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cwz人氣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26章 真神隕,世界泣閲讀-9ascx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食我一根大棉花糖!”龙女王心中呐喊,双手握住30米长、摩天轮粗的“风王之剑棒”,体内风之神力倾泻而出。
随着她一剑挥下,就像……她悬浮在一座清水池中,手持巨大的喷枪,往身前激射一道墨汁水柱。
清澈的池水,染上一条黑色水道,触目惊心。
然后墨水慢慢向四面八方晕开,黑色水痕迅速扩大范围……
“咔~咔咔~~咔咔咔……”高速旋转的灰黑龙卷风卡顿,停住,被“墨水”侵蚀一大块,出现一个破洞。
随着墨汁扩散,龙卷风风壁从破洞开始,向四周裂开,破洞之外的云中厅堂,也跟着裂开……
“墨水”自然不是墨水,甚至,龙女王的棉花糖也不是黑色的。
黑色,是因为空间被切开。
最終流浪者
她的“棉花糖之剑”严格意义上讲,应该无形无质、无色透明,但风精灵凝聚的风太多太厚,无色染成青色,无质之风也开始变得沉重。
等风化为风刃,风刃加持空间极性与剑神剑意,棉花糖周围的空间被切割。剑刃不是黑色,破开后的空间呈现在视野中,显示为黑色而已。
每一缕风相当于一颗“风之原子”,它就是一柄神剑——催发空间极性的风刃,被赋予剑神的剑意。
“原子神剑”轻而易举切开空间,肉眼视之,就是一颗墨黑马赛克斑点。
整个棉花糖有多少缕风?
一千多只风鸦啊!
一剑劈出,疑似风之女神神躯的“风之囚笼”破了个大洞,龙卷风外的云中厅堂被整个洞穿。
从神国之外看去,就是一朵高速移动的乌云内部,忽然射出一束黑光。
待棉花糖散开,无以计数的“风之原子”扩散到整个“风之囚笼”,扩散到整个云中厅堂……
大毁灭爆发。
“不!“惊恐扭曲的表情凝固在风暴神脸上。
祂的神躯就像加热至高温后泼冰水的瓷娃娃,道道漆黑裂纹爬上祂的脸颊、脖子、躯干……
“这不可能!”她的神躯在空间风暴中碎裂,神魂还在发出绝望呐喊。
“有什么不可能的。”丹妮手持两米长的鱼梁木剑柄,在漆黑海洋似的空间风暴中行走自如,轻巧犹如闲庭散步。
“到现在还没认出我手中龙头杖的来历?”她来到祂跟前,把鱼梁木树干往前递了递。
“它是……”风暴神就像一个满身皲裂的石灰娃娃,表面有石灰粉顺着裂缝扑簌簌滑落;漆黑裂缝内ꓹ 有青色血液蠕动流出;透过血液,隐约可见属于神灵的金色骨骼。
“你之所以能找准云中厅堂的每一丝破绽ꓹ 仅仅是因为这棵鱼梁木?”
庖丁能杀牛,普通屠夫也能杀牛,将同样一头牛肢解成皮肉、筋膜和牛杂ꓹ 庖丁消耗的力气也许只有普通屠夫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
云中厅堂是风暴神的神国ꓹ 要在真神的神国打败真神,必须先破神国。
神国不破ꓹ 神灵不败。
自从世界诞生以来ꓹ 还从来没发生过真神在自己神国被斩杀的事件。
黑山羊为何又强又弱?
黑山羊之强,强在祂独霸科霍尔的信仰无数年,黑山羊寺庙连接祂的神国,神国有数量惊人的信仰之力。
所以,在科霍尔,拉赫洛也不愿与祂为敌——为科霍尔一城之信仰,不值得开启神战。
但离开科霍尔去了里斯ꓹ 黑山羊失去“无限神力”加持,就只是一个未掌握法则的强力死神而已。
半神背靠神国尚且如此强横ꓹ 更何况真神?
