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69j小說 都市全能保鏢 愛下-第371節 回家十三讀書-lzici

都市全能保鏢
小說推薦都市全能保鏢
“你等等,我去找爷爷。”
杨立握了握关怡的手,强压下心中那从小就对爷爷的畏惧,甚至还带着一丝怒意,抬头看向了杨震元,他要为自己的女朋友讨回一个公道。
爷爷今天的行为太过份了。
“爷爷,关怡……”
杨立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对杨震元开口,可杨震元这一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再次进了里屋。
如此一幕,让得在场所人都一愣,而关怡的眼泪也再忍不住,就像断线的珍贵一般顺着脸颊流了下去,甚至她都有转身就走的冲动。
杨震元太过份了,自己第一次来见他,还给他买那么多东西,除了一句问好之外,都还没说话,更谈不上惹他不高兴,可他就这样对自己。
这让关怡很委屈。
尤其让关怡委屈得掉泪的是,杨震元居然直接将自己无视,你就算对自己不满意,哪怕说自己几句,骂自己几句,关怡都觉得比这种直接被无视要好得多。
至少那样,人家还注意过你。
被无视,那是人家连看你一眼都没兴趣,直接就将你当空气,这得多伤人心啊。
“爷爷,你太过份了。”
杨立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杨震元离开的地方便愤怒的咆哮起来,随即又将关怡一把抱进怀中,安慰道:“好了,你别哭,没事,没事了,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关怡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抱紧杨立,在这个温暖的怀中,她感觉自己心中的委屈一下子消失大半,那原本想逃的冲动也被一股勇气取代。
“为了杨立,就算再委屈我也要坚持下去。”
关怡咬了咬牙,片刻之后,好放开了杨立,一把抹掉脸上的眼泪,强让自己露出一抹笑容道:“放心吧 ,我没事。”
武俠之氣運至尊
说着,关怡又扭头看向旁边仍然笑呵呵的冯昌宇道:“对不起冯爷爷,我第一次来就这样,实在对不起。”
“没事,大哥就是这样,你别在意,不过你放心,大哥绝对不是对你有意见,他这是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给你了,我想现在他应该是去给你找礼物了。”冯昌宇对着关怡安慰道,同时在心中也对关怡点了点头,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青年的性格早就变得任性而冲动,如果是普通人,面对这种被直接无视的待遇,恐怕直接转身就跑了。
可关怡虽然委屈得直流泪,但她却并没离开,而是强忍着委屈留在了这里,光这一点,就得到了冯昌宇的认可。
对于冯昌宇的话,关怡只是点点头,但却没有相信,如果杨震元不是对自己有意见,他就绝对不会无视自己了。
不但关怡不相信,就连从小被爷爷带大的杨立也不相信,爷爷一句话都没对关怡说,哪怕关怡叫他,将买来的礼物给他,他也没出半点声,如此做法,无疑于明说我不喜欢你,甚至是讨厌你吗?
“关怡,别生气,慢慢来,我估计杨爷爷几年没见杨立,这一见到他就多了一个孙儿媳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等过一段时间你们接触多了,他知道了你的好,一切都会变好的。”薛青来到关怡面前,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安慰道。
“关怡姐姐,刚才冯爷爷不是说了吗,杨爷爷不是对你有意见,而是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你等等,说不定杨爷爷马上就拿着一个漂亮的礼物出来了。”米月也上前劝说道。
“关怡姐姐……”魏蓉也上前握住关怡的手,劝说起来。
虽然众女都极力劝说起关怡,可除了魏蓉之外,其它几女心情却异常的复杂。
她们都喜欢杨立,她们这次跟着来,就是想在第一时间来见杨立的爷爷,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不管自己怎么处理与杨立的关系,是与关怡竞争,还是放弃杨立,只是做一个好朋友都对自己有利。
而既然厚着脸皮跟着杨立来了,那么在她们心中竞争杨立就强于放弃杨立,而关怡这个杨立现在的正宗女朋友就是她们以后的竞争对手,甚至可以说敌人。
按理说,看到杨震元如此对待关怡,完全就是看不起关怡,她们就该高兴才是,有了杨震元这个阻力,杨立与关怡在一起就会有压力,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给自己的进入提供机会。
可她们却没有一人高兴得起来,甚至心中还说不出的难受。
就在众人都为关怡受到的冷漠而难过之际,杨震元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个乌黑色镂空雕刻的首饰盒来到关怡面前。
“这个首饰盒是杨立母亲留下来的,是当年杨立奶奶在她第一次来我们家时给她的,她首说过,以后要将这个首饰盒亲自亲给杨立的媳妇,让它一代代的传下去,成为我们我们家的传家宝,可惜后来她与杨立父亲一起遇难了。”
“既然你看上了杨立这个不争气的东西,那今天我就将这个首饰盒交给你,代他母亲完成这个心愿。”
