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b4w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一百七十二章 再見人魚少女看書-vnque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这段时间,莫德一行人位处高空,仿若与世隔绝。
虽然没有掌握时事信息,但也能基本认定,世界政府必然会隐瞒死去两个天龙人的事情。
却没想到,这件事还是传开了,甚至连一艘商船上的孩童也知晓此事。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莫德并没有多想,缓缓收回望向孩童的目光。
在雷神岛的时候,他向黄猿传达的态度十分明显。
只要别来招惹他,那他也不会主动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况且他手中掌握着三个天龙人的生命开关。
世界政府和海军要是不识趣,那他不介意再杀三个天龙人,然后平时有事没事就去圣地玛丽乔亚逛一圈,杀杀天龙人什么的。
至于风险……
就是用一条手臂起步的影子去做超远距离的转移影标,也是无妨。
桅杆下方。
艾力斯等一众海贼看着站在桅杆上的莫德,像是胃病发作了一般,脸上毫无血色,冷汗簌簌直冒。
动起来啊,我的身体……!!!
开枪?斩击?
怎样都好。
快做点什么吧……
哪怕是扣动扳机也好!
至少要有面对那个男人的勇气!
再不济,也要让舌头动起来,哪怕是求饶也好……
快做点什么啊!
滴答滴答——
直冒的汗珠,顺着艾力斯的脸颊,滑落到下巴处,随后坠在甲板上,溅出一朵朵水迹。
在这种连空气都仿佛在微微震颤的气场面前,艾力斯的身体,乃至于思想,都处在一种无比僵硬的状态。
几秒前的畅快,几秒前的兴奋。
在这一刻,已经是被无以名状的恐惧所取代。
反观甲板上其他海贼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
被驱赶到一个位置上的平民们,仍是瑟瑟发抖,满脸惊惧绝望。
凶名在外的莫德海贼团的到来,对他们而言,无非就是将准备吃掉他们的豺狼,换成了更加凶猛而恐怖的史前巨兽。
结果和下场,仍是注定。
甚至会更加凄惨。
平民们深埋着头,用双手死死捂着嘴巴,生怕呜咽声从指缝里钻出去,引来海贼们的注意。
甲板上ꓹ 忽然变得十分安静。
空气中传递着不安的情绪。
不过几秒的时间,在艾力斯和一众海贼的感官里ꓹ 却仿佛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
强烈的求生意志,一直在用力促使着艾力斯做出点什么。
然后,
艾力斯很理智的放弃去对莫德出手的愚蠢想法ꓹ 眼眸剧颤看着站在桅杆上的莫德。
他认为,只要摆低姿态让莫德接收这一趟的所有战利品ꓹ 并且出声求饶,兴许就能换来一线生机。
“莫、莫德大人ꓹ 这艘船的所有东西……”
“闭嘴。”
莫德瞬息间闪身来到艾力斯身旁ꓹ 右手臂横在艾力斯的脖子前,右手则是轻轻拍在艾力斯的肩膀上,漆黑影波从掌心下泛开。
艾力斯身体一僵,瞳孔急剧一缩。
新歡外交官 錦素流年
噗嗤——!
数根影刺,毫无征兆间从艾力斯的胸膛处穿出,带起大量的鲜血。
“诶?”
艾力斯低头,愕然看着从胸膛穿出的影刺。
他甚至不知道这些影刺是怎样从胸膛穿出来的。
破天神途
带着深深的惘然和疑惑ꓹ 艾力斯颓然倒地,顷刻间就失去了生息。
“艾、艾力斯船长……!”
“怎么会这样ꓹ 艾力斯船长明明是悬赏高达9200万的大海贼ꓹ 竟然一个照面就……”
極品前任 無雙豪情
周围的海贼ꓹ 失了魂似的看着倒地不起的艾力斯。
连被悬赏了9200万的船长ꓹ 都是被莫德轻描淡写般干掉,那他们又能有什么作为?
这一瞬间ꓹ 海贼们切身体会到了那些曾在他们刀口下瑟瑟发抖的平民们的绝望和恐惧。
“拉斐特、吉姆、布鲁克ꓹ 一个不留。”
莫德冷漠宣判了这些海贼的死刑ꓹ 旋即越过艾力斯的尸体,走向蜷缩成一团的平民们。
他的身后ꓹ 接收了命令的拉斐特、吉姆、布鲁克三人从桅杆上落向甲板,对着艾力斯麾下的海贼们展开了单方面的屠杀。
一时之间,甲板上响起凄厉而绝望的惨叫声。
莫德充耳不闻,来到平民面前,轻声道:“你们。”
听到莫德近在咫尺的声音,平民们抖得更加厉害了。
“谁身上有带报纸?”
