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ctk非常不錯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一百七十八章 奇葩多多熱推-duqr1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终于在三个月的高强度训练后,许多多再次被孟远叫到了办公室,她有一种直觉,进入这扇门后,她的人生即将会产生很大的不同。
还不等许多多自己推门,大门就刺啦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英武的男生,同样穿着校服,也是军事学院学生。看起来很眼熟,好像见过不少次,但是许多多又确定自己不认识他,而从这扇门出来,许多多猜想这个男生可能和她被叫来的原因一样的吧!
在他身上,许多多感受到一种同类的气息,尽管只是直觉。
这样想着,里面已经传来孟远的声音,“还不进来,在外面磨叽什么”,话不好听,语气倒也没有生气,还是一贯的平淡。
之前男生走的时候门并没有完全关上,许多多顺着缝隙打开门走进去,随手就把门关上,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两人,原来不止有孟远一个人在,还有一个气血旺盛看着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皮肤可能是常年暴晒,有偏点古铜色,身形健壮,呼吸沉稳,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身上有血腥的气息,应该是真正沾过血的。
看见许多多进来,男子也不诧异,只是眼眸略亮,似乎没想到进来的是个如此年纪小又长得漂亮的女孩。转而毫不避讳的声音对着孟远道,“孟老大,你说的就是她吗?瘦瘦小小的一个漂亮小姑娘,你真的确定自己没看错”,即使知道孟远不可能骗自己,男人还是有些不敢确定。
孟远只告诉他是一个各项指标都远远超过标准的大一女生,他也看过训练和检查数据,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所以破格过来就是想见一见。本以为应该是个看起来比较强壮,最起码有些肌肉的女壮士,结果竟然来了这么个短发大眼的漂亮姑娘。
蔣正不由的心里有些阴暗的想,孟老大不会是看人家小姑娘年纪小又长得漂亮,就故意降低了标准吧!即使再有天赋,但是他们那儿也不是教小孩的地方。
而且年龄这么小,本事不到家万一送命了,那她家人该多难过。
想着不由就有些脸色不好了,看着孟远的表情有点难以置信,越脑补越觉得有点可能就是这样。许多多和孟远自然也都注意到了蔣正的前后变化,但是孟远岿然不动,许多多也是毫不在意。
摸摸自己俏丽的短发,许多多也是有些无奈,她明明只是为了方便剪个头发,本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能自己看自己习惯了。
但是没想到在别人眼里,却感受如此的不同,明明她就还是她啊!
她还记得当时顶着这头短发第一次回到学校时,学校所有人看过来的目光,回到宿舍,几个舍友更是直接说什么好可爱,看起来小了好几岁。
直让她听得就想翻白眼,她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十九岁的姑娘,小好几岁,再这么小下去,那她回去上初中得了。
而之后更是发生了一些让许多多都心虚的到不敢对唐元说的事情。
剪了短发的第一个星期,万年铁树,除了唐元无人欣赏的许多多竟然开花了,不止他们班,更有其他班,其他系,不同年级的,好多男生都过来问她要电话号码,问她能不能认识之类。
一开始许多多还没有防备,只觉得都是同学,多加个联系方式也没什么,就大大咧咧的加了,一加就是很多个。真有点来者不拒的意思了,但那时许多多只觉得略微有些奇怪,只是除了加上人实在太多有些烦恼外,好像也再没什么。
谁知道晚上的时候,许多多再一翻手机,都差点以为拿错别人东西了。再看手机的时候,就一串几十个男生问她,能不能有空一起吃饭,或者有没有空周末一起去看电影,还有热爱学习的人问她能不能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她平时是朋友多,但是也没有一上来就单独约她看电影、吃饭、泡图书馆的朋友啊!以前最多来找她去帮忙他们打架的时候才会这么偶尔的殷勤一两下。
这会儿就是再傻,许多多一直停滞的大脑也缓过劲儿来了,合着这些人都是打着挖她家糖糖墙角来的啊!