闻言,在场众人都愣住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尤其是关怡,她更是鼓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杨震元,就好像在怀疑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一切是否真实。
要知道,刚才大家还以为杨震元不喜欢她,她也在为此而着急,可这才一转眼,杨震元不但认可了她,更是将杨立母亲的遗物都拿来送给她,这绝对是将她当成孙儿媳来看待了。
这突然降临的大喜让关怡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
“怎么?你是不喜欢这个首饰盒吗?”杨震元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可就收回去了。”
“喜欢!”关怡瞬间反应过来,几乎是抢一般从杨震元手中将首饰拿过来:“谢谢爷爷。”
“好好……”杨震元满脸慈爱的点着头,似乎对关怡很满意。
看到这一幕,杨立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看到杨震元无视关怡,他急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可从来都没想到过爷爷会不接受自己的女朋友,自己只能在爷爷和女朋友之间二选一的情况。
现在一切大圆满,这无疑是最好的。
第372节 回家十四
“好漂亮哟,关怡姐姐,给我看看嘛。”魏蓉双眼放光的看着关怡手中的首饰盒,更是想将其拿过来好好欣赏一下。
“不行,要是你给我弄坏了怎么办。”关怡连连摇头,更是将魏蓉那伸来的手给躲开了。
“关怡姐姐,别这么小气嘛,我就看看,一定会小心的,绝对不会给你弄坏了。”魏蓉嘟着嘴,撒娇似的看着关怡。
同时,米月与薛青以及郑颖也满脸羡慕的看了过来。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关怡笑道:“你一个人看这么自私的要求我怎么能答应你,要欣赏也是我们大家一起欣赏啊,要知道这可是奶奶送给妈妈,妈妈又留给我的。”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一愣,下一刻,除了魏蓉之外,其它三女脸色都微微一变,她们都出了,这是关怡感受到了她们的威胁,在向你们宣示杨立是她的,而她也得到了杨家人的认可。
更是以直接改口来警告大家,你们别想从我手中将杨立抢走。
面对三女的变化,关怡故作没查觉,她捧着首饰盒,小心的将其打开,顿时,一副特别的项链出现在她的眼中。
“这是……”
这是一串很特别的项链,与刚才杨震元送给薛青她们的相似,它也是用子弹壳做成,唯一不同,隔两枚子弹壳就有一枚被打磨成心形的子弹头,而那吊坠也与刚才的项链不同,它不是用子弹头做成,而是两把只有大母指大小的手枪。
两把手枪枪口和枪柄各自相对,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心形。
“这上边还有字……”
关怡正疑惑,旁边的魏蓉已经用手拿着那几枚被打磨成心形的子弹头念了起来。
“我……爱……你……沁……仪……”
“咦,这上边也有字,我……爱……你……志……昊……”关怡看着那连在一起的两把小枪也念了起来。
“杨立哥哥,沁仪和志昊是谁啊?”
感動害人
魏蓉好奇的看向杨立,却发现杨立脸色有些悲伤,就在这时,杨震元却沉声道:“沁仪是杨立的母亲,她叫郑沁仪,是一名枪支设计师,杨立的父亲叫杨志昊,她们两人都是枪支设计师,不但在一个单位工作,且还办公桌对办公桌,感情非常好。”
特種書童
“这个项链是杨立父亲认识她母亲后亲自给她做的,上边的几枚子弹头是志昊当时新设定成功的一把枪第一次打出的五枚子弹头,这些子弹壳则分别是志昊设计的几把枪第一次试枪所使用的子弹的子弹壳。”
“虽然这个项链在现代人眼中是那么的粗糙,可却代表了志昊对沁仪的所有爱人,为了制作这根项链,志昊足足有一个月每天晚上都只睡不到五个小时。”
“而沁仪在得到这根项链后一直非常的珍惜,甚至在他们结婚时,她拒绝戴父母给她准备的珍珠项链,反而是戴着它参加的婚礼,因为她说,这根项链是志昊特意为她制作的,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它代表着志昊对她所有的爱意,它是这辈子她最喜欢的礼物……。”
说到这里,杨震元的双眼湿润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爷爷,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就别想那些不开心了,我以后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杨立上前一步,轻握住杨震元的手,劝说道。
杨震元看了杨立一眼,没有说话。
“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了,再难过也无用,就别想那么多了。”冯昌宇道:“现在不是有小立子吗,他也长这么大了,还带回了女朋友,用了两年你就该抱曾孙了。”
“放心吧,我没事。”杨震元微微一笑,看向众女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也该进厨房了,今天就让你们尝尝你杨爷爷的厨艺。”
“啊!”众女都一愣,郑颖则吃惊的问道:“杨爷爷,你会做饭?”
