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7db熱門小說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txt-第八十七章 困愁鑒賞-a6r9k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小說推薦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今日是十五,寺庙里很多香客。
韩弦九进入寺庙,便走过来了一个小和尚,双手合起行礼说道:“韩施主,大师已经等候多时了。”
“大师?!”
“便是寺中的玄空大师。”
“有劳师傅了。”韩弦九赶紧合起双手说道。
小和尚法号为下真,是明净大师父的弟子,而这位玄空大师很神秘,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会出现,其他时候便看不到他的身影。
“大师正在讲法。”说话是玄空的大弟子上云,下真合起手行礼便离开了。
“韩施主,请随我来。”上云扶手说道。
上云带着韩弦九进入了一个厢房,里面很朴素,却很优雅,正中间的一个佛字很吸引人。
“韩施主请稍等!”
“有劳师傅。”
正中间的佛字让人不得不去注意它,韩弦九靠近看了看,盯着看了一会,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其他的字,耳边还响起了钟声,很熟悉。
“你还是来了。”身后响起声音。
韩弦九转身,便看到一个慈目善目,和颜悦色的男人,韩弦九赶紧双手合起,恭恭敬敬的行礼道:“打扰大师了。”
“请!”玄空扶手。
玄空坐了下来,上云端着茶具走了进来。
“上云,去接一下河姑娘,今日是她奶奶的周年,她定会上山来的。”
“知道了,师父!”
“施主的眉间少了一些困愁,可是已将心中的心结打开。”玄空拿过桌上的茶杯,取了一些茶叶放在茶杯底,拿起开水往茶叶上面浇着,一点一点的泡起来了。
“确实是解开了心结。”
异世之御剑逍遥仙
“既然如此,为何又来。”玄空将桌上的茶杯递了过来,韩弦九赶紧双手接过茶杯,玄空将茶杯拿起来说道:“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也有可能是假象。”
“弦九有些事想要请教大师!”
“可是关于你的身世!”玄空一语道破韩弦九的内心深处的想法,他之所以来,不单单是为了心结,还有关于他的身世。
“在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玄空笑了笑,韩弦九看不穿玄空眼睛里,虽然是大师,可是韩弦九毕竟活了两千年的人,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这样清澈的眼睛,只有一个解释,面前的玄空已经成神了。
玄空从袖中拿出来了匕首放桌上,轻轻说道:“这是你掉下的。”
“它…”韩弦九觉得当时在墓里的时候,为了救半里,将它扔了出去。
“似乎太过简单了。”
“大千世法,最后大难化简,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随我去见一个人吧!”玄空突然说道。
“好!”
“她如今是一个孤儿,可是她一直很坚强。”
“世间的一切早已注定了,你越抓住就会失去的。”玄空双手合起,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韩弦九看了过去,居然是河梓萌。
“丫头!”
“你们认识?!”玄空看了一眼韩弦九,便看到了他眼里的情绪,虽然韩弦九努力控制着。
“尊重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那才是最真实的。”玄空说完扶手便离开了。
韩弦九赶紧走了过去。
“丫头。”
“大叔,你怎么也在这里,哦…”河梓萌伸出手应了一下,韩弦九笑了笑点点头。
嫡女狂妃:太子請自重
“今天是我奶奶的周年,我也是听家村长大伯说的,想不到已经过去三年了,真快啊!”河梓萌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天气很好,没有风,还有大太阳,天空的云彩很漂亮。
“以后我陪你!”韩弦九突然说道。
“啊!”
韩弦九伸出手摸了摸河梓萌的脑袋说道:“傻瓜。”
今日是陈秋初的葬礼。
壹女禦皇 滄瀾止戈
叶家这些天的风声紧,正好利用这件事来挽回一些名声,还特意将陈秋莲带来了,陈秋莲手扶着陈秋初的遗像走在前面。
叶吴安也难得显身了,陪在陈秋莲身边,虽然陈秋莲刚满20岁,可是她对于生死还没有太多概念。
“秋初,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妹妹和婆婆的,你放心去吧!”
“姐夫,姐姐她去哪里了?!”
“她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很美好。”
这是叶吴安第一见陈秋莲说的一句话,陈秋莲长相可爱,娃娃脸,她的脸上没有那些心计,与周围的那些人格格不入。
叶云书亲自说道:“今日是叶家长孙媳葬礼,感谢各位前来迎送。”
步步驚婚 姒錦
“叶少爷,节哀顺变!”
“谢谢!”
果然叶云峰的办法确实奏效,因为叶家为陈秋初办了这样的葬礼,而且又将陈秋初作为叶家人,外界纷纷叫好,瞬间又拉回了不少好感。
“莲儿。”
“姐夫,你不要太难过了,虽然我不太明白他们所说的,可是我知道姐夫对姐姐的好,虽然姐姐不会再回来了,可是姐夫以后的路还要走下去的!”
“嗯。”叶吴安点点头。
“姐夫,我想回去,婆婆还在家里,我不放心,虽然没有告诉婆婆,姐姐的事,可是我怕婆婆出门,到时候就会知道的。”
“莲儿,这是秋初的遗物,我觉得应该留给你。”叶吴安拿过明生手里的盒子递给陈秋莲。
“谢谢姐夫。”
“我让明生送你回去。”
叶吴安侧身说道:“明生,你送莲儿回去,在村口的位置就让莲儿下来,阿婆她年纪大了,会胡思乱想的。”
陈秋莲跟着明生往外边走了去,明生打开车门,陈秋莲坐了进去。
“老爷,少爷让明生送陈秋莲回去了。”
复仇总裁走着瞧:前妻太抢手 周若琳
“不回去难道回叶家啊!”叶成生气的很,身边的吴岚推了推叶成说道:“好不容易才搞回来的名誉,那些记者可都在外边等着的,安儿让她先走,肯定有安儿的原因。”
“真不知道爸怎么想的,一个那种女人都能进我们叶家的主坟!”
“好歹以前对安儿不错,肚子还有我们的孙子,只是可惜…”
“什么孙子…我可不认的。”
叶成坐下来说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块玉佩,风声被走漏了后有些人坐不住了。”
“你说张家人!”
“听说吃了不少亏。”吴岚调侃的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如今九灵斋的人掺和进来,对我们叶家很不利,何况之前还有些误会还没有解开!”
“小叔不是有办法吗?!”
“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将损失降为最低,靠别人都不行的。”叶成抬头看了看吴岚说道:“你好好做做儿子的工作,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门家。”
“但是有合适的人选,不过你觉得你儿子现在能够放下一切吗?!”
“现在不行!”
“那不就得了,这事还得让儿子出来做做样子,不然啊不好过外边那些媒体,还好儿子最近很安静,我都有些担心他还继续出去疯玩。”吴安说的对,如果叶吴安还像之前那样,我行我素,叶家可能就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