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ofgq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獄界-第十章 終極一戰(大結局)分享-kax69

獄界
小說推薦獄界
眼前豁然开朗,那本来压抑的天如玻璃镜面般粉碎,化作无数微小的粉末,转眼就挥洒在新的天地之间,不见了踪影。
而出现在狱界众人眼前的新世界,则是一片无尽的虚空。在遥远的地方,有一处光亮,那正是虚无之路和狱界一同被粉碎之后留下的出口。
李海冬和申公豹的神识回到了身体之中,似乎经历了一场无休止的大梦。他们恢复了意识,看着原来那个荒凉的狱界一瞬间没了踪迹,心中反而掠过一丝的留念。
那毕竟是很多奇妙的故事和历险发生过的地方,忽然不见了,或许有一天会让人分外的想念。
“大家从那里出去,不要急。”李海冬腾空跃起,飞快的来到虚无之路的出口处,当起了临时的交通警察。
狱界的囚徒们有些受了重伤,就在朋友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飞过虚空,一个个鱼贯的从出口钻出去。李海冬怕他们出去之后四处乱走,忙叫申公豹和俞白眉先出去安定人心。否则若是出了狱界就一哄而散,只怕全都成为天界追杀的目标,被各个击破。
狱界的囚徒经历了几次大规模的战争,残存的还有不到一万名。从狭小的出口钻出去,耗费了很多时间。李海冬尽职尽责的留在最后,而罗刹也一直温柔的陪在他的身旁。
当两人将最后一个囚徒送出了狱界。李海冬骑上憨憨,金大牙抓住憨憨的耳朵,罗刹则坐在李海冬的身旁。李海冬拉着罗刹的手,回身望了眼狱界的残骸,轻声道:“这里可是我们认识的地方。”
罗刹轻轻的靠在李海冬的肩膀上:“我好累,再也不想回到这里了。”
李海冬点点头:“我们走吧,再也不回来了。”轻轻一拍憨憨,走进了虚无之路。
狱界的残骸零落的留在了这个众至尊天神设下的空间里,不知未来的某一天,是否还会有这样一个世界用来禁锢新人的自由,用来维护老人的权威,用来供那些天神满足私欲霸占世界。
刚进虚无之路,前方匆匆忙忙的跑来个人,正是血隐神君。李海冬见他汗流浃背,不禁奇怪的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东方天界的大军在出口埋伏,正在僵持着呢。”血隐神君带来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李海冬愣了一愣,才知道一切原来都在东方天界的掌握之中。
“出去看看。”该来的总该回来,既然都堵在门口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战。
飞快的冲出出口,李海冬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众多囚徒密密麻麻的集中在出口附近的山巅和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阵势。而四面八方则都是东方天界的旌旗人马,看架势十倍于囚徒的人数。
“李海冬。”远处一声冷哼,李海冬循声望过去,正是老仇家李靖。
李靖看到李海冬就怒从心头起,之前他追踪李海冬却被耍的团团转,损失了麾下不少的兵将。此刻仇人相见分外的眼红,厉声喝道:“你们这些胆大包天的罪人,竟然敢毁坏狱界,我奉玉皇大帝的旨意要将你们全数抓拿。若有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狱界的囚徒们没有一个答话的,历尽了生死考验无数艰辛,自由已经出现在眼前,难道还要再屈服天界的强权吗?他们默默的收拾着伤口,调息着灵力,准备好法宝,眼中充满了战斗的光芒。
“好……好……都想拒捕是吗?”李靖怒道,“天兵天将,听我号令!”
四面八方的十万天兵天将轰然喊了一声,旌旗招展,大军的阵势隐隐就要发动。
申公豹来到李海冬的身前,低声道:“天界兵强马壮,只怕不好对付。我怕人心思散,若是成了乌合之众,只怕转眼就落花流水。”
李海冬也察觉出虽然人人都有拼命的勇气,却无法抱成一团。只怕大部分人都怀着趁乱逃命的心思。
“大家镇定!”李海冬看到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去拼命,忙大声呼喊道。
來自火星的你 超丶丫頭
身为老鼠会的会长,也是这一次破碎狱界的第一功臣,李海冬的威信还是很高的。他一呼喊,所有囚徒都安静下来。就来对面风声鹤唳的天界大军也略微停下了正在发动的阵势,想看看这个天界头号通缉犯要说些什么。
“诸位,咱们千辛万苦的从狱界逃出来,为的是什么?”李海冬发问道。
囚徒中有人高声喊道:“为的就是自由!”
