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dq优美都市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第十二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貞子現推薦-xmbgq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那边厢,金正中端着枪猛冲了出去,口中大叫道:“珍珍,我来啦!你完蛋了。”
那边王珍珍听到金正中的话,激动的边笑边对金未来叫道:“他冲过来了,快打他,打他……”
电影教师 青城无忌
金未来哭笑不得的道:“诶小姐,你手中拿的是真枪,不是玩具。”
说完霍然冒出头,也不仔细瞄准,对着金正中就扣下扳机。
“突突突突……”
在金未来冒头时,金正中立马往前一扑,爬在地上,对金未来予以还击,金未来急忙缩了回去。
王珍珍经金未来提醒,如梦初醒,看了看手中的手枪,鬼鬼祟祟的从掩体旁边探出身子,对金正中连续扣动扳机。
当然了,那枪口有没有对准她就不知道了,反正她现在处于兴奋状态,莫名的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感受。
“砰砰砰……”
重生之寡人為後
金正中相对其他人反应稍慢,但面对王珍珍,那自然是碾压级别,在王珍珍探出头来观察,随后伸出手枪的时候,他就往旁边一滚,躲进了掩体后。
随后从掩体上方冒出头来对着王珍珍一顿扫,王珍珍娇笑着缩了回去。
金未来好笑的看着她道:“怎么样?很刺激吧?”
王珍珍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确实很刺激,刚才她距离对方远的时候还没感觉,可在金正中靠近她们后,一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就充斥了她的脑海。
金未来王珍珍和金正中隔着不到二十米,你冒头打几枪缩回去,他又冒出头打几枪缩回去,玩得不亦乐乎,还一边大呼小叫,弹匣一个一个的消耗,却谁也没打中一枪。
琳琳就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摸摸往雄霸的方向摸了过去。
雄霸坐在那看着那边的菜鸟互啄呵呵直乐,这几个活宝,太欢乐了。
然而这欢乐并没有持续太久。
在双方子弹都消耗得差不多,金未来都开始跟王珍珍商量,一会儿子弹打光,她们两个一起冲出去,谁负责抱手,谁负责捅金正中一刀的事时,有第三方插入了。
“砰砰”
两声清脆响亮的枪响,金未来和王珍珍同时发现,对方头盔上的烟筒已经冒烟。
校园狂龙 极品状元红
两人齐齐扭头看去,便见自己斜后方一叠轮胎上,马小玲端着她的狙击步枪刚刚爬起身来,将狙击步枪扛到肩上,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
舊日傳 醬油soy
“小玲,你什么时候跑到我们后面去的?”王珍珍惊奇的问道。
“哈哈……”金正中得意的笑着走出掩体,“在你们两个欺负我一个的时候,怎么样师父?我这火力牵制配合得还可以吧?”
马小玲满意的嗯了一声,道:“表现不错,你的信用卡保住了。”
“耶,一会儿路易十三餐厅,我请客。”金正中高兴的挥了挥拳头,大声对众人道。
游戏结束,马小玲队获胜。
这场对抗游戏持续时间虽然不久,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战斗,但众人也都体验到了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算是不虚此行。
况天佑这家伙果然够坚挺,被任羲和马叮当两个人追杀,竟然一直坚持到了尘埃落定都还没冒烟。
用通讯器召来管理员,乘坐观光车返回了休息室,休息一会儿后,各自去洗了澡换回自己的衣服,便准备离开。
今天的联谊活动可还没结束,下一站是马叮当的酒吧。
停车场,马小玲忽然对雄霸道:“雄先生,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雄霸颔首道:“你说。”
马小玲道:“我想麻烦你帮忙先送他们去酒吧,我跟老板娘有点事。”
雄霸看了看马叮当,微笑道:“好,那我们在酒吧等你们,下午一起去吃饭,今天你徒弟请客,这个面子可要给。”
马小玲笑了笑,道:“谢谢雄先生。”
说话间,马叮当已经坐上了马小玲的车,车子开出去后,马小玲对马叮当问道:“我们去哪?”
追美人生
马叮当笑道:“不如先热热身?”
