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2w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契約精靈開始 線上看-第625章 阻止抹除之法(二合一)推薦-kv9ts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鬼王窟外围,
踏~踏踏~!
一尊堪比重卡车大小,浑身有着雪白银亮毛发的大狗,一步步走来。
大狗背上,载着一名御灵使。
来人,正是山海战区的北城镇守,在冠位中,都堪称强大的人物。
伊莱望眼四周,皱了皱眉,“鬼王窟外围,按理说,也有不计其数的鬼系精灵,现在竟然只剩下一些精英级、入门级……超凡级的都少见。”
木槿花西月錦繡 海飄雪
“不正常,确实很不正常。”
几个小时前,
探索部得到一条情报,经过判断,这条情报一层一层地往上递,传递到联盟总部。
——鬼王窟异动。
“鬼王窟这个地方,几年前马休才探索过,到了深处,君主级的鬼系精灵数量之多,对冠位都有不小威胁,何况,鬼王窟最深处,还可能存在野生的冠位。”
当年便是猜测到这点,马休冠位才不再探索,担心惊扰到鬼王窟深处的冠位。
毕竟,
鬼王窟的鬼怪虽多,却很少往外面跑,对联盟没什么影响。
“但要是鬼王窟出现了什么特殊状态,导致这里的鬼系精灵往外涌出,那……”
联盟历史上,有过不少野生精灵潮冲击城池事件。
但伊莱觉得,要是鬼王窟爆发了精灵潮,其危害,只怕要比历史上任何一次精灵潮,都来得可怕!
以鬼系精灵神出鬼没,来去无踪的能力,即便是有冠位精灵镇守,都未必守得住城池。
“幸亏,战争已经结束,不然还真腾不出手来调查这里。”
“就让我看看,鬼王窟里面,究竟有何等恐怖吧。”
伊莱冠位望着远处的黑暗,毫无畏惧,拍了拍身下的北风神犬。
神犬迈开步子,不急不缓地往前,所过之处,道道冰霜蔓延。
头顶,
杏花微雨上部
一只雪白神骏的大鸟飞过,化作一道寒风,往鬼王窟深处飞去。
北风神犬!
极寒天鸟!
战神联盟之龙心玉佩
这两尊冠位到来,便让周围的风、冰法则活跃起来,浓郁的幽影能量都被挤压到角落,让开一条道路,让北风神犬径直往前。
哪怕曾经,
有一位冠位御灵使在鬼王窟深处止步、退缩,伊莱冠位依然自信。
冠位与冠位之间,是有差距的!
而他,
洪荒兇獸傳
在联盟诸多冠位中,也能排入第二梯队。
“北风神犬和极寒天鸟身上,其实还有点伤,但也能发挥出八成战力,对付可能存在的野生冠位,不难。”
白色天鸟在前。
神骏大狗在后。
两尊冠位精灵戒备着四周,一道道冷冽的风夹杂着冰霜,萦绕在北风神犬四周,宛如一个个银色冰环。
它们释放出的些许气息,将一只只隐藏在暗中的鬼系精灵驱离。
通往鬼王窟深处的路,走得异常顺利。
顺利得伊莱冠位直皱眉头。
“一只君主精灵都没有,太……太反常了。”
十二个小时。
他一直保持着往下,往幽影能量更浓郁的方向前行,自觉已经到很深的位置,却……
“嗯?”
伊莱冠位一怔,迅速同频飞在前方的极寒天鸟。
北风神犬,也化作一道白影朝前方飞奔,甚至不惜以风刃破开坚硬的黑色山岩,抄了近路。
几十秒后,北风神犬停下。
前方,
是长不知几许,深不见底,连一丝光亮都没有的无底深渊。
附近山岩上,一颗颗巨石滚落,却没有传出任何声响。
甚至,极寒天鸟的精神力完全弥散开,依然探知不到深渊的底部,只有不太浓郁的幽影能量飘荡。
仿佛其它都被摄走了一样。
整个鬼王窟核心!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的手笔!”
……
联盟地下城外,
嗡——
空间扭曲,旋即一道黑袍身影从中钻出。
相比起去时,由向导带着走了两天,回来时,只用一瞬。
蝶小蝶记下的路线图,都没发挥上用场。
“没想到,阿阎进阶完成时,借助仪式增幅的感知,和遍布在四方如臂指使的幽影法则,竟然……”
“把偌大一块的区域,给直接搬走了!”
