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yh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第三百二十三章 格外誘人讀書-rurlu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苏晚晚快速的弯了一下眼睛,后来又将不受控制翘起的嘴角压下,才在景深的搀扶下,走到了车门旁。
景深将车门给她打开,又把手放在她的头上,防止她不小心撞到脑袋,并非常贴心的给她系好了安全带。
一套动作下来,苏晚晚非常的满意。
一路上,景深都在不停的和苏晚晚说话,但苏晚晚似是要把这清冷的人设保持到底,也只是偶尔嗯一下,回应一句。
对此,景深非但没有任何意见,还表现的异常开心。
就是那种……被女神翻牌了的感觉。
苏晚晚看着他这副样子,内心总是隐隐的有些担忧。
她是不是最近对阿深确实不太好,怎么都疯魔了呢?
到了家以后,苏晚晚就先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洗澡,景深房子的厨房里也已经放好了林亭刚刚买过来的新鲜蔬菜。
景深说要给苏晚晚做饭,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想着小姑娘工作一天了,又热又累,就炒了几个家常菜,看时间差不多,去对面敲了敲门。
没有小姑娘的同意,在现在还在小黑屋的情况下,他也不敢直接输密码进去。
嗯,就是这么卑微的景大总裁。
敲了好久的门,才听见里面的声音,一阵脚步声传来,门被打开。
超級殺手
戲法羅
苏晚晚刚刚洗完澡,嫩白的小脸上泛着红晕,几滴水滴不听话的从脸颊处划过,掉入了锁骨里。
景深的视线随着水滴看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他突然想到了有一次偶然点进去的微博。
锁骨养鱼。
他记得当时他还觉得这样的微博真的是无稽之谈,可是看到刚刚那一幕,他才知道网上说的的原来不都是假的。
“怎么了?”
小姑娘的声音再次传来,景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将刚刚的想法尽数藏于心底,看着她的眼中带着笑意。
“我刚做好饭,叫你过去吃。”
听到他的话,苏晚晚睁大了眼睛。
民國大軍閥
“你还真做了?”
“嗯。”景深点了点头,“我说了要给你做饭的。”
六零小甜媳 顧言希
“可是我拒绝你了啊。”
“那我也要做的,做不做是我的,吃不吃是你的,那我的公主,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共进晚餐吗?”
“可是我还没有吹头发。”
“没关系。”景深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了自己的客厅,让她坐在了沙发上。
随后,他又走进洗手间,从里面拿着吹风机走了出来。
他站在苏晚晚的背后,轻轻拨弄着她的头发,吹风机的风也温柔的在她的头顶响起。
在他轻柔的动作下,苏晚晚的头发一丝一丝的被吹干,而景深的每次拨弄,都在撩拨着她的心弦。
啊啊啊妈妈为什么阿深这么温柔呀!
我忍不住要把他从黑名单拉出来了并且想干点小册子上要干的事!
然而景深并不能听见她心里的呐喊,要是听见了,他也只会笑着敲敲她的头,并对她说一句,宝贝,你还小。
头发终于吹干,苏晚晚的脸变成了红扑扑的。
景深看着小姑娘这副样子,手指痒了痒,下一秒就捏上了小姑娘的脸。
软。
第一个感觉就软。
还有点热。
他又伸手覆上了她的额头,和自己额头上的温度对比了一下,表情突然有些奇怪的神色。
“宝宝,你怎么脸这么热啊?没发烧啊。”
闻言,苏晚晚低下了头,避开了她的视线。
我总不能告诉你我刚刚脑补了一篇不让描写的小作文吧?
“吹风机吹的,刚刚有风吹到脸上了,吃饭吧,我饿了。”
说完,她就快速的跑到了饭桌前,坐在那眼巴巴的看着景深。
那眼中仿佛在说:你怎么还不来啊,你的宝宝都要饿死啦!
景深笑了一下,走到了她的对面坐下。
虽说是家常菜,但景深的厨艺很好,不论是色泽还是摆盘还是味道,都非常的得苏晚晚的心,之前对他的那点儿气早就在这一顿饭中消失殆尽。
她拿起手机把人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但是却没有告诉她。
她快速的弯了弯嘴角,又怕被景深发现,又快速的压下。
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发现。
吃完饭,苏晚晚本来想帮景深一起把桌子收拾干净,但景深强烈要求她坐下,并把她带到了沙发上,用遥控器给她调出来一个电视让她乖乖的坐在那看,而自己却扎进厨房里不知道在忙碌些什么。
过了许久,他才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蛋糕。
苏晚晚抬头看见蛋糕,表情有些惊讶。
“你做的?”
“嗯,第一次做,你尝尝。”
景深把蛋糕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还贴心的给她准备好了小勺子。
苏晚晚拿起勺子,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
哦~这入口即化的绵密的奶油感~
哦~这柔软蓬松的蛋糕胚~
哦~其中还夹杂着阿深对我的浓浓爱意~
三种情感混合在一起,苏晚晚只能用两个字加三个符号去评价它。
凡仙至尊 醉紅顏
“好吃!!!”
神君 大黑馬
听到她的评价,景深似是非常的开心,嘴角一直往上扬着,没有下去。
苏晚晚又狠狠的挖了一大口吃进嘴里,她才转头看向一旁的人。
“里真的似第一次桌吗?”
暗黑啟示錄 手涼騎士
吃的太多,吐字都有些不清楚。
景深却没回答她的问题,视线反而一直放在苏晚晚的嘴角边。
有一块奶油调皮的挂在那里,格外的……诱人。
景深低头,在她的嘴角处亲了一口,然后将那块奶油舔进了嘴里,接着他像什么都么有发生一样,拿了张纸给小姑娘擦了擦唇。
逃妻,束手就愛
“刚刚有个奶油,我帮你清理干净了。”
苏晚晚呆呆愣愣的看着他,听见他的话才回过神来,瞬间一整张脸爆红无比,内心却在疯狂的尖叫。
啊啊啊啊这个狗男人他刚刚又撩我!
他竟然把奶油舔走了!
禦美人
呜呜呜妈妈呀他怎么这么撩啊!
她的心脏因为他刚刚的动作不可控制的疯狂跳动,嘴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久久不能回神。
景深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怎么都带着些勾引的味道。
他伸手将小姑娘的头发拨到耳后,随后他倾身靠近,以一个缱绻又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
“宝宝,刚刚那样,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