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ai7精华都市小說 相忘於江湖之問心 線上看-100、一念悲憐自成仁,化爲幽魂冤未沉!-h6koi

相忘於江湖之問心
小說推薦相忘於江湖之問心
无论洛思茹给人们留下了多少美好的回忆,又或者多少充满温柔悲痛的情丝,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未来的一切都将有未来的人去承担,现在的人总还要承担自己的问题!
站在曾经与人生大敌坦诚肺腑的地方,半琴心里空前的平静,望着无边无际的虚空,才会让人真正体会到原来完全的空虚其实比温柔满足更加难得!
“半琴!思茹虽然走了,但你还有我。你永远不会孤独的,因为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你的!”
淡淡点头,半琴的几乎毫无反应,完全白白浪费了剑心满脸的柔情蜜意。
“他们就快到了,我想单独待一会儿……”
失落的走向山崖边上,剑心看向那孤寂的背影,暗暗安慰着自己!“没关系!他迟早会回心转意的,自己可以等……”
眼见魔宫比传说中攻打中原武林巨大出入的人数来至山腰,这也并不奇怪!由于中原武林顽强的抵抗,加上传闻魔宫中人染上了一种病症,短时间内就死伤惨重!但即便如此,双方本身的实力差距也仍旧没有多大的改观!
虞方胜只带着几个随从上山,走到半琴面前四目相对,彼此微笑颔首!
“无论今天这一战结果如何,其实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只是我很遗憾,因为如果可以得到你,原本我还是可以赢的!”
半琴听着淡然一笑:“我也很遗憾!因为你在我心里本该是个更冷静,更理智的人,但可惜了!”
在劫難逃,公子難哄 鼎
“也许!但我其实也根本没有选择,不是吗?”
“就像你从来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在乎天下苍生,难道你也同样不在乎妻儿?还有一片基业?”
“大概一切都已经消失了,你不这么认为?”
长叹口气,半琴苦笑点头:“是啊!其实,我们一样的可悲!”
“但我却仍旧执迷不悟,以致你连最后的救命稻草都被我浪费了,你现在心里很怨我吧?”
“至少……,我可以理解!”
美女圖
“所以,我才能毫无犹豫的来完成这最后一战……”
或许根本没有人能听懂他们之间的对话,但这一战,必定是无可避免的!双方都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无可匹敌的绝顶高手,因为从根源上讲他们本身就不是普通人!
在旁观者眼中,只能看到两个绝世高手的戴峰之战。但他们心中的痛苦和无奈,却是永远也无法被别人去理解的!
听到山腰处的厮杀声,众人诧异对视,因为那本不是应该发生的声音!只交战的两人,似乎对一切浑然不觉!
眼见路上一群人影眨眼到了近前,众人面面相觑,其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而看到其中竟然有怀善,异道立刻怒不可遏!
“混蛋!今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给思茹报仇……”
淡淡看着猛冲而至的异道,怀善只轻轻的随手一挥。异道顿时感到一阵飓风涌来,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回去。
众人骇异间,魔宫阵主乾天忽然一声惊呼:“师叔……”
杨琛等人循声看去,一个高大愧为的老人缓步走出几步,却竟然是峨眉金顶玉皇寺的住持难途!只因他此时虽仍光头,但衣着却已完全不同,所以曾经见过的几人一时竟没认出来 。
同时,众人簇拥中一个面貌清癯,精神矍铄,但年纪必定已极老的老人,竟然正是多年前宝莲寺中所见过的明明老和尚!只是此时他整个人散发出的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已经和曾经所见完全不同了!
一瞬间,人们脑海中混乱如麻,但却又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一切!
走上山顶,看向交战两人,难途冷笑声:“几十年前我就看出来虞方胜这小子没什么前途,果然不出我所料,神宫在他手上只能是一败涂地!但偏偏我那死鬼老子偏心,还为了这孙子把我这个亲生儿子赶出家门!”