莫名的,马小玲瞬间秒懂她的意思,莞儿一笑,道:“好,先热热身。”
马家女人所谓的热身,就是逛街血拼,姑侄俩从旺角逛到尖沙咀,再从尖沙咀逛到铜锣湾。
这一路逛过去,整整三个小时,马小玲的甲壳虫都已经放不下她们买的东西,才算是告一段落,马小玲最后将车开到海边一个僻静处停了下来。
“以后我们应该经常约出来一起买东西,我发现我们姓马的品味,真的是有遗传。”
马小玲眼中精芒一闪,道:“你终于肯承认了吗?”
马叮当手肘撑在车门上,微笑道:“其实承认不承认,又有什么区别?血浓于水,血脉的联系是斩不断的。”
马小玲笑笑,道:“怎么样?热身运动做完了,你该告诉我一些事了吧?你究竟为什么会离开马家?”
马叮当偏头想了想,道:“我是该告诉你一些事,不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马小玲掏出一张千元大钞,举到马叮当面前,调侃道:“这样吧!我用一千块买你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事,如果真的有遗传的话,应该就很容易开口了。”
马叮当失笑,伸手拿过那一千块,道:“好吧!是因为一个男人。”
马小玲眼中顿时燃起了八卦之火,兴致勃勃的追问道:“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马叮当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扭头看着她道:“那个男人……叫将臣。”
马小玲脸色大变,目瞪口呆的看着马叮当,“不会吧!你是说……你跟将臣谈过恋爱?”
马叮当苦笑道:“很难以置信吧!其实连我自己,到现在也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可当你真正了解将臣后,你就不会再觉得不可思议。”
马小玲神色稍稍平复,她神色古怪的道:“其实说起来,我对将臣还真有一定了解,嗯,只是一部分,那另一部分,就要你来帮我补充了。”
马叮当诧异的看向马小玲,道:“你了解些什么?了解的途径又是什么?”
马小玲道:“我了解的将臣,是……”
她将曾经金鹏告诉过她的,关于将臣的信息说了一遍,最后道:“正好,我现在想向你求证一下,我了解到的这些,是不是正确的?”
马叮当惊奇的道:“完全正确,你究竟是从哪听来的?”
马小玲道:“大鹏告诉我的啊!”
马叮当闻言一怔,“金鹏?对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那个雄霸又是什么人?”
马小玲奇怪的看向她,道:“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雄先生,他不是你朋友吗?你都不了解他,我怎么会了解?”
“至于金鹏嘛!他是神仙,他背后有一群人,都是上古时代修炼成仙的修士,他们居住在自己开辟的洞天福地里,也是近些年才离开洞天福地,进入俗世。”
“对了,他们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背后的人。”
马叮当失神的看着她,“神仙?你确定?”
马小玲颔首道:“我确定,大鹏曾经带着我飞到月球上,你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我在月球上见到了嫦娥,就是那个传说中偷了后羿灵药,飞升月宫的嫦娥,我们还把她带回了地球。”
马叮当心中一动,忽然问道:“嫦娥长什么样?”
马小玲想了想,将嫦娥的容貌形容了一番,最后道:“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说话非常温柔,那种温柔很特别,任何女人都学不来,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哪怕心如钢铁,也会化作绕指柔。”
听完她的话,马叮当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原来是她,她现在是不是叫常曦?”
马小玲诧异的道:“是啊!他们为了方便让嫦娥在地球上正常生活,就给她改名叫常曦,你见过她?”
马叮当点点头,道:“我见过她,她来过我的酒吧,称呼雄霸为叔叔。”
马小玲道:“那就没错了,雄先生跟金鹏他们应该是一样的人,只不过平时各做各的事,并不在一块。”
“大鹏那家伙执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武力组织,平时也没什么事,毕竟重要人物其实都能保护自己,他现在就赖在嘉嘉大厦,什么也不做。”
说完这些,又在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就整天换着花样的撩我。
不过想到这,心里又莫名有一种甜意。
一个神仙,既不去修行,也不去守正辟邪、降妖除魔,整天尽琢磨怎样让她开心,虽然不务正业了些,但又有哪个女孩子会不感动呢?