“……”
平民们顿时呆住了。
也在这时,他们清晰感受到了莫德和艾力斯之间的不同。
如果是艾力斯站在他们面前的话,那种视生命为草芥的凶恶气势,会给他们一种,下一秒可能就会被艾力斯杀掉的感觉。
但莫德却不一样。
明明就站在了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的面前,却丝毫不会让他们觉得危险,甚至还觉得是一个无害的过路人。
“我有……”
一个船工打扮的小年轻,鼓起勇气起身,手中攥着一份被汗水打湿的报纸。
莫德朝着小年轻点了点头。
小年轻深吸一口气,穿过人群,颤抖着身体,将报纸递给莫德。
“谢了。”
莫德接过报纸。
重生六零甜丫頭
船工小年轻则是呆若木鸡,只以为是出现了幻听。
就只是一份报纸,名震世界的大海贼,竟然向他道谢了?
農女遊醫
莫德没有在意船工小年轻的反应,先是扫了一眼报纸上的日期。
“昨天的吗……”
轻声自语一句,莫德便是直接摊开报纸看了起来。
即使耳畔响彻着来自海贼们的惨叫声,却也不影响他看报纸。
在莫德查看报纸的时候,除了久久回不过神的船工小年轻,蜷缩在地的平民们。
妻人太甚:極品逃妻好V5 花小九
这会才有胆子去看打量眼前这个在顶上战争中大杀四方,闯入圣地玛丽乔亚,甚至还杀了两个天龙人的男人。
“与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平民们默默想着。
莫德很快就看完了报纸。
尽管雷神岛一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报纸版面上仍是刊登了几张现场照片。
这些照片中,竟然还有一张他一刀将黄猿劈成一道光的照片,只是不怎么清晰罢了。
从拍摄的视角来看,当时应该是在挺远的地方偷拍的。
“这么看来,当时应该还有外人在场。”
“难怪世界政府没能压下这件事,现在颜面尽失,说不准会失去理智啊。”
莫德嘴角微微一勾,缓缓合上报纸。
在他看完报纸的当下,拉斐特他们也将其他海贼扫荡干净,来到莫德的身后。
“要看吗?”
莫德对着拉斐特扬了扬报纸。
“嚯嚯……”
拉斐特二话不说,直接拿过报纸。
莫德笑了笑,旋即看向平民们。
“安心吧,我们不会待太久,另外,船上的物资,我们要拿走一半,没意见吧?”
“……”
人群一片沉默。
而商船的主人,已经死在了海贼的刀口下,就算还在世,又怎么敢有意见。
见无人说话,莫德也就不客气了,指挥着吉姆去搬运商船的物资。
吉姆当即走进船舱里,将刚才海贼们搬到一半的箱子桶子,逐一搬到甲板上。
莫德偏头看向停泊在商船一侧的海贼船,眼中闪过一缕红光。
见闻色感知下,三艘海贼船上,仍有近百个气息,有强有弱。
“布鲁克,你去海贼船上,将剩下的海贼处置掉。”
閃婚蜜愛:純禽老公悠著點
“哟嚯嚯,还以为这些海贼是倾巢而出呢。”
布鲁克说着,毫不犹豫去往旁边的其中一艘海贼船。
正好拉斐特也看完了报纸,在莫德的授意下,去了另一艘海贼船,准备将尾巴扫荡干净。
数分钟后。
吉姆将物资搬到了甲板上。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在他的计算下,包括金银珠宝和货品在内,不多不少,正好搬出来了一半。
又过了一会。
拉斐特和布鲁克相继来到商船上。
“嚯嚯,只有几个杂鱼,已经解决掉了,而且,我们在船舱底部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奴隶吗?”
莫德猜测道。
刚才随便使用了一下见闻色,所感知到的,就是参差不齐的气息。
而且有几处位置,是由十几个气息挤在一起,所以基本能判断出是被关押的奴隶。
“是的,但在发现的奴隶中,有两条人鱼和一个鱼人。”
拉斐特微笑着点头。
“哦?两条人鱼?”
