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bg4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279章 我說不定是你老闆鑒賞-6av1v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现在你有三个选择,一是交出你手里的那把剑,我们就放你走,二,是从你用那把剑把老子杀了,你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三嘛……哈哈哈你从老子裤裆下面钻过去,老子就在老大面前替你说句好话!”
说话的是个胖子,他身边还有三个穿着足球服套装的,两个穿着篮球服,都是健硕的小伙子,应该刚从球场上过来,帮忙一起找他的茬儿的。
異界縱橫三部曲之壹世傭兵
白昊不由得抚额,他顿时有种很熟悉的既视感,不晓得是韩信受胯下之辱,还是杨志卖刀,要是前一种发展结局的话,他将在大学四年的生活中率先失去配偶权——这帮小兔崽子肯定会录像的,可要是后一种的话,估计他得去蹲劳改。
嗯,所以好像只剩下把剑叫出去这种选择了,但是把元屠剑随便交给普通的人类?
情話只說壹半 徐思父
星际猎宝生活 三千界
想想都不够靠谱,那个叫唐姳的小妞也真够厉害啊,居然还是这帮大老爷们的“老大”?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虽然还没有看过她的长相,不过这么快就能一个消息传下去,让人搜索到自己的存在,这执行力在学校里,未免有些可怕了。
说的直白点,这行动力简直跟特务差不多了。
“我觉得吧,你们还有一种选择,”白昊把元屠剑抵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剑柄上,“那就是我打个电话报警,你们在揍了我一顿抢走东西之后,被拘留关上几天,你们觉得呢?”
说完,那个胖子和旁边几个人面面相觑,其中有个穿篮球服的小伙子对胖子说:“金凯,要不,咱先把他手机砸了,然后再动手?”
白昊脸都黑了,大哥,您可真是豪横,我还以为你要说算了呢,结果就想出来这么个辄?
胖子王金凯摇摇头,“蔡荣,你就别瞎想了,老大说了,学校本来就有明文规定,不能带管制刀具进来,咱们可是奉公执法,怕个鸟!”
完蛋,白昊心里瞬间凉了半截,好家伙他现在还刚恢复记忆,什么灵力和修为都没有,普通人的身体要说对付一两个还算好,对付上五六个健壮的大小伙子,那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这种时候要是能够联络上微珑就好了,难道他真的就要这么认栽?
就在这个时候,白昊的眼前一黑,认知的视野变成了一个熟悉的场景,不,或者应该说是青辰熟悉的场景,在那里,有一个戴着白色鸭舌帽的少女。
是意识海域。
微珑笑得很可爱,在对他招手:“嗨,小白呀!”
白昊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太适应地说:“敢情,您还是道行高,这直接给我时间暂停了拉近来意识海域?”
龍紋身
绝对仙途 可爱的死神
“不,不是哦,我又不是修士,我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微珑说着皱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这是系统对于人类的身体产生的感知影响,可以将人类对于时间的知觉变快或者延迟,比如现在你实际中的一个小时,就可以被拉成你感觉过了八个小时,但是现实中的时间却还是客观的流逝的。”
“靠!”白昊有些紧张了,“那你有话快说有忙快帮吧,这玩意儿是不是以影响我神经元的寿命为代价的?”
“呀,不错嘛,知道的还挺多,”微珑笑眯眯地说,“理论上是这样,但你不是普通的人族,是超脱大道之外的圣人传身之体,所以不会对你的1健康产生任何危害,你就放心吧,不过对别人可就两说咯。”
“行吧,那既然你都来了,跟我说说,怎么脱离目前的局面?”白昊苦恼地说,“早上醒过来我就发现元屠剑在我家了,鬼迷心窍还把它带来学校报道,现在我扔又不敢扔,交也不敢交,还有人找我麻烦,我该怎么办?”
“哦,很简单,”微珑笑着从怀里摸出来一份文件和一支笔,“签了这份合同,您就能够享受本公司推出的新款系统宿主套餐服务,比起您上一任已经归圣的宿主所使用的套餐更加实惠哦!”
“喂喂喂,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怎么忽然就给我推销起来了?”白昊瞪大了眼睛,“能不能给点真心实意的帮助,怎么说咱们也算是朋友吧?”
永生天 孤焚
“没办法啊,既然是朋友,那我只能盯着你了,青辰那家伙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他之前曾经在我们公司欠了六千块钱,是成圣的时候买套餐花掉的,说是让他的下一任来还,”微珑眨巴着眼睛,楚楚可怜地乞求着,“所以我只能找你了,还款如果和我们签订新合约的话,能够更加优惠哦,您难道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时间在一分一秒苦涩地过去,像是沙漏一样煎熬着人的心,最终白昊咬咬牙,“再见!”
微珑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不禁不满道:“喂,不用这么绝情吧,不就是办个套餐吗你至于这么抵触吗?”
“说实话,姐姐,我没钱,”白昊哭丧着脸,“而且我很难理解,你们公司的本事那么大,做的业务这么匪夷所思,怎么还会在乎这么点钱?”
“这叫什么话!”微珑不满地说,“家巧子小,那就不是块肉啦?”
壹朵姻雲隱隱淚
绝色兽宠:夫人野性难驯
“麻雀就麻雀,况且那叫做五脏俱全,跟肉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就知道吃了,”白昊有些迟疑地说,“我总感觉,你们想从中获取的,应该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金钱收入,因为你们的客户是定向人群,并非是那种大众化服务行业。”
“弄懂这些,其实对你并没有什么帮助,”微珑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出选择,否则的话,时间可是正在流失的。”
“好,当然,我可以选择,我也知道,正是因为追究你们公司的底细,你才会跟青辰在后期关系逐渐疏远,但是那是他在洪荒的时候没有办法,我跟他不一样。”
最后一句话很笃定,以至于微珑听着像是在挑衅。
她嗤笑一声:“有什么不一样?”
“我呀,说不定,能够成为你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