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ro8好看的都市小说 湮滅:時間遊戲-第二百一十二章展示-78v25

湮滅:時間遊戲
小說推薦湮滅:時間遊戲
“这空间站怎么还叫读书写字?”
“稍等一下,我们得先确保不被洪流发现。”
秦墨指了指天空。
洪荒白衣聖人 羅衫半解
那个叫洪流的男子穿过天空中的镜子,张开水晶翅膀在天空中翻飞,一双锐目闪闪发光。
“不能像刚才那样用瞬间移动法术把我们带到什么隐秘的地方吗?”明尺问。
“不行。”
秦墨摇了摇头说:“我使用魂契时会散发魂丝,如果我再次使用‘洞’的话,洪流会感应到我的魂丝并追踪过来,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接下来我们必须用更原始的方法对付他,你们有没有好办法?”
“有!”小桥狠狠地说,“你去把他打跑就好了。”
“是个办法。”秦墨丝毫没有因为小桥的无礼而生气,“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跟二号地球保持友好的关系,还有别的办法吗?”
“骗他走?”九夜说。
“具体一点。”
“在别的地方制造一点动静,把他吸引过去。”
“好主意!”
秦墨从衣服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小设备,一看就是用一号地球科技制造的。
“秦墨呼叫莉莉丝,OVER。”
一个能用魂契的人,居然使用一号地球的步话机,小桥懵了。
總裁的吻痕
蒼天神帝
悦耳的女声从步话机中传出:“莉莉丝收到,OVER。”
“看到天上的家伙了吗?OVER。”
“看到了,OVER。”
“帮我转移他的注意力,OVER。”
致命邂逅
“O 你个锤子O,让我深更半夜引男人?你是何居心啊!有本事你自己去诱惑他!”
小桥直觉这个叫莉莉丝的是个大号九夜。
秦墨尴尬的咳了两声:“我有心无力啊,不对,无心也无力,帮帮忙嘛,我的好莉莉丝。”
沉默。
“…他来了吗?”
“来了。”
“给我两分钟,OVER。”
秦墨收起步话机,招呼三人蹲下等着。
两分钟后,冲天的火光自不远处的小山升起,山顶城堡的轮廓被映射了出来,看起来异常雄伟。
“哎呦!”
秦墨捂着屁股叫唤。
“怎么了?”
三人中数明尺心最软,赶紧上前搀扶秦墨。
秦墨边揉屁股边说:“我们脚下的空间站里到处都有我写下的符文,所以莉莉丝在山上放火等于用喷火枪往我的…算了不说了,不管怎么样,起作用了!”
果然,洪流冲着火光直飞而去。
“成了!”
“那个叫莉莉丝的…没危险吗?”明尺担心地问,“那个洪流不会欺负她吧?”
“呵呵,你放心吧,这世上能欺负莉莉丝的人还没出生呢。”秦墨轻松地说。“来,我们边吃边说。”
说罢左手微微一张,地面立刻亮起强光。
一张桌布从光芒中升起,上面摆着茶壶茶杯,还有堆成小山的食物,圆鼓鼓的,看起来很开爱。
“汉堡!”
傾城狂妃:腹黑將軍總裁妻
三人的眼中闪出十字光斑。
这下轮到秦墨吃惊了:“你们三个小鬼居然知道汉堡。”随后一拍脑袋说:“对了,肯定是从书籍上看到的。”
“没错,我那什么书上都有,天文地理,宗教哲学,游戏动漫,泡妞撩妹,十八…”小桥说不下去了,他的嘴巴被汉堡塞得满满的。
九夜和明尺也一样,三人平生第一次吃营养粉以外的食物,不觉眼泪直流。
秦墨欣慰地看着,仿佛能从三人的吃相中得到满足。
“秦墨先生,您不是说使用魂契会引来洪流吗?刚才变出汉堡的那一下不也是魂契吗?”明尺第一个缓过来问问题。
“问得好!我并不是变出食物来,而是从另一个位面中将事先存放的食物取出来。”秦墨耐心地解释:“这技巧叫‘晃’,是基础中的基础,施放时散发的魂丝微乎其微,以洪流的本事是感应不到的。”
明尺点了点头,继续低头消灭汉堡,小山般的汉堡很快被分光了,三人向后一躺,满意地拍着肚子。
“问吧。”秦墨突兀地说。
三人坐起来面面相觑。
“问什么?”
“想到什么问什么啊,不过每个人只准问一个问题,对答太多的话,有人会打瞌睡的。”
三人再次面面相觑。
“您为什么要救我们?”九夜先问。
“因为我喜欢你们。”秦墨不假思索地说,“你们为逃离二号地球的计划注入了无数心血,但这计划注定会失败,因为两个世界都不会放过任何一艘进入他们领域的飞船,我舍不得三条鲜活的小生命丧生太空。”
“您为什么知道我们三个?”明尺第二个问。
“恩,自小桥出生起我就隔三差五远远地看看他的情况,确认他的安全,毕竟他是我的…总之他很重要,后来他认识了你们两个,我也就认识了你们两个。”
只剩小桥没问问题了。
“为什么称我做双星之子,为什么琴落要杀我?”
秦墨眨了眨眼:“这是三个问题。”
穿越之侯門嬌妻 一縷輕風
無妻徒刑:總裁老公請克制
“为什么双星之子这么重要?”小桥聪明地将三个问题合成一个。
秦墨赞许地点了点头,轻轻说:“还记得昨天你跟弗兰克的对话吗?有关象征的那段。”
“记得啊,弗兰克说九夜是一种象征,就像王冠、灵织一样。”
“是的,双星之子同样是一种象征,而且比王冠、灵织重要的多,恩,比九夜差一点。”
傾心付:長夜漫漫
秦墨朝九夜挑了挑眉毛,然后接着说:“桥.白瞳,你是史上第一个父母分别来自两个世界的孩子,你的出生还结束了一场战争。一号地球有个词,叫政治资本,这个词在两个世界都适用,不管是哪个世界,拥有你,就拥有了大量的政治资本。”
“可琴落要杀我!”小桥想起焚羽那张鄙视的脸,顿时热血沸腾。
“他是背着命令这么做的。”太虚拍了拍脑袋,“哎呀,亏了,不小心多答了你一个问题。”
“切,小气。”
小桥眯着眼吐槽。
“没办法,抠门是老人家的通病!”秦墨哈哈笑道:“好了,接下来听我的,我得说说你的前程。”
三人立刻竖起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