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je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白首妖師 ptt-第三百八十九章 必贏丹方(四千字)熱推-28noh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曲药师?”
在曲老先生现身老经院的消息传开之后,整个朝歌,瞬间掀起了一片议论。
没想到,方二公子与丹霞山斗丹这场大戏还没开始,便先来了这么一个重量级的消息,不知有多少了解当年内幕的人,在听到曲老先生现身的消息,立刻便笑了起来……
“有热闹瞧了……”
“……”
“啪!”
丹霞山天赐丹殿之中,有人重重的将茶盏摔在了地上,他用的力气如此之大,整个茶盏都被摔的粉碎,所有瓷片崩的到处都是,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的曹山主厉声怒喝:“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居然会跳出来,坏我好事,早知当年就不该留他一条命,让他活着离开朝歌……”
超级读心术 早点吃馒头
周围诸长老心下惴惴,示意侍女暂时不要上来打扫。
心里也是默默的想着:“当年不是有意让人活着离开,主要还是打不过呀……”
而曹山主则明显没有去想这些细节,只是怒气冲冲,愈发的按捺不住:“当年这老儿聪明,主动离开丹霞山,离开朝歌,正因我大度,才不为难他们曲家,可如今,乃是我丹霞山受七王殿之托,炼制神丹的紧要关头,此老儿却心怀不轨,于此时回来,我看他……”
微微一顿,才冷声低喝:“绝对不怀好意,说不定,还想借这机会报当年之仇……”
由得他在那里喊,周围的长老们,却都不好相劝。
当年曲家与曹家的恩怨,人尽皆知,几乎到了水火难容的地步。
若不是因为此争,说不定丹霞山的地位与底气,要比现在厚的多,起码不会比老经院差现在那么多,当然,也是因为当年曲老先生主动离开,才使得丹霞山,没有真的分崩离析。
至于现在,曲家人抓住了机会,回来报复,似乎也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
笑傲修真
他们身为丹霞山老人,却是不太敢在这件事情上插嘴。
“不过,这老东西若真以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却也是老糊涂了……”
那位曹山主,声音阴沉,自语一般道:“今时不同往日,当年他未离朝歌时,这丹霞山里,多少还有他一点说话的份量,可如今,他离开朝歌若许年,门生故人纷纷划清界限,呵呵,还有几人理他?尤其是,这老儿还真当丹霞山与他当年离开时一个样子不成?”
“真以为这么多年,我们只是固步自封,全然没有半点长进?”
“他用当年的丹术,来与我们斗丹,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我亲爱的莫先生 鸿雁高飞
说着,猛然起身,喝道:“炼丹灵材可都准备好了?我要亲自监督炼药!”
身边的长老们急忙回答:“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辅药差了几种……”
曹山主闻言大怒:“究竟差了几种?”
长老们一时显得有些畏缩,小声道:“三……三……三十六种!”
曹山主差些被一口气呛死,甚至一时忘了骂人。
……
……
“老先生,前辈其实也有些好奇……”
而在老经院里,方寸一边搭着手,帮曲老先生布置丹炉与锁药气的符篆与阵简,一边好奇的问道:“一说起来,倒是不少人皆知,当年曹家与曲家有些恩怨,却是因何而起?”
“恩怨?”
曲老先生倒是倒是一怔,摇了摇头,道:“曹、曲二族,并无恩怨!”
“嗯?”
本是想了解一些这二族内幕,也好考虑如何针对曹家的方寸,闻言倒是微微一怔。
曲老先生叹了一声,道:“确实没有什么恩怨,或说不值一提。当年我曲家与曹家,还有原来的钟家,本是丹霞山三大族,各有自己的丹道与医理,在仙殿旨下,三族共设丹霞山,相互参研丹道医理,也是美事,只可惜,后来钟族被查出了与魔族有染,犯了大罪,被仙殿所诛,而曹家与曲家……唉,也因丹道不和,前前后后,生出了不少口角与纷争来……”
“当年老夫,正是因为不想在这纷争里打滚,这才干脆带了孙女离开,周游天下,体悟丹理,同时勒令儿孙等辈,老实安家,莫要争胜,所以,这丹霞山就成了曹家的了……”
“只不过,这等纷争,本也只是丹道之理,又哪能算什么恩怨呢?”