“我不会做饭,杨立这臭小子是吃谁做的饭长这么大的啊?”杨震元一笑,郑颖顿时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不但你们杨爷爷会做饭,你冯爷爷我也会,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我们两个老头的厨艺。”冯昌宇也嘿嘿一笑。
“好,那我今天可就要好好尝尝两位爷爷的手艺。”魏蓉嘻嘻笑道:“我的嘴可是很挑的,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哟!”
“放心吧,保证你吃了一次还想第二次。”杨震元自信的笑道。
“哈哈,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哟,一来就听到杨叔要亲自下厨,杨叔,你做的菜我现在想到还流口水呢,今天我可就厚着脸皮懒在你这里吃饭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中等身材,穿着普通 ,但腰却挺得笔直,走起路来又轻又快。
男子一进来,目光在众人中一扫,便落到杨立身上,笑着走了过去:“杨立,你可好多年都没回来了。”
说着,他就在杨立肩膀上拍了拍,道:“不错,身体比以前结实多了。”
“钱叔,几年没见,你还是与以前一样。”杨立也笑道。
“哪还能与以前一样啊,老了。”钱轩摇了摇头道:“这时间过得还真快,当年你离开时还是一个小孩,我也正当年,可这一晃,你已经是一个有担当的大小伙了,而我也变成了一个老头了。”
“哪里,钱叔你正当年,老什么嘛!”杨立笑道。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别在那里啰嗦了,赶紧去给我洗菜。”杨震元对着两人摆了摆手道:“在我这里,想吃饭不动手可不行的。”
“放心吧杨叔,洗菜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只负责煮就行了。”钱轩一笑,对着门外便大声喊道:“云莲你运气真好,一回来就遇上杨叔请客,赶紧过来帮忙啊。”
声音落下,一名身着军装的中年女子便小跑了过去,彭云莲一看到杨立便笑道:“原来是杨立回来了,我就说嘛,杨叔可是好久都没下厨了,今天怎么请我们吃饭,原来是你回来了。”
“谁说我下厨,我没下厨难道平时我都吃的生的啊。”杨震元没好好气的瞪了彭云莲一眼,道:“你年轻手法好,赶紧去给我切菜,晚了以后就再想在我这里吃饭。”
“放心吧杨叔,所有菜都包在我身上。”彭云莲当即笑道。
第373节 回家十五
鼓云莲还未转身,刚才接杨立他们进来的卫凡又带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走了进来,笑道:“杨爷爷,院子里现在一共也就我们三家,钱叔都在你这里吃饭,我们你是不是也一起请了啊,人多热一点吧,再说,你请了钱叔他们,不请我们,杨立还以为我们平时不尊敬你呢……”
“赶紧给老子滚蛋。”杨震元笑骂道:“十一点之前不给我将菜弄好,以后你们都别想再在我这里蹭饭。”
“杨爷爷你放心,一切交给我们就是了,你只管在十一点来炒菜就行了。”卫凡嘿嘿一笑,与钱轩他们一起,四人便进了厨房。
看着那满脸兴奋的卫凡和钱轩两对夫妇嘻笑着向厨房走去,薛青几女都满脸的诧异,唯有郑颖看着卫凡几人的背影微微的皱了皱眉。
“其它人都搬走了,现在院子里也就住着我们三家人,钱轩和卫凡以前都当过兵,与我们两个老头性格都挺缘的,再加上他们的老婆也从来没嫌弃我们两个老头,平时还帮我们洗衣服买菜什么的。”
冯昌宇解释道:“逢年过节他们更是看我们两个老头也没什么亲人来看我们,挺孤独的,也都陪我们一起过,所以我们三家关系一直很好,甚至他们将我们当成长辈尊敬,我们也将他们当成自己的晚辈,平时大家相处也就没那么讲究,挺随意的。”
“爷爷,冯爷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么多年,我也没回来看你们。”杨立内疚的低下了头,自己的爷爷居然要别人来孝敬,可自己这个孙儿却几年都未曾回来。
之前在军队,因为时刻都有可能有任务,根本就请不到假,不能回来看老人家,那还能理解,可自己被开除回到中海已经半年,却因为怕爷爷责怪而不敢回来,这就是大不孝了。
“哼!”杨震元冷哼了一声,道:“等吃了饭,我再跟你算帐。”
“好了,你也别自责,有些事情也怪不得你。”冯昌宇看着杨立慈祥的道:“再说我们两个老头身体都挺好的,完全能自己照顾自己,你们年轻人没必要为我们分心。”
冯昌宇劝说了杨立一阵,听着旁边厨房已经传来切菜声,关怡立即将首饰盒和里面的项链收好,也跑进了厨房要去帮忙。
她今天可是第一天到杨家来,虽然得到了认可,但她也不想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主动去厨房帮忙自然是赢得好评的一大首选。
关怡一提出,米月、郑颖、薛青全都不示弱,也都跟着冲进了厨房,虽然她们在家都是大小姐,从来就没做过饭菜,可她们这次是来挣表现的,现在关怡进了厨房帮忙,如果她们不去,那就会在杨震元眼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这自然不行。
她们都去了,只剩下魏蓉,她自然也不好意思留下来,虽然她在家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对厨房之事一翘不通,可还是跟着冲了进去。
几女的进入立即就引得厨房传来惊天动地的响声,原本杨立还准备趁机好好与爷爷谈谈,主动向他交待自己被开除一事,可听到厨房里的尖叫声和盘碗破碎声,杨震元和冯昌宇哪还坐得住,直接就冲进了厨房。
结果,他们就看到像被水灾淹没的厨房满地都是碗盘碎片,早上买的几条鱼此时正在地上挣扎逃命,而魏蓉则看着那跳到她脚背上的鱼手舞足蹈的尖叫着逃开。
至于米月、郑颖、薛青三女则一脸惊慌的站在魏蓉背后,脸儿一片惨白,就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而关怡与卫凡、钱轩四人则站在半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姑娘们,你们以前没做过家务吧?”
