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23i熱門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116章 幽會紫雲被抓包閲讀-1zg8l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自从那日苏青之在温泉被仙君强吻之后,觉得羞愤难当,无颜面对自己。
海賊蓋倫 河流之汪
她将冷战发挥到极致,谨守以下两个原则。
第一原则,绝不与此人对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第二原则,绝不与此人交谈,如有非答不可的情况,就只说一个字:“是。”
作为得逞的流氓头子冷千杨,却有些辗转反侧。
很轻..很软..很香..有点上瘾。
眼下正是个机会。
星河之皇
冷千杨抢先一步跃下,揪着领首的无赖说:“本君在此,你..”
话到一半他就卡壳了,因为这个无赖正是雨夜量尺寸的麻三。
“啊,啊!你!”
遛 酥油餅
火影之邪帝降臨
重生未來之包子 雪耶
麻三自然也认出了那夜古怪的蒙面人是谁,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禁言了。
苏青之只顾着去捡马头琴,并不知晓须臾间的形势变化。
她没好气地说:“叫啊,多叫两声让我听听!”
“小的眼拙,以后再也不敢了。”
“张老头,钱我全还你。”
被仙君眼神警告过的麻三秒变文明人,还贴心地给张老头拍了拍灰尘?
他们自己算账去,人我可领走了。
苏青之带着张老头洗漱一新,听了他自弹自唱的曲子后,更坚定了一个想法。
打造修仙界的刘德华!
“苏公子,您是我的再造父母,呜呜!”
“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回头是岸!”
张老头感激涕零,两只眼睛哭成了大桃子。
苏青之眯着眼享受着当伯乐的快感,手指轻叩着大腿说:“先生与我缘分很深,不必过谦。”
“老夫还有几个小弟,唱歌都不错!”
“我带他们来见你!”
一盏茶后,苏青之很是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天生海豚音的瘦弱少年。
自带rup风格的卷发小洋妞。
六道仙途
莫非现实世界的大歌星都魂穿这里了么?
么么哒,本姑娘要赚发了,哈哈!
苏青之笑得前仰后合,搓了搓手指说:“有我在,保证叫你们火遍三界!”
“山药蛋组合咋样?”
“你我他组合咋样?”
苏青之苦思冥想,一锤定音:“就叫毒药。”
台下的三位瞪圆了眼睛,恩人好像是个小傻子。
毒药见血封喉,毒药杀人于无形,额。
这名字一出,会不会被人三界追杀?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恩人,咱换个名字可否,山药蛋好记!”
张老头迈出了试探的爪子。
故人以北愛荒涼 蘇涼
苏青之故作深沉,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须神秘一笑:“有道是,物极必反,绝处逢生,信我..就好。”
“你就是我的毒药,哦也。”
苏青之喜笑颜开,来了一个180度的劈叉,结果..摔了个四脚朝天。
这只“大青蛙”在地上挣扎着,发现自己又..抽筋了?
众人:“…”恩人好像更傻了。
去而复返的苏青之哼着小曲进了厢房就惊住了。
圣女娘娘,一天之内,为何叫我承受如此之多!
大喇喇坐在冷如嫣身旁的那朵白玫瑰,请问你要脸不?
陈舟!
毒舌师兄?
你什么时候跟冷姑娘把酒言欢的?
你冲我挑眉干..干什么?
“多日不见,苏师弟腿瘸了,人也黑了。”
陈舟的桃花眼淡淡地扫了过来,带了几分戏虐。
“多日不见,陈师兄吃胖了!变丑了,早膳用的是韭菜馅的煎饺吧?一股味儿,熏死我了!”
昆侖
苏青之捂着衣袖吊着脸,嘲讽地说。
“乖乖弟妹儿,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忘年交:陈舟!”
“天才少年,英姿飒爽,人超热心的!”
冷如嫣一脸自豪,拍着陈舟的肩膀笑的嘎嘎的,活像是吃了毒药还在乱扑腾的仙鹤。
“那是我二师兄,人丑、缺心眼、还毒舌!”
苏青之恼怒他一见面就奚落自己,话说的格外刺耳。
“苏怀玉!”
陈舟终于炸毛了,手里的剑柄擦着她的发丝而过,红着眼眶说:“把东西给我!”
“喂!”
“你干什么,陈破舟!”
“这是三师兄给我的见面礼,你还给我!”
苏青之手忙脚乱去捂,就见自己腰间挂着的暖玉被他一把扯下丢出了窗外。
这人简直是脑子有病,那么好的一块暖玉!
没有它暖被窝,该是多么凄凉。
苏情之一脸心疼,跑在窗沿边,眼睁睁地看着那玉摔了下去。
“咔嚓!”
淡黄色的玉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好像自己心里的什么东西也跟着碎了,苏青之的身子莫名也跟着一抖。
屋里的气氛沉默了几秒,冷如嫣讪讪地开了口。
“暖玉我也有,弟妹儿你喝口茶消消气!”
苏青之火冒三丈,将茶杯里的热水扑在陈舟身上说:“滚蛋!“
“你摔碎了我最喜欢的东西!”
她紧咬牙关,使劲眨巴着眼泪说:“我的暖玉没了,呜呜!”
最喜欢的?
陈舟身子一震,后退了两步,紧紧地捏住了拳头。
馴服高傲巨星總裁
“我赔你。”
他垂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紧抿着嘴唇。
“谁稀罕!”
“那块暖玉里面有团案,里面是个划船的人,你能复制吗!能吗!”
“你以为你是谁?”
總裁,別搗亂
“天才少年?我呸!”
“英姿飒爽?差远了!”
苏青之连珠炮似的冲他吼着,气呼呼地说。
毒舌师兄哑火了,好像他哭..哭了?
苏青之以为自己看错了,却见他避开自己的对视飞身跃出了窗户。
“乖乖弟妹儿,你说的那个复制是啥意思?”
冷如嫣试图分散苏青之的注意力,给她夹了几颗卤香花生米。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叶子,自然也没有..”
一想到摔碎的暖玉,苏青之就高兴不起来。
“啪!”
上糕点的小二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啃泥,恰巧扯住了苏青之的衣袖。
她心里一顿,发觉衣袖里被人塞了个纸条。
苏青之立刻意会,捂着肚子说:“冷姑娘,我好像吃坏肚子了,不行,我还得再去一趟。”
她跟着小二曲曲折折走了无数个房门,才看见躲在马厩里的中二青年。
嘿,这背影还挺好看的,身材曲线不比那个小杨同志差呢。
“紫云,近来可好?”
苏青之轻咳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怀玉?你这这里作甚?”
苏青之身后响起了一声熟悉的男低音。
流氓头子冷..冷千杨?
怎么哪哪都能遇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