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9op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獵人 ptt-第七百八十八章 恢復聯絡閲讀-k4ggw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昆仑园区里,最近一段时间那是鸡飞狗跳。
学院的炼神系副主任云秀儿,这阵子就是一块大号自走警示牌,所有人见了她都绕道走。
都听说了,云主任给自己丈夫苗校长偷偷按了个纳米追踪器,除了能确定方位之外,还能收声窃听。
这一窃听就出事儿了,苗校长在大西洲执行任务的时候,据说玩得比较开。
云主任在学校里对学生是和蔼可亲的,可在家里那是说一不二的地位,丈夫出了这档子事儿,她受不了这个刺激,脾气非常暴躁,前几天经常找茬跟园区领导打架,不仅她师妹苏念秋,就连她的导师兼公公,苗老先生她都敢动手。
园区领导人都敢打,一般人当然更不敢惹她。
当然了,这几年她在学院里积累了较高的威望,光是脾气暴躁大家还不至于躲着她,关键是她这两天又变得神神叨叨的了。
逢人就解释,之前她是误会自己丈夫了,原来他在那边是逢场作戏。
这就有点像祥林嫂的意思了,大伙儿觉得这女人怪瘆得慌的,所以都躲着她。
这天上午,云秀儿趁着学院没课去了一趟研究院,走进研究院顾问苗光启的办公室里,然后就跪下了。
苗光启今天是难得有心情来上班,刚刚泡好茶抖开报纸。
看到自己弟子来了之后二话不说就跪下了,老先生倒是很淡定,没搭理她,先是看了一会儿报纸,这才悠悠开口道:
“哎呀,看这报纸上写的,美洲那边派出的先遣队,进度比林朔他们快啊。
人家已经在跟那边的一个王国打上交道了,你表弟还领着人在沿海的一个小公国里转悠呢。”
云秀儿见导师终于开口了,赶紧说道:“导师,我向您请罪。”
“你何罪之有啊?”苗光启淡淡说道,“是,前两天跟我动手了,不过我是你老师,现在也还没老到打不过你的地步,所以这只是师徒之间的切磋嘛。
至于你当时指责我教子无方,这个我本来就承认。
你是最了解情况的,当年苗成云其实是你一手带大的,我基本没怎么管,确实有责任。”
“可我不该向您发火。”云秀儿说道,“尤其是得知成云是冤枉的之后。”
愛太誘人,你太兇猛
“哦?你冤枉这小子了?”苗光启一听就来了兴致,把手里的报纸放下了,“不是证据确凿吗?怎么冤枉的?”
于是云秀儿把后来窃听到的事儿跟苗光启说了,原来之前那些嗯嗯啊啊的动静,是苗成云用炼神操控的法子让那些女人发出来的,他自己没真的做什么,所以是云秀儿误会他了。
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四月的顰兒
最关键的是,林朔那天早上去找苗成云,苗成云表态了,不能对不起孩子他妈。
就这句话,远在千里之外的云秀儿听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心里巨大的怨气一下子变成了愧疚。
可之前她撒泼打滚的时候,事情闹得很大,当时拉着苏念秋去山里打架,园区防空警报都拉响了,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事儿。
现在对丈夫从怨恨变成愧疚了,她就想着得赶紧给丈夫恢复名誉。
是个男人都好面子,自己这么闹,苗成云回来之后还怎么做人呢?
可这个事情,本来就是说不出口的糟心事儿,如今也没法大张旗鼓地出个通告或者召开记者发布会去解释。
所以她逢人就说这件事儿,希望至少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能消除之前的误会,让大家对苗成云有所改观。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間歇性抽筋
而导师兼公公苗光启这边,她是最后才来的,因为苗光启最近喜欢出去溜达,很少来上班。
苗老先生听着自己弟子说的事儿,越听越摇头,先让她起来别跪着了,然后说道:“我之前也听说了,你这几天是不是逢人就说这个事儿?”
云秀儿神情微微一怔,问道:“怎么了?”