出乎所有人预料,原本大家以为杨震元会生气,可杨震元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问了起来。
众女都尴尬的站在那里,死死的将低下头,根本不敢看杨震元,心中也是忐忑万分,生怕会因此而给杨震元留下不好的印象。
“没事,没事,谁一生下来就会做家务啊,不都是慢慢学的吗,杨立的妈妈刚嫁给志昊时,也不会做家务。”杨震元笑道:“来,今天杨爷爷我就来教教你们。”
“杨爷爷,我们把这里弄得这么乱,你不生气?”魏蓉眨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杨震元。
“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们能来看我这个糟老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杨震元呵呵一笑,道:“其实我在参军以前也不会做家务。”
说着,杨震元突然将声音放低,神秘的道:“我告诉你们,在参军之前我可是家里的少爷,这房子就是我家的祖业,到了军队时,我什么都不会,甚至就连洗衣服都不会,战友们经常笑我,我气坏了,发誓一定要学会,后来我不但学会了洗衣服,还学会了做饭,连部队的首长都说我做的饭好吃,为此我还当了班长。”
“啊!”众女都一声惊呼,卫凡四人那看向杨震元的目光也是异光闪烁,充满了好奇。
“杨爷爷,你这可是有受行贿的嫌疑啊!”魏蓉道。
“你也太小看我们首长了。”杨震元道:“我们首长虽然说我煮的饭菜好吃,将我调到炊事班当了班长,但那是我们连的炊事班,而调我去的首长却是我们团长,他平时很少到我们连,根本就吃不到我煮的饭菜,这件事我连杨立那臭小子都没说,你们可千万别告诉他。”
杨震元对着众女眨了眨眼睛,众女和卫凡他们连连点头,而冯昌宇则笑呵呵的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最后还看了一眼就站在他身后,将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杨立。
“好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弄菜,要不然可就错过吃饭时间了。”杨震元从旁边袋子中拿出几根黄瓜道:“来,我先教你们怎么洗菜,洗菜你们首先就得小心,动物有保护自己的手段,菜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就比如这黄爪,它上边就长满了刺,如果不小心,你们那白嫩的小手可就得受伤了……哈哈……”
杨震元说着,便又从旁边拿起一个盆子,将黄瓜放到里面,便走到水龙头前接起水来。
“杨爷爷,这种小事还是我来吧!”卫凡一步上前,便想从杨震元手中接过盆子,杨震元却笑道:“我可是要教小姑娘们做饭,你现在来帮我,可有些动机不纯哟,丽萍丫头啊,你可得小心哟!”
第374节 回家十六
“杨爷爷放心,我在这里就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旁边卫凡的妻子孔丽萍哼了一声,看向卫凡道:“你说是吗?”
“是,是……”卫凡赶紧点头,然后对着杨震元苦笑一声,再不提帮忙了,赶紧过去洗盘子去了。
“咯咯……”
看到这一幕,众女都忍不住咯咯直笑。
接下来,众女便在杨震元的指导下帮起忙,虽然她们都笨手笨手,但有杨震元指导,再加上她们本身也的想好好学习,给杨震元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所以大家都学得很认真,上手也很快,让杨震元不断称赞她们聪明,一学就会,而得到赞赏的几女也是越学越来劲。
特種兵痞妃:狂傾天下
而就在杨震元在厨房教众女时,杨立则与冯昌宇回到了主屋。
“你小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家里说一声,还想瞒着,你也不想想,我和你爷爷在军队混了一辈子,虽然已经回家二十多年,但多少还是有两个朋友的,你这事怎么能瞒得住。”冯昌宇有些责备的道:“你可知道,我和爷爷知道你出事了却没通知我们时,我们有多心疼,你还将我们当成你的长辈吗?”
“对不起冯爷爷,我也是怕你和爷爷知道了生气,气坏了身体,所以才没敢跟你们说。”杨立死死的低着头,一脸的自责。
“好了,我们也知道你的意思,否则以你爷爷的脾气,你今天就休想进门。”冯昌宇道:“以后你准备怎么办?”
