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4j8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三十七章 突然紅了熱推-glkm0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多了一个汇报,吴良在建宁市又多滞留了两天。
汇报的过程略显公式化,吴良提出来的高新技术企业这概念,建宁市官府似乎有些懵懂,刘南风告诉吴良,国佳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
三國之主宰中原
吴良拍着地闹想了半天才知道,这个类似于禾兑收的政策要在三年之后才能落地,吴良忍不住吐了吐槽。
刘南风乘机解释,“合资、合并纳禾兑、固定资产减值这些都在做了。”
这些专业的东西,吴良也是在恶补当中,比方说固定资产减值这些,湘火巨的固定资产折旧年限问题,由原来的20年,直接调整到30年,宁愿多纳税也要少计提折旧,其实就是为了做大利润,让年底的报表更好看一些,以便进一步的融资。
这就是上市公司的不同之处。
像洛柴那边,直接就是十年折旧。
当然,合理的禾兑务筹划,这是刘南风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做企业么,开源节流说的就是这个了。
在谈到贷款问题上,市官府很爽快的答应会开绿灯,并且新生产线可以以低于市价提供地皮等等。
吴良并没有拒绝,按照他的设想,湘火巨这方面原本就是迈向正轨之后,形成自循环,在年报出来之后再融资,对于贷款上的需求不是特别强烈。
对方既然上杆子的送钱,答应下来,没有将这条路封死。
总而言之,建宁市官府对吴良能够成功的入股湘火巨表示热烈的欢迎和祝贺,吴良也代表湘火巨表示湘火巨在自己发展的同时离不开当地官府的支持,今后将一如既往的为当地的发展贡献自己应有的力量。
皆大欢喜。
当天晚上,座谈会就上了建宁市电视台的新闻,湘火巨在当地的影响力也真正的被有心人所知晓。
翌日,吴良飞往魔都,在机场“偶遇”刚刚回国的王嘉芬和阎怡勝。
巧合的是,上次混饭吃的朱小静也在迎接王嘉芬的人群当中。
吴良纳闷的盯着朱小静问,“朱小姐消息很灵通啊。”
阎怡勝则是有些懵,“你们认识?”
“是啊!”朱小静点点头,颇为幽怨的打量着吴良,递上手解释,“吴董收购澳洲的乳业公司,瞒的可真够深的啊!”
王嘉芬这才解释道,“朱小姐是恆天然大天朝区总经理。”
吴良的警惕心大作慌着忙的给阎怡勝使眼色。
恆天然是纽西兰最大的乳制品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乳品出口商,占全球乳制品贸易的1/3。
这样的庞然大物进入天朝,对于天朝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有了王嘉芬透露的消息,吴良笑眯眯的拉着朱小静的手揉了又揉,还在手心里轻轻的扣了两下,“朱总这是要来天朝发展咯?”
朱小静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回来,没有隐瞒,“恆天然进入天朝已经十多年了,吴董不会现在才知道吧?”
事实上,恆天然四大业务部门:恆天然全球贸易、恆天然原料乳粉、恆天然消费乳品和恆天然餐饮服务这四部分,直接或者间接的和天朝的各家公司都有合作。
常见的黄油和奶酪大多都是他们的产品,另外消费乳品方面,老牛和一利这些家的常温女乃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进口的恆天然的女乃粉兑水之后再重新灌装的。
另外,还有进口罐装女乃粉产品在各家超市中上市销售,价格喜人。
作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天朝市场,恆天然想要做大做强,这一点吴良也能够理解,然而,吴良最为无语的是,恆天然这家公司基本上算得上纽西兰的国企——90%是由纽西兰的奶农所有,产值占纽西兰的四分之一。
晚安,小夜妻
这也就是后世被人称之为一个卖农产品国佳的由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朱小静的出现,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在三聚靑胺这个敏感的节点。
吴良有了警惕之意,脸上的表情就精彩许多了,他装傻的回答,“怎么可能不知道,西餐厅里那么多产品不都是你们家供货的。”
朱小静莞尔一笑,惊叹道,“都说广告商对于各行各业都有很深刻的理解,看来名不虚传啊!”
几个人站在这边说话,来来往往的旅客总是会有意无意的看上几眼,尤其是阎怡勝和朱小静二人,宛若两朵娇艳欲滴的鲜花伴在吴良身边,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
異能高手在官場 如朕
最终,吴良还是被有心人认了出来,“吴良?”
这一声吆喝,给戴着墨镜的吴良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很多人被这声惊呼所吸引。
平日里难得见到本尊,不小心在机场遇到了,不少歌迷挥舞着手就冲了过来。
好在来来往往的大多都是旅客,还称不上粉丝,纯粹的遇到大明星的好奇心驱使。
吴良眼见躲不开,尴尬的笑着和大家挥手。
阎怡勝幽怨的心情终于爆发。
首席撩歡輕輕愛 木輕煙
刚下飞机还没有诉说思念之苦,结果被朱小静给搅合了,眼下又是一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姐们所围观,看着她们吃人的眼神,阎怡勝就知道,她和吴良的事情又不知道该怎么去给张泓宁解释了。
吴良皱了皱眉头,脸上的笑容大盛,手底下却没闲着,急忙将阎怡勝拉到自己身后,张建建几个人也适时的冲了过来,两前两后的护着几人。
吴良答应了大家合影以及签名的要求,在现场被围了十来分钟,这才举手告饶,“哎呀,不好意思,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参加,失陪一下。”
黑到底线
有人问,“什么时候出专辑?”
吴良摇摇头,边走边说,还不忘记给自家网站打广告,“我又不靠那个赚钱,有新歌都是在千千阙歌网站发布,喜欢的可以免费下载。”
又有人问,“《龙镞》还写不写了?”
吴良几乎都快忘记这本书了,又苦于被自己消耗一空的编译值,苦笑着解释,“我抽出时间一定会更新的。”
还有人大声喊着,“吴良,我要给你生猴子!”
吴良脸黑的像锅底,一言不发,快步的朝停车场方向走,张建建在后面拦着激动的“粉丝”。
吴良疾走的同时还不忘记给阎怡勝解释,“怎么突然就被人人出来了,而且好像还很热情的样子?”
阎怡勝翻着白眼懒的解释,王嘉芬则是哈哈笑着替她回答,“还不是因为湘火巨!”
吴良恍然大悟,不可思议的赞叹,“原来如此!”
湘火巨面临的窘境就在于得隆时代对于投资者信心的损伤。
吴良并购之后,为了融资顺利,不得不在媒体的宣传上下了番功夫,首先将其包装成为一名成功的独具眼光的投资者,给媒体的通稿当中,不乏对于天朝重卡市场的看好,尤其是陕重氵气和法斯特的半年财报公布之后,两家公司逆势上扬的业绩,更是坚定了投资者对于吴良的看好。
另外,他的多重身份也被有心人扒拉出来,各种董事、顾问、董事长的头衔轮番爆料,在天朝的资本市场以及娱乐圈几乎天天都充斥着他的消息。
这还不算,马芸在《赢在天朝》节目和主持人也有过互动,主持人征询他的意见,“你认为吴良顾问在投资上的眼光和你相比如何?”
马芸当场就表示,“没有吴顾问,就没有阿狸的今天。”
一时之间,吴良红了,不再是以前的歌红人不红,而是全方位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