马家女人以前是不能谈恋爱,但并非不向往爱情,相反,她们心里其实比普通女人更加渴望爱情。
她很享受金鹏撩她的过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金鹏,只是他一直没有说出口,他们自然也就没有确定关系。
连金鹏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距离追到马小玲,只差一个表白而已,也可能他知道,只是在憋大招呢!
香港的情人节是五月二十号这天,而这个日子,已经快到了。
马叮当听完马小玲的话,心里也乱了起来,原来他不是什么练过古代武术的普通人,而是上天入地的神仙。
此时她也想起了更多细节,他之前说自己就算死了,他也可以等她转世再追她。
当时她还以为这只是一句示爱的话,可如今想来,他分明是在说真的,因为他是长生不老的神仙,自己死了他也不会死。
不知不觉间,马叮当的食指曲起,指节放到了口中,洁白整齐的贝齿无意识的轻咬着指节。
马小玲半晌没听到马叮当说话,诧异的扭头看向她,道:“你在想什么?”
马叮当回过神来,放下手指,平复了一下心情,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举起那张千元大钞,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赌注一千块,你猜我第一次是在哪里见到的将臣?”
马小玲眼珠一转,她想起了金鹏曾告诉过她,将臣上过大学,还是她姑姑的同学这件事。
当下故作思忖之状,片刻后才道:“我猜是在学校,因为将臣想要了解人类,学习人类的知识,学校就是最好的途径,我猜得对不对?”
原本胸有成竹,认为马小玲绝对猜不到的马叮当神色一愕,惊奇的道:“你是不是真有这么聪明啊?”
马小玲嬉笑道:“看来我猜对了。”
说完将马叮当手中的一千块摘了过来,马叮当失笑摇头,随后目光变得微微有些迷离,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口中缓缓讲述起了二十年前发生的事。
“就从……第一个茱丽叶的故事说起吧!我记得那是我大学最后一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学校里开始流传一个传说,相传只要话剧社演出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出戏,演茱丽叶这个角色的人就会死……”
……
在马叮当跟马小玲说起二十年前与将臣的恩怨情仇时,雄霸一行已经在酒吧喝酒闲聊。
况天佑跟任羲一场游戏,竟然还打出了惺惺相惜的友谊,王珍珍、金未来、琳琳三女也很快就打成一片。
她们一个温柔婉约,一个热情开朗,一个活泼可人,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善良澄澈的女人。
金正中无论性格、见识、学识,都跟雄霸等人聊不到一块去,其他四个都是大男人,这家伙最多算个大男孩,所以他反而跟女人们凑一块聊得热火朝天。
男人们聊些古今中外的历史,点评历史人物,以古鉴今,虽是闲聊,却也还算高大上。
女人们则纯粹是在听金正中吹牛皮,讲他那些跟着马小玲抓鬼驱邪的经历,然后引来王珍珍无情的吐槽。
毕竟他那点事,能忽悠到不了解他的金未来和琳琳,却骗不了王珍珍这个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发小。
不过她是个很懂得分寸的女孩,只有在金正中吹得太过时,打击他两句,却也没真正拆台,反而从侧面证实了他的话。
况天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警署同事打来的,说是发现了一具诡异的尸体。
那具尸体坐在天桥底下,怀里抱着笔记本电脑,含笑而亡。
雄霸和金鹏一听就知道是藤原贞子的手笔,如此说来,蓝大力、乌鸦、奇诺这三根搅屎棍将会在日本四国大厦现身。
也就是说,马小玲干掉徐福这个马灵儿和况中棠的大仇人,完成马家使命的契机已经到了。
到那时马家再也不存在什么使命,马小玲也可以放下一切,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那你们先玩,我得去出一趟现场。”
终极末世
金鹏提醒道:“诶天佑,这件案子这么诡异,你最好还是通知小玲一声,说不定又是什么灵异事件。”
况天佑颔首道:“明天再说吧!她跟老板娘不知道有什么事,现在还是不要打搅她们的好。”
“OK,如果需要帮手,记得打我电话。”
“我会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