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aax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175 耿逸懷帶走喬墨兒-6mlhw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太师是否弄错了?这个女子居心叵测,在入太师府之前她就拦住我,说要吃糖葫芦,甚至还以孩童儿欺骗与我,刚刚我同她在后面的男子茅房处又遇见,还故意将我踢下了湖水中;紧接着我刚坐到这儿,她就从台上飞出来,明显是要攻击于我。”
韩云熙转过身,帮自己的侍从无拴说话,他可不希望闫旭因为这个女子,而要惩罚他的心腹。
噬魂煉天 瘋狂的乞丐王
闫旭憨笑,为何他今日要请韩云熙前来太师宴,是因为他要收了韩云熙这个靠山,当初他杀了耿老太爷,还有乔丞相的时候,做为乔墨儿的朋友他很是惋惜,可是做为一个想要不停往上爬,甚至想要更多权利的他,竟然跟皇上一般窃喜韩云熙能杀了那两个老臣,以除心患。
更何况,三年前江湖追杀令追杀的是云心先生,而不是他韩云熙,闫旭他自然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韩云熙并非是云心先生,毕竟三年前的竹林一战,所有人都死了,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那里,江湖传言云心先生也死在了那个大战之中,无一幸免。
劍出華山 血沃天涯
“我怎么会看错,我可……”闫旭刚要说自己自小习得女儿香,就算乔墨儿换了容颜,变了身材又如何,他只要一接近她,便就知晓是她,无论是在秘境山庄还是在临安城,亦或是现在瘫坐在地上的女子。
“墨儿,你怎么会在这儿?”
耿逸怀原本是因为家里的小厮过来传话,说小少爷今早同三公主出门,与墨儿姑娘还有三公主走散了,现在府上派了不少人去找小少爷,仍没有小少爷的小落,甚至墨儿姑娘也不见了。
听见小厮这般说话,耿逸怀勃然大怒,想要赶回耿王府的时候,又听见宴会的院子里嘈杂的聊着天,似乎是在谈论什么刺客之事。
耿逸怀本是没有兴趣管闫旭这边的破事,只不过今日是他升迁加乔迁双喜临门,他过来走个过场,算是给老朋友一个面子,毕竟当初舍身救了他母亲的,可是他闫旭。
加上他刚刚在受访名单中看见韩云熙的名字,他就更是不想呆在这个太师府,感觉待的越久,就越想杀了韩云熙,但是想到乔墨儿曾经为了救他挡了一剑,他发誓除非乔墨儿亲手杀了她,否则他绝对不会主动去攻击韩云熙。
当耿逸怀快要离开的时候,闫旭大喊一声墨儿,他心里一咯噔,难道乔墨儿也来太师府了?他两手一拍,嘴里念道:“糟了。”
夢回米蘭
我的女友是仙子 先飛看刀
回过头冲进人群,看见乔墨儿已经坐在了地上,腿上还留着鲜血;他见闫旭快要说漏嘴的时候,阻止了闫旭的话。
“太师确实弄错了,她确实叫墨儿,只不过她是我叔父家的遗孀,自小就居住在耿王府。”
耿逸怀蹲下身,背起乔墨儿就要离开太师府,却被闫旭拦住。
“什么叫自小住在耿王府?耿逸怀,我闫旭也是自小住在你耿王府的,为何我不曾见过你说的叔父遗孀?她分明就是…”
耿逸怀再次打断闫旭的话,“你口中的墨儿已经死在了三年前,这个确实是我的妹妹,你没有见过她是因为她从小精神不好,不易见生人;而耿老太爷也从不允许她在外人面前出现。”
耿逸怀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闫旭也知道他是故意说给身旁的韩云熙听的,就没有再多加阻拦;今天也是他的乔迁和升迁之喜,他不能在外人面前多暴露自己的生活,以防被其他人算计。
“原来是这样啊,既然是世子的妹妹,在我的府上被人弄伤了,至少也得良工过来医治好了再走,免得落下了后遗症,世人会说我这个太师多有怠慢啊!”
闫旭还是希望多留乔墨儿在府上多多叨扰一会儿。
“大可不必,耿王府也有很好的良工,太师有心,本世子也就心领了。”
异世纨绔逍遥 苏九叶
耿逸怀没有想多逗留,更不想看见韩云熙站在一旁,看着乔墨儿受伤无动于衷;心里有多少次好想对着乔墨儿骂道。
‘乔墨儿,你看看这就是你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吗?他见你受伤可以是不管不顾,只护着身边的新人;我想他应该是个没有心的人吧,不然当初怎么会在你快要死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而当初接近你的目的,应该也只是想要杀了耿府和乔府的人吧。’
韩云熙见耿逸怀背走了乔墨儿,眉毛微微一皱,上前作揖拦住了耿逸怀。
“耿世子万福,我是秘境山庄的庄主韩云熙,今日第一次见面,我的侍从多有得罪,还请耿世子海涵,让我请个良工为其妹做个医治,好做个将功补过。”
耿逸怀恶狠狠的瞪着韩云熙,他不找韩云熙麻烦,这个韩云熙还上赶着凑过来找他的碴,真是岂有此理!
乔墨儿看耿逸怀表情不对,俯在他耳边,用手拉起了耿逸怀的唇角,“世子哥哥又不开心了,笑一个吗?墨儿腿摔的这么疼都没有不高兴,你板着个脸万一给嫂嫂看见了,嫂嫂肯定以为她又做错什么了,不敢跟世子哥哥说话,怎么办?”
耿逸怀听乔墨儿又在哄他,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可这眼前碍眼的韩云熙,确实让耿逸怀笑不出来。
“行,哥哥这就带你回耿王府,不让你的嫂嫂担心。”
耿逸怀宠着乔墨儿的样子,闫旭看在了眼里,也是疼在了心里;看来这些年耿逸怀也没有过的很如意,他喜欢乔墨儿,又不能强留乔墨儿,只能把他当成妹妹一直安置在身边。
总裁的蛇精病妻
耿逸怀背着乔墨儿绕开韩云熙,二人有说有笑的出了太师府,小厮们备的马车正好在门口,耿逸怀先把乔墨儿放置到了马车上,回过头又看见一个小不点儿正在门口鬼鬼祟祟的。
其实那个小不点儿就是小豆芽,他刚刚看见韩云熙和他的手下那般欺负他的墨儿姑姑,不知从哪儿拾来了弹弓,捡起地上的石子就射了过去。
“大家都去用膳吧,接着奏乐,你们也接着舞,别为了刚刚不愉快的事情,而影响了大家的心情。”
闫旭驱散了人群,韩云熙见乔墨儿被耿逸怀带走了,便也无所事事的想要同胡蝶儿一起入席用膳,却被小豆芽射来的弹弓打了个正着。
“哼,叫你们欺负我的墨儿姑姑,看我不收拾你。”
“玩够了,该回府了。”
“爹爹,你怎么会看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小豆芽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希望耿逸怀看不见自己。
耿逸怀被这动作给萌笑了,上前抱起小豆芽,转身离开了太师府。
韩云熙被石子弹射到之后,回过头只看见了耿逸怀的背影,没有看见他怀里的小豆芽,以为是耿逸怀因为刚刚的事情而攻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