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9xq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零二章 中原新君鑒賞-kgx2h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白敖虽然早被神光子磨的精疲力尽,又被王丰打成重伤,但最终却终究是死在雍宁手里,这份天大的功劳是跑不了的。
而且知道内情的一众修士,或是军中曾有过修道经历的将领们,心下也都知道想要斩杀白敖是多么不容易。若是一个普通人,就算白敖将脑袋送到他面前,他也未必真能杀得了白敖。但雍宁却是手起剑落,干脆利落地将白敖斩杀,半点也没有拖泥带水。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雍宁身负的气运绝不在白敖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刻,雍宁这员小将算是真正进入了世人的眼中,再不会被人当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偏裨之将来看待了。
待到众人回过神来,王丰当即命赵江打理战场,随后命雍宁、介秋衡带着白敖的首级前去寿州战场劝降。命于畏、潘云龙领兵过洪泽湖,进入泗水以西地区,一路攻击前进,去淮北阻截敌军退路。
然而王丰似乎还是晚了一步,大军尚在半路,寿州那边便有紧急军情传来。
被困寿州的韩祯所部三万人,突围而出,逃回淮北去了。
王丰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探问情况。
就听信使道:“今日一早,天尚未大亮,淮河水忽然暴涨,汹涌地漫上堤岸,将我们修筑的沟渠和长墙冲垮。于乘龙将军和潘老将军见势不妙,只得率领兵马往高处躲避。不想敌军的淮北军却乘坐船只,顺着水流杀到了寿州城下,将城内的韩祯所部兵马给接走了。我们虽拼死拦截,却受洪水阻隔,也只杀伤了敌军数千人,战果不大。”
王丰闻言,沉默了片刻,道:“这应该是九山王他们出手了。直接搅动淮河之水,水漫寿州,他们可真是毫无顾忌啊!只是九山王不全力来营救白敖,却费心费力地去救韩祯,这是为何?按说白敖身为主君,其重要性怎么也比韩祯所部三万人要大吧!他却在尝试了一下,被我们在洪泽湖上击败之后,便真的好似完全放弃了白敖,转而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施展如此大的法术来营救韩祯,岂非本末倒置?若是救回白敖,他们虽在淮安仍旧是大败一场,折兵三万,但根基未伤,仍有十数万大军,尚可一战。但如今白敖战死,他便是救走了韩祯所部三万兵马,又能如何?其全军上下士气低落之下,想要再得胜,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王丰想不明白,当下只得留下普通士卒在后慢行,自己则飞身而起,赶赴寿州查看形势。
餵惡魔妳是我的
说着,九山王再次率众杀来,双方当即继续战在了一起,一时打的天翻地覆。
混战之中,巫明月与对方的赦恶居士打的渐渐脱出了战团,来到了洪泽湖南岸,就见一道红光闪过,那赦恶居士面色陡然变得惊恐无比,随后血肉枯萎,眨眼死于非命。
逆龍遮天
巫明月见状也吃了一惊,急忙扫视四周,暗中警戒。就见红光一闪,显出了两道身影,真是陈碧云和秦月萝夫妇。
巫明月见了二人,这才松了口气,稽首道:“二位道友,自毒龙岛一别,数年未见,不知一向可好?”
就听陈碧云道:“还好,我们夫妇这几年虽没能杀掉虺王和好虺十一,但毕竟杀我们儿子的直接凶手已死,日子倒也过得并不算苦闷。”
巫明月闻言,道:“幸得二位在此,助我斩杀了赦恶居士,否则此战我们还未必能胜。二位道友怎会忽然来了此处?”
陈碧云道:“我们当日离开,还是存着寻找机会击杀虺王和虺十一的,因此不断监视着神仙岛的情况。前些日子,我们发现神仙岛忽然暗中有了动作,顺着这条线查过来,这才来到这里的。实不相瞒,我们夫妇也并不九山王他们迟来多久。”
巫明月闻言,顿时讶道:“神仙岛那边有动作?堵在神仙岛外的觉妙大师没有反应?”