随即许多多就是心虚,想起周天时唐元控诉说她这样招人的样子,她当时反驳的那么理直气壮。所以当晚许多多主动地给唐元拨过去了甜蜜的晚安电话,难得的陪着唐元煲了很久的电话粥,好声好气的唐元说什么都答应。
直到最后唐元都怀疑的问,“多多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啊!今天这么乖”。
販罪(精校) 三天兩覺
话一出口,两人都想起来许多多小时候每次闯祸或者做了不好的事情,就会跑到唐元身边说好话的小模样,小小的多多总是喜欢咬着奶声奶气的奶音,“糖糖不起,多多错了”,认错极为及时又诚恳,胖嘟嘟一脸红润的气色却硬是要装作多多很可怜多多知错的样子,很是可爱。
只是这再诚恳,也并不影响她下次继续出去惹是生非就是了。
唐元笑了,许多多却更加心虚了,她哪里敢跟唐元说她今天的英勇事迹啊!索性已经聊得够久了,许多多忙找理由,室友要熄灯睡了,糖糖你也早点睡吧!就挂了电话。
回去许多多就跟几个舍友说了,她未婚夫周末邀请几人吃饭的事情,然后苦着脸对几人道,“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未婚夫,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然我真的要亡”,看着确实是有够凄惨的样子,难得一见的样子逗得宿舍几人哈哈大笑。
她们几个白天经常一起去上课,自然也是遇到了不少次许多多被搭讪的场景,当时宿舍几个也没少劝她不要谁要都给联系方式,万一这些人并不是单纯真的只想交朋友,那她到时候要多烦有多烦。这个傻姑娘却说,多一些朋友也不错,都是同学给个联系方式而已,也没有什么。
再联想到许多多这人一贯在感情方面确实有些迟钝不开窍,班里好几个男生其实早已经表示很明显了,但是她就是硬生生将人家当成哥们相处。几个室友于是也就任她了,想着反正以她的能耐和脾气,反正也不会吃亏。
只是此时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在这儿苦恼的人又是谁,实在都是让她们有些怀疑,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交到男朋友还有了未婚夫的。
只笑完之后,几人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
狂龍獵美 永恒
许多多却还在捧着自己嫩嫩的小脸,有些忧愁的感叹,“以前也没有这么多人看上我啊!怎么不就是换个发型,怎么短发的我就开挂了吗?”。
正牌娘子要翻身
更惹的其他几个室友笑骂,“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邪王,約不約
也有人实话实说,“其实以前也不是没人喜欢你吧!现在我们班里好几个男生都对你有意思,只有你把人家当成同学和哥们而已”。
“对啊!以前长发也好看,不过就是会觉得有些不太好接近吧!大概是会显得气势更强悍一点,哪像你现在这萌萌的显得可爱了很多,前提是不要开口说话”,另一个室友也是说着,到最后自己都被自己给逗笑了。
许多多是个直性子,一开口就会暴露她的耿直属性,钢铁直女一枚,这个可是很多人的亲身体验之后感受,总是能把暧昧处成兄弟的存在。
拒嫁豪門:慕少天價童養媳 滄海明月心
仙鍛 秣陵別雪
听了这么多,却一点没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这会儿也没空计较有没有人看上她这件事情了。只是暗自发愁,怎么快点解决自己今天的事情,思考着思考着,就这么睡着了。
许多多第二天刚醒,突然产生一个灵感,然后直接果断的给这些男生群发道,“我男朋友周末请大家吃饭,大家赏脸的都来啊!”,发完之后,许多多将手机扔回床上,有些激动地想,她简直太机灵了有没有。
糖糖不是说了,让她可以除了室友之外,也可以邀请自己的朋友过来吗?那他肯定也不会介意这个数字是几十个吧!