“这……”杨立迟疑了下,道:“这半年我一直在一个上市公司做总经理助理,薛青就是那个总经理,我从她手上学到不少东西,我打算再学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就自己出来做点生意。”
闻言,冯昌宇皱了皱眉,道:“你不想回军队了?”
“回去?”杨立摇着头道:“以我现在的情况,就算我想回去也根本不可能,再说了,在军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最后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回去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安安乐乐的生活,没有危险,轻松自在,想去和朋友喝酒就去喝酒,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又会有任务,这个任务会有多危险,更不用去准备遗书。”
看着杨立脸上那心灰意冷的表情,冯昌宇脸上一片凝重,双眼中更是怒火熊熊,可他却没再说话,一直到好半天,他才叹了一口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做吧。”
冯昌宇拍了拍杨立的肩膀出了门,此时的他心中尽是怒火,当然,他这不是针对杨立,杨立之前一心为公,在军队出生入死那么多年,可谓是伤痕累累,最后却被陷害开除,别说是杨立,就算换成他自己,也会变成这样。
“这个混蛋,当年就该将你清除军队。”走出院门,冯昌宇就再也忍不住,一拳头打在墙上,怒道:“还有冯少清这个混蛋,连自己的人都护不住,根本不佩当龙炎的大队长,要不是大哥拦着,老子非要教教你龙炎的大队长都是怎么当的。”
……
在杨震元亲自教导与带领下,饭菜终于在十二点准时端上了桌,满满一大桌,足有二十几个菜,荤素炖炒凉应有尽有,不但摆满了桌子,更是菜上重菜。
看着桌子上那绝大多数都是自已小时喜欢的菜,杨立的双眼湿润了,他心中明白,别看爷爷对自己看似很冷淡,但他内心是绝对爱自己的。
否则他就不会事先准备好这么多自己喜欢的菜。
不得不说,杨震元的厨艺真的非常不错,绝对不比那些二级厨师差,甚至还有过之,他做的菜是色香味俱全,那诱人的香味让得所有人都直吞口水 。
魏蓉更是争抢着要帮忙端菜,因为她可以趁机偷吃一块,没办法,虽然她也知道这样不对,但那菜真的太香了,她实在忍受不住,同时,她也明白,为什么卫凡他们都要厚着脸皮过来蹭饭了。
獨寵成婚 紅塵有愛
如此美味,有谁愿意错过啊。
这一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从上桌开始,冯昌宇与杨震元两老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对于他们这些老人来说,看着晚辈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饭菜,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好胀啊!”魏蓉左手摸了摸那已经胀得圆溜溜的肚子,可右手却还拿着筷子,目光也还死死的盯在盘子里的菜,好几次伸手都想去夹菜。
“哎!”魏蓉放下筷子,摸着肚子满是遗憾的道:“我的肚子今天怎么感觉这么小呢,平时可是能吃很多东西。”
闻言,旁边的米月瞪了她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至从上了桌子,你的筷子就没停过,这里就数你吃得最多 。”
说到魏蓉,米月顿时想到了自己,刚才自己也不比魏蓉好多少,那白净的脸上就闪过一抹红晕,其实不止是她,郑颖、薛青、关怡等刚才也都吃了不少,甚至都将她们是来挣表现的都给忘了,完全被面前的美食给诱惑了。
“我有吃那么多吗?我怎么没感觉呢?”魏蓉疑惑的眨了眨那大眼睛,道:“那可能是没注意吧,我这个人一见到美食就控制不住自己,杨爷爷你们可不能笑我哟!”
“你喜欢吃我做的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能笑你。”杨震元呵呵笑道。
“这倒是。”魏蓉理所应当的点点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我,要怪还得怪你自己,谁叫的厨艺那么好,比那些五星级酒店的特级厨师还厉害,做出来的菜那么好吃,让我一吃就收不住了嘴,所以,如果你要怪我的话,你就怪你自己吧,你不将菜做那么好吃,我也不会那么喜欢是吧?”
“哈哈……”冯昌宇一听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杨震元也笑个不停,好一会儿才道:“蓉蓉说得对,我怪就怪我,是我做了那么好吃的菜来迷惑了你。”
將心 阿羅al
“不错,不错,爷爷就是爷爷,一点就通。”魏蓉点点头,迟疑了下道:“不过我这人最受不得诱惑了,尤其是美食的诱惑,今天吃了你做的菜,我想我以后肯定吃不进其它人做的菜了,杨爷爷你说我这该怎么办?”
第375节 回家十七
看着魏蓉那看着自己的幽怨目光,杨震元哈哈一笑道:“以后你想吃就只管来,杨爷爷还给你做。”
“杨爷爷真是太好了。”魏蓉高兴得差点就跳了起来。
“杨爷爷,那我呢?”米月咬了咬牙,一向内敛的她为了杨立,也对杨震元露出撒娇的表情。
见此,薛青与郑颖也不示弱,都向杨震元露出了撒娇的表情:“还有我!”