陈碧云道:“我们也是暗中监视了许久,这才发现的。神仙岛虽被觉妙大师堵住,但其实一直没有跟外界断了联系。据我们探查的情况,神仙岛早就分出了一部分人潜藏在海外各国之中,近来已经完成了联络海外各国的任务,准备了数万夜叉国、双面国等岛国的兵马,准备趁着交州兵马平定岭南西道蒲总兵之乱的有利时机,一举攻破番禺,进而全取交州。同时,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防止王公子领兵南下交州增援,他们还派人与九山王联络,试图结盟,共同对付王公子。我们跟着对方的联络人到了芒砀山,正愁着怎么探听虚实呢,就见九山王心急火燎地赶来了洪泽湖。我们这才又跟到了洪泽湖,却正好看见你们在与九山王大战。”
巫明月闻言,点头道:“原来如此!无论是神仙岛纠结了数万海外岛国之兵,欲要进犯交州,还是神仙岛意图与九山王结盟,这都事关重大,必须立即告知王公子才是。二位道友既然来了,何不随我去见王公子,咱们再次并肩作战,一举击溃九山王等人。”
就见陈碧云摇了摇头,道:“我们夫妇毕竟修炼了魔门法术,如今王公子身担天下重任,若我们与他走得太近,或许反会惹得天庭不喜猜忌。那神仙岛的信使准备离去了,我们还要继续追踪他,就不去拜见王公子了。还请道友告一声罪。”
说着,陈碧云和秦月萝纵身一跃,化两道红光而去。
豪門小媳難養 愛落
巫明月见二人离去,当下只得独自返回了战场,继续参战。不过原本双方势均力敌,但如今对方的赦恶居士已经恶贯满盈,战死陨落,巫明月便空了出来,当下一闪身,协助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去攻击罚善居士去了。
那罚善居士修为不弱,但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却也不是善茬,双方打得本就难解难分,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此时巫明月忽然插手,云霞冠陡然放出道道霞光,将罚善居士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冰雪天女的第二元神和巫明月一起出手,趁着罚善居士目眩神迷的时候,打出了五彩云光阵和冰魄寒光针,一举将那罚善居士给击杀当场。
至此,对方十二地仙已经陨落了两位,数量上已经占据不到优势。而王丰这边,又有冰雪天女和第二元神和巫明月两人腾出了手来,可以去增援别人了。
这么打下去,王丰这边完全可以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将九山王等人给陆续击杀。
风云狂医 措手不及
形势对九山王已经十分不利了。
不得已,九山王只得长叹了一声,传令叫各位修士一起撤退。算是放弃营救白敖大军了。
眼见九山王率众狼狈逃窜,王丰顿时喜不自胜,阻止了众人继续追击的想法,转而分派狻猊回寿州大营坐镇,石牛回金陵坐镇,随后便率众去了于畏的军中休整。天机子和天星子先一步赶去下游河面做准备,设下阵法,防止白敖逃走。
当夜无话,次日,于畏大军终于堵住了洪泽湖与淮河下游的湖口,分设两个小寨,各留下千余兵马驻守,将湖口堵住。随后于畏率领主力杀向淮安,前去寻白敖大军决战。
随着于畏兵马的到来,白敖的兵马便再也撑不住了,双方在淮河之上爆发大战,血战半日,白敖全军覆没,其麾下鬼兵和水怪尽数被杀。
白敖本人施展水遁,意图逃跑,却被王丰以心如明镜的神通发现了端倪,黑白双剑电射而出,在白敖身上留下了两道大大的伤口,逼得白敖只能从水中现身。
随后王丰祭出天蛇星眸,对着白敖一晃。那摄魂眸光射在白敖身上,却见白敖体内闪耀起一阵金光,显化出龙形虚影,将摄魂眸光挡住。
这是气运凝结而成的真龙之气!