莫德有些惊讶,并且直接忽略掉了鱼人的存在。
在奴隶市场里,人鱼一直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却没想到这么弱的一支海贼团,竟然捉到了两条人鱼?
“要去看看吗?”
拉斐特问道。
“嗯。”
莫德点了点头。
“布鲁克,吉姆,你们留在这里。”
“是。”
“好的,哟嚯嚯……”
随后,在拉斐特的带路下,莫德来到其中一艘海贼船底部的船舱里。
由木柱制成的囚室,沿着船舱的木质舱壁,排成了一列。
囚室内,关押着一群蜷缩在墙角处,浑身脏兮兮的年轻人。
糟糕的透气性,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顺着斑驳老旧,可见道道裂痕的木地板,莫德和拉斐特来到囚室的尽头。
在尽头处的最后一间囚室里,是两个躺在地上,精神恹恹的年轻人鱼少女。
她们的脖子上,各自铐着标志性的奴隶项圈,连接着一条钉在墙上的锁链。
地上,依稀可见大片水迹。
显然是因为关押条件有限,所以海贼们会定时往人鱼少女身上泼海水。
而隔壁的囚室里,则是关押着一个全身伤痕累累的鱼人。
相当惨烈的伤势,甚至令莫德一时辨别不出这个鱼人是什么品种。
莫德没有过于关注鱼人,而是看向囚室里的两个背对着牢杆,仿佛失去了光彩的人鱼少女。
目光不禁停留在其中一个人鱼少女的满头红发上。
有那么一丁点的印象,但想不起对应的记忆。
似乎是听到了轻微的动静,又或者是察觉到了莫德的目光。
这个拥有满头红发的人鱼少女,缓缓转头,黯淡无光的红色眸子,看向了木柱牢杆外的莫德。
仅是一眼。
人鱼少女的眼中,便是迸发出了明亮的光芒。
“是你……”
略微沙哑的声音中,充满着难以言喻的激动情绪。
看着人鱼少女的反应,莫德微微蹙眉,平静问道:“你认识我?”
莫德的话,令人鱼少女脸庞上的激动神情一滞。
她已经将莫德的相貌和身姿深深烙印在心扉上,而对方却已经将她遗忘。
一念至此,人鱼少女眼眸深处闪过一抹苦涩之色。
“香波地群岛,拍卖场,你救过我……”
她强忍着失落,轻声提醒了一句。
“哦,想起来了。”
人鱼少女的提醒,令莫德顷刻间回想起了对方的来历。
原来是在香波地群岛随手救下来的人鱼奴隶,记得之后是将她交给甚平了。
“你怎么又被捉了?”
“战争结束后不久,源源不绝而来的海贼,袭击了鱼人岛,我……”
人鱼少女艰难转过身体,面朝着牢杆外的莫德,似乎是因为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五官精致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了惊惧之色。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莫德出声打断了人鱼少女的叙述。
他大概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他在顶上战争中干掉了白胡子,从而导致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失去了震慑力,无法再为鱼人岛提供庇护作用。
而看准了时机的无数海贼,自然就盯上了鱼人岛上最具交易价值的年轻人鱼。
再加上甚平仍被关押在推进城内,以至于鱼人岛缺乏一个能够出面改变局势的人物。
只是深入想了一下,莫德就能想象出,顶上结束后的鱼人岛,究竟在经历着怎样的磨难。
说到底,这事也和他有关。
莫德微微摇头,徒手掰断了牢杆,走进囚室里。
红发人鱼少女微微仰头,用一种倾慕的目光看着逐步来到眼前的男人。
这一道她日思夜想的身影,又以同样的方式,来到了她的面前。
这肯定是命运的指引……
莫德半蹲下来,黑色的衣摆落在脏乱的地上,沾染了水迹和灰尘。
红发人鱼少女见状,慢慢伸出手,将那落地的衣摆捞起来,但转而想到自己的手并不比囚室内得地面干净,便是怯怯收回了手。
莫德注意到了人鱼少女的小动作,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将人鱼少女脖子上的并未装置炸药的项圈徒手解了下来。
“现在,你自由了。”
“莫德……”
看着莫德再一次帮自己解下禁锢住自由的项圈,人鱼少女的眼中顿时泛出热泪,压抑着呜咽声,祈求道:
“我知道不应该得寸进尺,可是、可是……莫德,你能不能帮帮鱼人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