方邪真系列之殺楚 溫瑞安
看着他一脸的愤慨,明明淡然道:“你何必生气?至少看看现在,如果是你,能和那个半琴打成这样旗鼓相当?”
难途虽然眼含愠怒,但却也丝毫不敢反驳!剑心呆呆看着众人,心里只感到无比的惊恐!
“明……明明师伯,您……”
看向她,明明微笑点头:“好孩子!做得好,半琴这小子的确是个**烦,如果不是你,怀善绝不可能轻易靠近他,所以你的功劳是非常大的。等师伯我日后得到了天下,你的荣华富贵绝不会少的,放心好了!”
在众人无比惊恐的质疑中,剑心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混乱了!“不……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轻叹声,怀善缓缓开口:“剑心,你还不明白?师父本是波斯皇族后裔,只因数百年前被魔宫毁灭才会流落中原武林。所以本派一直以来也都是以铲除魔宫,报血海深仇为大任的!如今师父大业将成,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老人家了!”
“那我师父……”
看怀善满脸忧愁,伤感!剑心满脸苍白,双唇忍不住轻轻打颤:“这么说,一切从头到尾,就全都是你们的阴谋?”
明明微笑点头:“没错!我故意对雪溪放出消息,让他知道魔宫有妖人的存在。因为虞方胜早就想方设法引他出手,然后暗中观察你们身上血毒是否有其他方法控制。而我想不留后患的行动,也必须借助他去引开虞方胜的注意力。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继续筹划一切!本来所有事都很顺利,但连我都没想到,半琴的成长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他不仅天赋远远超过你们,更让虞方胜都舍不得除掉他。而且,居然还勾搭上了殷瑶姬,发现了魔宫的秘密。那时候我终于明白,他再也不能留了!所以,我引他到玉皇寺,让他从此万劫不复。但他也确实厉害,人都只垂死挣扎了,居然还暗中派雪天齐到波斯引出大军牵制魔宫。而且在我已经计划准备杀了雪天齐的时候,半琴也能先一步把他叫回来。事后我才想通,原来我已经被他看出了破绽。哎!可惜啊,如果他是我一手养大的,要成就大业实在容易太多了!可惜!可惜啊……!”
“主人何须感叹?今日此二人必将命丧于此,从此主人富有寰宇,何其壮观?昔日些许小憾,已然不足挂齿了!”
开始众人就已经见到明明身边一人躬身哈腰,低垂着头,只是都未在意。可此时听其说话,再见其面才发现这个无耻、谄媚的小人竟然就是雪天赫!
“雪天赫,你怎会在此?”
“哼!我自然在此!”
“那……那夫人和少主?”
“哼!什么夫人?什么少主?贱人和贱种,早就被我杀了!识趣的就快快投降,主人慈悲或许还可留你们一条命!”
雪天齐满脸悲痛的看着他,心里又悔又恨:“大哥!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雪天赫听了看向他,满脸怨恨的冷笑:“哼!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还要多谢拜你所赐?不过老三,你让我失去了原本应得的一切,自己又如何呢?还不是被人搞得身败名裂?不过念在兄弟一场,我这当大哥的给你指条明路。早早自尽了事,也省得零碎受苦!”
雪天齐听了愤然看着他怒喝:“我呸!雪天赫,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我雪天齐虽然混蛋,但至少绝不会和你一样是非不分,埋没良心!今天我和你兄弟之情一刀两断,也绝不容你数典忘祖,祸害江湖!”
“哈!你我之间何曾有过什么兄弟之情?至于其他的,也只能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正在诸人一片汹涌诘骂,突然原本交手到浑然忘我的两个人不知何时冲了过来。连明明也不由一惊!
事到如今,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基本明白了!正是明明为了向魔宫报数百年前毁家灭国之仇,才会想要暗中消灭魔宫。但虞方胜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所以报仇早已不能满足他难以填满的欲望,那么他的目标就自然而然成为了全天下!
