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w3b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戰錘王座-第16章 嗜血狂徒-wbp0n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守夜人!集合!”
寒风飞雪中,鲍里斯举剑高喊。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周围,是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长城守卫,和落荒而逃的游骑兵。在野兽人狂野的怒吼和屠杀下,再勇敢的战士也失去了勇气。
一名年轻的守夜人战士举起长剑试图抵抗,下一秒却被野兽人的砍刀劈中,伴随着鲜血喷涌,半只胳膊腾空飞起。落在了鲍里斯脚下。
没有选择了,鲍里斯知道,眼下,守夜人小队士气已经崩溃,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靠着自己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娴熟的战斗技巧,杀出重围,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一整只部队将惨死在这里,而且,自己逃过野兽人追杀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没有马匹,人类的速度根本无法逃过这些野兽的追杀。
第二个选择,便是硬杀过去,找到野兽人首领,斩首。这样,才能震慑整只野兽人部队。几乎没有犹豫的,鲍里斯选择了第二条路。人终有一死,以其痛苦的活着,不如酣畅淋漓的死去。
抓起地面上被遗落的守夜人之斧,鲍里斯冷静出击,寒风中,渺小的身影在兽群中左右冲杀……一剑刺进劣角兽的心窝,还未拔出长剑时,身体翻转,顺势一斧子劈穿了另一头野兽人的脑壳。踩着尸体,拔出铁剑,躲开一个野兽人的撞击,将战斧当作投掷武器,劈中了野兽人的背部。
没有一次正面格挡,全靠躲闪,鲍里斯在兽群中呼啸着,斩杀着。鲜血扑面而来,将他白皙的脸庞染得红黑。空气中,到处是血腥的味道。
这一刻ꓹ 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远在天边的心上恋人丹尼斯ꓹ 忘记了长城要塞黑鸦堡,忘记了荣耀与责任。这一刻,他是一个战争狂人ꓹ 屠夫。一次次的屠杀只会让他变得更加嗜血,狂野的力量在体内腾起。
女皇之歌 七海風
一个野兽人愣头愣脑的冲进来ꓹ 被杀红眼了鲍里斯一把抱住脖子,长剑像杀鸡一般ꓹ 割开了野兽人的喉咙。另一个野兽人拿着木棒冲上来ꓹ 却被鲍里斯一个反手,砍飞了脑袋。
野兽人的尸体在他脚下不断增多,终于,兽群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引起了鲍里斯的注意。
身材魁梧的大角兽低吼着,发出异常浑厚的声响,在他周围,是不断涌上来的低级角兽。
没有一声挑衅ꓹ 没有一声吼声,鲍里斯就是这样ꓹ 冷冷的出击ꓹ 他像一个冷血杀手一般ꓹ 灵活的出击ꓹ 游走,在兽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终于ꓹ 两个首领正面冲杀在了一起。
鲍里斯侧身躲过大角兽的重斧ꓹ 一个灵活的闪避ꓹ 出现在大角兽侧后方,冷血长剑直接刺进了大角兽没有穿戴护甲的小腿。
大角兽怒吼一声ꓹ 转身反手劈砍。却再次劈空,染血战斧在空中划出一道恐怖的弧线,战斧上血滴飞溅,但却不是鲍里斯的鲜血。
靈魂行者 隆奇
在战斧劈来的前一刻,鲍里斯小跳着躲开了。
野兽人首领没有给这个人类战士一丝时间,紧接着狂吼扑来。战斧刮起死亡般的旋风,从鲍里斯头顶掠过,但还是没能劈中鲍里斯半分。
抓住大角兽全力出击,战斧来不及收回的时间间隙,鲍里斯冷静出击,凑到大角兽身下,长剑对准巨兽没有穿戴护甲的腋下,残忍的刺了进去。
这一剑,狠狠切开了大角兽胳膊的肌肉和血管。剧烈的疼痛让大角兽首领的左臂失去了战斗力,鲜血直流。但是,一剑不足以致命。
狂怒之下,野兽人首领还是挥舞着那把锯齿状的战斧呼啸着砸来。重型战斧在空中呼呼作响。
鲍里斯再次翻滚着躲开,战斧在泥地上留下深深的砍痕。然而,除了手臂擦伤外,鲍里斯依旧身体完整。不等大角兽缓过来,鲍里斯再次出击。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在身材魁梧的大角兽面前,鲍里斯渺小,却灵活。他飘忽不定,让大角兽每次进攻都扑了空,却又在大角兽疏于防守的时候给对手冷冷一剑。
就像放血一般,视死如归的鲍里斯前前后后在野兽人首领身上留下了数十道口子。
每一剑都无法让这头身材魁梧的野兽毙命,但是几十剑加起来,却足以让他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更多的野兽人扑了上来,鲍里斯踩着大角兽的脊背,一把砍下硕大的脑袋,将那头血淋淋的脑袋提在手中,放声狂吼着。那些刚刚冲到面前的劣角兽忽然被这恐怖的画面震住了。
三國猛將集團
一手提着脑袋,一手握着战斧,忽然,鲍里斯狂吼着冲了出去。那些正准备偷袭他的野兽人被吓得仓皇而逃。
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劣角兽则被杀红眼的鲍里斯摁在身下屠杀,手起刀落,一颗颗脑袋从野兽人身上分离。
高跟鞋 君言歡
嗷嗷嗷……
他听到野狗般凄惨的嚎叫声,听到兵器纷纷落下的声音,那是野兽人落荒而逃的声音。身后,是残存的守夜人弟兄微弱的呻吟声。
鲍里斯站在原地,气喘吁吁,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满是污血,双手也沾满了野兽人肮脏的血液。那把战斧的斧刃上,更是沾满了白色、红色、绿色的液体……那是敌人被剁碎的内脏,混合着鲜血……
萬界之最強哥斯拉 龍王之刃
杀戮停歇了,然而,脑海中那些恼人的事情却再次侵入,他再次想起了丹尼斯,想起了父亲,想起了那些还在长城上等待着自己归来得战友们。
这一切,才是他真正的梦魇……
創世傳奇
黎明的风雪中,鲍里斯驻足,呼吸着冰冷的北地空气。终于,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诧异的决定——
“兄弟们,带上伤员,你们撤回长城。我去摧毁万魔岩。”
他的声音是如此冷静,冷静得让人生畏。
“等等,鲍里斯,你要怎么去?你一个人去?”
侯門醫女
胖子笨牛一脸诧异的问到。
“嗯,我自己。”
鲍里斯冷冷的回到。说完,扯下一块破布,裹住自己手上的伤口,一步一步走向森林深处。留下一脸懵圈的守夜人幸存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