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2m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516死遁,鑫宸虐渣推薦-v8l8b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手机那边,路易斯手一抖,在输入框里乱码了好几个键。
又匆忙把乱码的代码给删掉。
苍穹天宇 秋水伊人
他看着对方打过来的一段字,好像是意料之外,却又好像是在情理之中。
早之前,孟拂在天网来去自如,随意黑监控的时候,路易斯就觉得她藏得深。
孟拂打完一段字之后,手指按着键盘,平静下来。
路易斯:【所以你没失踪,为什么离开天网?】
他说的是超管帐号。
天天都想赚钱:【死遁。。】
离开天网的时候,她隐藏了很多资料,其中就有她的超管帐号,而天网的超管信息都是绝密状态。
可以说,现在除了她自己,只有路易斯知道她。
孟拂看着屏幕,略微思索。
路易斯沉默了一下,这确实像是孟拂的风格。
路易斯:【知道你死的人有多少?】
这个人敢出来,绝对是因为知道孟拂“死”了,才敢冒充。
不然,就是黑客技术高过孟拂。
天天都想赚钱:【香协001号实验室,联邦主。】
天网的人是不知道的,孟拂在网络上只是一串数据,“MF”这个帐号长时间没人管理,数据没更新,自然就被录入“失踪”名单。
路易斯:【她注册的帐号被天网官方认证了,有备而来,现在还不清楚她的目的。我的人跟她交手过,确实很厉害,所以现在没人怀疑她的身份。】
路易斯毕竟是FI2的长官,孟拂三言两语,他就猜出来一些事实。
当初孟拂不显露身份,他就猜测孟拂遇到了强大的敌人。
路易斯:【还有一种可能,她是为了逼你出来。】
孟拂往后面靠了靠,指尖敲着桌子,最后否决。
天天都想赚钱:【没有这种可能,帮我查查,冒充我的人是谁。】
路易斯不知道孟拂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人不是为了逼她出来,但孟拂这么说,肯定有她的道理。
路易斯:【好。】
跟路易斯聊完,孟拂又看了眼群聊,随手退出来,打开游戏图标,也没玩,只是拿出手机,给封治拨了一个国际电话。
但这个电话没有接通。
查完事情,孟拂把发卡随手别到头上。
英雄聯盟之巔峰王者 猛二刀
直到晚上八点,封治才给孟拂回了一个电话,“我早上一直在实验室,你没等急吧?”
“没,”孟拂拿着手机,站在窗边,看外面的路灯,“封老师,你在那边还习惯吗?”
“习惯,就是节奏很快,这里的教授前辈们人都很好。”封治笑了笑。
孟拂沉默了一下,“可能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好。”
嫡女有毒之神醫王妃 花多少
封治一听孟拂这话,就知道她又要说什么了,他跟孟拂熟了,也知道孟拂对研究这些从内心感到不喜,甚至厌恶,知道他要来联邦,还劝说了很久。
造个武器来玩玩
“孟拂,你要学会往好处看,”封治笑了笑,他声音温和,包容性大,“我们现在做的项目内容不能透漏,但绝对是对普通人有益的事,在这里很好……”
孟拂掏了掏耳朵,“您呆得好就行,有事就联系我。”
封治也知道孟拂是个有本事的,他颔首:“好。”
后面,跟苏承说话的江鑫宸叫孟拂吃晚饭,“姐,吃饭了!”
“来了。”孟拂收起手机,懒洋洋的朝他们这边走。
今天因为假超管的这件事,她也不太想吃,就听江鑫宸与苏承聊天。
苏承向来是是食不言寝不语的。
现在这些规矩这些底线是一降再降,“明天是第五次考核?”
“对,”江鑫宸面对苏承,还是有些怂,“还没达到苏黄的要求。”
他本来想跟其他人一样叫苏黄四哥的,但苏黄打死也不同意。
笑话,江鑫宸叫孟拂姐,叫他四哥,那四舍五入,他不就是苏承四哥了?