家教xanxus霸史錄
搬到阿阎的微型冥界,并直接融合进去!
这不在苏皓计划当中,但无疑是好事。
“鬼王窟的核心地域,能诞生出两尊冠位,数百只君主,若只以宝地的标准评价,这块地域,比微型冥界等级还高!”
“有了这块地域的融入,微型冥界面积能扩大两倍,幽影能量浓郁程度、法则活跃度,至少能提升七八倍!而且未来,微型冥界也能轻易孕育出宝物、鬼系精灵。”
“距离真正的世界,又更近一步。”
“不止如此……”
苏皓同频阿阎。
能清晰感知到,微型冥界中,一只只超凡级、君主级的鬼系精灵,正……
一脸懵逼。
没错。
阿阎除了搬走鬼王窟的核心地域外,将地域范围内的全部野生精灵,也给摄取进来了!
这,按理说不可能做到。
冠位精灵再强,也无法以一己之力,跟数百只君主,和难以计数的超凡级精灵比较。
远远不能。
尤其是在能量总量上。
架不住这些鬼系野生精灵们,没有一点点反抗,反而敞开大门欢迎。
“也就夜魇皇、无限鬼婴这两尊冠位还在闹。”
“不过在微型冥界的世界之力压迫,和阿阎的威势下,它们翻不起什么波澜,拜倒在阿阎的黑袍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苏皓检查了几眼阿阎的状态,确认不仅没问题,微型冥界还正在扩张蜕变,便手一挥,往不远处的地下城走去。
走了两步停住。
“呃,这地下城怎么戒严了?”
……
“原来是小苏你啊,我还以为,是又精灵潮爆发了,正准备过去参加城防呢。”
任老爷子摸了摸胡须,想到探索部传回来的消息,简直不太敢相信。
那么大一块区域,说抓走就抓走,简直……
任老爷子本来是不信的。
“不过既然是小苏你搞出来的,唔……就很合理了。”
王爺好腹黑:絕色傻妃 錢朵朵
苏皓:“?”
您老是不是对咱有什么误解。
何况,
搞出大事件的是阿阎,和我苏皓有什么关系?
“你回来得正好,之前你们带回来的宝物里,你猜猜清点的人员发现了什么?”
任老爷子神神秘秘的说。
“九阶宝物?”苏皓问。
老爷子面色一黑,“你当九阶宝物是白菜呢,当初部落为了九阶宝物,还不惜发动他们潜伏已久的内线。”
“神级宝物没有,但这次破译出来的东西,可不逊色于神级宝物。”
“部落的核心知识?”
“没错,钩龙部落在培育精灵的广度上,虽然远不如我们,但针对少数特定精灵,他们的培育进阶成功率可是非常高。”
“不止如此,还有许多他们收集而来的传承,其中有些让专家大师们,都直呼大开眼界,你对这些应该很感兴趣。”
确实。
虽然苏皓感兴趣的,是知识背后,带给他的情报值。
只不过,
就这些,不够媲美九阶宝物吧?
任老爷子摇摇头道,“当然不止这些,唤灵世界的规则抹除威胁,你也清楚,而我们这次破译得到的信息中,就有……”
“如何阻止抹除威胁的方法!”
苏皓:“!!!”
惊到他这个前无古人的天才,任老爷子很开心,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于是苏皓问,“老爷子能否具体说说?”
“唔这个……大概就是……就是……”
老爷子张了张嘴,发现他一个名词都说出不来。
位面环行
败了!
……
辉光之城,探索部资料大厅。
大厅内,
一个个数米、十数米高的书架,整齐排列,上面收录了唤灵世界各个已探索区域的资料,并按照地域类型分门别类。
全联盟,就这里有最详实的资料信息。
而今天,
在已有的一个个区域外,又开拓出一个新区域,用来收录不久前,才破译整理出来的资料。
苏皓走到这块区域。
此时,这里收录的译本仍不多,翻译工作还在进行。
鳳引九雛
不仅是要将部落语转换成联盟语,这次意外得来的资料本身,很多都是乱码,破译工作除了实力外,还有一部分靠蒙。
以至于,
目前已经破译出来的这些,除了涉及诸多领域外,内容还断断续续的,专家看了都不敢说自己懂。
任老爷子……
老爷子正拿了一译本,两眼写着懵逼。
这些专业名词简直是在为难他这老人家!