不滅武魂
“是的,自由。那我问问大家,到底为什么失去自由,怎么会被关在狱界那么多年?”
没有人回答,每个人都在思索。
李海冬指着四周的天界大军道:“答案就是我们不够团结。在天界的强权面前我们只是一团散沙,才能让他们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可如果我们联合起来,难道他们不怕吗?”
群情激奋起来,许多人高呼道:“当然会怕!”
李海冬继续道:“若是我们不够团结,迟早会如同之前一样,被一个个的抓起来。就算我们粉碎了一个狱界,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狱界,到时候我们只能继续的受苦受难。”
囚徒们都认真的听着李海冬的话,深知他说的非常有道理。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团结起来,才不怕天界的欺负。”李海冬最后高呼起来,“这是最后的一战,最终的一战,决定未来的一战,只要能打败他们,我们就将获得自由!”李海冬斗志昂扬的道。他的演说在天界无数人马的喧闹之中依旧十分的嘹亮,传进每个囚徒的耳朵中。
刚刚从狱界里冲出来的囚徒们贪婪的打量着身前的敌人,多少年的艰苦囚犯生活一遭解除,他们的激动无法言表。他们每个人都清楚,如果无法击败天界的追兵,那么所谓的自由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只有显示出不容亵渎的力量,才能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至尊天神们认识到他们不是一粒砂子不是一搓尘土,而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存在。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为了这来之不易的自由,他们也会浴血奋战,有了李海冬那慷慨激昂的鼓动,他们更加的坚定,绝不会后退一步。
“……来吧!”李海冬站在所有囚徒的最前方,他的身后是俞白眉罗刹血隐神君博鲁斯•泰格赤武玄等等等等。每个人的身上都还有攻打结界的时候所留下来的伤痕,甚至有些人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有些人的肢体还留着天雷地火狂风剧雷打击过后的伤残。可是没有一个人退却,没有一个人面带愁容。
这是一场为了生存和自由的战斗,无论结果如何,最终他们都会留下光荣的一笔。
大航海之誰與爭鋒
天界的大军阵势隐隐转动着,风雨雷电军在左翼包抄,杨戬军在右翼掩杀,李靖军和四凶兽在正面拦截。背后则是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的各路天界大军。看来为了他们,天界几乎派出了所有的力量。这一场战斗,只怕将会在神话历史上书写下最浓重的一笔。
“跟他们拼了!”百花帝君、轩辕白衣,青灵子和凌紫霞带着东牢的人马冲向了风雨雷电军。这些囚徒都是在弱肉强食的狱界里挣扎求生幸存下来了,他们所经历的苦难哪里是养尊处优的天界大军所能了解的。就如同恶狼面对家养的宠物狗一般,双方的战斗一开始就陷入了死缠烂打之中。恶狼明显的占据了上风。
另外一个方向,博鲁斯•泰格和赤武玄这两个曾经在狱界争斗的你死我活的顶尖狱霸联手起来,带着墨敌和忒修斯以及一干西牢的人马和杨戬大军搅拌在了一起。
杨戬并没有亲自上阵,他冷眼旁观的战局,似乎另有打算。
李海冬号召过后,自然也要亲自上阵肉搏,他根本无须挑选对手,有一个人他一定要战胜。
“李靖!”李海冬从无数正在厮杀的战士们头上掠过,直奔威风凛凛的托塔天王李靖。
李靖一看李海冬,眉眼一挑:“你又来送死吗?”
