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42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動力之王 起點-第1878章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熱推-ep61t

動力之王
小說推薦動力之王
“中情局直接用飞机从南美运货回来的事,可不是什么秘密啊,”陈耕一脸意味深长的望着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毕竟财帛动人心啊。”
既然连中情局都能干得出来这种事,那么如果国民警卫队的某些人收了一些好处,然后在行动的时候稍稍迟缓了一下,又或者是无意中出现了一点小疏忽,也是可以理解的吧?毕竟只要是人,那就有思维上的漏洞。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脸色瞬间一变,但很快,他又缓缓的点头。
是了,这种情况早就屡见不鲜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否则为什么在美利坚,那些从墨西哥以及南美诸国来的货那么畅销呢?
只是很快,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又苦笑起来:“就算是这样,咱们也没有证据啊,而且国民警卫队内部,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根本就动不得。”
陈耕默默的点头。
他很清楚,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说的没错,别说是没有证据了,就算是有一些证据能够证明是密歇根州国民警卫队的某些人收了一些好处做的这件事,那也没用,从古至今,军队从来都是一个极端保守且极端排外的势力,军人或者军官犯了错,军队是绝对不许地方插手的,是典型的“我们可以自己收拾,但你们绝对不许指手画脚”的那种排外,这一点,从米军如何处理那些在海外犯了错的米利坚大兵的事情上就能够看的出来。
名門盛寵妻 冰糖兔子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点上一根烟默默的抽了起来,好一会儿,他低声隐晦的对陈耕说道:“先生,您觉得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墨西哥和南美的那些家伙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与我们州的某些我们也不好招惹的势力搭上了线,想要一起发财?”
比如中情局,比如联邦调查局,又比如在这次的抓捕行动中表现拙劣的国民警卫队。
陈耕苦笑起来:“你觉得能够排除这种可能么?”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不说话了,是啊,不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反而是这种可能大大上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头望着陈耕:“bossꓹ 那您说怎么办?”
你是我的雙眼 寧綠·葉香
“这件事很棘手,我的好好琢磨琢磨ꓹ ”陈耕并不讳言自己对这种可能同样很忌惮:“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情况和斯坦森说一声。”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就默默的点了点头。
……………………
“斯坦森,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ꓹ ”陈耕沉声对斯坦森说道:“我这边刚刚得到的消息,那帮子家伙从两支执行搜索任务的国民警卫队的空档中间穿过ꓹ 成功的偷渡去了枫叶国。”
陈耕原本以为斯坦森会很愤怒,但出乎陈耕意料的是ꓹ 这家伙的语气竟然很平静:“谢谢您先生ꓹ 我知道了。”
嗯?
斯坦森平静的反应让陈耕有些惊讶:这家伙的反应有点不正常啊?
就在陈耕疑惑之际,电话那头的斯坦森苦笑起来:“先生,您现在一定对我的反应感到很奇怪吧?不瞒您说,实际上在知道国民警卫队在接到我们的情况通报之后行动拖沓之后,我就已经有了预感了。”
陈耕听的心头一动:“斯坦森,你是说……”
斯坦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飘渺:“先生,我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ꓹ 我在军队里服役了10多年,又在警察系统工作了这么些年ꓹ 这些年来我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见过ꓹ 所以我特别佩服你们华夏人ꓹ 你们的老祖宗实在是太聪明了ꓹ 他们只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八个字就总结出了人类贪婪的本性。
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ꓹ 只是有些同情那些牺牲的兄弟ꓹ 他们在行动的时候ꓹ 其实是真的怀抱着崇高的理想的。”
紅樓之開國篇
好……吧!
邪劍至尊1
陈耕原本是想要安慰一下斯坦森的,但听这话的意思ꓹ 显然是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而且已经见怪不怪。
官鼎
“我很抱歉。”
“您为什么要抱歉?”听到陈耕的话,斯坦森奇怪的道:“这又不是您的错。”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文理雙修 兩只小豬呼嚕嚕
“这件事很棘手,我的好好琢磨琢磨,”陈耕并不讳言自己对这种可能同样很忌惮:“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情况和斯坦森说一声。”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就默默的点了点头。
……………………
“斯坦森,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陈耕沉声对斯坦森说道:“我这边刚刚得到的消息,那帮子家伙从两支执行搜索任务的国民警卫队的空档中间穿过,成功的偷渡去了枫叶国。”
陈耕原本以为斯坦森会很愤怒,但出乎陈耕意料的是,这家伙的语气竟然很平静:“谢谢您先生,我知道了。”
網遊之劍指江湖 李殤隱
嗯?
斯坦森平静的反应让陈耕有些惊讶:这家伙的反应有点不正常啊?
就在陈耕疑惑之际,电话那头的斯坦森苦笑起来:“先生,您现在一定对我的反应感到很奇怪吧?不瞒您说,实际上在知道国民警卫队在接到我们的情况通报之后行动拖沓之后,我就已经有了预感了。”
陈耕听的心头一动:“斯坦森,你是说……”
斯坦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飘渺:“先生,我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我在军队里服役了10多年,又在警察系统工作了这么些年,这些年来我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见过,所以我特别佩服你们华夏人,你们的老祖宗实在是太聪明了,他们只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八个字就总结出了人类贪婪的本性。
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有些同情那些牺牲的兄弟,他们在行动得时候,其实是真的怀抱着崇高的理想的。”
好……吧!
陈耕原本是想要安慰一下斯坦森的,但听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而且已经见怪不怪。
“我很抱歉。”
一世成歡
“您为什么要抱歉?”听到陈耕的话,斯坦森奇怪的道:“这又不是您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