他自知对虞方胜而言自己是个完全陌生的存在,但要得到魔宫最大的秘密而不被发现,他只有找到一个可以吸引虞方胜目光的人,这个人就是雪溪!
最后,雪溪果然掉进了他一早设计好的陷阱!而明明也终于找到了确实可以控制魔宫妖人体内毒性的方法,只是他的目的不是救怀善,更加不是救半琴或者剑心,而是要以妖人体内的毒血混入其他毒药摄入人体,造就一支庞大的妖人军队,从而得到全天下。
諸天之完美惡人
这一切自然不是半琴可以轻易了解到的事实,但几年中的经历让他渐渐发现了自己真正要面对的敌人恐怕不是虞方胜而已!由此最后一个看似偶然,但却和整件事息息相关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预计里。
只是他仍旧没能比对手想多一步,在他失踪几个月,一出现就轻易打败了虞漠寒的时候。明明就由对他和殷瑶姬的联系中立刻想到,他必然已经得到魔宫最厉害的武学!虽然并不很担心他会从此摆脱血毒的束缚,但半琴的成长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因此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当日在雪心遭遇魔宫妖人,半琴重伤之下突然得到了玉皇四柱的解救。而难途早已说过正是虞方胜的亲叔叔,只是由于家族的传统被牺牲送入了佛门。可是他本人并不甘心独自去为整个家族赎罪,而明明数十年对魔宫的深入监察,很快就了解到了这个对自己会起到很大作用的傀儡!
“难陀经”的确可以暂时压制半琴体内的血毒,但那绝不可能彻底清除毒素,反而会令他有朝一日毒发的时候痛苦百倍!半琴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自然而然也就更加能够确定心里的设想。再之后听说了魔宫曾经出现了一个假的虞方胜,这个人也就只能是难途了!
至于雪天赫!也正是难途多次潜入魔宫暗中拉拢的,这次虞方胜大举出动,也实在是找不出另一个人,才会让起码还会希望从自己这得到好处的雪天赫代为殿后。只是他万万想不到,他离开魔宫不到十天,所有留守的门下就都已惨遭了雪天赫毒手,当然也包括乔佩和虞城!
这一切,直到看见半琴吩咐霍云飞送到面前的尸体,虞方胜才突然恍然大悟!可是那时候他也明白,一切都已经迟了!回头对自己来说只能是死路一条,前进未必会胜利,但半琴毁了自己的一切,自己也绝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超級廚神 水下海藻
然而此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虞方胜远远听着来人的叫嚣得意,终于忍不住冲来:“今天我这个神宫的不肖子孙,就要为列祖列宗清理门户了……”
想到祖先基业因为这个叛徒毁于一旦,乾天等人也忍不住义愤填膺!而与此同时,杨琛等人也纷纷兵刃出手,准备和敌人一决生死!
半琴此时的功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首先就冲向了明明,其近处几人还没接招就已经被猛烈的掌风冲击的浑身筋骨寸断!
“哼!半琴,你竟然敢向我出手,看来果然是不想活了?”
“死又如何?今天有你这个当世人魔陪葬,我死也值了!”
“呵呵!就凭你?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若在平时,听到这话也许多数人只会觉得这老头自己才是不自量力!但如今看到他几乎毫不费力的就随手拆解半琴的杀招,所有人都不由得惊骇世上居然会有如此高手!
而另一边,虞方胜死死缠住难途,一腔愤怒全部伴随着清理门户的唯一念想喷涌而出。但难途的功力虽然的确略逊于他,可毕竟也是世上罕有的高手。况且他们身后,看似还有至少数十个应该是已经被注入毒血的妖人。魔宫众人不顾生死的拼搏,看起来也只是枉送性命而已!
看到不仅一生梦想破灭,而且连自己数十年苦心创造出的奇迹最终也是为人作嫁,虞方胜心里充满了吐不出的痛楚!