“好好,你们都来,都来。”杨震元慈祥的笑着。
看到这一幕,关怡忍不住看了杨立一眼,目光中尽是幽怨和担忧,以前米月她们虽然经常来看杨立,但大家都将感情隐藏得很好,所以她虽然凭着女人的敏锐感觉到她们喜欢杨立,但也并没感觉太大的威胁。
可今天看到几女毫不保留的将对杨立的感情在杨震元面前展示出来,她猛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这几个情敌不论是家世,还是能力都在自己之上,要与她们争杨立,她真没太大的信心。
不过当她摸到那放在怀中的首饰盒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可是杨立母亲的遗物,更有杨立父亲向他母亲求爱之物,这两件物品的意义代表着什么,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关怡心中也更清楚,有了这两样东西在,杨立就是她的,谁都休想抢走。
“姑娘们,你们慢慢吃饱,就将这里当成家,可别客气,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没吃饱,以后再来我可就不欢迎了。”杨震元对着姑娘们呵呵一笑,一转便看向了杨立,那原本慈祥的目光也瞬间变得像一把利剑一般的凌厉。
“跟我来。”
充斥着一股让万千人诚服威严的声音从杨震元嘴里传出,不等杨立回答应,他便转身向着里屋走了出去。
杨立似乎早有准备,赶紧将筷子放下,跟着杨震元便走去了。
“杨爷爷刚才的样子好吓人。”
两人消失在餐厅许久,那张着嘴呆呆看着两人离去方向的魏蓉才弱弱的说道,而此时不止是她,关怡、米月甚至是见惯了生死的郑颖脸色也都变得凝重。
刚才杨震元那话虽然是对着杨立,可那声音一出却让她们的心全都一颤,自心底生起一股畏惧与臣服感,在那一刻,她们都有一种感觉,就好像古代的臣民见到了皇帝一般。
“没事,小立子小时很调皮,从幼儿园起几乎天天与人打架,根本就管不住 ,所以他每次面对小立时都故作很凶,以此让小立怕他,时间一长也就形成了习惯。”冯昌宇笑道:“其实他比谁都爱小立子,小立子这些年当兵去了,他几乎天天都会念小立子几遍。”
“尤其是知道小立子出事之后,他好一段时间都吃不好睡不好,要不是我劝说,他早就跑来找小立了,此时他叫小立子进去,肯定是为了这件事,所以,你们不必担心。”
“我就说嘛,杨爷爷刚才还多慈祥的,怎么一下子就变得那么凶,原来都是装来吓杨立哥哥的啊。”魏蓉心中的畏惧也瞬间消失,大眼睛一转,满是好奇的看着冯昌宇道:“冯爷爷,你给我们说说杨立哥哥小时的事吧,你刚才不是说他从小很皮吗,到底皮到什么程度,我之前问他,他也不告诉我们。”
此言一出,关怡她们全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卫凡和孔丽萍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唯有看着杨立长大的钱轩笑道:“杨叔做的菜确实太好吃了,都有些噌了,外边院子今天还没扫,我去扫扫顺便帮助一下消化,你们慢慢聊。”
钱轩出去了,冯昌宇在众人的期待之下,笑呵呵的讲起了杨立小时的事情,听着杨立小时干的调皮坏事,几女笑声不断,自然也顾不得再吃饭。
而钱轩的妻子彭云莲与卫凡的妻子孔丽萍则收拾起碗筷。
外边讲得热闹,可书房中却静得连掉落的针都对听到声音。
杨震元坐在一个古朴的雕花椅上,目视前方,而杨立则站在他的面前,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死死的低着头。
“你想就这么站在这里等到吃晚饭吗?”
杨震元开口了,可声音却充满了嘲讽。
“对不起爷爷,我让你失望了。”杨立低声道,声音一出,头又比刚才低了一点。
“怎么,被军队开除了,你连男人都不是了,说话也变成大姑娘的低声细语了?”杨震元冷笑道。
“对不起爷爷,我让你失望了。”杨立猛的一抬头,声音也回大了许多,几乎是吼出来的。
“让我失望了?”杨震元冷笑道:“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让我失望的?”
“你对我在军队从小就抱有重望,可我现在却被军队开除了。”杨立虽然在说出这话时,面对杨震元他仍然无面以对,但他毕竟是龙炎出来的,仍然强咬着牙不让头低下头,目光也死死的盯在杨震元的脸上。
“那你就给我说说你对被开除这件事的看法吧。”杨震元语气放轻松了一点,对着杨立道:“你认为自己做得怎么样?”
