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9t1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笔趣-第六百八十七章 潛行幾個日夜看書-f3qb6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马车外,小心翼翼挤出来的三个大汉面面相觑,这年轻人闭眼就是一天,当真厉害。而且他们下车时不小心碰到了那个人的腿,他既然都没醒,坐的笔直且能这样简直夸张,可世上也有人站着就能睡着。
马上天就要黑了,草原上马贼很多,还有不少凶狠的荒兽及兽妖,不能再赶路。因此,他们准备在此歇息一夜。
悍妃嫁到:邪王請躺好 和喜
江山國色 幸福來敲門
三人从马车后抱出帐篷,正准备开始搭,队长过来问:
“他在干嘛?”
“不知道,一直坐着。”
“那就小声些,别把他吵到。”
三人点头后,本就蹑手蹑脚的动作变得更为滑稽,轻拿轻放的肢体移动速度也像被按下慢放键。可很快,苍穹中闪烁的流光令他们意外。
妖精的十二夜祭
端锅的愣在原地,抱米袋的退后几步,在远处洒下高阶荒兽粪便的冒险者丢下手中袋子,急匆匆往这边跑来,不忘高声呼喊道:
“队长,有情况!”
絕世神帝 蕭離1
队长早就有所发现,但刚抬头,那道流光已从天边而至,冲毁一辆马车,令木屑乱扬,马匹倒地不起。
并不算大的普通马车没有多坚固的结构,而且就算是装有钢甲的战车,此时都会被这股波动的修行者冲碎。
气浪下,十三人无一幸免,无论远近皆被冲倒,可没受伤,因为气浪中元气不强。队长由此判断所来强者对自己没有杀意,因此庆幸,翻手将四周掀起的泥土草芥压下,看向被踏碎的马车和其中人。
当最后一根草芥从眼前飘下,队长的视野变得开阔,他不知李命认识之人得罪了怎样的强者,更想不到这一幕李命也曾亲身体会。无非是从天而降的怒杀者,可当初没人杀死夏萧,现在岂会有?
雪白发须的老者蹲在碾碎的马车中心,手掌捏着夏萧的颈脖,眉头并未舒展,又是这种小把戏,真是令人生烦!
轻轻一动手,夏萧的脖子当即断裂,声音清脆,仿佛最为干燥的木头,就着一点裂缝都能将其撕开。
并未多看,老者便将其抛开,这样的木头分身,粗糙的只有夏萧的大致形状,可其中的几点魔气,还是骗到了汪金龙,他太敏感。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起身,元气顺四周而去,追寻着夏萧脚步,汪金龙同时问:
“夏萧去哪了?”
作为整支队伍之首,队长下意识向前,可之前那个年轻人是夏萧?他不是被云国抓走,莫非又逃了回来?都说云国人比地面人要高些,这老者便具备四肢修长的特征,莫不是正在追杀夏萧的云国强者?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顿时,队长对夏萧的畏惧更强。云国高高在上,听闻还有结界,仿佛空中牢狱,这样的存在,夏萧还能逃出来?逃出来就算了,之前见到,他身上伤势不多,这根本不像一个逃亡者该有的样子。现在又成了木雕,这等木分身之术,他是何时施展的?
一刻钟前,夏萧还和自己的队员在一起,眨眼就消失了?还是说夏萧早就离去,只是他们没察觉到。身为冒险者,队长见过的人和物皆不少,此时却惊愕沉默,面对汪金龙的问话更是摇头,不知如何应对。
“打搅了。”
汪金龙的语气并不像赔礼道歉,只是走了个客套些的流程。而后,他悄无声息的离去,不知是钻进寂静世界,还是跃至远方。他的到来和离去都太迅捷,以至于很多队员都没反应过来,眼里只有渐浓的暮色。
“好家伙,马车不赔了?”
有人打破寂静,便有队员答道:
陽債陰償:鬼王大人夜夜撩
“不然你以为他道歉干嘛?”
“强者的道歉真好用……”
在队员们纷纷议论时,队长朗声道:
籃筐之上 救贖小艾
“先把手里活干完,想死在荒兽嘴里?”
队员们纷纷行动,对队长的敬佩也更浓,能有这般心智且理性的人比他们强太多。可队长心里也有烦心事,在与副队长的交流中体现。
“为何不告诉他?知情不报或许会惹来麻烦。”
“你是工会人还是云国人?”
異界之歸途縱橫
副队面对队长的鄙夷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略显尴尬,可又坚定的说:
“当然是工会人。”
“那你管那么多干嘛?不要总是一根筋。我们知道的消息不一定对,如果告诉他,他找到夏萧,那我们就得罪了后者。若找不到,就得罪了云国,虽然那个小国不比我们,可我们有自己的任务,别老是觉得自己知道点东西就必须说出去。”
副队长强词夺理,维护着自己的脸面。
“我只是怕云国人再找来,耽误我们执行任务。”
“都说了是个小国,就算不怕我们,也得畏惧我们身后的工会,管那么多干嘛?”