突然,难途正全神应付虞方胜,却不慎被脚下突然伸出的一双手拽住,整个人重心不稳便要向前跌倒!
“宫主!快杀了他清理门户……”
眼见难途一脚重重踏穿了乾天胸腹,虞方胜已经杀红了眼,运起毕生功力向他猛扑上去。
轰然巨响过后,虞方胜倒翻出数丈之外,难途一口鲜血喷出,脏腑中不断翻涌,急忙运功自疗。但那一掌虞方胜是鼓足了毕生功力,已经震碎了他的心脉。
虞方胜立足之后,正好见到半琴被明明抓住了一条胳膊“咯咯”两声扭断。半琴闷哼声反掌击出,明明冷笑声一掌后发先至印在他前胸,将他打了出去。
眼见明明就要追上去给半琴最后一击,虞方胜大吼一声扑过去。
杨琛见半琴受伤急忙过来抢救,而半琴此时满脸苍白,大口血吐出来浸透了前襟。
“半琴!你怎么样?”
看着惨烈的战场,半琴凄然摇头:“我已经废了护体寒功,没救了!”
杨琛听得大惊失色,哽咽着连连摇头:“不!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带你去找洛神医……”
抓住他的手,半琴轻轻摇头:“其实,我……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可是我……我不甘心,天下恐怕再……再也没有人可以打……打败他了!”
“不!不会的,你只要养好身体,早晚一天你一定可以打败他的!”
杨琛此时满腔的愤怒,但更想尽快带着半琴离开去找洛浩治伤!突然感到背心一麻,杨琛整个人跌坐在地上,随机感到一股暖流从背后涌向全身!
“半……半琴,你要干什么?”
“听着,现在要打败他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发挥出我全部的功力!可是我只是魔血的载体,永远不可能完全发挥出威力!只有血肉至亲才能吸收我的功力,发挥到极致!”
“难道……”
“我知道,其实你也早就这么怀疑了。那次你练功伤了手,我就偷偷请洛神医为我们验证过了!很抱歉!我只能把这一切都托付给你了,别……别怨我……”
杨琛听得早已泪流满面,连连摇头挣扎却半点都无法行动!
“不!不半琴!你不能死!你不可以死啊……”
叫着,杨琛忽感一阵热血上涌,瞬间就再也没了知觉!
眼见半琴颓然倒下,剑心突然一声惨叫向他扑过去!
“不!半琴,你不能死,不能啊……”
倒在她怀里,半琴凄然笑了笑:“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知道,思茹是……你啥的……”
“你……我……”
“你故意把思茹弄得像是被**而死,但她身上其实没有丝毫痕迹!而且她临死都不肯对我说出凶手的名字,我就知道了!”
剑心听得泪水狂涌而出:“为什么?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和思茹早就决定生死与共!既然她已经不在了,我也没有必要活下去,那就算杀了你又如何呢?”
“从头到尾,你心里就从来都没爱过我吗?”
苦笑摇头,半琴幽幽看向远处:“还重要吗?剑心,答应我最后一件事。他……他是我亲生的哥哥,是我唯一的希……望……”
剑心紧紧搂住半琴渐渐僵硬的尸体,撕心裂肺的痛哭不止。而此时耳边却听到怀善苦涩的声音:“半琴!对不起!看来我要违背承诺了,因为我终于发现,我不能忍受这世上还存在哪怕一丝一毫和你有关系的人或事……”
眼见他一掌就要打在毫无防备的杨琛头顶,突然感到一阵烈风扑面,怀善只好急忙后退,定睛一看却是剑心满脸凄绝的挡在杨琛面前。
“就算死,我也绝不会让你动他分毫!”
“剑心!难道你还不明白?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对你才是真心的,现在我们美好的未来只差这一步了,杀了这个祸胎,一切就都了结了!”