作为当今天下最大势力之主,坐拥兖州、豫州、河洛、关中、并州和大半个冀州,白敖身上的气运的确是强大,加之其本身就是龙族,因此初步将这些气运凝聚成了龙形。
这成形的气运是十分强大的,不同于未成形之前,只能在无形中帮助气运拥有者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或者以气运反噬的方式,对欲要向气运拥有者下手的修士进行震慑。但这种功用太被动了,若是修士不管不顾,拼着气运反噬也要对身怀气运者下手,那也没辙。
毕竟就算有反噬那也是下手,并且取得成功之后的事。
但成形之后的气运却是可以直接显化出来,虽也无法操控,但却能护身,并在护身的同时,立时对施术者造成反噬效果。
前夜对战,神光子原本眼看着就要制住白敖,却最终被其逃脱,还反使得神光子受了重伤,这便是体现。
星与城之歌
九五之尊,万法不侵。
白敖虽然还并非天下公认的九五之尊,但其实以现在的势力来说,他可以算是天下最接近这个地位的人了。
此时王丰以摄魂眸光攻击白敖,摄魂眸光被白敖的气运挡住,那金色的龙形虚影咆哮了一声,顿时一股威压直冲王丰。
醫師怪談 我叫吳大膽
黑帝的逃婚新娘 滿樹桃花
王丰只觉得心神一震,浑身气血刹那间似乎凝滞了一下。好在王丰并非一般的修士,乃是深度参与进天下之争中来的,也算是应运而生的乱世文武中一员,而且是极为重要的一员。此时一身所系,也有扬州、徐州数百万生民之望,身上也是有气运的。
虽然王丰身为修士,身上的气运并非天下气运。但辅弼之臣,诛暴平乱,为王前驱,擒杀敌君,本来也是分内之责。
故此白敖的气运金龙虽对王丰张牙舞爪地发动了愤怒一击,但王丰受到的影响其实却并不大,心神仅只短暂震动了一下,便即回过神来。
再看的白敖的气运金龙,已经一闪而逝,复又消失不见了。
王丰顿时沉吟了片刻,知道用道术无法对白敖造成太大的杀伤,当即收了一应法宝,显化出金芒神甲,手持戮神刀飞身而上,朝白敖砍去。
这是武将战阵之术,是属于兵器杀伤,不属于法术,是不会引动气运护身的。
白敖见王丰杀来,当即急怒不已,顾不得身上有伤,赶紧挥剑迎战。
双方战了七八个回合,王丰练习了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决,每每能料敌先机,将白敖打的节节败退,身上很快便伤痕累累了。
此时战场已经基本肃清,众将都在围观王丰斗白敖,看见王丰大占上风,众军尽皆士气大振,呐喊助威。
战斗之中,王丰眼角一扫,看见雍宁手持一口宝剑站在一艘快船的船头,看着半空中的战斗,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当下王丰心念一转,猛劈两刀,将白敖的宝剑荡开,随后飞起一脚,正中白敖胸口,将之踹飞向了雍宁。
那雍宁正在观战,耳边忽然听见王丰的声音道:“速速出手,斩杀白敖。”
雍宁听见,哪还按捺得住?眼见白敖被踹飞了过来,当即飞身而起,手中长剑高举,奋力往下一劈。
那白敖本就被王丰一脚踹的七晕八素,浑身就像散了架,全无还手之力,被雍宁一剑斩下,顿时血光迸溅,身首异处。
围观众军见状,先是集体失声,随后陡然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欢呼。
一战而斩杀敌军主君,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这一战规模虽然不大,参战双方的总兵力还不到十万,但战果却是罕见的。
天下最大的势力之主,已经自称皇帝,志得意满,以为天下尽在囊中的白敖,却在气势汹汹杀到江淮的第一战中,便直接战败身死,这是事前谁也料想不到的。
不说将士们欢呼雀跃,便连王丰自己都愣了一下。虽说是自己一手策划了这场诱敌深入的伏击战,王丰心里也认为胜利是没有悬念的,但却一直对能否擒杀白敖没有把握。
就算九山王等人被拦截,无法增援白敖,但白敖自己的修为也不弱,且又身负大气运,按说就算战败,但独善其身,自己逃脱生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战死了,真真切切地死在了雍宁的剑下。
这一刻,王丰看向雍宁的目光也奇异了起来。这雍宁虽然年幼,但气运却的确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