“你啊。”苗光启说道,“早年是修炼,最近几年又一心扑在教学上,人情世故还是不太懂。
这种事情,是你跟他之间的事情,跟别人是说不着的。
你想着给他恢复名誉,别人却在看你们这对夫妻的笑话。
其实这件事情,从你给他偷偷摸摸地安装追踪器而不告诉他,祸根就埋下了,之后无非是闹剧而已。
我建议你把这件事忘掉,别多想了,然后尽快告诉林朔苗成云他们,目前是监听环境,让他们说话办事注意影响。”
天龍裏的劍客
之前云秀儿心里憋着怨恨,那是谁的话都不听的。
可到了这会儿,她在精神上其实饱受折磨,人都颓了,所以就听劝了。
听自己导师这么说,她点了点头:“可是林朔的卫星电话坏了,我们该怎么通知他们这件事呢?”
两人说到这里,苗光启的顾问办公室之外,想起了高跟鞋的动静。
很快,研究院的副院长狄兰走了进来,把手里厚厚一叠文件放到了苗光启的办公桌上。
苗光启一脸不解地看着林家二夫人,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狄兰现跟云秀儿点点头打过招呼,然后对苗光启说道:
“苗顾问,您这三天两头旷工,让我这个负责考评的副院长很难做啊。”
“我就是一个顾问。我上不上班跟你们考评有什么关系?”苗光启纳闷道,“我拿得是国务院特殊津贴,又不是研究院的工资奖金。”
“可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您一个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老专家不好好干活儿,您让下面的研究员怎么想?”狄兰说道,“而且你就算是个顾问,那院里的事情总得顾一顾问一问吧,您现在是既不顾也不问,你看看人家何老先生,虽然也是顾问,可依然坚持在一线呢。”
苗光启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好苦笑道:“说不过你,咱们的狄副院长好大的官威啊。”
“不是我官威大,而是您自己理亏。”狄兰笑道。
“好好好,我干活儿还不行嘛。”苗光启看了看桌上的文件,“这是什么呀?”
“这是我和杨拓最近半年的研究记录,主要是关于山阎王的,您帮我们把把关。”狄兰说道。
“行。”苗光启点点头,随后说道,“对了,林朔那边卫星电话不是坏了吗,念秋她最近在干嘛呢,还不尽快恢复通讯?”
“哦,我听念秋姐说起过,她已经安排下去了。”狄兰说道,“林朔目前所在的米亚公国,能做到御空飞行的高手极少,所以还是能走空投的,把卫星电话投下去。反正苗成云身上有追踪器,空投地点是可以确认的。”
“可苗成云不是在城堡里夜夜笙歌吗?”苗光启说道,“回头空投咣当一下砸在人家城堡上,那岂不是很尴尬?”
“苗成云最近几个晚上没在城堡里。”狄兰此时说道,“他借着那些女人的掩护,晚上就待在外面跟魏行山汇合,一起商量之后的火刑地点,看哪里合适魏行山架枪。而两人晚上商量的地点是固定的,这也就等于替我们把魏行山的位置标记了,这样空投就能去找魏行山。昨晚空投就下去了,这会儿林朔应该拿到电话了。”
说到这里,狄兰别有深意地看了云秀儿一眼,说道:“你丈夫是不是个好男人我不便评价,不过人确实是很聪明的。”
说完这句话,狄副院长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云秀儿品着狄兰这番话,怔怔出神。
苗光启一看弟子这个神情,生怕她往深处想,赶紧拉开话题道:“你看,人家夸你老公呢,行了,别置气了,没事儿你先回去吧,我要干活儿了。”
“不对!”云秀儿一下子柳眉倒竖,“这家伙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啊。”苗光启赶紧拦道,“你别瞎琢磨。”
“他这样去标定魏行山的位置,就是知道自己身上有追踪器。”云秀儿气得全身发抖,“好你个苗成云,居然敢演戏给我看,害得我出那么大的丑!”
苗光启一看云秀儿想到这一层了,也就放弃为儿子打掩护了,无奈道:“你们夫妻俩这日子过得,还真是斗智斗勇。
一个偷偷按追踪器,另一个假装不知道。
你也不想想,你们俩一被窝睡觉的,你性子他会不清楚?
就你这控制欲,你手里有这种追踪器会不安在他身上?
他肯定识破了,然后反演你一手。”
“王八蛋!”云秀儿气得都骂街了,“等他回来,我非要他好看不可!”
