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nu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混世農民工 愛下-第0817章 大災無情人有情相伴-mu0kw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老李头虽说是五保户,但全村人都为他守夜。
雪是停了,但寒风中依然带着雪粒。小院内的柴火烧的很旺,可是众人还是被冻的在小院内不停的走来走去。
契约婚姻,未婚妈妈误入豪门 小十
任天飞真的很累,他本想着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不好意思离开这个小院,因为他代表的可是他们老任家。
村民自发组织,大家给老李头设了香案。看着扑扑乱窜的烛光,任天飞忍不住问身边的虎子:“老李头没有其它的亲戚吗?”
“我们村及周边再没有了。我听我爸说老李家是外来户,搬到我们村没几年,他儿子不到一岁他老婆死了。可能是过的不太如意的原因,没听说他有什么亲戚。还真是可怜啦!”
虎子叹着气小声的对任天飞说道。
一旁的刘成冷冷一笑说:“咱们楚家庄人多村子大,像李小虎这样的不孝之子有好几个。村东头的汪家,还有村委会旁边的苗家。全都差不了多少,只是他们今晚幸运罢了”
千亿监护人:甜妻很萌
“嗨!在我看来,老李头这样走了算是一件好事。你们想想,如果他真的有一天动弹不了,那谁来每天侍候他?哪份罪还真是受不了”
站在任天飞旁边的一个中午男子唉声叹气的说道。
任天飞不禁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像老李头这样的人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怎样结束他的生命才更加的有意义。
苦撑到了半夜一点多钟,任天飞站在哪里都睡着了。最后在刘成的劝说下,任天飞只好一个人离开了小院。
回到家里,他的大床上暖烘烘的,应该是妈妈早给他把电热毯插上了。一钻进被窝,这种冷和热的差距让任天飞不禁浑身颤抖。暖了好长的时间,他这身体才慢慢的适应了过来。
在不知不觉中,任天飞便非常疲惫的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他连一个梦也没有做。直到有人摇晃他的身子时,任天飞才睁开了眼眼。他发现太阳从门帘的缝隙下直射了进来,一射到了屋子的最中间。
慢慢的回过神来,任天飞这才慌忙一看身边,只见虎子一身冷气的坐在床边上。任天飞忙问:“几点钟了?”
“下午一点多了。你赶紧起来吧!村里发生了点事情。村里人让我请你过去,因为这事除了你没有人能够解决的了”
清穿之明月謠
虎子说这话时压低了声音,他这是怕任天飞家里人听到了不让任天飞跟他去。
任天飞犹豫了一下便翻身坐了起来,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小声的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李小虎回来了,他带了一帮市里的混混。这家伙真是失去了人性,还想通过这事敲诈村里一笔钱。最让你想不到的是楚东也跟着李小虎来了”
虎子说这话时,偷偷的看了一眼门外。
任天飞想了一下说:“这事不行就报警,我去了弄不好就是打架,这快过年了,伤到谁都不好吧!”
“哎呀!问题就在这里。楚东和李小虎指着楚家庄人的面骂,说我们倘大的楚家庄屁也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也没有,他们还说有本事就不要报警。没想到姚东生一时冲动就喊了一句我们不会报警,但有人能收拾你们。所以村里人让我过来请你过去”
虎子说着,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因为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是两难,他不来村里人会说他,他来了,弄不好任天飞还会骂他。
任天飞叹了一口气,伸手在虎子的后背拍了两把说:“走吧!楚家庄人的事,就应该楚家庄人管,我倒想会会这个李小虎是怎么样的一个没有人性”
任天飞和虎子从屋内出来时,院子里的积雪融化成了水,流的像小河一样。房顶上向阳的一面,也开始消雪,屋檐水都挂成了线。幸好出了大太阳,否则这么厚的雪压在房顶上,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妈妈杜月梅一看任天飞又要出去,她笑着说:“饭都做好了,你吃完再出去吧!今天都腊月二十八了,你就别乱跑了”
星光系列 星光如画 竹渺恨
“没事,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昨晚上老李头走了,我替我们家守了一会儿的夜”
“嗯!儿子大了,替换了你爸,否则他今晚又要去,这么冷的天你说他能受得了吗?那你就快去快回吧!回来了再吃饭”
杜月梅系着围裙,一脸笑容的对儿子说道。
任天飞跟着虎子,踏着泥水,扑哧扑哧的朝着村委会大院走去。他们进去时,倘大的一个院子里站了不少的楚家庄的村民。有老人,有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大家都很气愤。
村委会办公室的房门口站着七八个头发染成了黄色的年轻男子,有一个家伙的头发还披在了肩膀上,从后面看像一个女人。
这些人穿着怪异,他们有些人双手抱肩,有些人双手插在裤兜里。总之是一副吊二郎当的样子。
任天飞一走进院子,认识他的村民立马给他闪开了一条路。任天飞在虎子的示意下朝着办公室里面走去。刚走到台阶下,任天飞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霸道的声音:“姚东生!我爸的死,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你们为什么让我爸住危房?还不通知我就把我爸给埋了”
“少跟他费话,哥们几个几乎是走到了楚家庄,这笔账怎么算?既然是楚家庄的所有人合葬的老李头,那这笔赔偿费就让楚家庄的村民平摊吧!”
