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nn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287章 交流身份看書-90hbs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这跟龙族有几毛钱关系啊!”
超级护花保镖(全能保镖) 笑笑星儿
“哈哈,开个玩笑嘛。”白昊挠头笑道。
虽然这有点可笑,而且陈普刚才也矢口否认了,听起来是那么的不正常,又那么的正常。
但是陈普刚才,也露出了破绽,眼神飘忽着一直都没有看白昊,只有刚听到白昊说龙族的第一时间瞥了一眼,之后就一直在逃避白昊的眼神。
还有,语气也不太自然,正常人如果听到这么可笑和中二的事情,都会非常嫌弃地认为白昊是个白痴,陈普虽然也是带着嫌弃的语气,但是不够明显。
有很大的怀疑,需要再推进,现在的气氛,总是弥漫着一种让人遗憾的尴尬。
“普哥,其实你刚才说谎了,”白昊忽然说,“你讲你创立了崆峒会,其实不然,崆峒会并不是你创立的,对吧?”
陷入了更深的沉默,老周和李欧都不说话了,各自看着手机,只有陈普还在咬着羊肉串,风卷残云的样子,恨不得要把谁和肉串一样消灭掉。
陈普哗的站了起来。
满级穿越到漫威
“没错,学校的社团崆峒会是我创立的,但是对于崆峒会这个组织而言,你别拦我,这小子明显是想逼我了,他都已经进入圈子里面了你还跟他装啥!”陈普甩开刚想阻拦他的李欧的手。
李欧无奈放弃自己的行为,这时候才重新审视起白昊起来,“你,真的知道龙族?”
暗行者
白昊不置可否,“看样子,崆峒会是早就存在了,而且跟妖族和巫族一样,已经在长期的时间内渗透到了人族之中,我猜的没错吧?”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异口同声地说,“没错!”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还知道妖族和巫族,不过想来,你也是圈子内的,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的,就是从人类中复辟,”说着陈普对白昊递出手去,“大家既然坦诚布公了,重新认识一下,龙族龙魁,人间名陈普,崆峒会现任会长。”
白昊友好地跟他握了握手。
蚀骨烈爱:强上小娇妻
这时候李欧也跟他递出了手,“我龙族名字就不跟你说了,说多了免得也不好记,你就叫我李欧就行了,我是阁揆。”
白昊与他握手:“李阁老你好。”
呃……李欧的脸色有些尴尬,似乎是对于阁老这样的称呼还有些不习惯。
傲血戰天 壹壺酒
及至老周,白昊笑道,“真没想到,老周你这样的宅男,居然也是龙族。”
话音刚落,他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遂又补充道:“当然我不是说老周你不像的意思,只是说……”
老周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是龙族,我是巫族,大巫州羿。”
“州羿?”白昊惊疑未定地问,“你跟射日的大羿,是什么关系?”
“有一种说法,说是我继承了祖上的全部功成与修为,”老周满脸郁闷地说,“可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有那种可以射日的牛逼神力,射日神功族里都没有给我传下来一把。”
夏月飞雪
白昊差点笑死,废话,你要能有射日的本事那就见鬼了,那几个金乌除了一个最小的是夸父打死的以外,其他都是老子借着你祖上的身体射死的,你要是想继承射日的神力,除非你是我孙子!
“嗯,巫族确实,在过去人族兴盛发展的数千年之中,时常还能听见妖族出没的传闻,但是巫族相对就少了许多,”白昊故意说,“只是老周你,似乎看上去身体素质也并非像巫族那般强横啊。”
老周从白昊看见他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就躺在床上,就是那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废柴学长,一点肌肉男的影子都木有。
天选路 默灬陌
想想以前青辰见过的那些巫族,无论是大到像祝融和共工这样的祖巫,还是中等水平的如夸父后羿这种大巫,甚至连青辰结婚当天端茶倒水的小喽罗,无一例外身材都是杠杠的漂亮,浑身上下的完美肌肉就跟天生的野兽一样,让人看了就羡慕。
人族想要获得这样的肌肉的话,不知道得在健身房里流多少汗,才能够获得,而且稍微一放松自己,就容易会变成肥胖的模样。
“这个,用人类的话来说,当然是因为,”老周满不在乎地喝了口啤酒,“基因也会变种啊,都多少万年了,从洪荒一直延续到现在,发生个基因突变啥的也很正常吧?你比如说洪荒时候龙汉初劫凤族几乎都死光了,结果他们的后人却突变成为了孔雀,那个叫什么……”
“孔宣?”白昊惊疑地说。
老周一拍桌子,差点给那个脆弱的小懒人桌给拍散了,“对!就那个,封神的时候,还有他的影子呢。”
“怎么,”白昊纳闷道,“现在还有凤凰一族的传说吗,孔宣难道还存在于世上?”
孔宣当年给他当马仔的时候,实力还比较一般,过了几百万年还能活着,莫非是已经修炼到化境了?
“当然,凤凰一族是留了种子的,并非是真的死绝了,”老周说,“你看,神兽三族之中,这边龙族都已经默默地繁衍了下来,难道凤族就不能苟全于世间吗?”
陈普对此颇为赞许,“这个确实,说起来,针对祖上留下的祖训,族内已经奉行了数百万年,自从龙汉初劫神兽三族遭遇毁灭性打击以来,龙族侥幸存活一部分族人,在崆峒海繁衍这么久,也早就有很多年轻人蹲不住,想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天才农家妻 柳叶无声
陈普的这番话,已经足够对白昊透露出不少信息了。
白昊拿起一根烤年糕,“我没有猜错的话,崆峒会里面应该清一色的都是年轻人,应该是从四五百年前成立的,对吧?”
陈普似笑非笑地说,“哦?你居然知道?”
白昊靠着背后的床位爬梯,懒洋洋地说,“四五百年前,天道沦丧,道祖以身死的代价,为人族争取了发展的新机遇,才免遭非人各族积蓄多年想要趁机重新颠覆三界格局的危险,如果崆峒会不是那个时候看到了机会开始成立,那又会让龙族的年轻人,去哪里找机会呢?”