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ae9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 txt-第九十一章 第一案例分享-dhyld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这一战,唐军战殁十六名金丹,重伤十余人、轻伤近百人,轻伤者还好,仙家手段治疗,总归能恢复如初,就算重伤的,问题也不大,但死去的就真的死去了,顾佐自忖没有大闹地府,勾消生死簿的能耐。
特戰神醫 未來三天
誤惹相府四小姐
其中有九名金丹是修行搜灵诀的,他们战殁之后,气海洞府消亡,伴随着他们生前的所有记忆和感悟,都印在了顾佐识海中。
平心而论,顾佐当然不希望他们死去,并为此黯然神伤,但客观上说,的确令他的修为有所增益。
进入合道之后,真元是可以一直堆积下去的,老资格的合道仙人,真元浑厚程度,甚至比许多真仙、帝君还要强出不少,但真元的雄浑与否,却不是突破修行境界的重要条件,感悟的重要性上升到第一位,对人世的感悟、对天道规则的理解,才是继续向着更高一层台阶迈进的基石。
因此,每一个逝去的道兵,其漫长的人生历程,都是顾佐的宝贵财富。
战后一个月,所有轻伤者都已痊愈,绝大部分重伤者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但重伤者中还是有一名道兵没有救过来。
令顾佐惊讶的是,这名道兵闭眼之后,没有立刻将回忆和感悟反馈给顾佐,阴魂出现在了气海底部的酆都大阵中,在顾佐的亲眼目睹下,被王龁、司马错这两个黑白无常拉进铁城过堂。
一阵眼花缭乱的问断,这名道兵的人生回忆被映现在城头的旗幡上,桩桩件件,无一遗漏。
判官白起将他做过的善恶之事罗列出来,逐一抵消,有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小错,却连抵几件大功,反之亦然,有些莫名其妙的好事,却勾消了好多大恶,其中的尺度,令顾佐深思不已。
最终,善恶相抵后,白起判罚这名道兵在铁池中被煮三年、吊索桥三年、爬岩山三年,一共九年,方可投胎。
这是酆都大阵、或者应该称为酆都世界中的第一例死亡之后魂魄转入地府的判决,那道兵被投入沸腾的金汤铁池中服刑,惨叫声不绝于耳,大量鬼将鬼卒围着他参观,交头议论不止。
顾佐的神识从酆都世界中退出来,坐在太师府中思索。
李十二端上热茶,坐在他身边道:“你这两天坐在屋里哪儿也不去,有时候喜笑颜开,有时候又咬牙切齿,到底在做什么?”
顾佐叹道:“感悟啊,最近又有了不少感悟。”
李十二道:“说来听听。”
顾佐想了想,道:“我最近对善恶之分又有了新的考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认为的是非就真的正确吗?譬如,有一个人,你做了件对不起他的事,于他而言,是恶,但转过头来,这件事对另外一个人却是善,在善恶相抵之后,对于天道来说,究竟是善果,亦或是恶果,最终就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了。”
李十二上上下下打量着顾佐:“你这几天就在考虑这件事?”
植物操纵者 名医
顾佐道:“那还能考虑什么?”
李十二冷笑:“你想对我干什么坏事?啊?这件事对别人又是善事?你想纳谁入门?说来听听……”
顾佐无语:“还能不能聊了?”
夫妻二人正说话时,一道巨大的威压忽然降临,笼罩了整个太师府。李十二骇然变色,额上汗珠潸潸,几乎坐不住了。
顾佐伸手搀住她,为她顶住这股压力,这才好受许多,面上苍白:“这是谁?”
顾佐摇了摇头,释放气海中的真元,将太师府护住,缓步出门,就见上方数丈高处,两员神将凌空而立,面貌相似,黑染虬须,一人手持桃木剑,一人持苇索,脚下各驾一朵乌云,齐齐瞪视着顾佐。
在顾佐的灵域中,这两名神将的真元反馈远超普通合道,与万神雷司元帅毕应元相仿,只稍逊魔礼海。
就算不是个真仙、帝君级的人物,至少也是资深合道,至于资历有多深,当真是深不见底。就顾佐眼下掂量,就知道肯定打不过人家。
李十二跟在顾佐身后强撑着出门,见到天上这两位,一双美目眨了眨,惊道:“莫不是神荼、郁垒?”
说起神荼、郁垒,顾佐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不是以前在通道玄都世界的时候,家家户户门口贴的两个门神么?
这二位怎么来了?看这神情,似乎还有点来者不善的架势?
游侠陈三 随昙
顾佐连忙拱手:“不知二位上仙大驾光临,有何吩咐?”
刚说完,孔安国就忽然冒出来了,拜道:“二位上仙忽然驾临,小老儿惶恐。”又向顾佐介绍:“这是青华宫东天门镇门神将神荼将军和郁垒将军。”
顾佐明白了,这二位在青华宫的地位,类似于南天门魔家四将。
只听神荼道:“土地,这里不关你的事,回去。”
一声断喝,孔安国头皮发麻,只得退到一旁,讪讪看着顾佐。
郁垒取出道帛书,展开道:“太乙天尊旨意,着下界地仙顾佐,上青华宫问话!”
李十二问:“天尊召我家夫君是为何事?”
神荼道:“与尔无干,顾佐,快些启程,免得延误!”
昊天至尊 陳逆天
别说打不过,就算打得过也不敢乱来,人家是奉了太乙天尊旨意下来的,敢打吗?别说打,跑都不敢跑,就算想跑,又能往哪儿跑?
封号天尊的大能,有一个算一个,哪个的身份和能耐比玉帝低上半分?遇到天尊下旨,甭管是谁,乖乖遵从才是正经。
顾佐心怀忐忑,强颜笑着安抚李十二:“别慌,问话而已,没什么事……若真有事,你就做监国太后。”
凡仙至尊
又向孔安国道:“还请安国先生多多照拂我家娘子。”
孔安国连连点头:“怀仙放心,定然不负所托。”
李十二眼泪立刻就留下来了:“夫君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妾身必定努力修行,为夫君报仇。”
顾佐笑着拭去她的眼泪:“哭什么?天尊不是不讲理的,估摸着还是地府阴兵一事。”
瞟了瞟孔安国,孔安国会意,点头道:“我去寻王司命。”
神荼、郁垒再次催促,顾佐只得启程,被他们夹在当中,直上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