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任天飞刚抬腿正要上台阶进村委会的办公室时,站在哪里的一个黄毛忽然一拳直捣任天飞的胸口。他还大声的喝斥道:“下去!谁让你上来的”
毫无防备,任天飞万万没有想到这帮人的胆子大成了这样,竟然二话不说就敢打人。从小练武的任天飞下意识的身子一侧, 这黄毛的拳头带着劲风从他的胸口处擦了过去。
任天飞一怒,顺势用手在这家伙的胳膊上一拉,然后脚下迅速的一扫。重心失去了平衡,再加上这人用力过猛,这家伙的身子被任天飞稍微一带便飞了出去。众人哗啦一下闪在一边,这个黄毛扑到院里没站住,便来了个标准的狗吃屎。只啪的一声,随这家伙的落下,院子里的泥水四溅。众人不由得一阵大笑。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忽然从村委会办公室的房门里冲出了两个人。跑在前面的是一个大胡子,此人中等身材,体型微胖,少说也在四十岁开外。紧跟在他身后的这人确像一只大猴子,他正是楚北的大哥楚东。
“你他妈的是谁啊?竟然敢动我的兄弟?”
大胡子扯着嗓子,一扬手指,他指着任天飞大声的吼叫道。
任天飞没有说话,两眼紧盯着此人。其实他心里早已明白,这人应该就是老李头哪个不孝的儿子李小虎。
“小虎哥!这人你不会不认识吧!他就是老任家的哪个独苗任天飞”
楚东一步上前,对李小虎阴最怪气的说道。任天飞虽说是在楚家庄长大的,可对于这个李小虎一点儿的影响也没有。按年龄推算,他上小学时这人就离开楚家庄了。
李小虎打量了任天飞一眼,忽然放声大笑道:“他就是任震哪个老不死的孙子?来的正好,我小的时间还被这个老东西揍过”
李小虎的放肆,让任天飞心中的怒火猛的燃烧了起来。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了,在整个楚家庄来说还没有几个人敢直呼他的名字。没想到这个四十多岁的李小虎竟然如此的不知礼数。
这时,姚东生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这个昔日威风凛凛的村长,经过昨晚一夜的苦战,整个人显得精神萎靡,非常疲惫的样子。
我的仙女大小姐
“天飞!老李头昨晚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因为他家的情况特殊,又加上明天就过年了,所以在全村人的见证及同意下,我们今天早上把他老人家给下葬了。没想到李小虎却来闹事,他还扬言如果我不报警,他可以把整个楚家庄的人给灭了。所以……”
“姚叔!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做的非常正确,我任天飞支持你。你不要报警,我看着让他把我们楚家庄人给灭了”
任天飞打断了姚东生的话,他一步上前逼了过去。此时的任天飞心里,怒火翻江倒海,大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一阵喧哗,忽啦啦的涌进来了二三十个村里的年轻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不是铁锹就是挖地的镢头。这些家当,每一样碰到人的身上非死既残,这还真不是吹牛皮的事。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走了进来,他呵呵一笑说:“年轻人,你们太没有德性了,竟然敢口出狂言灭了我们楚家庄。那好吧!我今天倒要见识一下,你们是如何灭我们楚家庄人的”
“老头!你想以多胜少?你这样做不觉得丢人吗?”
李小虎咬着牙齿,凶狠狠的对哪个老人说道。
任天飞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一步上前直指着李小虎的鼻子吼道:“你这个不孝之子还好意思跑楚家庄来撒野?我问你,老李头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他妈的脑子有问题吧!谁不知道他是我爸?”
李小虎眼睛瞪着任天飞,他一步一步的朝着任天飞移动。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二十多年了都没有露面。你爸在生活不下去的时候你在哪里?所以说他早就没有你这个儿子了。你倒好,不感恩楚家庄人对你爸平日里的照顾也就罢了,还想敲诈一笔钱?你想钱想的连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