想想苏黄就打寒颤。
苏承微微颔首,就没再多问。
孟拂夹了跟青菜,刚吃上,桌子边的手机就响了。
她随意看了看,就看到马岑的消息。
马岑:【阿拂,后天阿娴生日,有时间来阿姨家吃饭吗?】
孟拂看了眼马岑的消息,略微顿了下。
“苏姐姐后天生日?”她微微偏头。
苏承不太在意,“嗯。”
孟拂将手机一握,开始想给苏娴的礼物了。
香料她年前刚给马岑送了一点,就不用再送了,后面要送什么,孟拂指尖敲了敲桌子,去问徐莫徊,一般女生喜欢什么。
徐莫徊:【MK-152】
徐莫徊:【AXJ-09】
徐莫徊:【AXJ-71】
列出来的三个,第一个是天网悬赏的手枪,而后面两个……是重型狙击枪。
萬道天河
要真拿出来后面这两个,孟拂觉得方队不得不把她抓回去了,说不定还要她卖身给安全局。
孟拂:【你不对劲。】
徐莫徊不是正常女生。
孟拂去咨询赵繁,赵繁倒是给了孟拂不少意见,珠宝首饰什么都有。
赵繁:【当然,投其所好最重要。】
孟拂就让金针菇赶紧寄点实验品过来。
**
任家。
任唯辛一听任唯一的话,一巴掌拍了桌子,“你说那个江鑫宸是孟拂弟弟?”
“嗯,不是亲生弟弟,跟干爹没关系,”这些任唯一几天前就知道了,“从你说他进步飞速我就在查了,干爹可真是用心良苦。”
说到这里,任唯一声音也有些发苦。
幸运草
孟拂底细干净,江鑫宸底细就一般了,这样的人,能进步这么神速,她只能把这一切跟任郡挂钩。
“任先生真是……”任唯辛眸底晕染得一片通红,对他姐姐受委屈这件事他是半点也忍不住,“卸磨杀驴!”
连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他都倾心培养。
他虽然不是任郡义子,但与任郡也有些血缘之亲,从未见过任郡对他说一句重话。
“唯辛!”任唯一面色猛得一变,她转头看向任唯辛,“这句话以后不许再提!”
“无论如何,他都是我干爹,也是任老爷最器重的儿子,隔墙有耳,你可清楚?”
任唯辛向来跋扈惯了,他姐姐宠着他,从来不知道“收敛”两个字怎么写。
听到任唯一这么说,他抿了抿唇,“我知道了,姐。”
任唯一见他听进去了,再度开口:“那江鑫宸还比你小上几岁,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实力,唯辛,你要学还有很多。”
江鑫宸,又是江鑫宸。
任唯辛最近听这句话,耳朵都起茧子了。
兵协里同一期的训练生都是世家的人,一开始很是瞧不起普通出身的江鑫宸,唯任唯辛马首是瞻。
江鑫宸独来独往,孤冷无比,也不跟任何一个人交流。
然而这段时间,他突飞猛进,教官对他看好,这些平日立只捧着任唯辛的其他训练生,也不时的说起江鑫宸。
眼下回到家,一向吝啬于夸奖的姐姐,也在赞誉江鑫宸!
任唯辛垂下眼睫,眸底一片阴霾。
这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江鑫宸,他凭什么?
