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eis精华都市言情 動漫遊戲鬥技場笔趣-第九百六十七章 有一個故事熱推-n27gx

動漫遊戲鬥技場
小說推薦動漫遊戲鬥技場
“为什么?”楚海婷看了一眼跌坐在楼梯上的尸体,心中多少有些膈应。
虽然说她也是见过生死的,也亲手逮捕了不少觉醒者,但是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有些……
想想吧,旁边放着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尸体,然后你在这里慢悠悠的制作咖啡,还邀请别人来喝。
这绝对是心理有问题啊,正常人能干出这事儿来?
这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啊。
楚海婷来之前还想着这个女生肯定是自己缩在某个角落里面瑟瑟发抖,说不定还在哭,她都想着怎么安慰了,结果没想到……
異返者 科文
如果她没有失控的话,那就不用说了,这完全是蓄意杀人,该判死刑。
“你看她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并没有任何狂暴或者嗜血的,反而是一种平静和放松,这是在完成了什么心愿之后才会有的情况。”分身李昱瑾小声的说道:“而她刚刚杀完人,你说这是什么?”
“复仇?”楚海婷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这个说不好。”分身李昱瑾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任何一个案件都不能只看当时发生的事情,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案件的发生。”
“……”楚海婷继续眨巴眼睛。
“什么样的时代会发生什么样的案件,不光是跟人性有关,还跟社会发展的规律有关,案件反应的不光是人性的丑恶,还有这个社会的负面。”
逆变乾坤 瘦萝卜
分身李昱瑾说道:
“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把人抓走杀了,这个案子确实是解决了,但是真正的问题却没有解决。”
“我们不光是要从法律方面来解决问题,也要从问题上看到法律的漏洞从而不断的修正。”
“呃……你明白么?”
“还……还行……”楚海婷眼神不断的往天花板上飘。
得了,让楚海婷理解这些还不如让她直接去打一架。
分身李昱瑾轻轻的叹了口气,促使他准备继续了解情况除了燕邵红的反应之外,还有就是他用精神力看到了这家的地下……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燕邵红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放着三杯咖啡。
妻入婚局
“请用吧。”
燕邵红把三杯咖啡放在了茶几上,自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端起了其中的一杯,深深的嗅了一下,之后轻轻的送入口中。
橫掃天下 鯉魚飛起來
最後壹個男人 大風吹來
分身李昱瑾低头看了一眼,浅绿色的马克杯中白色的笑脸显得很天真,似乎象征着甜蜜而美好的回忆。
分身李昱瑾拿起咖啡嗅了一下,甜苦交织,轻轻的抿了一口,意外的甜味更多一些,不过在甜味过后,却是不断回味的苦涩。
“你倒是不担心我下毒?”燕邵红微笑着说道。
“我不怕毒。”分身李昱瑾笑了笑:“你也不会下毒。”
重生成为多肉植物
燕邵红在做的时候他就一直用精神力看着呢,要是她下毒他就直接下手了,而且他当时可是明明白白的看见,制作好之后,她自己先尝了一下。
如果有毒的话,这个时候她已经死了,至于慢性毒……
反正自己一个分身喝了也没事,楚海婷则是根本不碰。
“玛奇亚朵。”燕邵红闭着眼睛很是享受:“我喜欢多放糖,我喜欢甜蜜的感觉,但是咖啡终究是咖啡,即便是放再多的糖,也改变不了苦涩的本质。”
“喝咖啡便是咖啡,喝果汁便是果汁,虽然不能改变它们原本的味道,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喝什么。”分身李昱瑾将杯中的咖啡喝光,轻轻地放在了杯垫上。
“有的时候定下了,就很难重新选择了。”燕邵红叹了口气:“迷恋上一种味道之后,就会本能的排斥其他的味道,当你有一天选择背弃这一种味道的时候,得到的就是毁灭的后果。”
“无论是选择还是离开,都需要勇气。”李昱瑾也跟着叹了口气。
“佛曰:众生皆苦。”燕邵红抿着嘴摇了摇头。
楚海婷继续在旁边翻白眼……
这俩人说啥呢?
弟弟妳想躲哪去
是说饮料呢?
好像是吧……
但是好像又不是啊。
什么又是咖啡又是果汁的,还扯上佛了?
擦,就不能好好说话么!(艹皿艹)
美女的流动情人
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来品咖啡?
不对,好像是来抓犯人的吧……应该是吧……
“说说吧,到底是为什么?”李昱瑾说道。
“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个喜欢上流生活的普通姑娘,在上流生活中受了一身伤痕,终于有一天,这个姑娘受够了,她将自己所受的伤害,全都还给了给与她伤害的人。”
燕邵红似乎是把这当做是最后一次喝咖啡,一口一口的十分享受。
“她选择了这条路,一直都活的很压抑,在将那些伤痕全部返还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放下了好轻松啊。”
“哦……”楚海婷恍然大悟的用右手锤了一下左手:“你说的那个姑娘难道就是你?”
分身李昱瑾:“……”
燕邵红倒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没错,那个姑娘就是我。”
“当年我18岁刚刚毕业,便想要去成就一番事业,虽然很多人都想要在虚拟世界里面有一番成就,但是我想的是在现实中成就自己,于是,我加入了坦途集团。”
“一开始都是那样刚刚加入公司,怀着梦想,但是工作很累,一天六个小时,基本上都是忙忙碌碌的。”
分身李昱瑾在旁边咂了咂嘴,这个时代基本上是六个小时工作制,一些公司甚至是四个小时。
“那个时候虽然很忙碌,但是也很充实,每天学到的东西很多,白天在公司学习,晚上回家我就喜欢泡咖啡,静坐在窗前,体会这一天的得失。”
说到这里的时候,燕邵红眼中闪烁着光辉,似乎是回忆起了当年那段奋斗的岁月。
“但是一切在一年以后结束了,也就是遇到了那个人……”
燕邵红伸手指着跌坐在楼梯上的那个中年男子,似乎是根本不想提起他的名字,连看都不想看他。
“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那一天,他聘请我当秘书,我以为我一年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兴奋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准备开始新的工作,我以为这将是我梦想的起点,但是我没有想到,这是我一切梦想的终点。
“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来,我被宣布成为秘书的时候,同事们那奇怪的眼神,我一开始以为是他们对我高升的羡慕,甚至我自大的以为其中还夹杂着嫉妒,但是后来我明白了,那眼神之中是惋惜和怜悯。”
“那一天晚上,他借口加班,在办公室强行与我发生了关系。”
深宫十二年
“我的人生,在那一天就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