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1jn优美都市言情 美女魔頭的極致保鏢 蓮骨-第317章 長箭與天兵推薦-ehmaj

美女魔頭的極致保鏢
小說推薦美女魔頭的極致保鏢
两名保镖想了一会儿,洪姨和卢花匠迎了上来,朝保镖呵斥道:“你俩连小少爷都不认识啊,还保镖呢。”
两名保镖一惊,这才惊呼起来,忙着道歉,林阳迈开脚步就走了进去。
别墅里白天只有卢蔓蒂克在,她还真的将感性女仆进行到底了,连万河公司都不去上班了,一门心思跟定林阳了。
卢蔓蒂克见到林阳回来,喜出望外,赶紧给林阳泡来了一杯茶。
“好茶。”林阳呷了一口叹道。
“小少爷,你喝这茶有没有想起什么来啊?”卢蔓蒂克黏黏地问道。
“想起什么?”
卢蔓蒂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茶,竟然自己呷了一口,林阳立马想起什么,喊道:“蒂克,这是凤凰山茶啊,想起当初你一口我一口地喝这茶,你还说太金贵不敢喝呢。”
“是啊,小少爷,你终于想起来啦。”
卢蔓蒂克一脸含春,将自己喝过的茶递给林阳道:“你别动,我喂你。”
“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用不着你喂我。”
林阳伸手接过茶杯,卢蔓蒂克一把抱住他的手道:“喝这边,上面有我的唇香。”
“唇香?”
“你忘了,上面有我的口水的。”
卢蔓蒂克满脸绯红,按住他的手,硬是将那她含过的杯沿那头喂他喝。
或许是口渴了,林阳咕噜噜就一口气灌下,卢蔓蒂克只能叹了一声,林阳道:“蒂克,你今天是怎么啦,好端端叹什么气啊?”
“反正,我就是找不到当初你对我的感觉了。”
卢蔓蒂克嘟起嘴,手里捉着块抹布在茶几上抹,白嫩的手臂有一搭没一搭碰碰林阳的手臂,那女仆装几乎包裹不住她的火辣,娇躯一颠一颠的。
“麻辣的,蒂克这是在诱惑我吗?”林阳双眼都直了,想起她曾经为自己不惜喝下毒药,心里一阵感激,“老子上不上?上,似乎对不起他,因为我实在无法给她承诺;不上,似乎更对不起她哦。”
卢蔓蒂克用勾魂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瞟他,见他双眼定定地瞧着自己奶冻包裹的地方,心里一阵颤动。
“唉,我有点累,想睡个觉。”林阳打着哈哈,站起身来。
“好的,小少爷,那我为你调水温。”卢蔓蒂克走到浴室边又说道:“等等,小少爷,我去给你拿衣服。”
林阳刚走进浴室,卢蔓蒂克就跑下来,气喘吁吁的,林阳不由瞪大双眼道:“这你也太快了吧。”
“是啊,小少爷,我年轻嘛。”卢蔓蒂克喘息的声音很迷人,林阳几乎无法自持,特别是她暧昧的动作,勾魂的双眼,让林阳都快要喷血了。
“咦,这不是我的衣服啊?”
“我给你买的,全套都是新的,包括这个。”卢蔓蒂克用手指捏起一只三角内内,在他的眼前晃荡。
“蒂克,谢谢你,但我一直喜欢的是四脚裤的。”
“我就是见你一直穿的是四角裤,所以我特登上商场买少了一个角,你就试试吧,或许很好看,呆会我给你评价一下。”
“啊——”林阳大叫起来:“不好吧,我会害羞的。”
卢蔓蒂克满脸通红,用手一推,哪知道林阳刚好转身,她的手扑了个空,脚下一虚就要栽倒,林阳赶紧用手揽住她,不偏不倚手掌就按住了她的大胸,忒软,无法支撑,整个身子还在王后栽,屁股蛋自热而然地翘得老高。
林阳当下心一狠,腾出另一只手掌,朝她的屁股一拍,卢蔓蒂克总算保持了平衡,不至于脑袋撞地板,只是彼此都定着了,足足保持了五秒。
“嘤咛”一声,卢蔓蒂克缓过气来,站直身子,满脸红彤彤的,娇声道:“小少爷,人家是女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不这样,你就摔个头破血流了。”林阳手一使劲,将她的身子摆正道:“好了,你出去吧,我洗澡了。”
“那你就让我头破血流好了。”
卢蔓蒂克突然生气了,情绪似乎很低落。林阳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自从到过万河公司,这个小美女一直都是心平气和的,今天有点反常。
“好了,好了,我冲凉,呆会让你评价一番。”
“这还差不多。”
卢蔓蒂克走出浴室带上门,林阳用手掌在水龙头捧了一捧水,含在嘴里漱口,咕噜噜吐出,嘴巴爽了爽,然后开始冲凉。
反派快穿路:跪求別發好人卡! 璇滄
“这小娘们难道爱上我了?八成是,要不然,她不会自我推荐愿意来别墅当我的女仆。其实,她对自己才是真心的。”
想到这,林阳迫不及待地冲完凉,衣服也不穿了,直接穿上她给自己的买的三角裤衩就跑出来。
当当当当——
林阳展开双臂,做了一个自以为天字一号的动作,却发现站在面前的是潮汐,卢蔓蒂克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潮汐微笑着在他那地儿拨弄一下道:“我不在,你的尺寸这么大啊?”
