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dl8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劍骨討論-第四百五十九章 比起想念來,千年何其長閲讀-dy1i1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宁奕和丫头在后山久久相拥。
这副画面,或许放在蜀山每一位修行者眼中,都是极美好的一幕。
但若放在此刻山洞囚笼里某位喝酒的前辈眼中……这一幕,就没那么美好了。
一道低沉的,烦躁的沉喝响起。
宁奕这才意识到,山洞里还有一只出不来的猴子。
他望向石洞深处。
光笼里的猴子,一边喝酒,一边神情幽怨,咕哝道:“情情爱爱,腻腻歪歪……”
收回自己对裴小丫头的赞扬。
高冷老公偷吻99次
说一套,做一套。
这小丫头见了宁奕,哪里还能像之前那么淡定?
空气中的酸味……真是令人厌烦呐。
似乎是听到了猴子的心声,或者是口中喃喃咕哝的声音,宁奕对山洞尽头的大圣报以一个略有歉意的笑容。
他在心底默念。
“抱歉了啊,前辈。宁某要不仁不义一次了。”
他抱起丫头,站在山门外。
神性催动石门,轰隆隆的尘土飞扬声音中,那扇刚刚开启的石门,缓缓降落,重新关上。
宁奕在心中补充道:“前辈,虽然很想找你聊一下神海异变……但现在真的不方便。”
希望大圣爷能听见吧?
而石门那边,正在饮酒的猴子,此刻目瞪口呆,气得无话可说。
混账小子!
竟然敢关自己的门,禁自己的言?
他气得起身,狠狠踢了一脚猴笼,漫天光屑纷飞,哐哐哐的声音在狭窄山壁内四处回荡。
奈何他只能踢几脚笼子发泄。
只不过是一个“囚徒”身份,最多也就是隔着山壁骂上几句,其他的……毫无办法。
……
……
夕阳西下。
余晖散漫。
石门关闭之后,两个人长长相拥,谁也没有说话,感受着这份安静——
终于等到了。
我的丫头啊。
宁奕紧紧搂着,怎么也不愿意松手。
只是两人这副亲昵无间的姿态,引得许多猴子围观,这些猴子抓耳挠腮,眼神里满斥着好奇讶异的情绪……只是无人开口,并不热闹,反而是一片死寂般的静默。
这样的静默,以及被猴子围观的感觉,让人十分不舒服。
丫头觉察到了一丝尴尬,声音很轻,“哥……有东西看着呢。”
宁奕这才恨恨抬头。
他眼神幽怨瞪了一眼树梢头倒挂着的最近的那几只猴子,眼神中的警告意味再明显不过。
赶快滚蛋!
不然……有你们好看!
可惜的是,平日里那几只胆小如鼠的猴子,此刻一改性格,只是抓了抓腮毛,浑然不理睬宁奕,仍然直勾勾盯着两人,尤其丫头。
裴灵素的小脸蛋儿更红了。
她的声音轻如蚊蝇,几乎哀求的轻声嘤咛:“哥……回我住处吧。”
“哼,你们给我等着。”
宁奕最后恨恨瞪了一眼猴子。
在一道惊呼声中,他拦腰抱起丫头,两人化为一道流光,掠向远方山峰石洞的水帘洞天之中。
一袭黑衫,撞破水帘。
踏入洞天的那一刻,宁奕便怔住了。
许久不见。
这片水帘洞天,比起自己当初剑气开凿时候的简陋,如今已是另外一副模样。
完全变了!
丫头重新以阵纹拓改了洞府,改变了布局,这座洞府,不再清冷,而是完美复刻了小霜楼的布局……这里所摆放的木质家具,壁炉,书桌,几乎都与小霜楼一模一样。
裴丫头,将这座水帘洞天,打造成了第二个“家”。
看到这一幕,宁奕心头又是一酸。
“丫头……你醒来,多久了?”
裴灵素双手替宁奕擦了擦面颊,尤其是眼眶,她柔声笑道:“很久很久啦。你回蜀山,师姐没对你说吗?”
