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6sy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起點-第一百四十五章:捏了一把汗閲讀-s3z8u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陈超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走进了山洞。原本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山洞,在他踏进来的那一刻,只剩下篝火燃烧的噼里啪啦声。
像极了自习课上突然出现的班主任。
陈超暗自好笑,走到众人中间,大手一挥,“该睡觉的睡觉,该守夜的去守夜。”
“哗——”整个山洞又恢复了热闹的气氛,该睡觉的去找出自己的兽皮被子铺到地上。负责守第一波夜的则起身走到了洞口附近,还顺便带走了几个陶碗,等会手太冷的话可以端上一碗热水,暖手也暖心。
一夜无话,第二天大家都醒了个大早。陈超则趁着其他人准备早饭的功夫,带上曲和黎农先出去探路,以及寻找适合砍伐的树木。
而陈超一走出山洞,就看见不远处的河对岸,聚集了好多人。
有的人则是空手站着,一的人则是手上拿着什么。除了人以外,散落在他们周围的,还有好多黑猪和花猪。
大小不一,但数量之多看得这边的陈超直流口水。
当然,不全是因为想起了红烧肉,白切肉,卤猪蹄卤猪肉、猪耳朵猪头肉炖猪脚。
更多的因为有了这些驯化好的家猪,天元部落的养殖业就能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对岸的人也看到了走出山洞的陈超,明显就是一大早就带着族人来这附近等候的。
不然陈超他们昨天来到这儿,怎么没看到戒部落的人来这边放猪?
这群人看到陈超等人出来后,都又蹦又跳的打起招呼来,有些还高举着兽皮,嘴里“乌拉乌拉”的大声说着什么。
可能是怕陈超他们听不懂,又拿出了昨天从他们这里换来的补河兽/鱼神器,举在半空中又摇又摆的。
陈超看着他们的兴奋劲,只是跳起来随意摆了几下手,敷衍一下他们,就带着曲和黎农一头钻进后边的林子里,去找适合的木头了。
而河对岸的这群人看到陈超手上不知道提溜着什么东西,在林子里钻进又钻出的。他们又尝试打了好几次招呼,可人家明显在忙,没看见自己这群人的招呼。
找了几颗看起来最高的木头并做好记号后,陈超又带着曲和黎农回到了山洞里。
这个时候,小老头带着其他人也准备好了早饭。
草草吃过早饭后,陈超让小老头带着几个天元部落的人留守在山洞。自己则把剩余的人全都带到了林子里,一半的人负责砍树,一半的人负责把一棵一棵的木头抬到大河边。
第一颗大树被砍倒后,陈超让曲和黎农先休息一会,并交代下来,要不要砍第二颗树,等自己的消息。
交代完后,陈超就带着一大半的人,开始把那棵起码有十五米长的大树给搬到大河边。
把大树搬到河边后,他看了一下身后的队伍,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毕竟搬运木头的距离并不算很长,估计不到一千米。而且一起搬运的人很多,平摊到每个人身上的重量,其实就还好了。
于是陈超大声问道,“累不累?”
锦绣醉流年 水若歆
随之而来的是草甲和草乙等人稀稀拉拉的回答声,“不累!”
我的26歲美女總裁老婆 冷風
状态还好,就是这个回答的劲让他不太满意。于是陈超又用更大声的声音问道,“累不累,大点声?!”
天使派了個EXO來拯救我 霧都孤兒
“不累!”这次的回答几乎是用吼的了,其中以草甲和草乙的声音最为响亮。
陈超这回满意了。
可对岸的人就没这么满意了,这声大吼,差点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鴛鴦恨:與卿何歡 劉連蘇
重生之鴻蒙雷罰者
公子无齿:诱捕爬墙小娘子 凌凌七
连他们赶来的花猪和黑猪都下意识的哼哼了两声。
他们对这些人的奇怪举动感到很疑惑,这些人不赶紧往前走绕过这条大河,还在这里搬木头做什么呢?
而且对面的林子里可以捡到这么大的木头吗?
空間農女:獵戶相公來種田
不过他们捡这么大的木头有什么用?难道要当篝火烧?
还是想用这根木头游过来?
不能够吧,这么冷的天,游过来,不要命了?
而且冰还没完全解冻,他们就算是想游,也游不过来啊!
也怪他们来的不是时候,要是他们早一段时间来,或者晚一段时间来,那不就可以走过来了吗?!
非得赶在这几天,又不愿意再多走几天绕路,这不是瞎折腾呢吗?
像以前那些走到这附近的部落或者‘商队’,都是多走几天,想办法绕过这条大河的。目前看来,就只有来的这批人不一样,自己胡乱在这边瞎搞!
等着吧,估计今天折腾一天,明天就要接着往前走,跟以前那些人一样绕个几天的路咯~
不然就他们可劲的在这边瞎搞,搞到春天的时候,也过不来的!
絕品狂徒 墨香雙魚
抱个木头确实能过河,可那得是夏天的时候啊!
夏天的水又不冷,冬天这样搞?
不要命了?
而陈超确认了一下草甲和草乙等人的状态,然后就接着说道,“等下我喊‘一二一’,你们也跟着一起喊,我们一起想办法把木头推到河的那边去。”
“好。”又是一阵响亮的回答声。
我的老千生涯4
带着众人把木头的前半截往河里一推,陈超目测了一下,长度应该是够了。
但是因为只能控制一边,目前看还是直的,但全推进去,那就说不定了。到时候很有可能整棵木头是以一种倾斜的角度横躺在这个充满碎冰的河面上,那就跟自己想要的简易木桥,一点都不搭边了。
“一二———一——推!”陈超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带领着众人小心的往前推着。
一旦有碰撞上来的浮冰就要把整颗木头都用力的向着另一边过去,而且也不能一下子推得太往前,太往前整棵木头很容易重心不稳,直接全部向下倾斜。
“一二———一——”草甲和草乙一边跟着陈超的声音念口号,一边跟着他的动作小心的控制着前进进度和方向。
站在最前边的陈超,感觉自己额头上都要冒出汗来了。
而在对岸的戒部落,虽然并不能理解这些奇怪的人在做什么,但并不妨碍他们也捏了一把汗。
眼见另一边的木头就要接触到对岸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一阵大风,吹动了河水,连带着所有的浮冰都朝前挤去!
于是,原本快要到达对岸的木头,也在不可控制的情况下,向右倾斜旋转了30度角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