紧紧盯着他,剑心此时心里已经只剩下为半琴保留最后希望一个念头:“你……做……梦……”
“哎!你要恨我就恨吧!总之,今天我必须亲手杀了他……”
怀善正要再次向杨琛出手,突听身后一声巨响!骇然回头,却见山口一片浓烟滚滚,明明满脸愤恨的望着烟雾,表情从未有过的扭曲,显然是恨到了极点!
原来虞方胜为了救半琴,拼死拖住明明!可惜彼此武功实在相差太多,无奈之下他只好拼着最后一口气冲入妖人之中,用血把所有妖人引向自己。而就在几十个妖人扑倒他身上撕咬的时候,虞方胜突然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缠满了全身的**!
为了制造这些妖人,明明也算是费尽心机,单单为了试验就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再以血炼精元提取怀善和剑心身上的毒血摄入这些千挑万选的人身上。可如今几乎还没真正为自己体现过什么价值就被虞方胜一下子毁了,明明的愤怒一时间已经是按耐不住了!
瞥眼见到地上的难途此时已经奄奄一息,还在拼着最后一口气央求:“主人……救我……”
明明冷漠的一脚踩在他头上:“数典忘祖,死不足惜!”
这话被旁边已经瑟缩一团的雪天赫听到,心里不由大惊!
而明明此时正好一脸残酷冷笑的看着他:“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没有……”
不等他说完,明明已经一掌拍出,雪天赫整个人顿时四分五裂,至死不瞑!
“呸!你爹雪溪被你丢尽了老脸,难道再让你去给我丢人现眼?”
怀善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虽然早已知道曾经的慈祥只是表面的伪装,但那样的师父,却也是他从未见过的!一瞬间,他仿佛又听到了半琴当初的警示。如今看来,那的确至少并不是单纯的挑拨离间而已!
此刻,随着一阵身体被刺穿的剧痛,怀善不可思议的了解到,自己也路也终于走到尽头了。
冷冷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明明轻叹口气:“好徒儿!为师早就警告过你,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大业,你一定会后悔的!哎!真可惜!你终究还是没有一点能比得上半琴,看来当年我确实是选错了……”
怀善再也不能回应师父了,但他也并没为自己的死而感到怨恨,只是可惜也已经不能把这句话告诉心爱的人了!
“一切都是你做的,连我两位师父都被你杀了!”
“呵呵!”
剑心怒不可遏的想要冲上去拼个死活,但突然间半琴的临终嘱托回想在耳边阻止了她。
明明冷酷的看过来:“半琴啊半琴!你果然是没让我失望,临死还留了这么一手!不过,我怎么能让你如愿以偿呢?”
听了他的话,雪露等皆不顾自身伤势,强撑着围拢到了杨琛身边。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半琴一死,你们只剩下去黄泉路上追他的份儿了……”
众人暗下决心,都决定已死保护杨琛这最后的希望。
冷冷看着一群打算螳臂当车的笨蛋,明明的武功早已高到令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任凭他们如何拼尽全力,就是丝毫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眼见他已经越来越近,剑心绝亡的看了眼地上半琴的尸体!
“没有她你就活不了了!可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錦繡仙途,第一煉器師
剑心的武功的确是比其他人高出一些,但在明明面前仍旧只是不堪一击!两指轻轻夹断她刺来的剑尖,顺势将半截剑身掷向此时仍旧毫无防范的杨琛!
剑心大惊失色,只觉后腰一阵剧痛,整个人生生从半空趴跌下去,浑身散架般的痛楚几乎让她瞬间失去知觉!
“剑心啊!要怪,就怪你自己爱错了人,也信错了人……”
正要脚下发力踏死剑心,明明突感一阵尖锐的劲风刺来。惊讶中忙闪身跳开,却见本来一直端坐地上的杨琛缓缓站起来!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醒过来。难怪半琴会把一切堵住都压在你身上!”