“废话少说,出你的法宝。”李海冬这一回可是有备而来。
“这一回我看你怎么逃。”李靖对上一次放走了李海冬还是有些耿耿于怀,见他自动送上门来,自然不会放过,手一扬,玲珑宝塔高飞在天,轰然压了下来。
“来得好啊。”李海冬炼成了蓬蓬,早非当日任由李靖宰割的吴下阿蒙。同样手一扬,蓬蓬飞了出去,迎向玲珑宝塔。
法宝之间的比拼更多的是出奇制胜,就算修道人本领低微,若是得到厉害的法宝辅助,也能战胜强过自己的对手。像李海冬这样不但自身修为大大增涨,法宝也十分古怪的人,是同等级别的对手最难应付的。
果然蓬蓬一出,李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想要收回玲珑宝塔却是来不及了。只见宝塔金光一吐,想要将蓬蓬压制住。哪里知道蓬蓬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猛的射出一排激光炮来。闪光横飞之中,猛地闪避开宝塔的攻击,身体骤然增大,手一抖洒下一片大网,恰好将宝塔擒住。
“不好。”李靖一惊,刚要出手相助,眼前一花,出现了三个李海冬。
“这是怎么回事?”李靖震惊之下,立刻着了道,叫李海冬的本命真身一脚踹在胸口,摔了个滚地葫芦。
“父亲!”金咤木咤哪吒见李靖吃了大亏,立刻一拥而上,恰好接住了三个分身。李海冬踹翻李靖擒住玲珑宝塔,报了当日的一箭之仇,也不恋战。虚晃几招退回本阵,化而为一,将李靖的宝塔擎在手中,哈哈笑道:“李靖,你服气吗?”
李靖身为天界大军的总指挥,一招之下就被夺了法宝,简直是奇耻大辱。天界大军虽然人多势众,可是狱界囚徒们个个如狼似虎拼命的搏杀,让他们心胆俱裂,冲也不是退也不是。此刻见到主帅落败,士气更是低迷。
就在天界大军乱作一团的时候,一队人马忽然倒转了旗帜,向着同伴攻击起来。
“老三,你还好吗!”一条巨龙腾空而起,将身前一队天兵卷的飞了出去,正是四圣兽之首的青龙。
資本劍客 priest
朱雀一直在后方,她的伤势虽然还没痊愈,但已经能够作战,此刻正不时的用火系法术攻击天界人马。忽然见到多年不见的兄弟,立刻热泪盈眶。
三圣兽带领着二十八星宿突然倒戈,给了天界大军又一计重大的打击。李靖怒道:“快给我压制住他们。”
他的号令发了下去,却没有人应声。华光和四元帅军退到一旁,根本也不上前参加战斗,乐得看李靖的笑话。杨戬更是一直旁观着,天界十军有三军不用心,又多被亡命的囚徒们压迫住,虽然人数众多,却兵败如山倒,转眼间落了下风,节节败退下去。
“擒贼先擒王。手上有人质的话,一切都好办。”眼看李靖带兵向后退却而去,一路上丢盔弃甲。申公豹抢上来道。
李海冬会意,凌空飞起,一化为三,直奔李靖而去。
“李靖,哪里走!”李海冬怒喝一声,人若大雕,从高处扑落而下。
李靖回身一看,心胆俱裂。金咤木咤飞身上前,李海冬丢出蓬蓬将他们打飞出去。哪吒化为三头六臂来和李海冬交战,不过两个回合就被金色分身逼退。李海冬扫清障碍,一跃而下,失去了宝塔庇佑的李靖就如同个虱子一般,被李海冬手到擒来,一把揪住。
正要将他打昏带走,空中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海冬,住手。”
这声音温润清澈,让正在厮杀的众人心中都为之一静。李海冬抬头去看,正是女娲。她的**宝身浮在半空中,一旁还有三个老道。
李靖一见,立刻高呼道:“师祖救我!”
申公豹来到李海冬身前,低声道:“那三个便是元始天尊,老子和通天教主。”
这是李海冬第一次见到三位道家的至尊天神,见他们低眉顺眼一副和蔼的模样,若不是知道他们那些自私自利的行为,根本想不到他们慈祥背后的狠毒用心。
女娲的话李海冬是一定要听的,他松开了李靖,任由他连滚带爬的跑出好远。
女娲对着依旧在僵持的两方人马挥挥手道:“大家同是仙人,就不要再打了。”
她说着,冲李海冬招招手。李海冬腾空而起,来到女娲的身前。
元始天尊三个斜着眼看了看李海冬,似乎在疑惑这么个毛头小子怎么会在狱界闹出大动静,几乎动摇了东方天界的根本。
女娲对李海冬道:“东方天界如今和西方天界的争斗连绵不休,若是内部再发生战争,对东方的神系非常不利。所以我想做个和事老,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你看如何?”