“潮汐——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可不可以不要思念 心末殤
毒女為夫 奶嘴
“刚来,怎么,几天不见,不想我?”
“想,想死了。”
熾戀霸寵:惡魔老公狠狠愛 苒小貓
林阳抱起潮汐在地上转动起来。
潮汐身上荡着成熟迷人的气息,那是女生荷尔蒙的味道,也是摇摇的味道。
林阳把控不住了,一把抱起她就上楼,在楼梯口,卢蔓蒂克手里捉着一沓衣物,最上层是一只粉红奶冻和一只黑色果冻,眼神即惊讶又幽怨。
林阳轻轻地放下潮汐,双双下了楼,回到客厅,喝茶聊天。卢蔓蒂克也跑回楼上去,连洗浴的心情都没有了。
卢蔓蒂克此时跟在林阳洗浴之后也要洗浴,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可惜,潮汐来了。
“唉,家里女人多也不好办啊。”林阳心里暗叹。
突然,林阳感觉眼前一黑,心里不由一惊,这不是因为自己身子虚的眼黑,鼻子不受控制地噏动个不停,通感内视眼,脑海里闪过一只角端神兽的身影,接着又闪过一只,琥珀女的气息也随之而来。
“不好,小姑有危险。”林阳立马催动鼻息,进入蜂巢空间,紧闭双眼,一边抽动鼻子一边寻找小姑的气息,很快眼前现出翠绿山峦,又是那两名身骑角端神兽的长袖女子来欺负小姑了。
林阳见小姑奋力与之对抗,根本无暇顾及自己,即刻弹出长箭,“嗖”一声射向其中一匹角端,那角端受惊,扬起前腿,女子就掉落在地。
“臭小子,又是你。”落地的女子杏眼一瞪呵斥起来。
“当然是我啦,就是不知道你俩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偏偏要跟我的小姑过不去呢?”
“小姑,你叫她这妖女做小姑,你上当受骗了。”女子转眸喊道:“小子快快离去,我们是奉天尊之命来捉拿妖女的。”
“天尊,什么天尊,老子连听都没听过,反正你们欺负我小姑,就是你们不对。”林阳双手叉腰吼道:“我看你们才是妖女,我小姑可是个美人儿,还是我师父。”
“啊,你认她做师父,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女子挥动长袖朝林阳荡了过来,林阳噏动鼻翼,将玄清气贯通手掌,一把握住她的袖口道:“等等,我还没弄明白,到底天尊是什么东西?”
“大胆,竟敢对天尊不尊,他就是统领三界的神仙。”
“神仙?这么说你们就是仙女啦?”
“废话少说,受死吧你。”
女子手臂一动,却被林阳硬生生地拉住,女子暴怒,娇斥一声,另一条长袖又挥舞过来,端的比鹰皇公主的皮鞭还要厉害,林阳捉拿不住,地上竟被它荡出一个坑来。
林阳惊出一声冷汗,“麻辣的个隔壁的,这一袖要是戳中老子,老子的身上非得被戳破个洞不可。”
琥珀女那边跟另一名女子相对抗,总比跟两个对抗轻松,所以也腾出空来,朝林阳喊道:“林阳,快唤出威龙,借它的威力制服玄女。”
“好嘞!”林阳嘴巴一张,意念动处,威龙既出,俯伏在地,林阳一跃而上,端坐于龙首,威龙即刻腾空而起。
林阳嘴里怪叫连连,将通天之洞里的武器都使用了一遍,不管好不好,一阵斩杀,逼得女子连连后退。
不管三七二十一,林阳又射出一支长箭,拿得稳,看得准,将女子的一只脚踝刺穿,活生生地钉在地上。
女子香汗连连,微微**,鲜血已染红了一小块泥地,却倔强地咬紧牙关,哼都不哼一声。
林阳制服了女子,见琥珀女跟另一名女子打得正猛,再次弹出一支长箭,朝那女子射去。
廚娘商夫
真始之天路 龍觴
女子座下的角端受惊,也将女子甩落下来,琥珀女紧紧追上,伸手就扼住了她的咽喉。
林阳收起威龙,见小姑死死地掐着那名女子,见那女子的身子漂浮,似乎另一个身子就要脱离,又见小姑的手劲不断增强,女子的脸都变成紫绿色的了,莫名其妙起了恻隐之心,而是左手的灵戒射出一道强光,直射向琥珀女。
琥珀女一惊,为了躲开这道强光,身子一阵后退,松开了手。
“林阳,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琥珀女避开强光之后,挟持着女子来到林阳跟前,朝林阳怒目而视。
林阳心里一荡,他还从没见过小姑这种神情,似乎要吞了自己一般。突然之间,心里一阵迷茫。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君楓苑
没错,这道强光是宋大峰祖师公的灵戒指所发出的,它好像在阻止小姑这么做,难道小姑这么做是错的?
林阳隐隐觉得不妙。
“林阳,即刻杀了她。”琥珀女又喊道。
“你——小姑,你说什么?”林阳瞪大双眼道:“你叫我杀这女孩,我可下不了手。”
“你敢违抗我吗?快杀了她,这是命令。”琥珀女厉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