杨琛此时心里的愤怒已经无法形容,所以脸上都已体现不出分毫,正好像人们最初见到的半琴一般!而看到他眼中射出的凌厉光芒,明明心里也不禁一阵惊悸!
虽然他早就想过半琴这最后一击必然凶猛异常,但也实在没料到会如此可怕!但暗想杨琛毕竟功力有限,即便半琴已死激发出了他全部的潜力,也不可能这么快融会贯通。既然如此,自己就只有速战速决了!
一瞬间,众人只觉得突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时而寒风刺骨,时而酷热难耐。而猛烈无比的劲风,正在不断逼动众人的脚步!
回到東漢末 一百二十
明明心里暗感惊骇!因为事实远比他所预料的更加残酷!突然头顶一阵剧痛,竟然被杨琛生生扯下了一片头皮。
冷冷看着他,杨琛的声音更加刺骨:“这就是你和虞方胜曾经梦想的力量,可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宁愿用一切去换回我的弟弟!但就是因为你们的野心,害得我们从小失去了父母,就算我们已经相认,我也没能再听他叫我一声哥哥!都是因为你,你……一定要死……”
明明听得心头一凌,可杨琛已经到了跟前。心念飞转,明明恶上心头,闪身一跳飞脚踢起了半琴的尸体。
穿越之嫡女悍妃
杨琛一惊!赶忙伸手去接,可明明随后阴森冷笑着跟来。人们惊呼中,却见一跳人影突然窜到两人之间,竟然是剑心奋起余力跳起来死死抱住明明,并且一口咬住了他肩头!
痛叫一声,明明双拳猛击打飞了剑心的尸体,却同时也带下了自己肩头一大块血肉。
还未回神,愤怒到极点的杨琛也已双拳满足功力打来。仓促间双掌迎上,“轰隆隆”一阵爆响,杨琛晃了晃身子,“哇”一声吐出口浊血。而明明被这一拳打得五脏俱裂,摇摇倒地。而脸上,仍挂着满是不甘的绝望……!
一阵腥风吹过,杨琛痛不欲生的轻拂着弟弟已经冰冷的面庞!这一刻,他多想弟弟能再站起来骂自己。可是,再也不能了。
一切都结束了,再也没有人能来解释为什么结果还是这样?明明都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可为什么结局还是没能有丝毫令人庆幸的成分?
也许半琴从走上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放弃生命了,因为从洛思茹死去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把他的灵魂带离了这个世界!而现在无论一切是否有何价值,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无论半琴付出了多少,的确直到最后都没能得到丝毫上天的怜悯!同时,也只证明了他早已认定的英雄都已死去!
山间的厮杀已经停止,贤贞带着大批官兵上来,眼前的一幕让他忍不住滚滚落泪。
终于赶回来的雪溪,望着杨琛怀里自己唯一的徒弟的尸体,手里那一株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的血浸草,在微风中渐渐化作了飞絮!
一切都结束了,结果和最初的预想竟然没有丝毫区别!或许,只是更惨烈而已!不过,现实的英雄为了维护世间恐怕并不存在的正义,不也正该是这样的结果吗?
杨琛哀痛难抑的跪在弟弟尸体旁,似乎还没能真正去理解一切已经结束了。雪露轻轻把手放在他背上,抽泣着安慰:“虽然他一直没亲口叫你一声哥哥!可他其实早就认你了,甚至那时候他还并不确定,可他也还是早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因为这样他才会一直对你那么严厉。现在虽然他走了,可你也总算是完成了他的心愿。我相信,他也已经满足了……”
“满足”!这两个字说出来是如此的容易!可真要亲身去感受到,却要付出太多!而当最后回首前尘,此刻的“满足”,真的让自己可以再无遗憾了吗?
或许对更多人来说,这一切终究只不过是文字构成的故事而已!但如果真的如此,我实在感到非常遗憾!因为这一切并不是幻想,更加不是结局。或者说,只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
也许,一切都根本没有开始或者结束!因为悲剧,就是从不停止的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