热泪。
宴四林对夜入机说道:“你是该报答为师,为师不仅救了你两次性命,还把一生武技传给了你,你娶了露凝白就是报答为师。”她见夜入机不开口,严厉的说道:“你果真不愿意?”
“弟子…”夜入机脸色为难的低下头,没发现露凝白伤心的哭了。
“你走。”宴四林气愤的说道。
夜入机慌忙抬起头:“不,师父,弟子愿意,只是弟子怕委屈了露师叔。”
“不委屈不委屈,我此刻不再是你的师叔了。”露凝白心急的叫道,赶紧跪在了夜入机身边,看了一眼满脸惊色的夜入机,对宴四林笑道:“多谢大师姐成全。”
宴四林满意的点了头,对夜入机说道:“你比武定能进前五,这就是你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南陀翁爱才如命,定会收你做关门弟子。你武功大成那日露凝白会接任红颜派掌门,我把红颜派交给你们最放心。日后若是你们谁背叛谁,自然也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今日,你们大婚,此刻去行夫妻之事。”
夜入机惊道:“今日!”
“夫妻之事!”露凝白也同时惊道。
宴四林站起身对他们笑了笑,转身走出了院门把院门关了起来。
“怪不得这么隆重,原来大师姐早想到这步了。”露凝白环视着张灯结彩的红颜楼,恍然大悟的说道。
“师叔…”
“不许叫我师叔。”露凝白严厉的说完,对夜入机笑面如花:“我从今往后就是你的妻子,你就是我的夫君。”
“师父是要我们在此拜堂么?”夜入机傻乎乎的。
露凝白拉着他站了起来,笑道:“夫君随我来。”
夜入机跟着露凝白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露凝白关起了房门。他现在不懂什么是爱情,只是报恩。
“关门做什么?”
“你真是个大笨蛋。”露凝白白了一眼,笑道:“那日,地藏焰得知你是男子,她与我离开时她把初香给了你,她说她要嫁给你。”
夜入机生气的说道:“我才不娶她。”又道:“初香是什么,我还给她就是了。”
“就是这个。”
露凝白突然吻住了夜入机的嘴巴,吓的夜入机身子一抖大睁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露凝白闭上了双眼,他想要离开却被露凝白紧紧的抱住,这也就懂了。
癡情小保姆 蜀山湛然
露凝白松开了夜入机,羞涩的笑道:“这就是夫妻之事,从今往后我露凝白就是你夜入机的女人了。”
夜入机纳闷的说道:“我感觉怪怪的。”
“我也觉的怪怪的。”其实露凝白也不懂什么是夫妻之事。
水火交融 憑依慰我
两人面对面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声一停露凝白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递给了夜入机,笑道:“是烤鸡,你快吃了。”
“我吃过了,你吃。”夜入机把纸包递给了她。
“一起吃。”露凝白打开了纸包,撕下一支鸡腿递向了夜入机。
逍遙雷神
“我想吃鸡爪。”夜入机没舍得接,伸来手撕下了一根鸡爪。
“我也想吃鸡爪。”露凝白也撕下了一根鸡爪。
“我也想吃鸡爪。”屋外猛地传来一声,惊的他们赶紧拉开了屋门。忽见师姐们都在,都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把衣服换上。”宴四林端着新人衣裳。
“快接呀!”露凝白对夜入机笑道。
夜入机接过了新人衣服,对宴四林说道:“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师叔。”
先婚厚愛:總裁老公,別放肆 遙知雪
一个师姐笑道:“师父依然是你的师父,我们都是你的师姐了。因为,你的师父此刻起就是掌门了。”
露凝白兴高采烈的叫道:“三喜临门啊!”
一个师姐对夜入机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许你扮女子了吧!”
夜入机点点头就被露凝白拉进了屋里,他们听着门外传来了一片大笑声。突然一下,鸦雀无声。
“怎么了?”夜入机发现不对劲。
“管它呢,我给你梳头。”露凝白拉着他走来了梳妆台坐下。
冲进来几十个绿衣弟子,有男有女。最后走来的是刘夫人和毛须人,区环和吴永居然也在其中。
“红颜派不许男子进入,都出去。”宴四林带领大家赶了过来。
“她就是宴四林?”刘夫人问区环。
区环道:“是的,夫人。”
“把夜入机还给我。”刘夫人眼神并不友好的看着宴四林。
宴四林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是哪位?”
