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0bc精彩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二百三十九章 掉入枯井看書-z3fxv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那枯井里面若是井神,为何还会有恐怖的叫声,那下面必定不是传说中那样。”姜音附在谢澄的耳边悄悄说着。
“要是想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恐怕只能亲自下去一探究竟。”
姜音淡淡的说着,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井下到底有什么样恐怖的东西,但想要探明真相,只能如此。
“音儿,你当真要下去?”
谢澄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虽然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但是这样刚强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见。
姜音点了点头,“若是不下去,怎么能知道下面有什么猫腻?”
村长站在一旁,脸上的表情是惊恐的。
枯井中常常有恐怖的叫声,那声音是他们都从未见过的。
若是没有长期居住在这个村庄里,他们万万体会不到那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的声音。
那就像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厉鬼一般,那声音让人听了,骨子都要凉三分,还不是一两个怪声。
“音姑娘,不是老朽不让你下去,只是下面危险万分,若是你在下面出了什么意外,我该怎么向别人交代?”
村长的脸上都是担心,毕竟在这个村子里呆的时间长了,都没有人敢下去查看,突然出现这么两个人,就要下去,让村长的心都悬了。
姜音愣了愣,看了一眼谢澄,顿时觉得心安了一些,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在自己身边。
斗龙战士之守护 双子星愿
“村长,你放心,我们不会给你们惹麻烦的,就只是下去看看,或许我们可以解决那怪叫的声音也说不定。”
姜音一脸的真诚,还有那要下井的决心,村长知道自己拦不住,便不再多说。
冷面偵探
村长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两个年轻人。
“年轻真好,有想做的事情都去做,敢闯荡,老朽只能说到这里,祝你们顺利,一定要平安出来。”
“村长,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那些祭品一起下井,不知是否可以?”
“什么!你是想要以祭品的身份下去吗?以活人为祭,在我们这里还是从未见过的。”
村长愣了愣,思虑了一会,便答应姜音。
“音姑娘,若是你真要成为祭品,现在正是好时间,若是错过了这次,就得等到下个月了。”
“那就现在吧。”姜音想也没有想,便直接答应。
“来人!将这位姑娘一并送入井中。”
村长的话音刚落,只见从那人群中走出两三位中年男人,随后又有一个穿着打扮像是神婆子一样的妇女。
她的手中拿着几条红绳,胳膊上还挽着一条大红色暗花纹的布料,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老头,是这个女的吗?”
那神婆子一点也不客气,凶神恶煞的样子,见村长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直立立的站着。
那妇女将手中的红色布料往姜音的身上缠了几圈,随后又在姜音的手上系上了红绳。
“将人带走!”
那妇女说了这么一句,另外几个村民便走了上来,想要将姜音抬走,她一个转身便躲了过去。
“我自己走。”
那妇女跟几个村民使了个眼色,一看姜音这么听话,也就没有限制她的行动。
让她自己往祭祀台那边走,三个村民跟在她的身后,那妇女走在姜音的前面。
看到五个人的到来,所有拥挤着的村民都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他们齐刷刷的站在一边,目视着这一行人的到来。
那妇女将姜音带到了祭祀台的中央,她站在那里,自己的周围全是祭祀品,将自己团团包围。
“这怎么还有个活人?”
“这用活人祭祀还是第一次见,真是稀奇。”
“这扔下去还能活得了么?”
村民们在下面议论声四起,从来没见过这么勇敢的人。
姜音在祭祀台上望着下面的人群,他们的脸上都是惊讶,一眼扫到了谢澄的身上,那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担心。
没过一会儿,不知那神婆从哪拿出了一根鸡毛掸子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挂了一个铜铃,那几根毛上似乎还有黑色的血。
“吉时已到!”
神婆大吼一声,随后开始摇动手中的那铜铃,鸡毛也跟着在飞,那血溅到枯井上,她的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没一会,神奇的一幕发生,枯井中开始升起阵阵白烟,那烟雾还飘的挺高,随后四散在空中。
姜音看到这一幕,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没想到神婆还有这等本事,就这么念叨几句,井里面就可以起烟?
她之前观察过井下,根本没有可以燃烧的枯枝那些,凭空起烟,从科学上来讲,根本不可能。
村民们脸上的表情也都变化着,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宿謀
花田喜事,神廚小娘子 枝枝
“快看,是不是井神显灵了!”
誘寵,毒醫太子妃 冰河紅葉
重生之我為籃球
“看来,井神对这次的祭品十分满意啊,不然怎么会冒出白烟呢?”
台子下面的声音熙熙攘攘的,所有的村民都在暴动着,只见神婆一声吼。
“将祭品送下去!”
忽然就从人群中走出几个大汉,将一堆祭品纷纷扔下了井。
“那可是井神亲选之人,万不可懈怠了!”
忽然,那神婆的转变让人感觉措手不及,没想到会因为这样一件事情。
让他们对姜音的的态度转变,井神在他们的心目中拥有极高的地位。
村民们十分迷信,对着姜音又是拜又是磕头的,想要姜音为他们在井神的面前多说些好话,好保佑他们村子平安。
姜音刚被那几个人带到井边,还未等他们将自己放下去,突然井中不知窜出了什么东西,将自己一把拉入了井里。
谢澄在台下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她掉下去的那一刻,他的心也跟着下去了。
他跑了几步便跑到了那井边,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那枯井也不深,几秒的时间,二人就落到了井底。
“村长,这可怎么办?两个人都下去了,井神选中的可只有一个人,会不会对我们村庄有什么危害?”
村长站在一边,手中的拐杖都紧了紧,不知该怎么办。
“只能祝他们自求多福了。”
而那枯井里,姜音和谢澄掉下去时根本没有看到什么,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坐在尸体上,那血淋淋的尸体,一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