李海冬当然能听出女娲的意思来,显然她已经说服了元始天尊他们。己方虽然暂时占了上风,若真想和至尊天神对抗,还是实力不足,此刻借台阶下坡,是最明智的选择。他忙道:“一切听凭女娲娘娘安排。”
女娲点点头道:“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你们虽然不能再去天界,却可以在四界之外另寻一个地方修行。这样可好?”
李海冬当然没幻想还能带囚徒们杀上天界,能够和天界和平共处就已经很好了,不过他还是道:“我要先回去和他们商量。”
女娲含笑点点头,似乎对结果十分的有信心。
燃情職場:漂亮女主管 西廂少年
果然,没有人希望再惹麻烦,多年的辛苦之后,享受自由的生活才是囚徒们想要的。几乎是一致通过达成了协议,接受了天界的条件。
女娲作为中间担保,李海冬和东方天界的代表李靖签下了协议。东方天界不再追究囚徒们以前的罪行和毁坏狱界的行为,允许他们另辟一个世界进行修行。而囚徒们也不得向天界报复寻仇,更不能违背人间和天界的根本规矩。双方都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总算让一场本该旷日持久的大战消弭于无形之中。
天終 一千七
一年后,东海一个盛开着鲜花的岛屿之上,海水不断的冲刷着金黄色的沙滩。一个**着上身的青年正舒服的晒着太阳。他的身旁是巨大的狱兽憨憨和吃的酒足饭饱的老鼠精金大牙。
在更远一点的沙滩上,四五个妙龄少女正在嘻嘻哈哈的聊着天,她们讨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共同喜欢的那个男人。
李海冬正迷迷糊糊的享受着阳光,一股熟悉的气息由远而近飞快奔来。他叹息一声,嘟囔道:“躲在这里也能找到,真是……”
来者正是申公豹,他从天而降,落在李海冬的身旁,有些恼火的道:“我每天忙的脚不沾地,你倒舒服。”
絕世最強劍尊 沐爺
李海冬爬起来笑嘻嘻的道:“师父,新家园也建设好了,也没什么我能做的了。该让我休息休息了。”
申公豹掰着手指头道:“哪里建设好了,你想想,上万口人的衣食住行,憋了这么多年一个个都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就算不吃也饿不死,可是偏偏每个都……”
“好了好了。”李海冬摆摆手,“我会让浅浅按时给你的账户了存钱的,一定不让你这个巧媳妇做无米炊。”
“这还差不多。”申公豹目的达成,得意的笑了。不过他看看远处的几个女子,叹口气道:“你这么留恋温柔乡,连开创新局面的英雄都不想当了,实在是可惜啊。”
李海冬笑道:“我已经做了太多的事情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老俞他们做吧,总不能我一个人把所有的英雄都当了。我正打算去大雪山看江央赤烈呢,那里的雪景很漂亮,师父有空的时候也过去玩玩吧。”
申公豹摇摇头:“我可没有时间。我失去了那么多年的时光,一定要做出点轰轰烈烈的大事情来让姜子牙那混账瞧瞧。”他说罢,又道:“这天界势力重新划分的事情你难道不参与吗?”
李海冬道:“现在我们的新家园已经成了气候,狱界之中能人众多,又和四界都有交情往来,事实上比起固步自封的天界来有着更多的隐藏实力。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成为和天界分庭抗礼的重要力量。女娲也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力保我们的。有她这座靠山,我就不用操心了吧。”
“可你难道就想这么悠闲下去吗?东西方天界的大战如火如荼,正是建功立业在天神榜上留名的大好时机啊。”申公豹为李海冬的无所事事忧心不已。
“人各有志啊,我当年只想当个烧烤店老板。可是出道以来一直打打杀杀,没有个停息。趁着如今战火还没烧到我的头上,带着老婆们享受一下好日子就好了。”李海冬嘿嘿一笑。他一挥手,远处的数个美女一起走过来,莺莺燕燕各有千秋让人眼花缭乱。李海冬左拥右抱着大小美女对申公豹道:“这些事情,师父你老人家看着办吧。”他一边说着,脚下一蹬,换来一朵彩云,带着一众美女和憨憨金大牙走上云端,转眼消失不见了。
空中只留下一句话来:“师父,保重啊!”
“你这小子……”申公豹有些恼火的看着李海冬消失不见的方向,忽然又笑了起来。
“以这小子的个性,只怕闲不了多久的。”
申公豹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也往云深不知处而去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