“我虽不认可曹家的丹药,更不认为丹霞山该成为一心只为仙殿效力的皇族丹堂,但无论如何,曹家人的洗丹与调丹之法,却也一直佩服,那确实是有其独道之处的法门……”
“……”
“原来如此……”
方寸听着,心里也渐有明悟。
听了这话,倒是对曲老先生有些刮目相看了。
——————
这位老先生脾气犟,性子直,看起来当真是很容易与人结仇的,而且看他对鹤真章调戏他孙女的事情这么多年都一直不忘,而且严加提防,说明也是个记仇的,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对于曹家与曲家之争,他却是看得如此之淡,甚至认为这不过是丹药的理念之争?
这位老人,其实是个心善的啊……
“哎你……”
正想着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咆哮,曲老先生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一道阵简,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这阵简可以这样摆的吗?你放这么严实,丹中毒性怎么散出去?”
“得得得,老夫不用你帮了,快出去,碍手碍脚!”
“……”
“那……好吧!”
方寸讪讪的放下了阵简,硬生生被撵了出来,心里想:“这老爷子也真……怨不得人!”
既然这里被嫌弃了,那也只好去忙点别的,便慢慢悠悠,来到了老经院后门处,只见数艘法舟排布在一起,正有源源不断的灵材宝药被运了下来,这些却不是用来炼丹的,而是方寸刻意让人跑去将十里八乡,将有关九气九转大道妙生丹的辅药都给买了过来,难为人的。
“方二哥哥,这些药材库房里已经快积压不下了……”
帮着料理此事的梦晴儿凑了过来,柔声道:“你打算用来怎么处理呢……”
“正常点说话!”
方寸打了个寒颤,然后道:“那就先妥善保存,稍后转转手再加半成利润卖出去……”
“那这件事也交给我吧?”
梦晴儿嘻嘻的一笑,道:“我回头加一成卖出去,那半成算是我的跑腿钱啦……”
“咦?”
方寸倒是一怔:“这又不是什么稀缺药材,加半成便差不多了,你如何加一成?”
“那就不用你管了……”
梦晴儿转过了身子,道:“最近不少大药商与世家子天天跑我楼外吹笛呢……”
“额……”
方寸都愣了一下,低声问道:“你这又坑了几个?”
“不多,七八个吧!”
梦晴儿回答了一句,又嗔怪的看着方寸:“怎么能说是坑呢,我对每个人可都是真心的,只是我也总得看看他们谁对我更真心,我更喜欢,然后才好做下决定来呀……”
说着撇了撇嘴,道:“而且这事还得怪你!”
方寸诧异:“为何怪我?”
梦晴儿道:“若不是你这个人生得又俊又讨人喜欢,我看别人的眼光怎么会这么高呢?”
方寸都愣了一下,然后向她拱拱手,告辞。
不得了,这几位同窗如今一个个的跑偏的越来越厉害了……
……
……
“什么?连灵材宝药都没准备齐?”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七王殿里,正传出了一声怒喝:“他怎么敢!”
面对着发了火的七皇子,回禀此事的下人自不敢吭声。
实际上,辅药被买空的事情,确实有些出人意料,毕竟,殿下帮着丹霞山,买空了几昧主药,不算什么,毕竟这些主药,皆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整个朝歌,也一共也只有这么两三样,一口气拿下,手笔固然大,但也不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可是对方买空了辅药……
那些辅药,可是要几千几万斤的算的呀……
这就像两人同时做一道炖老母鸡的菜,这家为了抢先,买空了一条街的母鸡。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另一家更狠,直接砍光了山上的柴……
这个堵添的,让人窝火的要命。
尤其是,那方家,难道是想跟堂堂七王殿拼家底么?
“非只如此……”
老内侍缓缓入殿,轻声道:“老奴已打听清楚,便是炼丹的几昧主药,那位方二公子也已经拿到手了,鼋城与南疆互通商贸,不过半年,如今鼋城便已经出现了不少平时难得一见的珍品,据手下人回报,老经院那边拿到的主药,怕是比我们用的,还要好一些……”
“鼋城……”
七皇子恨得咬牙,道:“那便派人过去,也淘换几种好的来!”