杨立咬了咬牙,脸上也露出了变幻之色,如果是平时,杨立会毫不犹豫的告诉爷爷自己没做错,自己救人被人陷害,那是对方的错。
要怪只能怪对方仗势欺人,无法无天,太不要脸 ,要怪只能自己无权无势,斗不过对方,所以只能承受委屈,被人冤枉。
可在此时,杨立却犹豫。
因为那陷害他之人是军队中的人,爷爷一生为军人,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在他心中,军人都是富有牺牲精神的一群男子汉,他们为了保卫国家,保卫人民,可以不谓死亡,勇往直前。
如此一群汉子,他们连最为珍贵的命都不要,那他们还在乎什么,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军队首长,他们曾经都经历过战争,是长期经受住了考验的老战友,他们怎么可能去陷害一个小兵?
先不说杨震元是否相信,就算他相信了,这件事对他的内心将会是多大的打击?
可让杨立说假话来骗自己爷爷,他又确实开不了口,爷爷从小就对他的教育很严格,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骗过爷爷。
“怎么?没脸说吗?”杨震元看杨立许久都没开口,便冷笑道:“为了一个女人,丢了一生的前途,更是被开除,你可真是好样的!”
闻言,杨立心中骤然升起一股怒气,他对这件事心中本来就窝着火,可回到家里,爷爷不安慰自己,反而还如此说自己。
第376节 回家十八
杨立双眼一下子就红了,鼓得就像两个铜铃怒视着杨震元道:“女人也是人,我们参军干什么,不就是保卫国家不被其它列强欺压,保护我们的人民不受欺负吗,我看到一个女人被不法份子在眼前欺负,我如果不管,我佩当一个军人吗?”
“说得到是有两分道理。”杨震元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道:“可以你的能力,你如果一直在军队上,将会为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而现在仅为一个女人就全毁了,甚至在你被调查时,她却不知躲到了哪里,使得你被陷害,有家不敢回,只得流落街头,要不是庄云山好心帮你,就得要饭,你觉得这一切都值得吗?”
“值,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值的。”杨立沉声道:“人命大如天,我如果不救那女孩,她说不定说不过第二天,如此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那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到时她的父母、亲人会多伤心?”
“相反,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虽然对国家的值价远不是一个人命可比,可就算没有我,一样有人会完成,国家不会有什么损失,至于我个人,虽然受到了陷害被开除军队,甚至就像你所说,如果不是三哥帮我,我都有可能沦落到要饭的程度。”
“可我现在一样过得好好的,甚至比以前还好,我不但结识了众多的朋友,还有了女朋友,更是当上了上市 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学到很多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知识,如果没有这件事,这些生活我之前甚至都不敢想。”
“而那被我救下的女孩,虽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但她现在却快快乐乐的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恐惧与死亡,她的家人也不用经历失去亲人的痛苦。”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哪怕我知道自己救下那女孩会受到连累,哪怕我知道在救下她之后我不会给我任何报答,甚至我在最需要她时都根本找不到她,我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救下,因为在我心中,人命才是最大的。”
说话间,杨震元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杨立,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喜怒,他从小就在杨立心中立起了强大的威信,现在被他这么看着,杨立感到有一座山压在自己头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可他还是咬着牙将自己心中的话都说完了。
但当他将话说完后,那强昂起的头就再也承受不住杨震元压力,不自觉的低下了一些。
“说完了?”
杨震元看了杨立许久之才,才淡淡的问道。
醜女大翻身 兮八
“说完了。”杨立道:“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我在军中有作为,这次对我开除军队一定很生气,但现在我已经被开除了,你要怎么惩罚我就说吧,我接下就是。”
“我为什么要惩罚?”杨震元那淡漠的脸上骤然露出一抹笑意,原本冷漠的语气也多一抹调笑的味道。
“嗯?”
看着杨震元表情的变化,杨立愣了一下,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你不生我的气?”