苏皓扫了两眼,手伸出,一股不太强的念力涌出,抓下其中一本译本。
页面哗哗哗地翻开。
任老爷子瞄了眼自己手头的,再瞄了眼苏皓手中的。
明明两本书一样。
他卡在第一页已经半天了,小苏一目一页。
不服老不行!
老爷子放下译本,跑到休息区喝茶去了。
苏皓依然在翻页。
翻完一本,便停下整理整理自己浏览得到的内容——他做不到蝶小蝶那样一键扫描过目不忘,但短时间内记忆,问题不大。
记下一本,他又拿起第二本译本,迅速翻看起来。
小半天之后,
“原来如此……”
“唤灵世界本身存在缺陷,其规则并不完整,这具体又表现在,唤灵世界的某些地方,存在神奇异象,有种种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
这些规则混乱缺漏之地,苏皓自己亲眼见到过!
造就了五尊野生冠位的‘天地漏斗’,便是其中的一处。
“怪不得,天地漏斗能如此违背常理拔高精灵实力,甚至跨过最重要的冠位之路。”
“钩龙部落这些情报,来自于某个繁盛一时的前代文明,他们自己也研究过,并根据复杂的计算和法则偏差,找到了另外三处规则缺漏之地。”
每一处规则缺漏之地,表现在外的形式都不同。
而破碎之地,便是其中最核心、最大的一处。
每一次规则抹除执行,唤灵世界各地的缺漏之地,都会消失,直到下一个轮回,抹除波动出现时,规则缺漏之地,便随机出现在世界各地。
“想要阻止规则抹除,就得像水泽鸟大长老说的那样,深入破碎之地,其核心便有生机。”
“不过……破碎之地越往里,规则混乱越严重,百里部长的烛龙也直言里面有大恐怖,它穿梭到一半便不敢继续进入……可能传说级,都未必能探索到核心。”
“如今,规则抹除只剩短短几年,末日利剑悬在头顶,却也是转机,只要趁着现在,各地规则缺漏之地出现的时候,将这些地域破损的规则修补,便能影响破碎之地,让破碎之地不再那么恐怖,让精灵有机会,直探核心!”
“这,便是得自钩龙部落的解决之法。”
“钩龙帝君此前想的,可能便是先将蓝星这一威胁打掉,再借道蓝星,前往某些规则缺漏之地。”
苏皓思索。
他判断这解决之法,有50%的可能,能行!
这已经很高了!
他此前是想着,让蝶小蝶它们多开挂,争取在这几年内,修炼至传说,乃至更高层面。
以绝对的力量,平定破碎之地。
只是很难。
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其他冠位更是打算,在规则抹除降临前,将世界通道彻底斩断。
清穿之明月谣
现在,解决之法的出现,无疑让更多人看到机会。
能够一搏的机会。
……
五天后,
联盟议会大楼。
跟上一次战前会议相比,这一次的会议,规模更大人员更多,尤其是来了许多享誉联盟的大师、宗师。
安德切议长上前,“现在,由我来阐明前因后果……”
十几分钟后,
“总得来说,我们现在有一个机会,但依然面临着最直接的难题,就是……”
“我们可以接触到规则缺漏之地,却无法影响,更做不到破坏或修补。”
规则缺漏之地,这些天,又推演出几个,且有冠位日夜奔波,接触到其中三个。
除天地漏斗外,还有一处‘五行逆转之地’、一处‘绝对无光之地’。
每一处对外界的影响都不同,‘五行逆转之地’,五行法则、五行元素的表现,跟现实很违和。
‘绝对无光之地’,不阻止火焰、光团出现,对无法有一丝光亮。
表现不同,想要修补的方法,自然也不同。
然而目前,有接触有研究的这三处缺漏之地,任何一处,都想不出比较靠谱的修补之法。
会议厅内,众大师众天王众冠位,激烈讨论着。
纪蒙坐在前列,老神在在。
一位冠位好奇问,“纪兄弟,你有思路?”
“不,我对这些一点不懂,也懒得去想,反正办法……”纪蒙淡定地说,“等苏皓想出来,也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