奈何丹妮一旦持有鱼梁木手杖ꓹ 立即化身维斯特洛旧神的庖丁。
嗯ꓹ 只针对维斯特洛一系的旧神。
精神力进入鱼梁木ꓹ 再用鱼梁木接触旧神神国,加持智慧之老妪的“超脑”ꓹ 能瞬间解析神国结构ꓹ 从而确保每一道攻击都发挥1000%的功效。
就像庖丁解牛ꓹ 以刀之无厚,入关节之有间ꓹ 必游刃有余。
丹妮本身就是一柄绝世锋芒的快刀,又洞悉云中厅堂的“关节间隙”,能不游刃有余?
见风暴神还一脸茫然,丹妮不想祂死不瞑目,就直接道:“它就是门神的第二生命,虽然残缺得厉害,但总是你的主神。
彪悍農女:醜夫寵上天 舒薪
我的风之神力通过鱼梁木转化为攻击神术,如同以主神身份,对属神出手。单单力量等级,就天然高你半个能级。
当然,你是真神,又比我高半个能级,咱两算打平了。
偏偏你的云中厅堂就是个陋室版的一界之风,碰到我和鱼梁木中任何一个,你都要倒霉,更何况遇到手持鱼梁木的我?”
“唉,原来如此。”风暴神渐渐风化的灰败眸子中闪过一丝了悟。
“上次你通过千面屿旧神祭坛找到云中厅堂时,我就该有所警觉的,大意了。”
丹妮摇头,叹道:“别说大意,就算你不停闪,闪电五连,依旧没用。
为了对付你们,最近一年我甚至放缓火之歌的感悟,全部精力都用在风之极性上。
只要还有人信仰你,只要我持有鱼梁木手杖,就一定能找到你的云中厅堂。”
“你为什么一定要来偷袭我…我一个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真神?
我是世界仅剩的三位真神之一,杀了我,世界就失去一根支柱。
即便我什么也不做,只要活着,对世界也有利啊!”风暴神的神魂发出不甘的呐喊。
丹妮也无奈,叹道:“我只是来拉你入伙的!
世道艰辛,厄索斯沦陷大半,应付寒神已然让我心力交瘁。
可诸神联盟在旁虎视眈眈,有当黄雀的嫌疑,我有力也不敢使。
如果你和淹神肯帮我,合我们三人之力,上可以肛翻寒神,下可以轻松应付正义联盟的暗算。
终结长夜后,你们也能得到世界奖励,岂不完美?
偏你执迷不悟、自甘堕落、自寻死路,宁愿加入正义联盟也不肯当个好人。”
“呵呵,我是高贵的真神,为何要向你一个低贱的人类臣服?”风暴神呢喃道。
见祂的气息越来越虚弱,丹妮顾不得生气,眉头皱起,疑惑道:“我特意将剑锋避开你的本体,九成九的力量都用在风中囚笼与云中厅堂上。
你这会儿应该略有微创,最多身受重伤,怎么也不至于一命呜呼啊?”
“别说了,趁着没死透,抓紧时间抢救一下,也许能救活呢?”鱼梁木中,布兰无奈道:“祂没说错,真神即便什么都不做,对世界而言也越多越——”
“呱呱——”言未了,异变突起,立在风暴神肩头,遍体鳞伤的大乌鸦忽然睁开眼睛,血色瞳孔中闪烁浓郁到极点的疯狂与恨意,让与之对视的丹妮,都心脏颤动两下。
可还不等她出手,大乌鸦厉声悲泣,强大的灵魂之力直接粉碎了风暴神本就皲裂残破的神躯。
“不!”风暴神虚弱哀嚎,神躯化为一片片的粉末,粉末未落地,又变成一缕缕血红的风。
神躯消散,露出风暴神布满黑色裂缝的金色神魂。
“风暴神,纳命来!”大乌鸦的啼叫不仅击碎风暴神的神躯,同时也如同进攻的号角,唤醒周围无数铁民亡灵。
他们都是风暴神信徒,之前一直被关在云朵监狱中,被风刃反复切割,这时云中厅堂崩溃,云朵监狱破裂,铁种们便获得自由。
只不过这些风暴神信徒被折磨无数年,除了在痛苦中下意识地哀嚎,几乎丧失人的本性与理智,浑浑噩噩,悬浮在半空。
等大乌鸦啼叫,他们才恍然惊醒,继而双眼赤红,张牙舞爪、满面狰狞,化为恶鬼,扑向风暴神的金色神魂。
萬界我為峰 吃瓜也快樂
“风暴神,还我命来!”铁种的怨气几乎化为实质。
丹妮眉头一皱,立即圣光大放,将靠过来的怨灵烧成灰烬与纯粹的灵质。
“咄!”就在她分神他顾的一瞬间,大乌鸦尖锐的喙子闪电击出,一下啄在金色神魂的眉心。
风暴神眼中的神光彻底消散。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就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咔嚓咔嚓——轰!”
