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7ca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超次元卡牌對決討論-第七百九十一章 信義閲讀-ikkua

超次元卡牌對決
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
「阿斯蒙蒂斯」
次元卡,等阶:S
属性:暗,种族:恶魔
效果:欲求。
攻:7/守:7
这是最后的一只精灵,在这只精灵没有出现时,她似乎一直在代表着某种希望,至少对于现在的耀光和辉夜,以及刃心一边的所有人而言。
“我将墓地中S阶的恶魔精灵,「阿斯蒙蒂斯」以攻击表示特殊召唤!”
耀光冷喝,但是就周围的反馈来看,似乎和他的气势一时之间并不成正比。
「阿斯蒙蒂斯」绝对算是一个不能算是最高,但绝对不算差的结果。
但是这只精灵上场之后,实际上她却又似乎是给众人带来的是一种绝望。
这样的一只S阶的精灵难道是不够强吗?
显然不是这样的,毕竟对比之下,还有另外的一只同样作为S阶的「直江兼续」作为参考,怎么能说「阿斯蒙蒂斯」有什么问题?
这种疑问是没有什么说服力和权威性的。
都市修真太子
然而,不同的是,这只精灵是最后出现的,而「直江兼续」是之前,作为第一只精灵上场之后,后面还有三只精灵,因此多少会产生,就算一次不行也没什么,后面还有三次机会呢。
可是第四次机会,当这个第四次的机会也不行的时候,那可能就要麻烦了吧。
蔚藍兵鋒
是的,现在就是这么一种情况,原因无非就是上场顺序的问题。
至于精灵强度,怎么说也还有一只攻击同样作为7点的,却是R阶的「上杉景胜」作为兜底,怎么看都不能说「直江兼续」和「阿斯蒙蒂斯」之间有什么不同。
当如果考虑到场外因素的话,「阿斯蒙蒂斯」有世界卡「七宗罪·色欲」,而「直江兼续」,她难道不是有「上杉谦信」吗?
虽然目前来看这两只精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可目前来说,「七宗罪·色欲」作为「阿斯蒙蒂斯」的专属卡,同样也没有发挥出什么明显的作用呢。
但作为「阿斯蒙蒂斯」的出场,的确是让人惊艳的同时也给众人这里泼了一盆冷水。
「阿斯蒙蒂斯」拿出来单独看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她的出现,是不是符合了众人如今的需要。
现在绝大多数人都希望看到的是,耀光本回合最后一只精灵出场的结果,能够给这场对决的当前战场局面带来一个逆转性的效果了。
无论是帮忙打败「伊邪那岐」还是「伊邪那美」,亦或者是哪怕在生命值上可以做出一些手脚。
这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就现在来说,一个没有了特性效果的,攻击和防守都是“7/7”的S阶精灵ꓹ 如果说这只精灵没有比「直江兼续」强多少或者弱多少的话。
没错,的确如此ꓹ 因为这只精灵现在在某种程度上不用和「直江兼续」比较,因为这两只精灵现在就想相当于是一模一样的。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不倒
一模一样的两只精灵。
在特性效果被无效化后,并且攻击和防守都为7点的ꓹ S阶的精灵面前,这两只精灵还有什么不同吗?
除了名字ꓹ 属性之外?
一个职种是军师,一个种族是恶魔吗?
现在可不是在这种地方较真的时候了。
故而ꓹ 到了这个时候ꓹ 就连白童子和黑童子,也会觉得耀光这个时候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两人这一次高看了耀光,看错了人?
那正是最好不过了吧。
可事实并非如此。
当「阿斯蒙蒂斯」出现的时候,正如同当「直江兼续」出现的时候,就算是不能立刻和「上杉谦信」产生什么连锁,可「七宗罪·色欲」那样的卡牌终归是存在的。
那种效果,其实只要能够发动一次ꓹ 那就已经足够令人有些受不了了八
故而,现在并不是说现在ꓹ 而是要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换而言之的话ꓹ 有了「上杉谦信」和「直江兼续」在场之后ꓹ 还差的ꓹ 无非不就是那么一张卡了吗?
而在这之前,至少战场上已经集齐了必须足够的两个关键要素。
两只S阶的精灵已经上场了ꓹ 所以怎么看ꓹ 现在对于白童子和黑童子都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信与义」
暴君劉璋 不死奸臣
时空卡ꓹ 类型:普通
效果:此卡的效果只有我方战场上存在「上杉谦信」时可以发动。若此时我方战场没有其他精灵在场,则在直到本回合结束前ꓹ 从我方墓地中将被战斗,效果破坏的随机精灵最大可能在我方战场上特殊召唤。之后赋予我方战场上「上杉谦信」召唤精灵数量×1的的[信义]。
这是一张绝对逆转的卡牌,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负面效果,算是一张对于谦信而言非常强势的专属卡。
另外就是,这里「上杉谦信」获得所谓的特性[信义]并不是这一回合才有效的,相反,这个特性效果是一个永久的效果加持,这就更加令人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特性了。
「上杉谦信」
次元卡,等阶:S
属性:光,职种:武士
效果:军神,+[信义]×4。
靜州往事 小橋老樹
攻:12(8+1×4)/守:12(8+1×4)
很恐怖了,如今看来。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当在耀光的战场上每上场一只精灵,耀光的「上杉谦信」就可以获得1点攻击和防守的时候,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吧。
尤其是放到现在来看。
12点攻击和防守的「上杉谦信」,难道不是至少和「伊邪那岐」以及「伊邪那美」持平了吗?
而这里「上杉谦信」的[信义]特性,可就真的是让人眼前一亮。
当一只攻击和防守都有8点的精灵,突然之间攻防都大了一圈,足足涨了原本攻击和防守一半的力量之后,那是非常吓人的。
如今再看对面的白童子和黑童子,只怕两人的嘴唇都会不免有些发白。
“「上杉谦信」。”
谦信是有着可以打败神的力量,这种可能的。
这是不可忽视的,因此当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耀光一回合要上场四只精灵,这样强势的返场效果上,并且觉得逆转的可能,应该是存在于这些精灵当中的时候。
优势而会想到,其实对于「上杉谦信」来说,召唤出来时谁是已经不重要的。
重要得是,「上杉谦信」本人在战场上,并且还额外召唤出了四只精灵。
这四只精灵要的只是一个数量,而非是质量的话,不会有人觉得,耀光其实只是要用「上杉谦信」在这一回合打败对面的两位神明而已。
没有人想到这种事情,可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哼哼……”
耀光冷笑,实则她的笑容已经没有那么冷:“「上杉谦信」在「信与义」的效果发动后,会获得等同召唤精灵数量的特性[信义]层数,每一层都会给予谦信1点的攻击和防守提升!”
“并且该特性在我方战场上存在除了「上杉谦信」以外的精灵不会被无效化。”
總統少爺跪地唱征服
这里不是规避,而是强制顶过去,大概是最出人意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