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hyr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二百三十六章你是我的公主分享-sgsw7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这才是对一个人最残酷的惩罚。
“沈安斌,也是个可怜人。”南意棠有些感慨。
“他差点害死你老公,你还觉得他可怜?”秦北穆在一边有些委屈的说道。
南意棠立即解释:“我的意思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还差不多。”
“你别生气。”南意棠凑过去,在秦北穆的脸上亲了一口。
“从这里到江城大概一个小时,你歇一会儿,咱们就到了。”
將軍別逃,榻上請
“不想睡觉,跟你在一块的时间太短了,不想每一次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
“那你好好的瞧瞧我,别把时间浪费了。”
秦北穆侧过身,和南意棠目光相对着。
“秦北穆,你给我唱个歌。”
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 侠扯蛋
南意棠抓着秦北穆的手,一边搓着他的手当玩具,一边说道。
“我不会唱歌。”
“国歌总会吧?”
“你确定要听我唱这个?”
“嗯,你唱吧。”南意棠还从来没有听过秦北穆唱歌呢,他的声音是低沉富有磁性的那一款的,唱歌的话,应该会很听吧?
秦北穆有些无奈,看上去是很不想唱歌的,被南意棠磨得没有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唱歌。
结果秦北穆刚刚不情不愿的唱了两句,南意棠就忍不住笑了,喝水都差点呛住。
“咳咳咳,哈哈哈哈……”
保镖娘子好嚣张 线条勾勒
南意棠笑的前仰后合的,说不出话来,脸都涨得通红的。
秦北穆的脸都黑了,无奈的扶着南意棠,把她手上的杯子接过来,拍着她的背。
“别笑了,都呛住了。”
殤宮
“你……咳咳咳。”
“是,我五音不全,唱歌很难听的,都说不会唱歌了,你还非要听。”
“我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的大总裁,竟然不会唱歌,我还以为你是万能的呢。”南意棠忍不住笑着。
“好了,别笑了。”秦北穆被笑的耳根都红了,谁也不知道,在学校里一脸高冷的秦北穆,最讨厌上的就是音乐课。
小时候不得不上的音乐课的考核,简直就是他的噩梦,老师的憋笑,还有下面笑翻了的同学们,是秦北穆这辈子最囧的时候了。
索性后来到了初中,他可以自己做主了,直接跟学校申请了不去上音乐课,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五音不全的事情了。
现在,南意棠又让他唱歌,简直了……
“哎呀,秦先生,我们的秦总,你别害羞嘛。人都会有弱点的。我绝对不会嘲笑你五音不全。”
“那笑的停不下来的人是谁?”秦北穆黑着脸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般不会笑的,除非忍不住。”南意棠笑了好一会儿,肚子都疼了,才总算是停下来。
“哎,你五音不全,咱们的孩子以后会不会遗传你啊?我还想送他去学钢琴呢。”
秦北穆没有音乐细胞,可是南意棠却是从小极具音乐天赋的,她现在能够坦然的去面对这双不能再去弹钢琴的手了,也想过,如果自己的孩子可以继承她的天赋和梦想就好了。
妾本红妆:萌妻要逆天 问柳
“你带小馒头去接触过钢琴了?”
“还没有。我教不了他,得找老师来带带他。”
秦北穆垂下眸子,看着南意棠的手,轻轻的握着,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再弹钢琴?”
南意棠的动作顿了一下,心里几乎是刺痛的,她已经不能再弹钢琴了啊,五年了,她已经慢慢的把那个梦给忘了。
“我这样的手,拿什么去弹?”
“你的手只是不如从前灵活了,并不是完全不能。就算不去演出,那弹给我和孩子呢?可以吗?”
南意棠当初在台上的风姿,那样的自信和明媚是秦北穆记得的一辈子的风景,他希望南意棠不要就这么放弃了。
“我没想过了。”南意棠没有勇气去面对,是,她的手只是不灵活了,再也不是钢琴上的精灵,并不是完全不能碰,是她不能接受这样不再完美的自己,所以索性不再碰了。
“棠棠,你觉得我五音不全,能不能好好的唱一首歌不走调?”
南意棠勾了勾唇角,说道:‘恐怕很难。’
“那如果我做成了,你可以试着再去找回那个钢琴公主吗?”秦北穆搂着南意棠的腰,柔声的说道““棠棠,你一直是我心里的钢琴公主,一直都是。”
南意棠怔怔的看着他,秦北穆低下头,那么虔诚的吻在了南意棠的手上,“你是我的公主。”
南意棠的手动了一下,握起了拳头,她的指尖可以触摸到自己的手心的伤疤,那是废了她的两只手的罪魁祸首,一直在提醒着她回不到从前了。
可是,秦北穆跟她说,她一直是那个钢琴公主。
“好啊,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我练成一首曲子,你练成一首歌。”
“好。”秦北穆在南意棠的唇上亲了一口,南意棠愿意去把以前的自己找回来,秦北穆太高兴了。
辰星游记
南意棠靠在秦北穆的肩膀上,“我有点困了。”
“行,你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估摸着半个小时就到了,回了酒店不着急去考察,你先休息,我带着人去那边看一下,打听一下初步的情况跟我们的资料是不是一致的,你明天再跟我们去。”
“行。”
秦北穆搂着南意棠的肩膀,拍着她的后背,跟哄孩子一样在哄着她休息。
南意棠也特别的乖,依偎着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倒也不是真的困,她就是喜欢这样依偎在他的身边,就算是俩那个个人都安静的不说话,依旧非常安逸的感觉。
他们这样的亲密,呼吸相闻,可是下了飞机之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姿态。
“为什么那么好笑?”坐在车子里的时候,南意棠忍不住给秦北穆发了消息过去。
“你笑场了,我都看到你嘴角上扬了。”
非正常勇者报告
“我们两也太像谍战剧了,哎,我都可以去当演员了。你也是,影帝。”
好像,一直在演戏,最开始跟着秦北穆的时候是在演戏,现在跟秦北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要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