宁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裴丫头看出来了。
石门洞开的那一刻,见到自己的男人,似乎是在焦急寻找着什么,然后震惊于自己的出现。
戀戰星夢
师姐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应该只是告诉他,自己醒了,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丫头双手抚摸着宁奕面颊,感应着那久违的温度。
她看出了男人的几次欲言又止,以及语塞,温柔说道:“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有好多问题想问,其实我也一样。”
“这次见面,你不用担心我走了。”丫头抱住宁奕,两个人栽倒在榻上,她笑得很开心,拉长声音,“我们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时间~~”
……
……
神海梦醒。
綠茵妖王
生死归乡。
当两个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相逢的恋人,诉完衷肠,月已高悬山头。
潺潺水帘,倒映洞府炉火,一片柔光,满室生辉。
不知何时,两人已合被而眠,揉在一起。
裴丫头呢喃着,缩在宁奕怀中,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额首顶着宁奕下巴,似乎是睡着了。
她醒来的故事,并不长,也不复杂,每日里的闲杂啊,琐事啊,以及跟大圣相识相熟的过程,用了不到半时辰便说完了。
接下来,便是她一件一件,听宁奕去说。
太子请帖,天都夜宴,烈潮余烬……
北境大荒,遭遇刺杀,神海异变……
北上妖域,两境开战,夺卷而归……
宁奕本想一笔带过,潦草略过,可是丫头实在是太聪明了。
她细细的刨根问底,安安静静听着自己在后山时日里,宁奕所遭遇的事情。
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剑行侯府的那样。
无论宁奕每天在外面做了什么。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与丫头分享……在那个时候,珞珈山令牌与将军府遗孤身份都不能暴露,丫头只能待在府邸里,哪儿也去不了,即便是去集市街头买菜,也要小心翼翼。
如今……其实也一样。
只不过,换了地方。
剑行侯府邸,变成了后山水帘洞天。
美女的功夫廚神
但是这份习惯,依然存在。
若我不能看见外面的世界,那便请你……来当我的眼。
修曲
丫头听得时而笑出咯咯娇憨声,时而担忧焦虑。
哪怕宁奕如今已经平安归来了,当她听到每一盘杀局,每一缕杀机之时,仍然会觉得担心,后怕。
听到后面,她像是睡着了。
丫头闭上了双眼,但是长长的眼睫毛,低垂眨动。
宁奕看着裴灵素这副模样,一下子就想到了灵山治病之时的场面,那时候丫头神海受伤,精神不好,每日都要休息沉睡许久。
他轻轻替丫头合拢了被子。
就像是那时候所做的,一模一样。
安安静静的,看她入睡。
星際萌商時代
“哥……然后呢?”
女孩的声音忽然又响起了,只不过轻的像是梦呓。
宁奕拉扯被子的动作怔住了,他靠近女孩额首,看到丫头睫毛眨动,确认是累得快睡着了,只剩下最后一点意识。
他嘴唇轻轻吻了一下光洁额头,然后分离。
“然后……我就回来了。”
丫头蹙起眉头,声音断断续续,游离飘忽,比之前更轻了。
“甲子城赢了……天道分身没找到……韩约……会认输吗……”
宁奕安安静静看着沉睡的丫头。
比起想念来,千年何其长。

比起相见来,千年何其短。
他轻声道:“好好睡一觉吧。其他的,就不要担心啦。”
……
……
后山禁地,月黑风高。
猴林之中一阵骚乱,几只猴子,被宁奕打得上蹿下跳,撒丫子狂奔,但怎么逃都逃不过宁奕的剑鞘,一时之间,整座猴林鸡犬不宁,满地猴毛。
片刻后。
猴林重新寂静了。
傍晚造孽的那几只猴子,此刻缩在丛叶茂密.处遮掩身体,泪流满面,身上毛被拔了个秃光,只能搂着身子瑟瑟发抖。
宁大恶人心满意足地拍拍手,离开猴林。
不过才离开这几个月,就忘了谁拳头更硬了。
自己不教育一下,那还了得…还有没有王法了?
“轰隆隆——”
石门开启。
宁奕缓缓步入后山禁地,他站在那座牢笼之前,月光弥漫,摇曳散落,照在那袭枯瘦黑袍肩头。
猴子背对宁奕,面对石壁。
“前辈?”
宁奕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猴子根本没有回头,骂了声奶奶个熊的,然后毫不留情地回了一句。
“滚蛋!”
这姓宁的小子不是人啊。
关我石门,还打我徒子徒孙。
自己不教育一下,那还了得……还有没有王法了?!
宁奕嘿嘿一笑,翻手从袖袍洞天里取出一样物事。
“砰”的一声。
一尊古老泥坛,稳稳落地,这尊泥坛可与众不同,有三四层阵纹交融编织,一股粗狂的蛮荒意味,透露酒坛散发而出。
背对宁奕的猴子,眉头挑起。
“大圣爷,这可是我特地从妖族带回来,孝敬您的好东西。”宁奕刻意拔出酒塞,感慨唏嘘道:“此酒啊,名为‘虺骨酒’,酒香绵延,千年蛇骨酿造。两座天下罕见的旷世奇珍啊。其烈无比,一坛,抵得上以往你所喝的百坛。”
这句话,倒是所言不假。
这是虺蛇域特有的好酒,清鳞所赠的极品。
妖族饮酒比大隋粗犷太多,酿酒工艺也十分不讲究,这一坛酒,由好几头虺蛇大妖的尾骨浸泡,精血蕴养而出。
一坛酒力,不说能抵人族酿造的百坛,至少胜过十坛!
酒塞子一拔,一股凛冽如刀的酒香徐徐飘出。
猴子鼻子嗡动一二,神情明显变了。
他艰难转身,满脸不耐烦地盯着宁奕,又故作不经意地瞥了眼酒坛,许久之后,喉咙里挤出四个字来。
“有屁快放。”
……
……
(明日东境战争大高潮启程,熊猫开始加更,特此立下flag,请诸位读者大大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