“你骂归骂,别用这个词儿,他是王八蛋我是什么呀?”苗光启翻了翻白眼。
云秀儿有些不好意思:“导师,我不是故意的……”
“秀儿,你再琢磨琢磨,他为什么会这么演。”苗光启叹了口气,说道,“说到底,还不是在乎你吗?不然他费这个心思干嘛?”
被导师这么一说,云秀儿人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复杂起来。
苗光启继续说道:“你们这对夫妻,当年我确实是硬撮合的。
一块长大的姐弟,硬生生转成夫妻,一开始日子过得别扭,这很正常。
可是冤成父子债转夫妻,一男一女搭伙过日子,一开始都是别扭的,慢慢就好了。
你看现在,我反倒觉得,你们俩这么斗智斗勇地过日子,这是你们夫妻的情调,这不是挺有滋味的嘛。
你反应那么过激,那也是在意他。
不过秀儿,我得批评你啊。
他是你带大的,你还拿捏不住他吗?
这次还能被这小子给耍了,不应该。
好好反省反省,下次把场子找回来就是了。”
三年婚癢
罪人:性與惡實錄(全文) 鐘原
“导师,您这是歪理。”云秀儿脸色一垮,嘟着嘴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苗光启怀里的电话响了。
苗老先生一看号码,笑了:“嘿,你看这事儿刚刚还在说着呢,林朔电话就打过来了。”
因为云秀儿在场,苗光启索性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说道:“林朔,你那儿应该没处充电吧,要不长话短说?”
“这您不用担心,空投里手机倒是没占多大地方,绝大多数是充电板。”林朔在电话那头笑道,“苗二叔,我刚才在念秋那儿听说了,我表姐这次可真厉害,给苗成云偷偷按了能窃听的追踪器是吧?”
“林朔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呢?”云秀儿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
“呦,表姐在呢。”林朔说道,“表姐,这事儿我可得说说你啊,不带这样玩的,夫妻之间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这日子怎么过嘛。”
“你说得着我吗?”云秀儿反击道,“念秋倒是很信任你,结果你现在几个老婆了?我就是怕成云被你带坏了,这才偷偷装追踪器的。”
庶女嫡妻
“好,我说不过你。”林朔倒是干脆,继续说道,“苗二叔,我跟您请教一件事儿。”
“林朔啊,你当猎门总魁首也有些年头了,怎么遇到事情还要请教我啊?”苗光启说道,“你是个领袖,凡事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要被他人左右。”
“这事儿我是真没经验,我估摸着得您这样的阅历才可能知道。”
“说呗。”
“您说一个人要是在男女方面名声被污蔑了,那这个冤屈该怎么洗刷呢?”林朔问道,“要是正常的解释或者澄清,那不是越描越黑吗?”
“林朔!”云秀儿眼泪都被气出来了,全身直哆嗦,扯着嗓子喊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不是,我说得不是苗成云。”林朔在那头乐了,赶紧解释说道,“他一个男的这方面怕什么,而且我们这边风气也相对开放一些。
我说得是阿尔忒弥斯,在大西洲这样的环境,女人要是沦落到这个地步,宗教视这种事情为滔天大罪,得被活活烧死。
二叔,你觉得那应该这么做,才能替她洗刷这个冤屈,让大家都相信她是被冤枉的呢?”
苗光启听得直皱眉:“我说你费这个劲儿干嘛,看上人家就直接娶回家嘛,届时她人都到华夏了,在大西洲什么名声谁知道?”
“苗二叔。”林朔很无奈,“您给我找的头两个老婆已经够好了,以后您千万别操这个心了。”
“你那头是不是也被念秋监听了?”苗光启笑道,“在我这儿演呢?”
“念秋不是那种人,她又不是我表姐。”
“林朔!”云秀儿又急了。
“表姐我错了。”林朔赶紧道歉,然后说道,“二叔,您就告诉我吧,这事儿应该怎么才能办到。”
苗光启一阵失笑,随后说道:“林朔,你这人啊,真是数典忘祖。”
“啊?”林朔被骂得莫名其妙。
“你忘了你祖父的事情吗?”苗光启说道,“林潮东老爷子,当年名声也不好,不仅他自己的名声不好,连带着林家的名声也不好。
那么你们林家,名誉是怎么恢复的?
王子殿下,你別拽
鳳還巢
关键是什么?
你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事情也就引刃而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