“已经安排了……”
老内侍不由得微微苦笑:“只是,据说鼋城下令,商号自守,竟并不如何好买……”
“你……”
七皇子甚至是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老内侍说的并不好买,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时怒发如狂,喝道:“他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难为我?你命人拿密旨过去,以我的名义问问那只老乌龟,我倒要看看,这个据说是最胆小的家伙,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和我七王殿过不去……”
老内侍忙劝了起来:“殿下息怒……”
“那位鼋神王虽然好脾气,但他那位年青的夫人却是个厉害的……”
七皇子眉眼都已倒竖:“一介女流,也敢反我?”
“正因她是女流,发起脾气才完全不顾后果的啊……”
老内侍唉声一叹,苦笑道:“世人皆知鼋神王脾气好,但鼋城却还是一直好端端的座落在大夏之南,与南疆遥望,屹立不倒,原因便是因为他有那位年青的夫人,如今他们鼋城已经颁布了律令,与丹霞山为敌,但好歹没有直接指明与我七王殿为难,而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七皇子直接下令去喝斥于她,只担心这夫人一横起来,倒真个与我七王殿死撑到底了……”
七皇子听着这话,都有些意外,下意识道:“她……真敢如此?”
老内侍叹道:“她毕竟是女子,较起劲来又哪里会像男人一样的思前想后?”
七皇子都有些没底气了,沉默了一下,才道:“那该如何?”
“毕竟只是辅药,并非什么珍贵之物,多搜寻一下,还是可以凑齐的……”
老内侍低声一叹,道:“先由丹霞山去想办法,其实不行的话,便是去其他几位殿下或是城中大族那里暂借一些也是可以的,对于丹霞山这一场斗,殿下不必太多插手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已经托了曹家来办,那便不如相信曹家,全权交由了他们来做……”
七皇子听着这些话,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道:“我时间已经不多了,曹家有把握么?”
老内侍久久不语,过了好一会,才道:“起码我听过曹山主所言,方子是极好的!”
……
……
“这件事我们算是吃了亏了……”
而在七王殿的命令送到了丹霞山后,那位曹山主,沉默了一阵,大袖微微一展,道:“不过幸好,已经有商号捎了消息过来,说他们可以拿到一批辅药,只是比市价高了三成!”
旁边有长老听着这话,微微一怔,小声道:“那会不会……就是被人买空的那一批?”
曹山主沉默了一下,道:“是又如何?”
他像是有些解释之意,若无其事的道:“反正一切都由七王殿来会钞,我丹霞山也只是负责炼丹而已,些许银钱,在七王殿眼里又能算得了什么?只要到了最后时,我丹霞山可以漂漂亮亮的赢了这一场赌斗,那我等还是七王殿的大功臣,一样可以得到厚赏……”
虽然不太敢说,但还是有长老颤声道:“可若是输了……”
“不会输……”
特种厨神 纯属巧合
曹山主冷哼一声,将一道卷轴展了开来。
周围众长老皆上前一看,顿时脸色诧异,旋及便有些惊喜之色。
“呵,我倒该感谢那位方二公子……”
曹山主冷哼了一声,道:“正是他将《无相秘典》上卷传于天下,我才从中有所领悟,参透些许玄妙之理,融入丹中,依着此方,炼出来的九气九转大道妙生丹,甚至有可能突破九九之数,将此丹理更上一境……哈哈,丹方,我们懂,《无相秘典》里的妙处,我们也已拿来……”
“你们倒说说,我丹霞山便是想输,又怎么可能输得了?”
“……”
说着话时,已极具傲意。
鳳謀:薄情冷帝滾遠點
“我曹家,可不是一昧墨守成规的老顽固!”
“我们一直都懂得,如何革新丹理。”
“……”
最拽四公主的九个故事
望着曹山主一脸的冷傲,周围的长老皆跟着点头,称诵。
只是也有人心里暗想:“应该说,是很懂得如何将别人的东西拿过来当作自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