于是许多多当晚聊天告诉唐元的时候,说明她要除了室友外,多邀请一些同学过去吃饭的时候。唐元果然心情很好的就答应了,他一点都不介意多一些人的,既然他不能进去宣示主权,那么多一些人过来,他的正宫地位自然也就更加不可撼动了。
对于唐元的态度,许多多也表示非常满意,只是这个前提是,唐元不知道许多多后来多加的这些同学,都是一些想要觊觎他家宝贝多多的人。
终于和唐元这边约定好了计划,就等着唐元安排后,许多多心情就更加舒爽了,回来开心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几个舍友。
靈異女偵探 嵐顏
舍友的反应是,许多多究竟是怎么样一朵盛世大奇葩啊!
位于许多多隔壁床梁媛媛就开口了,她也是个直脾气,开口声音很脆很清亮,“你未婚夫要是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会不会打死你,我有点怀疑”,可以说是很耿直的说出了其它几人的想法了。
许多多却是想的挺美的,大咧咧道,“他们也没跟我表白啊!那就是不算了,而且到时候还不一定会有人真的去呢?就算是去了,估计他们见了我家唐元也会自惭形秽的”,谁让她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呢?没有什么拒绝人的经验,而且那么多人一个个拒绝也太烦了叭!还是让糖糖亲自出马,一个顶几百个,许多多对于唐元的冲击力有这个自信。
再说那些同学,之前很多人关系还都不错,人家也没明确说什么,她冲上去告诉人家你们不要喜欢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万一人家过来说她是自己想多了呢?那她得多尴尬。
本人都这么说了,宿舍内其余人自然也就没什么话说了,她们几个都不是特别八卦的人,一天天训练和上课下来累的什么一样,哪有那么多闲工夫一直聊天,没一会儿就有人陆陆续续进入睡眠了。
最终那个周末,唐元定的时间是下午的两点,位于C市军事学院不是非常远的一家,环境比较好菜也比较出名的餐馆,因为许多多自己也不确定多少人会来,所以就根据她邀请的总人数就报给了唐元,多的可以退,少了到时候就不好了。
而事实也证明,许多多的预想是非常明确的,等到许多多和三个室友看到学校门口浩浩荡荡的三十多人时,许多多长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的指着前面一群人,看着室友傻乎乎的问,“不要告诉我,他们都是在等我”。
为什么许多多会这么说呢?因为大多数人跟许多多还是比较熟的,所以她一眼就认出,这些基本都是之前对她表达邀请的那些人。
其实不止许多多惊讶,她几个室友这会儿也都同样的吃惊情况,最终还是室友白灵吞吞口水,细声细气的问,“能说一下,你是怎么通知他们的吗?”。
虽然她觉得许多多的做法确实略奇葩了些,但是实际上她们觉得这样子其实也还算是比较聪明有效的。任何男生看到自己喜欢的,或者正在追求的女生发这样暗示有男朋友的消息,都会理解为这是拒绝啊!
那他们自尊心发作之下,自然就不会去参加对方男朋友请吃饭的聚会。只是此时此刻却这来了这么多人,明显不正常啊!问题也就只能出现在许多多身上了,毕竟这个室友,身上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她们都会觉得很正常了。
莞城青春
许多多却觉得自己非常无辜,一双大大的杏眼水灵灵看着几个室友,“我就是很正常的通知了一下啊!”。
似是怕她们不相信似的,许多多还打开握在手里的手机,打开自己编辑的那一段话,然后一字一句念给她们,“本人将和未婚夫唐元,于2014年4月12日邀请关系比较好的几位同学一起吃个便饭,也算是正式给大家介绍认识一下家属,感谢一下大家这么久以来的照顾,还望诸位可以赏脸前来,-邀请人许多多”。
念完后,许多多还一本正正经的看着几个室友道,“写的还不错吧!很正常吧!”,一脸看吧!真的不是我的问题,我真的很无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