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jla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域帝天討論-第九十四章殺伐果斷分享-us8fh

九域帝天
小說推薦九域帝天
二人的攻势对碰瞬间,擦出耀眼的火花,在半空中僵持不休。
林辰此刻长枪一挥,一阵强横的灵力波动,迎面朝着牧元白攻来,牧元白见状,更是没有任何犹豫,双拳紧握,怒声喝到:“玄阶低级功法,碎石拳!”
立道庭
顿时,拳风呼啸,猛的击出一拳,攻向林辰所在的位置。
牧元白破开林辰的灵力波动,面色狰狞,冷声道:“小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林辰闻言,冷声喝道:“是谁生、是谁死,还不一定呢!”
“灭龙决!”
话音刚落,林辰手握青鳞玄重枪,隔空挥出,体内灵力尽数涌现,伴随着少年的一声怒吼,长枪之上,青光闪耀,灵力聚集。
在顷刻间,枪尖处一道青色灵力浮现,肉眼可见,由虚转实,化为一个硕大无比的青龙头,朝着攻来的牧元白怒冲而去!。
“呀啊!”
牧元白见状,咬紧牙关,握紧双拳,怒砸攻来的青龙头。
最強文 天火散
顿时,二者对撞,爆炸声响彻坊市的大街小巷,声势浩大,回声荡荡。
擂台周围一阵劲风席卷众人,人群内的所有围观弟子,都被这场爆炸声给惊愣在原地,微张着嘴,无人不为之惊讶。
甚至有个别胆小的弟子,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两腿发颤,大小便失禁。
此时,人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擂台上二人的攻势。
人群内不妨个别人,传来细细碎语道:“太可怕了,林辰他竟然毫不败下风!”
“是啊,林辰他只是凝气境初期的修为,竟然能与凝气境中期的牧元白师哥打的不相上下。”
青春夢 竹葉小刀
“这爆炸声,实在是太强了,没有想到,林辰他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话音刚落,擂台上在这刻间,硝烟四起,碎石横飞,林辰身形落地,倒退数步,才勉强稳住。
而牧元白,衣衫破碎,皮开肉绽,鲜血顺着双臂,一滴一滴的打落,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睁大着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擂台。
此时林辰未有给牧元白喘息的机会,单手持枪,身形速动,怒火充盈在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现在的林辰,只想快速结束战斗,击杀牧元白。
公主不吃素,拒做壓寨夫人
因速度太快,林辰冲去的身形,在擂台之上留下道道残影,如同满弓射出去的箭支,朝着牧元白怒冲而去。
此刻,牧元白也有所察觉,但为时已晚,林辰手中长枪怒戳向自己的命门。
牧元白,双眼死死盯着正攻来的林辰,随即冷声笑道:“有点本事,但你要想杀我,还差的远呢!”
“你很不一般,但今日,你的命,小爷我非取不可!”
话音刚落,牧元白仰天怒吼,一阵前所未有的灵力波动席卷百米!。
變身在DC世界
林辰见状,猛的瞪大双眼,急忙停下脚步,长枪格挡,灵力从体内涌现,进行抵御。
林辰此刻咬紧牙关身形不断倒退冷声道:“可恶,他怎么突然灵力变的如此浓厚?”
“林辰,见识到了么,接下来的这一招,定能让你元神俱灭!”牧元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道。
“地阶低级功法,天煞拳!”牧元白腾空一跃,双拳处被灵力包囊,化为实体,猛的击出重拳喝道。
英雄聯盟之神王歸來 素衣紅妝
此刻,半空中浮现出,数千重拳,一同朝着林辰所在的位置攻去。
林辰见状,面色阴沉,单手持枪,昂首挺立。
双眸用着坚定的神色盯着半空中灵力化为的数千重拳时,一股强横霸道的威慑力,向自己扑面而来。
“地阶功法!他怎么会习得地阶功法?”林辰此刻咬紧牙关冷声道。
“哈哈哈…哈,林辰今日就让你尝尝,地阶功法的威力,受死吧蝼蚁!”牧元白大笑说道。
话音刚落,台下围观的众位弟子们,见擂台上牧元白所发动的功法,内心惊愕无比,顿时,台下的众人一片哗然。
“你们快看,牧元白竟然发动了地阶功法!”
“真的是地阶,林辰这下恐怕要败了”
“这种战斗,我们也只能看看热闹,还真别说,倒真想看看他们二人会是谁赢呢”
“那还用说,牧元白连地阶功法都用上了,肯定是林辰输了!”
重生之周少
“那倒未必,林辰虽是新弟子,但他的实力我等都有目共睹,战斗没到最后一刻,还不能这么快下定论。”
此刻,擂台之上,林辰冷眼怒视向自己攻来的天煞拳,喝道:“地阶功法虽强,但你的修为还无法令其熟练掌握,杀伤力也会大大减弱。”
“这场战斗,该结束了!”
话音刚落,林辰身形速动,体内灵力尽数涌现,握紧青鳞玄重枪的双手变得更加有力,双臂用力,猛的挥出长枪喝道:“青鳞枪法第一式,龙腾四海!”
长枪挥出瞬间!阵阵灵力威慑,席卷百米,震的台下众人连连倒退,头皮发麻,威慑力在顷刻间迟迟未曾褪去。
突然!四条青龙从林辰周身腾空而起,发出阵阵的龙吟声,气势汹涌如翻江倒海一般,朝着攻来的数千重拳攻去。
牧元白见状,脸上怒气更盛,双眸阴冷的可怕,望向半空中正向自己攻来的四条青龙。
瞬间!擂台之上轰然炸裂,爆炸声响彻云霄,二者的攻势对撞瞬间,双双瓦解。
一阵强横的灵力波动席卷而来,围观的众弟子们倒成一片。
尘埃遍布,包囊了整个擂台,令人根本看不清擂台上的现状。
在这刻间,好似时间停止了一般,台下再无噪杂的细细碎语,所有人的眸子全都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擂台上的战况。
空气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擂台之上,尘埃渐渐落定。
众人隐隐约约间,看到林辰单手持枪,昂首挺立,怒指地面上奄奄一息的牧元白,冷声道:“你输了!”
牧元白闻言,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无力道:“你这是什么功法,竟能破了我地阶功法,天煞拳?”
林辰闻言,不屑笑道:“哼,你也配知道,今日你伤我兄弟尘墨,这笔账该算算了!”
“呵,我赌你不敢杀我,我爹可是玄城第一大富商,你敢动我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