区环对她笑道:“我和吴永是丐帮弟子,那一千两白银是刘夫人特地感谢大家照顾了夜入机。”
闻言,宴四林与大家都是大惊失色。
刘夫人不怒自威的对宴四林道:“看在你救了夜入机的份上我不追究,把夜入机还给我。夜入机是我丐帮弟子,任何人都不能占为己有。”
宴四林笑道:“我倒想知道刘夫人追究我什么。”
毛须人喝道:“快交出夜入机,否则踏平你红颜派。”
“不要动怒。”夜入机和露凝白身穿新人装冲出了人群,夜入机对刘夫人道:“是我自愿留在红颜派与大家无关,请夫人相信我。”
刘夫人对他笑道:“你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是个男子,也怪我没看出你是男子。这下可倒好了,你二老舅一定高兴的不得了。”
“二老舅怎么没有来?”
“还不是因为你,他此刻正和南陀翁打个你死我活。”
“啊!”
“我们快去劝劝他们。”刘夫人拉起了夜入机的手。
“夜入机。”宴四林看着夜入机转过身,笑道:“你的新娘子等着你拜堂成亲。”
夜入机看去刘夫人正要开口,刘夫人对宴四林冷冷的说道:“谁敢拦我。”她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这是天一般大的权力。她看着宴四林低下了头,又见她们都低下了头。她看去了露凝白,直言道:“你不配嫁给夜入机。”
露凝白不敢得罪刘夫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夜入机掉泪。
夜入机心疼露凝白,看去刘夫人说道:“夫人…”
“快走吧!”刘夫人面带微笑的说完,拉着夜入机走了起来。
夜入机也不敢得罪刘夫人,他一直回头看着师父和露凝白一样无奈的眼神。突然被毛须人挡住了他的眼睛,他伤心难过的掉下了泪水。
区环看着人们都走了,对宴四林和大家笑道:“我们姐妹一场甚好,只怪我身不由己。我至死不会把你们讹诈南陀山的事道出,你们大可放心活着,请多保重,告辞。”她抱拳敬过,转身离去。
大家看着区环离去的身影,暂将心里悬着的石头放下。
“师姐。”露凝白心如刀割,抱住了宴四林。
“他若对你真心一定会来娶你。”宴四林强颜欢笑的说道。
“小诗不懂事,叫你受委屈了,我带她给你赔个不是。”刘夫人拉着夜入机走来了马车边,对夜入机愧疚的说道。
“夫人言重了。”夜入机笑道:“我要感谢她们打伤了我。”
“这是为何?”刘夫人惊道。
“她们打伤了我,我才和红颜派结缘,我不仅学到红颜派绝学,还娶了露凝白为妻。”
“不许胡说,她不是你的妻子。若是被你二老舅听到了这话,他一定会杀光红颜派所有人。只在一刻间,世上就没有红颜派了。”
夜入机急道:“师父是我的救命恩人,她们对我很好。”
刘夫人笑道:“你放心,丐帮只有感谢她们。我们快去劝架,你也能学到几招。”她见夜入机迟疑不动步,笑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
夜入机摇摇头,道:“我是丐帮弟子,夫人的话岂敢不听。”
“那你为何?”
“夫人,我想回去给师父磕个头。”
“去吧。”
夜入机飞奔进了红颜楼,跪在了宴四林膝下,磕了一头,很响。
“起来说。”宴四林弯下腰将他扶了起来。
“师父,是弟子无能叫师父和各位师姐受委屈了。”夜入机抱紧了宴四林,泪水飞洒下来。
宴四林知他是真心真意的,她心里感动的流下眼泪,她用手擦着夜入机脸上的泪花,笑道:“师父坚信你对大家真心不二,只是来的太快了。师父现在问你一句话,你娶不娶露凝白。”
夜入机赶紧看去露凝白,他看着露凝白那双无奈的渴望的委屈的不舍他走的眼睛,他突然动了心懂了爱是个什么,他笑了笑,眼里是那么有爱有情,亮晶晶的,闪啊闪的,迷死了露凝白。
夜入机正色道:“我从今为你做回男人,我此生只娶你为妻。”
“我信你。”露凝白扑来抱紧了夜入机,已经将一颗心彻底交给了夜入机。“我舍不得你走。”露凝白泣道:“我生生死死都是你的女人,你一定要把我记在心里。”
夜入机笑道:“我会来和你在一起,我现在必须走了。”
露凝白突然松开了他,背过身哭道:“在我没有转身之前你快走。”
“师父保重,大家保重。”夜入机无奈一抱拳,转身飞奔而去。
露凝白转身大叫:“夜入机,我爱你。”
夜入机奔来门前赶紧定步,回过头对露凝白笑着一点头。他见露凝白破涕为笑,他将身上唯一的匕首扔向了露凝白。
这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但在露凝白心里是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