天地震动,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磅礴,犹如神泣。
法则海如滚粥一样沸腾,世界如踩了油门的破三轮,顺着下坡道颠簸加速。
作为世界选定的天命之人,丹妮立即有所感应,心中填满极度烦躁、憋闷、愤怒等多种负面情绪。
“你找死啊!”她一指头戳在大乌鸦小脑袋上。
“啵!”愤怒一击,直接把半神大乌鸦打爆成一捧血雾。
“别……”布兰先发后至,姗姗来迟,又尴尬又懊恼,“陛下,您该问一下缘由的。”
“灵魂还在,今后有的是时间慢慢问。”丹妮面色阴沉,环顾四周,雪雨雾冰雹等各种气象混乱成一团,黑云翻滚,狂风卷起,天外还有无尽血色雷海。
一片狼藉中,云中厅堂裂开无数片,其中无数狂风喷射,夹杂数以千计的亡灵在哀嚎。
三國之太極演義 蓬萊小哥
丹妮还看到攸伦王。
他竟然“好运”地避开池鱼之殃。
忽然,她眸光一凝,无以计数的大乌鸦正像疯狗一样,呱呱渣渣,穿行神国废墟间,争抢那一缕缕零散的黑色风卷。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那些大乌鸦都是风精灵,他们争夺的东西丹妮也很熟悉:疑似风之女神本体的黑色龙卷风。
“你们在吃什么?”她心情不好,语气也有些不耐。
“我们在喝风。”乌鸦却没在意她的态度,只随口回答一句,便又开始争抢。
呃,对普通人而言,喝西北风就是没饭吃,可对风鸦来说,喝西北风真的能饱肚子。
“好吃吗?”丹妮终于有了点兴趣。
“呱呱呱!”一只风鸦吹气般膨胀,血色双瞳染上一丝青色,在丹妮惊讶、其他乌鸦羡慕的眼神中,猛然爆炸成一条长长的青色的风带。
这一条风带格外与众不同,无限拉长,飘飘荡荡,宛如胜利的旗帜,在血色雷海中,斜向上飞出几公里。
更关键的是,丹妮感受到一丝神性正在她体内诞生。
“还有这种效果?”丹妮不再为打翻的牛奶懊恼,重新抖擞精神,张大嘴巴,对着凌乱天空用力一吸。
“呼呼呼~~~”
风暴筑成的罡风之壁,黑色的龙卷风残余,失控的龙卷风,风暴神的信徒灵魂,攸伦王,风暴神的残尸、残魂,爆成血雾的大乌鸦……一切来自坍塌得云中厅堂的有形无形的物质,全部被她吸入嘴巴,然后送到信仰人那保存。
逍遙小都督
然后,丹妮看到周围蠢蠢欲动的诸神。
正义联盟,来了。
其实,祂们早到了。
远远的,诸神就见到天空一朵乌云向祂们疾驰而来,速度快若闪电。
祂们知道那是云中厅堂,知道龙女王这时正被困在其中,一个个兴奋异常,全身神力涌动,预备好神术。
只要进入风暴神神国内,立即对龙女王集火。
然后,“BOOOM!”
疾驰的乌云突然爆出一个大洞,一道粉碎虚空的黑色剑柱从云中探出,恐怖的力量隔着老远,也让诸神汗毛倒竖。
祂们惊疑不定停下。
接着就是一场大爆炸,整个云中厅堂在空间风暴中碎裂、瓦解、湮灭。
诸神越发惊骇:这不应该啊,龙女王再强,也不可能打破真神的神国,速度还这么快。
她有什么杀招?
众神茫然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