任唯一转向林薇,“妈,干爹明天回来,这次他回来后,你就别说孟拂的事了。”
孟拂越过她得到了KKS的A协,已经名声鹊起。
任郡这等精明之人,肯定会借着这件事好好造势。
以往任唯一对孟拂不在意,可眼下,孟拂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任郡要认她回来,任家眼下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反对。
林薇心里不舒服,只嘲讽一笑,“任先生把任队都留下来保护她了。”
任伟忠,任郡手下第一人啊。
实力在任家数一数二,也就任老爷的人能比上。
对其他人不假辞色,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孟拂就不一样。
**
翌日。
孟拂开车送江鑫宸去兵协训练。
江鑫宸虽然会开车,但他年龄不到,还不能开车,以往送他的都是苏黄,今天还是孟拂第一次送他。
兵协训练有黑色的练功服。
江鑫宸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放进柜子,然后上了锁,出了换衣室。
出去的时候,正巧遇到进来的任唯辛几人。
任唯辛身边还跟着几个跟班,每天都跟在他身后。
江鑫宸面色冰冷,目不斜视,直接越过他们离开。
隔壁换衣间的人出来,看到江鑫宸,连忙打招呼:“江哥好。”
这里面江鑫宸最小,但实力为尊,江鑫宸最近的表现,他们叫一声“江哥”完全没毛病。
“砰——”
任唯辛暴力的一脚踢开换衣间大门。
眉眼沉怒。
他身边的小弟面面相觑,不敢触他眉头。
其他人的柜子都没有上锁,任唯辛的也没,毕竟这里的,没人会偷东西,只有江鑫宸一个人的柜子上了锁。
“江鑫宸综合得分都到9了,跟嗑了药一样。”江鑫宸的小弟啧了一声。
任唯辛换好衣服,正卷起袖子,听到这一句,他微微偏头,看着一个小弟,冷笑:“把他的柜子门给我打开。”
“啊?”小弟们面面相觑。
江鑫宸看起来脾气不好的样子。
任唯辛更怒了,“都不听我的话了?!”
幻宇星球
小弟们连忙上手,暴力破坏江鑫宸的柜子。
任唯辛上前走了几步,江鑫宸的就两件衣服,一个手机,他随手将两件衣服拿出来,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只有一张纸从上衣飘出来。
任唯辛随意看了眼,是一张机票,还带了血。
他随手把衣服扔到柜子里,嗤笑:“走吧。”
几个人出门,都没注意到这张机票,不少脚在上面踩过,留下了脚印。
“江鑫宸,非常不错。”教官看着江鑫宸,十分欣赏。
江鑫宸宠辱不惊,主要是,他知道自己,比起苏黄都还差一大截,更别说他们传言中,十分恐怖的苏地。
训练完,江鑫宸回换衣室拿毛巾。
刚进去,就看到自己的柜子被人强行打开,本来叠好的衣服散乱的一放。
他手指一顿,然后直接走到柜子里面,翻上衣的口袋。
没了。
那张机票没了。
惡少的逃跑妻
地上干干净净,还有水拖过的痕迹。
江鑫宸本来清冷的眼睛瞬间变红,整个换衣室其他人没人敢说话,有人来的晚的,都看到江鑫宸柜子被强行打开。
江鑫宸缓缓转身,看着换衣室里面的人,一字一句道:“谁动了我的东西?”
没人敢说话。
一片寂静之中,任唯辛嗤笑一声,“是我,怎么了?”
“机票呢?”江鑫宸转向任唯辛。
任唯辛拿出来外套,随意开口,“或者,你现在去垃圾堆,还能找到?”
重生貴府千金
他穿好外套,瞥见江鑫宸看自己的目光,凶狠,似乎沾了血,任唯辛似乎是觉得很好笑,“江鑫宸,你不会是还想打我吧?”
他扣好了扣子,“那你要想好了,这里禁止私下斗……”
“砰——”
任唯辛一句话都没说完,江鑫宸一拳砸到他脸上,他速度快,任唯辛没想到有人竟然真的赶在兵协内部动手。
回过神来的时候,直接被江鑫宸按在地上揍。
任唯辛长这么大,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屈辱。
他躺在地上,看着江鑫宸,舔了舔嘴角的血,目光变得极其恐怖,“你竟然敢打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江鑫宸,你完了!”
江鑫宸冷冷看他一眼,直接跑出去,找清洁阿姨。
拿张机票,是江恪临死前,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
江鑫宸一直带在身上。
等他走后,任唯辛的小弟才敢来扶他,“您没事吧?”
任唯辛从没被人这么打过,左手都脱臼了,他被人扶起来,脸上一片疯狂,“整个京城,谁也不知道我任唯辛是任家大小姐任唯一的弟弟!器协会长百里泽是我哥!天字队的钱队是我老师!连苏黄先生都曾教过我!江鑫宸,就算他姐姐是任先生的女儿,他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