“是。”
队长一直都是副队的学习对象,在其到一边烤火时,所有队员也都聚到一块,吃起黑夜里的篝火晚餐。可副队发现队长一直望着不远处的黑暗,不知在想什么。他此时想的定然是夏萧。一个引起整个大荒注意的人,却三番五次逃脱危险,真是不可思议。
每个人都向往成为强者,有权有势可掌控一切。因此,很多知名人物都是众人幻想成为的对象,唯独夏萧。这家伙命太苦,令人知难而退,队长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可夏萧之前说要去北部,不知是不是魔鬼平原。若要躲避云国追击的话,那里倒是个好去处,足够神秘且能吞噬人的气息,令人如进迷宫。
如果那样,他们将重逢,且能带回去足够劲爆的新闻,再度震惊大荒,成为恐吓小孩不要乱跑的借口。最重要的是,能赚很多钱,比当初见到夏萧还要赚。
想到这,经过短暂的休息,还未天亮,队长便叫醒众人。
“好生吃顿饭,然后减轻负担,丢掉没用的东西,全速前往魔鬼草原。”
众成员有些不解,可皆照做,队长的命令向来不会有错。在他们于将尽的夜色全速赶路时,夏萧也未停下。
要想摆脱汪金龙那个老家伙得废些力气,可他没有表现得太过担心,因为这片草原足够辽阔,且兽妖不少。魔气波动四起,他能感觉到,汪金龙肯定也能嗅到。
黑暗中,夏萧估摸着距离和时间,停止前进,随石块尘土被扬起而钻出草原,深深吸了几口气。在地下赶路速度快且无阻,犹如水中蛟鱼,就是闷了些。相比之下,地上宛如天堂,小风嗖嗖一吹,凉爽的感觉令人心里十分舒坦,终于从逼仄之地逃脱。
晨曦力薄,赶不走偌大蛮人草原上的冰冷,但能给夏萧带来好事。他迎着初升的太阳微笑,却无温暖,只有凉意。在其眼中,有个不容错过的家伙。
人罪 悵然若夢
这是一匹草原上为数不多的四阶狼兽,阴森的黑红双眼死盯夏萧,极为冷静。若是旁人见着,定不寒而粟,它移动的硕大利爪能割断枯草,也能割断人的喉咙。浑身凝固的鲜血证明着它的强横,想必是屠杀了自己的族群,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可嗜血好杀的它已结束自己的旅途,因为碰到了夏萧。
夏萧一直告诫自己不能滥杀无辜,但那个范围只在于人,不在妖。
魔气还未催动,牙还未龇起,壮硕庞大的狼兽已被一爪按碎脑袋,连声惨叫都没发出便砸在地上,丧失了生机。就算当初威胁到夏萧性命的狼妖他现在都可对付,更别说一只误入魔道的四阶狼兽。
它积攒的生灵之气不少,除了狼兽还有人,但被夏萧一口吞食。它或许还处于震惊中,因为见着一个比自身还要强大的魔道生物,可它的反应因四阶被限制,否则应该第一时间跑。低阶的魔道生物彼此就是天敌,只有你将我吞食,或我将你杀死。
狼兽已成干尸,夏萧不屑去看,但在前去魔鬼草原的路上,他能将自身的黑树填满,且积攒不少可供吸收的元气。这样增长了修为不说,还能达到目的,但夏萧控制自己不至于上瘾,所以在小歇一会后,没有主动去猎杀兽妖,而是继续赶路。
此路漫漫,夏萧一走就是数日。他于昼夜藏匿,也于空中于地下赶路。曾有几次,夏萧被云国人捕捉到身影,但未铆足劲冲向北方,而是眨眼间消失于浓云中,又不见于草原上。
云国人觉得诧异,可草木皆兵,不敢去找,只有上报给汪金龙,自己则站在原地,等待命令。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夏萧就在他们不远处的地下休息,甚至在结印修行,吸收前几日积攒的元气。
这几日夏萧误打误撞,碰到了三头兽妖,积攒的元气加上他自身的修为可以挑战曲轮第七圈年轮。
无论做什么,对实力的要求都很大,所以夏萧抓紧时间提升修为。他总感觉云国要有大动作,可至此都没联系上黑煌,当真奇怪。
那家伙不会死了吧?那么强的实力,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死,但夏萧一有空余时间就呼唤她,似想让她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赶紧将自己带进黑暗才是。可她仿佛看透夏萧的心思,就是不出来,玩起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