重生公主遭遇冷邪皇叔:搶手侍妾 辛小作
“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杨震元笑道:“我从小就是这么教你的,你也是按照我教你做的,我有什么可生气的,你能按我教的所做,我只会高兴。”
杨立张大了嘴,他一直担心被开除军队爷爷会生气,也正因此,自己回到中海,近在咫尺也不敢回家,就是因为怕爷爷知道,却不想爷爷根本就没生气。
“我不生气让你很疑惑吗?”杨震元笑道,杨立下意识的点点头,杨震元道:“虽然我希望你在军队有一翻作为,为国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我更希望你成为一个正直,有正义感的男人。”
“这次的事情虽然最终导致你被那些军中垃圾陷害,不但被开除军队,还差点坐牢,但你却救了一条命,就如你刚才所说,人命大如天,你虽然仅仅是救了一人,但她的家人不用因为失去亲人而悲伤,更不用去承受那失去亲人的痛苦,这才是一个正真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你那天没救那女孩,哪怕你还继续留在军队,从今以后你也休想再进我杨家门,我杨家虽然人员单薄,但每一个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哪怕死了别人在提到他的名字时也会竖起大拇指。”
话毕,杨震元拍了拍杨立的肩膀,满脸的欣慰。
杨震元的太超出杨立心中所想,让杨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兴奋道:“谢谢爷爷。”
“有什么可谢的,我可是你爷爷,爷爷支持孙子还需要谢吗?”杨震元哈哈一笑道:“记住,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只要是对的,爷爷都将无条件支持,不过我得警告你,以后不管在外边干了什么事,有多大强大的后果,都不许再像这次一样躲在外边,我是你爷爷,也是你唯一亲人,不管什么事,爷爷都将与你一起承担。”
“谢谢爷爷……。”杨立声音哽咽,哪怕在被军队开除时心中所带的委屈也没让他流泪,可此时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在眼中打起转来。
亲人永远是你最大的依靠,哪怕爷爷平时对自己异常的严格,甚至可以说冷漠,可真到自己受到委屈后,他却强力的站在自己背后,用那苍老的身体给自己做最强硬的靠山。
“跟我说谢,你还拿我当爷爷吗?”杨震元脸色微微一沉,故作生气。
见此,杨立一笑,道:“好,那我就不谢你了,你是我爷爷,支持我那是应该的。”
“说得好。”杨震元微微一笑,但随即便收敛笑容,严肃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可还想回军队 ?”
“回军队?”杨立一愣,脑中立即就浮现之前执行任务时那些让人热血 沸腾的事情,还有那些愿意自己的生命去替队友挡孩子的战友,心中不由得升起不舍与思念。
可当杨立想到自己已经被开除之后,又不禁摇了摇头。
第377节 回家十九
看到杨立脸上那不断变化的表情,杨震元似乎知道杨立心中所想,沉声道:“我和你冯爷爷在军队一辈子,也认识一些人,其中不泛军队高层的领导,虽然他们现在大多都退休回家,如果你愿意回军队,我们可以去找找他们,相信他们会给我和你冯爷爷的面子,彻查这件事,还你一个公道。”
“而且你冯爷爷的儿子现在也是军中少将,当年他可是你爸爸的好兄弟,只可惜……”
杨震元叹息一声,脸上闪过一抹悲伤,他与冯昌宇是兄弟,所以,他们的儿子从小关系就很好,不是兄弟却胜过兄弟,想到冯昌宇的儿子,杨震元就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儿子。
当年他的儿子,也就是杨立的父亲在军队可是比冯昌宇的儿子还受到重视,才三十岁就已经是中校了,如果他还在,现在绝对不止少将,又有谁敢欺负杨立。
“冯爷爷的儿子是少将?”
杨立一脸震惊的看着杨震元,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关冯昌宇儿子的消息,居然是少将,这也太意外了。
“区区少将又算了什么,你冯爷爷当年……”杨震元声音嘎然而止,却一下子引起了杨立的兴趣,急声道:“冯爷爷当年怎么了,爷爷,你不会说冯爷爷当年认识比少将还厉害的将军吧?”
“呵呵……”杨震元一笑,骤然一转话题道:“我们杨家,我是一生都是军人,你奶奶死得早,但她也是一名军人,还有你父母,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军人,如果你愿意回军队,我和你冯爷爷一定会帮你的。”
“这……”杨立听出了杨震元的话,虽然杨震元并没直接让杨立回军队,但他话中却暗示了希望杨立回到军队,继承杨家军人传承。
同时,杨立心中不由得升起希望,如果冯爷爷的儿子真是军中少将,爷爷和冯爷爷也认识一些军中高级将领,那么自己洗刷掉身上的耻辱,回到那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军队完全是可能的。
可当杨立想到自己如果回了军队,以后再想见关怡等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且龙炎乃是国之重器,执行的都是最危险,最重大的事件,每一次任务都非常的凶险。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自己有关怡,还有薛青等女,一但自己回到军队,她们将日夜为自己担心,吃不好,睡不好。
想到这里,杨立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普通人的生活,如果再回到军队,我怕自己会不习惯。”
闻言,杨震元微微一皱眉,看着杨立的表情,好一会儿他才道:“既然你自己选择了,那我也不多说了,不过你回去可以好好想想,到底是现在的生活你更喜欢,还是军队的生活你更喜欢。”
“好。”杨立点点头,他听出了杨震元语气中的失望,但一想到关怡,想到她在自己回到军队后不但再次回到以前的孤独一人生活,还得日夜为自己担心,他心中就不忍。
……
“冯爷爷,杨立与爷爷进去了那么久还没出来,没事吧?”关怡担心的看向冯昌宇,她最清楚杨立心中的担心,看到两人进去了近半个小时都没出来,生怕杨震元责怪杨立。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别看大哥对小立子很严格,其实他是最心疼小立子的……,你看,他们不是出来了。”话还未说完,书房 的门便打开,杨震元与杨立一前一后出来,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容,还说着话。
见此,关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但是她,其它几女也都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